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时前乔忘栖还在跟合作方一行人谈收购的事,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却震动了一下。

    跟着乔忘栖工作多年的席年,还是第一次见他们家乔爷半途停下这么重要的谈判,让他处理另外一起收购。

    当席年看到公司名字的时候,完全懵逼状态。

    乔爷什么时候对美容口服液这种保健品公司感兴趣了?

    可他不敢问,而且瞧着乔爷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赶紧接下了这个任务,并郑重的询问道,“收购价预算是多少?”

    “无上限。”

    席年狠狠一震,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之后,火速去收购这家保健品公司。

    中途他才了解到,乔爷之所以要收购这家保健品公司,是和夫人有关。

    席年立马能理解乔爷的反常行为了,只要和夫人有关的事,就完全没有逻辑可言。

    非要用语言来形容的话,那就只有一个词,惯。

    乔爷对夫人,那真叫一个惯啊。

    保健品公司被收购之后,席年用这个公司的官方微博发布了一个声明,“很抱歉给江羡小姐带来了不好的影响,我们公司并没与江小姐签约,而且公司因经营不善已申请破产,请勿混淆视听。”

    这就是何月华匆匆回去找曹家菲,要和她说的意外状况。

    曹家菲也没想到自己会被摆这么一道!

    当初可是这家公司求着她给他们公司打广告的,现在居然倒打一耙!

    曹家菲气得想掀桌,“先删除官博的声明,爆点公司其他艺人的新闻来挤掉这次事件的热度,等热度淡下去之后,再想办法对付江羡。”

    “好。”何月华马不停蹄的去处理这次突发事件了。

    没一会儿,宋知棠与多名金主的复杂关系被曝光。

    事实证明,吃瓜群众都是健忘的,有新的,更大更热闹的八卦之后,就会忘记之前的八卦。

    没一会儿宋知棠深陷丑闻的新闻事件就覆盖全网,再没多少人提及美容口服液代言事件。

    江羡也看到了那些新闻,对大华娱乐的行为更为不齿。

    不过让她更意外的是,那家保健品公司的声明。

    反应快得有点过分,估计曹家菲那边已经火烧眉毛了吧?

    想到最近一段时间应该会很清静,江羡顿时心情很好,打扮得美美的,出门和乔忘栖约会去了。

    之前

    乔忘栖打电话来问是在家里吃还是在外面吃,江羡想着这段时间都是他辛苦在做饭,不想他忙了一天还回家辛苦做饭,就选了去外面吃,而且要求餐厅由自己来订。

    乔忘栖自然是没意见的。

    江羡订了江海最好的餐厅,随后亲自开车去接乔忘栖。

    有江羡这个司机,席年被迫下岗,只好驱车跟在他们后面。

    乔忘栖就站在路边等江羡,看到她开车新买的跑车来的是,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起来。

    江羡远远就瞧见了她家老公的身影,怎么看都觉得好看。

    一时间特别懂金屋藏娇这个成语的含义,因为此刻的她,就特别想把乔忘栖珍藏在家里不让任何人欣赏他的美。

    江羡包场了餐厅,所以去的时候,整个餐厅只有他们这一桌客人。

    她很用心的给乔忘栖介绍这里的菜式,说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

    乔忘栖都听在耳里记在心里。

    这家餐厅最大的两点就是能俯瞰整个江海最美的夜景,特别是江羡他们所在的位置,更是将美轮美奂的夜景尽收眼底。

    只是眼下的江羡,显然没有把心思放在窗外的夜景上,而是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

    一开始乔忘栖还很镇定,可一直被这小女人盯着,到底是有些紧张了。

    他轻轻咳了一声,适时的提醒沉迷于自己美色的女人,“你再这样盯着我看,我可不保证还能坐怀不乱。”

    “不用对我坐怀不乱!”江羡急忙说道。

    等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俏脸一红,赶紧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懂。”乔忘栖笑得意味深长。

    江羡囧,“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她丝毫不知,自己脸上的表情早已将她出卖。

    大概是因为这个小插曲,江羡果然老实了不少。

    可乔忘栖这会儿却略感遗憾,至于遗憾什么,需要细品了。

    江羡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提前把账给结了。

    她刚往回走,乔忘栖的电话就打到了席年那里,让他去结账。

    这边两人饭也吃得差不多了,起身准备回家的时候,席年打电话来告诉乔忘栖,“乔爷,夫人已经把账给结了!”

    乔忘栖拿着电话接听,视线却落在了江羡的身上。

    听到席年这么说,他只是轻笑着回了一句,“没事,医生说我

    牙齿不好,适合吃软饭。”

    席年,“???”

    他怎么觉得自己被溅了一脸狗血呢!

    现在流行把狗骗进来再杀了么?

    ……

    晚上江羡洗完澡出来,乔忘栖正抱着电脑在忙碌着什么。

    那双好看到极致的手,正灵活的在键盘上敲打着。

    一双深眸原本是看着屏幕的,大约是听到了江羡的声音,便抬眸看了过来。

    这一眼,江羡只觉得自己心脏部位被直接击中了。

    心里直呼,这谁扛得住啊!

    两人合法同居到现在,乔忘栖对她还是很尊重的,就算是热吻,也不会太过界。

    还是每次江羡都被撩得心痒难耐,恨不得反压回去。

    只不过碍于女人的矜持,才一直一直……忍着。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男人在这方面,忍得比女人还要痛苦。

    洛星在得知两人还没那个那个的时候,简直惊掉了下巴。

    “我觉得你老公应该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的!”

    江羡好奇的问,“什么身份?”

    “忍者。”

    江羡,“滚!”

    江羡还没过去,乔忘栖就收起了电脑,下床来给她吹头发。

    这种亲昵行为好像已经成为两人之间的默契了,江羡爱极了他为自己吹头发的感觉。

    特别是他手指穿过发丝时,带给自己的触动感,总让她有些飘飘然,甚至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有些不真实。

    “怎么了?是不舒服吗?”乔忘栖见她一直盯着自己,不像往常那样舒服的眯着眼,担心的问道。

    江羡摇晃着小脑袋否认。

    “那怎么这样看着我?”乔忘栖又轻柔的为她吹去头发来。

    江羡眨巴着眼睛回答他,“我总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很不真实。”

    关于这一点,乔忘栖其实已经研究过了。

    像江羡这个年龄阶段的女人,结了婚以后都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自己的已婚身份。

    更何况他们还是闪婚!

    所以乔忘栖一直在忍,想等她彻底接受的时候,再发展进一步的关系。

    所以听到她说觉得不真实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来让她真实感受一下。

    _

    阿璃璃:我不是故意卡在这里的!我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