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江羡迷迷瞪瞪的被乔忘栖带着去了民政局。

    席年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将他早上刚从机场取来的户口本交给了乔忘栖,“夫人问你要户口本做什么?我答不上来,估计会来问你。”

    “到民政局还能做什么?”乔忘栖结果淡淡的说了一句。

    虽然席年想到过这个答案,但他觉得太匪夷所思了,可眼前这情况,又好像一切都是真的。

    他们家乔爷,真的要跟这个才刚认识没两天的,风评很不好的女明星江羡结婚?!

    哦,他可以预料到未来一段时间的乔家,要闹翻天了。

    当乔忘栖拉着江羡要往民政局走的时候,江羡有片刻的迟钝,“等等,你是要跟我结婚?”

    “是。”乔忘栖回答得很笃定,并提醒她,“你昨晚已经答应我了。”

    他那意思是,怕江羡会反悔,所以才拍了视频为证的。

    但江羡想的完全不一样,她怕乔忘栖反悔,所以再次询问,“你真的确定要跟我结婚?”

    “是。”乔忘栖握紧了她的手,似乎怕她逃走。

    江羡肯定了再肯定之后,立马拉着乔忘栖就往民政局走,“那就快点!速战速决!”

    这出连续剧看得席年云里雾里的,怎么他觉得江羡反而是那个最想结婚的人呢?是他的错觉吗?

    民政局里,江羡先发制人的跟工作人员说,“麻烦拿两份结婚申请书!我们来结婚的!”

    工作人员正要给她拿,乔忘栖就开口了,“不用了。”

    江羡心里咯噔一下以为他要反悔。

    结果乔忘栖自己拿出来两份结婚申请书,还是签好名字的那种,递给了工作人员说,“已经准备好了,审核一下就行。”

    “好的。”工作人员接过申请书去审核了。

    江羡有点茫然,“我什么时候签了结婚申请书?我怎么不记得?难道昨晚酒醉之后还有后续?”

    “之前就签了。”乔忘栖告知她。

    江羡怔了怔,似乎想到了什么,瞪大眼睛看着乔忘栖,“在那些合约里?”

    “嗯。”他大大方方的承认。

    这会儿江羡才反应过来,他们两个人,好像是在互相算计?

    果然啊,势均力敌的爱情才有趣呢。

    江羡突然很期待他们结婚后的生活。

    当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将两本大红的结婚证交给两人的时候,江羡还有种自己在做梦的感觉。

    她把结婚证拿在手里看了又

    看,爱不释手的问,“所以我们真的结婚了?”

    “看来我得做点什么让你清醒一下。”乔忘栖噙着笑,在江羡怔然的时候,低头去吻了她。

    民政局的大门前人来人往,有来结婚的也有来离婚的。

    他们的视线都被这一对吸引了,纷纷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要不是时机不合适,乔忘栖还真不想结束这个吻。

    他依依不舍的看着江羡问道,“现在还觉得是在做梦吗?”

    “我……”更晕了!

    乔忘栖带着她上了车,席年将昨天拍到的东西交给乔忘栖。

    他看都没看就直接给了江羡。

    “什么东西?”江羡接过看了一眼,颇为意外的看向乔忘栖,“这算新婚礼物吗?”

    “不算。”乔忘栖目光深深的看着她,“本来想帮你解决的,后来又觉得还是你自己处理会比较好。”

    江羡也这么觉得,他们好像都能想到一块儿去了,这算是夫妻之间的心有灵犀吗?

    夫妻这个词,让江羡脸颊又微红了。

    “那个……”江羡收起文件袋后,支支吾吾的开口。

    “叫我名字或者老公。”乔忘栖适时的提醒她。

    江羡轻咳一声,“老,老公。”

    第一次叫人老公,还真有点紧张呢。

    乔忘栖知道这需要一个时间去过渡,所以并没逼迫她,而是伸手揽着她肩膀问道,“要说什么?”

    突然的靠近,让江羡心跳又加速了。

    “没……”她摇头,脑瓜子嗡嗡的,想不起来什么。

    看她这样子,估计还要懵好一会儿,乔忘栖就吩咐席年开车去看房。

    ……

    车子到了海边别墅,乔忘栖问江羡,“这里做我们的婚房可以吗?”

    “啊?”

    婚房?

    他都已经在看房子了吗!

    江羡看了看那套海景别墅,估摸着应该挺贵的。

    不过价钱不是问题,只要他喜欢就行,江羡便问他,“你喜欢吗?”

    “你呢?你喜欢吗?”他反问她。

    “你喜欢我就喜欢。”江羡就是这么没原则。

    乔忘栖顿了顿,失笑回答,“你喜欢我就喜欢。”

    席年,“……”

    这两人在唱什么双簧?

    “那行,就买这个!”江羡当即就下了定论,“今天就买,售楼部在哪里?”

    “等

    一下。”乔忘栖不得不拉住这个风风火火的小女人,身子往太阳那边站了站,挡住了直射在她脸上刺眼的阳光后才说道,“婚房应该由我来买才对。”

    江羡并没有这种观念,只是认为自己比较有钱,所以她买更合适。

    她正欲解释,乔忘栖又道,“我有钱。”

    江羡这才反应过来,觉得男人大多是需要面子的。

    大不了以后她多贴补他就行!

    所以她点了头,“好,你买!”

    “这才是新婚礼物。”乔忘栖又拉着她的手,往售楼部走。

    当然,这个新婚礼物她还挺喜欢的。

    有钱好办事,房子很快就搞定了。

    乔忘栖要写江羡的名字,江羡坚持要写乔忘栖的名字,置业顾问不想吃狗粮拍板,“两个人的名字都写!”

    房子是拧包入住的那种,只需要再添置一些需要的东西就行,乔忘栖把需要准备的东西罗列了清单交给席年去购买。

    自己则和江羡一起参观了房子,到卧室的时候,江羡看着那张大床有些心虚。

    结了婚的话,是要睡在一起的吧?

    光是想到那个画面,她就有些羞涩紧张。

    乔忘栖不知何时走到了她的身后,看她定定的盯着大床看,嘴角不由得上扬。

    他从后面抱住了江羡,微微侧着头将下巴搁在她的肩上说道,“这张床还满意吗?不喜欢的话,可以换更大一点的。”

    “不用了!”她赶紧拒绝,耳根子有开始发热了,特别他就对着自己的耳畔说话,感觉浑身都在战栗了。

    “那就这样。”乔忘栖失笑,抬起头松开她。

    江羡呼吸不稳,赶紧找借口去阳台。

    阳台正面大海,海风徐徐吹来,风景宜人。

    她突然很期待未来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侧头见乔忘栖正靠在栏杆上对她笑。

    那笑十分迷人,江羡看得有些痴了,轻声问了一句,“老公,我可以拉你的手吗?”

    乔忘栖神色顿时温柔,走过来将她拉到怀里,低头吻了上去。

    不算很缠绵的吻,却很叫人心动。

    在江羡又陷入一片眩晕的时候,他开口笑道,“我想亲你的时候,你只想牵我的手,我想怎么娶你的时候,你却在想着怎么撩我,是不是我想睡你的时候,你才想要怎么亲我?江小羡,你的进度还能再迟钝一点吗?”

    ——

    活动的最后一天啦!和阿璃璃一起冲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