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里,席年把工作汇报完毕之后,惯例把今日份的娱乐圈动态也跟乔忘栖汇报了。

    特别是周一见新闻营销翻车事件,并问询道,“乔爷,需要我去查清楚这件事吗?”

    毕竟乔爷对夫人的事情挺上心的,席年自然也就上心了,怕这其中有猫腻。

    乔忘栖淡然拒绝,“不用了。”

    席年不解,正欲询问,就听乔忘栖补充道,“是我做的。”

    “……”

    难怪翻了车,乔爷出手,片甲不留。

    席年默默的在心里给宋知棠点根蜡。

    不过席年还有另外一个疑问,“我以为乔爷想借着这件事公开与夫人的关系呢。”

    毕竟两人已经登记了。

    正在批阅文件的男人淡然回应,“我的事我自己来公布,不需要别人插手。”

    席年,“……”

    乔爷真霸总!

    不过席年从这里面听出了另一份笃定,也就是说他认定了江羡,谁也不能左右。

    包括乔家的人。

    ……

    关于江羡毁约一事被传得沸沸扬扬,江羡的路人缘本来就不好,一点苗头就能被黑得体无完肤。

    何月华看到网上的反应,心里颇为得意,她等火燃得差不多了,才准备联系江羡。

    一般艺人被这样施压,都会乖训很多,毕竟谁也不想被封杀。

    可没想到江羡先一步发了律师函。

    不仅起诉了大华娱乐,连何月华也一并被起诉了。

    何月华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急忙与公司法务部沟通,法务部的同事确定了江羡的律师函。

    在短暂的慌乱之后,何月华又镇定下来,因为她很清楚大华娱乐有着业内最好的律师团队。

    这么多年了,大华娱乐处理了不计其数的违约案件,特别是艺人违约这一块,胜诉率高达百分之一百,从无败绩。

    连当年跳槽离开的天后级女星,也是赔偿了一大笔违约金才获得了自由。

    一个江羡而已,大华娱乐怎么可能会忌惮。

    为此,何月华还特别发了一条内涵的微博,“真是给脸了,自己什么样自己心里没点数吗?当初是谁在片场骚扰人家男主角的?”

    这段话侧面证实了当初的谣言。

    于是乎,言衡的女友粉

    开始疯狂攻击江羡,各种难听的字眼都往她身上堆。

    洛星说,“这你也能忍?我不是挑事啊,我要是你我非跳起来用啤酒瓶打爆她们的头!”

    江羡说,“不行给我刚结婚,我得给我老公留下贤妻良母的好印象。”

    洛星,“……”

    炫夫和炫富一样可耻!

    “那就用粉色的啤酒瓶打爆她们的头。”洛星建议。

    江羡,“好主意!”

    没一会儿,江羡的大号连续发了十条律师函,全是起诉那些谩骂她的人。

    这阵仗,还真是前所未有。

    发完律师函,江羡发了一条微博,“不让你们感受一下社会的险恶,你们就松不开手里的键盘了。”

    众人,“好刚一女的。”

    娱乐圈里的明星大多是能忍就忍,不能忍想办法也要忍,毕竟她们还要在这个圈子里混,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

    以前江羡也这样,不想经纪人为难,也不想公司为难。

    事实证明,根本没什么x用。

    这些黑粉一开始都以为江羡是在故意吓唬人的,还不知收敛呢。

    等他们真的收到律师函之后,才知道江羡是来真的。

    这些人瞬间就怂了,不敢再说什么了。

    而言衡这边,始终没有任何反应。

    这让路人觉得,言衡太善良,才被江羡这样欺负,一些粉头们暗戳戳的在内涵江羡。

    当然,江羡也不可能24小时盯着微博。

    因为他不配。

    毕竟能让江羡24小时都盯着的人,就只有乔忘栖了。

    席年也看到了律师函的事,特地征求了乔忘栖的意见。

    乔忘栖回了一句,“你好好看看律师函上的代理律师名字。”

    席年不解乔爷的意思,但也去看了。

    这一看,吓一跳。

    江羡请的,居然是律界赫赫有名的陆大状!

    稳了。

    这是席年的第一想法。

    因为就没有陆大状搞不定的案子。

    职业生涯胜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

    听说代理过得案子无数,但迄今为止只输过一次。

    有不少人曾好奇的打听过这个赢了陆大状的律师,但无迹可寻,而陆大状也只字不提,成了一件挺传奇

    的事。

    席年疑惑的嘀咕了一句,“夫人是怎么请到陆大状的?”

    不是他无知,是因为陆大状只接金融案件,且涉案金额不低于十亿的那种。

    像江羡这种起诉黑粉的案子……陆大状居然接了,不仅如此,这一接,就是十多件,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另一边,乔忘栖和江羡吃饭的时候说了一句,“律师费我转给你。”

    毕竟陆大状的律师费很高。

    江羡摇头,“不用,这个律师不花钱的,免费给我打官司。”

    这回答,让乔忘栖都是一怔。

    看江羡那样子,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才没继续这个话题。

    刷碗的时候,乔忘栖拿着手机给那位著名律师发了条信息,“在?听说你接了十多件免费案子?什么时候改行做法律援助了?”

    陆大状,“???”

    乔忘栖,“……”

    陆大状,“……”

    陆大状,“别提了,都是泪。”

    乔忘栖看着这句话思忖着。

    陆大状问,“乔爷,你在干嘛?什么时候回原京?”

    “忙,刷碗,没空回。”乔忘栖言简意赅的回答。

    陆大状,“???”

    乔忘栖不再回答并收起了手机,继续刷碗。

    没等到回答的陆大状过了好一会儿才发了一条信息,“乔爷,你什么时候改行去刷碗了?”

    一个分分钟上下挣几个亿的人,居然在刷碗?

    恕他直言,不能理解,比他接免费案子还不能理解。

    大华娱乐的法务部看到律师函,也不吭声了,毕竟那是陆大状啊!

    何月华连夜被叫到总经理办公室,当面被训斥一顿。

    “那公司就这样忍了吗?江羡都做得这么过分了!如果公司这样都能忍,以后还怎么约束旗下艺人?”何月华提出质疑。

    大华娱乐的总经理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她有另外的安排,并把这个安排给何月华说了,“你就照我说的去做,治不了江羡,但至少要在她身上捞上一笔。”

    何月华不得不佩服领导的睿智,接过相关资料后信誓旦旦的保证,“我一定把这件事办得漂漂亮亮,给你一个交代的!”

    ……

    停电了,用手机写的,阿璃璃实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