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拿错剧本吧!

    其他言情小说里都是女主的初吻被霸道男主夺走,怎么轮到他们家乔爷,就颠倒了呢?

    席年以自己的人格证明,这真是乔爷的初吻啊。

    江羡的吻很生涩,但很努力的在表达自己的诉求,以至于用力过猛磕到了男人的牙齿。

    她痛得移开了唇,但手还勾着男人的脖颈。

    目光有些迷离的看着眼前俊美的男人,“没关系,我以后会努力练习吻技,提升你的体验感。”

    乔忘栖,“……”

    “现在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江羡还坐在地上呢,仰着头看着他,眼底都是光,“姐姐好给你赎身啊。”

    席年惊掉了下巴。

    乔忘栖终于又了反应,浮躁的扯开了江羡的手,“出去!”

    “我认真的,你放心我很有钱的!多少违约金我都付得起!”江羡说得很急切,就差没把自己的钱包翻开给他看了。

    席年噗嗤一声没忍住,因为他读懂了这位冒失小姐的意思。

    冒失小姐大概误以为乔爷是会所里的男模,所以才说要为他赎身的。

    这笑话太好笑了,他可以笑一辈子!

    当然这笑声换来的是乔忘栖的眼刀子,席年很努力才憋住了。

    乔忘栖几乎是从齿缝中挤出一句话,“把这东西给我丢出去!”

    江羡摇头,“不,我是人,我不是东西!”

    顿了顿,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又纠正道,“不对不对,我是个东西!”

    乔忘栖,“……”

    席年觉得自己快憋不住了,飞快的把这位冒失小姐从地上拉起来往外推。

    这冒失小姐一边挣扎一边喊道,“帅哥,你别做男模了,我养你啊!”

    砰!

    乔忘栖砸碎了手中的杯子。

    ***

    洛星的夺命连环CALL打到第十一个,江羡终于接了起来。

    她声音懒懒的,还有些嘶哑,“扰人清梦会嫁不出去的!”

    “呸,追求我的人都从这里排到了法国好吗!”洛星怼她,怼完又问,“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喝酒啊。”江羡回答得理所当然。

    “我就说,你不是那么没理智的人。”洛星仿佛想通了什么,又补充,“当然,你喝了酒就不是个人。”

    “喂喂喂,绝交了啊。”江羡愤愤抗议。

    “集美,你又上热搜了你知道不?”洛星打电话来就是提醒她这事儿的。

    江羡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没办法,热搜命,习惯了。”

    洛星真想暴打这女人的头,什么时候了还在得瑟。

    “热搜上说你被东源影视的老板包养了,有图有真相呢,你的黑粉们可激动了,正兴奋的昭告天下呢,说你是被包养了才能拿到资源才演的那些剧。”

    江羡果然炸毛了,“胡说八道!什么狗消息?谁放的,我削死他!”

    “你自己看吧。”

    江羡急忙打开微博,看见了辣眼睛的热搜词条。

    #江羡金主#,#江羡被包养#,#江羡滚出娱乐圈#。

    好气哦,连微笑都不想保持了!

    “你昨晚和谁去的?去干嘛了?为什么会被拍?”洛星疑惑三连。

    江羡想了想,然后郑重其事的回答,“姐妹,我陷入情网了。”

    洛星,“啥玩意?你给老娘再说一遍?”

    “我说我恋爱了!”江羡很大声的宣布。

    洛星手动再见,“说好一起单身狗,你却偷偷牵了手!”

    “这缘分来了,是挡都挡不住的。”江羡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有些滚烫呢。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是谁?叫什么?做什么的?”洛星又是追问三连。

    江羡想了一下措辞,“可能,大概,是……会所男模吧。”

    洛星,“老子信了你的邪!”

    “快点快点,考验我们友情的时候到了,我要如何抱得美男归?”江羡马上跟洛星请教了,猴急猴急的。

    洛星表示鄙夷,“我们之间有友情吗?拜托你清醒一点,我们之间只有塑料姐妹情。”

    “洛洛呀~。”

    洛星最受不了江羡撒娇了,秒投降,“这还要什么方法啊?你江羡往那里一站,活脱脱一美人计,是个男人都腿软好吗?”

