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约我看了,不过现在还不能签,我得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才可以。”乔忘栖看完合约后与她说道。

    江羡巴不得呢,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再见他一次啦!

    她像小鸡一样猛点头,“没问题的,你慢慢看!”

    一顿饭吃完,两人道别。

    江羡依依不舍,但不得不跟男神分开。

    乔忘栖一走,她又要了一份餐吃饱了才离开餐厅。

    没办法,刚才只顾着饱眼福了,没饱口福。

    网上关于江羡被干爹包养,干爹还给她开公司的事传得沸沸扬扬。

    黑粉们简直是全天候出动黑江羡。

    她没什么粉丝,就算是粉丝也不敢说话,一说话准备喷得体无完肤。

    各路营销号也在带节奏,不知道从哪里扒来的图,全都是江羡进季老板包厢的新闻。

    这位季老板就是东源影视的老总,是个风评极不好的人。

    长得丑也就算了,还作妖。

    听说他们公司的女艺人基本都被他睡过,所以江羡去他包间找他,就自动被认为她也是被这位季老板包养的女艺人。

    宋知棠看到这些黑江羡的新闻非常高兴,高兴的笑了两声,导致化妆师的眼线笔戳到了她的眼睛。

    她一把推开那化妆师,捂着眼睛骂道,“没长眼睛啊!化个妆都不会化!”

    化妆师急忙道歉,紧张得额头冒冷汗。

    所有跟过宋知棠的人都知道,这位是个很不好伺候的主。

    当初她与江羡结仇也是因为她把以为化妆师骂得痛哭,江羡看不过去就要了那位化妆师,惹得宋知棠很不满。

    江白莲装好人也就算了,还装到她面前了,必须得让她吃点苦头!

    “滚滚滚!”宋知棠今天心情好,难得没计较化妆师的失误,赶走了化妆师之后,才得意的继续翻阅手机

    小助理进来看到那个被丢在角落里的盒子,是江羡送宋知棠的生日礼物。

    她打开看了一眼,惊呼了一声,“呀,这可是H家的限量版包包啊!很贵的!属于有钱都买不到的那种。”

    宋知棠回头看了看,一眼就认

    出来,急忙拿过来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真是臻品限量款的,几十万呢!江羡怎么可能送我这么贵的东西?”

    “假的吧。”小助理也觉得不可能。

    宋知棠眼眸一转,当即就把包包的图片拍了下来,发到了微博,并配上了文字。

    宋知棠V:今天真是被气死了!拿着朋友送的这个包去专柜清洗,结果专柜的人告诉我这是A货!也不知是谁这么没品送我假包,送不起就别装大款啊!”

    她发完微博后,又去找那群小姐妹。

    “快,帮我转发我的微博,就说是江羡送的,蹭一波热度,物尽其用。”

    身处在这个圈子,她们都知道热度对一个明星的重要性!

    圈子里各种碰瓷当红明星的新闻不计其数,江羡的热度已经挂在微博上三天了,不少人都关注着这件事呢,营销号们下场跟黑也是为了蹭热度。

    她们几人来蹭个热度也未尝不可。

    其中一个当即就同意了,转发了宋知棠的微博。

    许恩非V:这不是江羡送你的那个包吗?我当时也在场的,难道这是假的包?江羡这人怎么这样啊?

    微博上带着江羡名字的微博都会上热门,宋知棠更是买了水军去炒这件事。

    没一会儿两人的微博都火了,江羡的黑粉们全员出动,下场开撕。

    #江羡虚伪#,#江羡滚出娱乐圈#,#同门师姐DISS江羡#,三个话题又上了热搜。

    加上之前金主的新闻也传得沸沸扬扬,此时的江羡完全处于众矢之的,路过的人都能踩一脚的那种。

    各种肮脏词汇都往江羡身上堆,把她骂得一文不值。

    一个ID叫江羡是小仙女的小粉丝弱弱的发了一句支持江羡的话,都被黑粉们屠了微博,只得注销了账号。

    而此时的江羡,正在和周公下棋呢。

    她梦见乔忘栖签了合约,她把乔忘栖捧红了,圈了无数的女粉丝,一个个女粉丝都在高声叫喊,“乔忘栖是我老公!”

    江羡急了,“他是我的男人!”

    可她的声音太小了,根本压制不住那些疯狂的粉丝,只能眼睁睁看着乔忘栖成为众人

    的老公。

    江羡惊醒,一头冷汗。

    她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不行,我不能把他捧红,我得私藏起来才行!”

    可他们都要签合同了,她还扬言说要捧红他的。

    “没事,到时候就说是新公司没什么资源,把他雪藏起来好了。”

    这么一想,江羡又心安理得的睡了。

    而乔忘栖这会儿还没睡,正在处理公事呢。

    席年送了一杯咖啡给他之后,便去一旁整理电脑里的文件和数据。

    电脑弹出来一个窗口,是热门新闻推送,里面全都是关于江羡的新闻。

    “乔爷,你这电脑中病毒了吗?”席年觉得奇怪就问了一句。

    乔忘栖电脑技术很好,从来不会有弹窗广告这种推送出现的,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新闻推送了,而且还是娱乐新闻,就忍不住问了。

    乔忘栖从文件中抬眸,“拿给我。”

    席年就送过去了。

    乔忘栖接过电脑打开弹窗看了起来,大多都是关于江羡最近被黑的新闻。

    比如买假货送朋友,演技烂,被金主包养,有干爹等等。

    那些词汇啊,席年都看不下去了。

    乔忘栖写了个编程,没一会儿就清理了很多关于江羡的负·面新闻。

    微博热度也降了下去,一些黑粉见情况不对,就公开叫骂说江羡花钱撤热搜。

    没一会儿,黑粉的微博被封。

    席年醒来的时候,他们家乔爷才刚刚合上电脑。

    桌上的文件一夜没动,而他抱着电脑忙活了一个晚上。

    他将电脑交给了席年并说道,“把第三个文档里的资料打印出来,下午给我,我先去休息一会。”

    “好的!”席年颔首。

    席年打开电脑,调出乔忘栖说的那个文档,也没看就去打印了。

    等他收拾好文件去打印机前取资料的时候,发现那上面赫然写着一行醒目的大字。

    结婚申请书。

    席年,“???”

    ——

    新书活动,盖楼,抽奖,收藏评论推荐,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