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年跑了一天腿,几乎看遍了江海所有的豪宅,终于找到符合他们家乔爷要求的海景别墅了。

    他急忙给乔忘栖打电话,“乔爷,房子看好了,你签字就能过户了。”

    “好,到X会所来接我。”乔忘栖吩咐道。

    席年便赶了过去,到的时候,见到乔忘栖正抱着一个女人从X会所出来。

    这画面几乎闪瞎了席年的眼睛……

    等乔忘栖走近,席年才瞅见在他们家乔爷怀里的女人,正是江羡。

    席年这会儿算是明白了,乔爷这根本不是春心萌动,压根就是春心动荡啊!

    “是送江小姐回家吗?”席年打开车门的时候问了一句。

    “嗯。”乔忘栖将她小心的放在了后排座。

    “江羡。”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是宋知棠。

    先前在江羡这里吃了亏,她越想越憋屈,没想到要离开的时候,又碰到了她。

    只不过这会儿的江羡,被一个长得巨好看的男人抱着,而且很小心护着的样子。

    相比起来,她身侧这个肥头大耳的季老板一点都不香了。

    只是在会所里遇到的这种情况,宋知棠便联想到一个可能。

    她迅速拿出手机,叫了江羡一声之后,乔忘栖回头,她便把两人拍了下来。

    席年立马质问道,“你做什么?交出来!”

    宋知棠把手机往胸衣里一塞说道,“有本事你来拿啊。”

    席年还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一时有些为难的看向乔忘栖。

    “不用管,走吧。”乔忘栖似乎并不在意。

    这到是出乎席年的预料之外,愣了一下,见乔爷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才没跟宋知棠一般计较。

    宋知棠颇为得意,觉得自己拿到了江羡的把柄,这样一来大家就扯平了,江羡也不敢乱说什么,而且她也没证据不是?

    季老板的车来了,她也没多停留,便娇嗔着上了季老板的车,一上车就跟季老板亲热起来,坐在他腿上跟他撒娇,“季老板,你就投资我的新剧吧,我保证你能赚钱的,好不好嘛,只要你给我投资,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两人的车子从席年他们车子前路过,乔忘栖吩咐了一句,“你打车跟上他们的车,把该拍的不该拍的都拍下

    来交给我。”

    “好!”席年回答得干干脆脆,他最喜欢以牙还牙了。

    乔忘栖接过车钥匙,叫了代驾。

    没一会儿到了江羡的住所,乔忘栖抱着江羡到了大门前,轻轻的晃了晃睡得迷迷瞪瞪的江羡,声音低柔,“羡羡,大门密码是多少?”

    “123456。”江羡将脸在他脖子里蹭了蹭说了出来,“你要记住哦,这样你就可以随时来我家了。”

    “好。”乔忘栖嘴角泛起宠溺的笑。

    也只有她,才会想出这种密码吧。

    看得出来她是一个人住,房间还算整洁。

    乔忘栖将她放在沙发里,江羡却拉着他的手不愿意松开。

    无奈之下,乔忘栖只能在一旁坐着陪着她。

    等江羡又睡着之后,才拿出手机在只有几个好兄弟的群里发消息,“许荡在不在?”

    许荡是个夜猫子,这个点自然是在的,看到消息马上回复,“在呢,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么?乔爷居然想起我这号人了,有何贵干啊乔爷?”

    “买戒指。”乔忘栖言简意赅,没有多啰嗦一个字。

    许荡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买戒指?啥戒指?”

    “婚戒。”

    许荡,“……”

    他狠狠掐了掐自己,巨疼,说明没有做梦!

    可他还是不死心,“你真是乔忘栖?不会是被盗号了吧?”

    “你觉得谁有这能耐盗我的号?”乔忘栖不疾不徐的反问。

    “是哦,你电脑那么厉害,那你发个语音给我听听。”许荡这是在危险边沿疯狂试探啊。

    乔忘栖耐心用尽,直接发了一句,“你最喜欢的女·优是春日野结衣,电脑里很多她的片子,其次是小泽玛利亚,还有武藤……”

    “乔爷!我错了!您要什么样的婚戒您说!”许荡·瞬间求饶。

    “简单大方的,我记得你有颗稀有的粉钻。”

    许荡哭了,“乔爷,求放过!”

    “你还有个备注名为挚爱的文档,里面都是关于……”

    许荡跪了,“给给给!你要的全拿走!”

    “谢了,设计图直接发给我过目就行。”乔忘栖回复完就关了对话框,点开另一个对话框发消息,“妈,我的户口本连夜送过来一下,

    我让席年去机场拿,有急用。”

    另外一边的许荡留下交友不慎的悔恨泪水。

    有个黑客朋友真不是什么好事,逛你电脑跟逛菜市场没什么区别,什么秘密都捂不住,太难了。

    没一会儿这个群就炸了。

    乔忘栖的几个好友全都一头问号。

    乔忘栖在定制婚戒?!

    什么情况?!

    ……

    江羡是个爱贪杯,但酒量又特别特别不好的人。

    而且酒品感人,家里人都严令禁止她喝酒。

    重点是,她就算喝醉了,第二天醒来后还不会断片,做过的疯狂事情她全都记得!

    小时候有一次跟着她爹去参加一个大家族的宴会,误把果酒当果汁喝了,醉了后跑到主人家后院里,遇到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哥哥,吵着闹着要嫁给人家。

    后来……

    后来她就被她爹江知奕严令禁止不许喝酒了。

    “醒了?”江羡一睁开眼,就看到了乔忘栖,他还在跟自己说话,那双眼睛温柔得能溺死个人!

    江羡懊恼的闭上眼,“还,还没醒。”

    “醒了就起来把这醒酒汤喝了。”乔忘栖拉她坐起身来。

    醒酒汤还冒着热气,她又是独居,除了定时来打扫的家政,就没其他人了。

    所以这玩醒酒汤,是乔忘栖亲自做的!

    江羡脸颊还红红的,也不知是宿醉之后的正常反应还是其他原因。

    “头还痛吗?”乔忘栖摸了摸她的头关心的问道。

    江羡摇头后又点头,看得乔忘栖一阵无奈,“那昨晚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他……他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江羡很想否认的,可她知道,乔忘栖拿手机录下来了!

    “看来是记得了。”乔忘栖见她颊边的红蔓延到了耳朵,心下一片澄明,“记得就好,免得我拿证据给你。”

    江羡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把醒酒汤喝了后就洗漱,穿戴整齐,和我一起去一趟民政局。”

    江羡端着醒酒汤的手一抖,结结巴巴的问,“去,去哪里?”

    乔忘栖起身,郑重而执着的开口,“民政局。”

    ——

    看书要评论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