    “虽然你说的是实话,但我还是觉得不能靠外貌去娶人。”江羡正儿八经的纠正。

    洛星呸了一口,“你除了长得好看你还有什么?”

    江羡陷入了沉思。

    洛星以为自己话说重了,正想着要怎么安慰她,维系这塑料姐妹情呢。

    就听江羡回答她,“我还很有钱。”

    洛星,“……”

    集美,漂流瓶见吧。

    经过江羡的深思熟虑后,她还是决定先去给美男赎身,为此还精心打扮了一番。

    结果还没出门,就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

    “江羡,你被解雇了。”

    江羡,“什么玩意儿?”

    经纪人那意思是说,她现在负面影响太大,黑粉和各路粉丝集结集体讨伐公司,并投诉到各个品牌方,导致品牌方纷纷要节约并要求赔偿。

    公司为了形象和旗下其他艺人考虑,决定与江羡解约。

    “就是你被炒鱿鱼了!以后不用来公司了。”经纪人直白的说完便挂了电话。

    都说人生有三苦,失身苦失恋苦失业苦。

    她现在算是尝到了三苦之一的失业苦吧。

    不过没关系,俗话说得好,赌场失意情场得意嘛。

    她还有爱情啊!

    所以她出门前给她那富豪老爸打了个电话,“爸,我要开娱乐

    公司!我要做老板!”

    江知奕答,“开开开,爸给你开最大规模的娱乐公司!”

    “谢谢老爸,爱你哦。”江羡对着手机亲了两下就挂了电话。

    江知奕听着忙音,“这没良心的孩子。”

    江羡直奔X会所,这里白天不营业,所以不对外开放。

    但是没关系啊,她是老板啊!

    她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去!

    老板驾到,整个会所都提高了警惕,江羡像模像样的坐在老板椅上,轻轻敲着桌面问经理,“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模?”

    “老板,我们是正经会所。”经理紧张的解释。

    “没事,今天我是来办私事的,不查岗,你跟我说实话就好。”江羡还故意压低了声音。

    经理快哭了,“老板,我们真是正经会所。”

    江羡急了,“那我昨晚遇见那美男哥哥是谁?”

    “可能,大概,也许……是客人?”

    江羡摇头,一副我最了解的表情,“长得那么好看,不做男模可惜了,肯定是这里的员工在暗度陈仓。”

    经理,“……”我想以死明志!

    “这样吧,你把监控给我,我自己查。”

    经理好像找到了自证清白的方法,急忙让人去取了。

    江羡就在会所里看了一个下午的监控,百无聊赖之间,收到了几张老爸秘书发来的图片。

    江羡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法人,江羡。

    CEO,江羡。

    董事,江羡。

    监事,江知奕。

    江羡扫了一眼后就把手机丢一边了,继续看监控,下一个镜头,一个身材修长,面容俊美但稍微有些冷的男人出现在了镜头里。

    江羡的心又猛跳几下,是,是心动啊!

    她火速按下暂停,拨通内线叫经理进来。

    路过长廊的时候,正面走来了两位客人,经理急忙颔首,“欢迎光临X会所。”

    等客人走之后,他才继续往老板办公室赶去。

    会所已到营业时间,乔忘栖和席年信步走了进来,要了昨晚的那个包间。

    席年其实有些不懂,明明昨天离开的时候,乔爷脸色很不好,回去后,抱着电脑忙活了一宿,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后来就决定来这里,席年能感觉出来,是乔爷临时起意,可江海又不止这一个会所。

    不过他不敢问,怕死。

    但内心小小的YY了一下,可能大概也许,乔爷是为了昨天那位冒失小姐才来的这里?

    如果是真的话……有瓜可吃。

    席年对服务员说,“送点瓜子花生矿泉水进来。”

    ——

    琉璃的新书来啦~请多支持呀,答应我,要帮我点个收藏送点推荐票打个赏宣传宣传好吗?

    你们:好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