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里的众兄弟还来不及要个解释,乔忘栖就潜水了。

    因为江羡说想吃葡萄了,乔爷忙着给娇妻剥葡萄去了。

    几人闹腾了很久都没得到个可靠的解释,连潜水很久的程砚安都冒泡问了一句,“谁结婚?谁是江羡?”

    唯一回应他的只有许荡,“你都消失一年半了,估计再消失个一年半载,咱们乔爷就当爹了吧。”

    程砚安,“……”

    他这不是出任务么。

    江羡和洛星的聚会圆满成功,洛星也放心的把江羡交给了乔忘栖。

    看着两人一同离开的身影,洛星忍不住在内心一阵哀怨,“恋爱的酸臭味!”

    过了一会儿,“好想谈恋爱啊!”

    ……

    回程的路上江羡有些犯困,乔忘栖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眯一会儿。

    江羡一路睡到了御蓝湾,好不踏实。

    下车的时候,还是乔忘栖抱着她下车的。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问了一句,“到了吗?”

    “继续睡吧。”乔忘栖很轻松的抱着她进了房间。

    席年还在等着他商议公事呢,见到乔忘栖正要开口,就被他眼神给制止了。

    乔忘栖抱着江羡一路平稳的到了主卧,轻轻将她放在床上,并为她脱了鞋子,让她能睡得舒适一点。

    细节到连房间的温度都调好了,耐心做好这一切,才轻轻的出了房间。

    关上门的那一刻,俊脸上的温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寡淡而平静的神色。

    看到这样的乔忘栖,席年才觉得从前的乔爷可算回来了。

    他利落的把工作进度跟乔忘栖汇报,“已经抛出诱饵了,就等收钩了。”

    乔忘栖翻阅着文件,脸上并没半点神色,瞧不出喜怒。

    “另外,明月传那边已经给够压力了,剩下的就是打压大华娱乐了。”

    原本没什么反应的乔忘栖点了点头,赞许的说了一句,“做得不错。”

    席年,“???”

    他刚刚是被乔爷夸了吗?!

    等等,他为了公司的事鞠躬尽瘁,没得到半点赞许。

    为夫人办了一点小事,就得到了乔爷的夸奖?

    乔爷,你要不要这么双标?

    等乔忘栖忙完公事,已经快十二点了,席年也总算到了下班的时间了。

    他收拾好文件和电脑,跟乔忘栖道别之后离开了御蓝湾。

    乔忘栖在回卧室前,用手机看了一下各个资讯频道的娱乐新闻。

    周一见的事件已经越演越烈了,众人都在期待着这个大瓜。

    江羡没跟他说这件事,但不代表他不知道。

    他跟江羡承诺过,不插手她的事情,但不代表他能容忍有人这样欺压他乔忘栖的女人。

    男人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才打开电脑忙活了一会儿。

    晚上,乔忘栖洗完澡上了床,顺手拿起江羡的手机解锁。

    密码一如既往的简单。

    不过他并不是要查江羡的秘密,只是帮她把闹钟关闭。

    这个女人,为了周一见的新闻,特别定了个闹钟,要掐着点起来吃自己的瓜。

    明明是个睡不够就起不来床的人,乔忘栖并不想这些破事打扰到她的美梦。

    关闭闹钟之后,他放下手机,将江羡揽入怀里,薄唇在她额头吻了吻。

    又在她鼻子上吻了吻……

    还在她唇上吻了吻,又吻了吻,真是舍不得放开呢。

    睡梦中的江羡这觉得脸上酥酥痒痒的,忍不住伸手推了推,嘴里呓语着。

    因为乔忘栖靠得很近,将她的呓语都听得清清楚楚。

    男人嘴角忍不住上扬起来,用鼻子磨了磨她的鼻尖,用极尽温柔的语气说道,“放心,早晚会让你吃到的。”

    周一早上,江羡睡得一塌糊涂,根本就不记得周一见这件事了。

    中途有要清醒的迹象,被乔忘栖按在怀里继续睡着了。

    而网络上的吃瓜群众们早已排好了长队,就等着享用这个所谓的惊天大瓜呢。

    特别是江羡的那些黑粉们,更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开始发文黑江羡。

    #江羡包养小白脸#的话题直接被顶到了热搜榜第一。

    苟哥可是第一时间就起床做准备工作了,还把满脸是伤的宋知棠也叫起来了。

    大概是因为太兴奋,苟哥脸上的横肉都在颤抖着,两眼放光的说道,“你我就要靠着江羡的丑闻上位了!宝贝高兴吗?这个新闻一放出去,我的工作室就会爆红!到时候接广告接到手软,能挣很多很多的钱!我在投资拍电影,就请你做女主角,怎么样?够义气吧?”

    跟着苟哥几天,宋知棠算是看明白了,这男人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不过她也没打算靠他,自己会找出路的,之所以还在这里是因为她想看着江羡深陷丑闻,身败名裂!

    她放出的是江羡的实锤,而网络上关于她的丑闻都只是猜测,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

    就算江羡手里有她的录音又怎么样?

    她大可以否认,并反过来告她诬陷自己。

    九点一到,苟哥把早已编辑好的文案复制上去,并带上了特别醒目的话题,也就是热搜第一的话题。

    导入电脑剪辑好的文件,然后发送出去。

    电脑提示发送成功字样,男人兴奋的捧着宋知棠狠狠的亲了一下,“我们成功了!”

    宋知棠的嘴边也露出一抹毒辣的笑,江羡这都是你自找的!

    苟哥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翻身就把宋知棠压在了床上……

    在他快要得逞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苟哥看了一眼,上面的合伙人的电话,有些不悦的接了起来,“我现在忙正事呢,一会儿再给我打电话!”

    “忙什么忙?你先看看你发的是什么狗屁爆料?出大事了知不知道!”合伙人在电话那头怒吼道。

    苟哥一脸莫名,“什么大事?”

    “你自己去看吧!”合伙人怒气冲冲的挂断电话。

    苟哥不得不提起裤子重新坐回电脑前,登入微博查看新闻,这一看,激动得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宋知棠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苟哥这么大反应,也意识到情况不对,赶紧拿起手机查看微博。

    一进去就是苟哥工作室发的那条热门微博,文案是他们之前想的那些,一字不变。

    可下面的配图,却根本不是江羡,为是她宋知棠!

    宋知棠整个人眼前一黑,只觉得一阵窒息,半天没反应过来。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发的是江羡和那小白脸的视频,怎么会变成你和季东源开房的照片了?”苟哥觉得特别邪门。

    他电脑里压根就没有这些照片的!

    而且在此之前,他还特别把江羡的视频精剪辑过了,为的就是让吃瓜群众看得更明白一点的。

    而且他电脑里还有底片呢!

    想起这个,苟哥急忙打开了自己电脑的磁盘,里面……空空如也。

    他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发凉,“这也太邪门了吧!我电脑里的照片怎么不见了?”

    连回收站都没有照片的痕迹,只有宋知棠跟季东源开房的照片,而且还有两人亲吻,以及在电梯里季东源对她上下其手的照片。

    照片上宋知棠的样子看得十分清楚,在季东源侵犯她的时候,她还一脸享受。

    工作室下面的评论更是大型翻车现场。

    前面十多条热评都是相同的一句话。

    【博主挂羊头卖狗肉,图文不符,已举报,不谢。】

    ——

    更晚了更晚了,白天一整天都在外面,可算赶回来把更新放上了,看到评论了,EMM,阿璃璃有点自闭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