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她本来是可以不计较的,反正对自己也没什么影响。

    但这件事牵连到了虞艾灵,江羡就不能忍了。

    总不能因为自己影响到好友的品牌形象吧?

    所以江羡当机立断的发了一条微博。

    【江羡V:现在真是什么人都可以写科普贴了是吗?在给别人科普前,麻烦先做好功课,这款繁星点点礼裙是‘空’家的高奢限量款,一共是六件并不是传闻的五件,因为有一件是样衣,当然,经过昨晚之后,完整的就只剩下五件了,全在我家衣柜里呢,吊牌都没拆哦。】

    江羡附上六张图片,包括吊牌发票等细节图。

    也就是说,江羡的礼裙并不是借的,是她自己买的!

    而且不仅买了,还把整个系列包括样衣都买下来了!

    重点是,这么一件价值不菲的礼裙,还被她剪了一件!

    【路人:有钱人的世界我真的不懂。】

    【是金钱的味道啊!】

    【一百五十万的礼服说剪就剪,她的手不会抖吗?!】

    那些叫嚣江羡是山寨女王的人也纷纷表示,妈的脸疼。

    【江羡牛逼:看我ID,就问各位服不服?】

    【羡羡是小仙女2号:都坐下都坐下,基本操作。】

    许恩菲原本就在线吃瓜呢,看到这条微博,都傻眼了。

    她把江羡发的图片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之后,才确信她说的都是真的。

    许恩菲顿时气得脸白,愤愤的骂了一句,“江羡是有病吧!这么贵的礼裙说剪就剪!”

    她看着自己发的那条微博,也觉得很难堪。

    可显然,现在删除已经来不及了。

    她想了想,索性留下了这条微博,然后开放了私信。

    果然,已经有不少的人来骂她了。

    许恩菲尽挑那些骂得很难听的私信截图,然后让助理做了一张长图汇总,卡在晚饭之前发了个微博。

    【许恩菲V: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引战的意思,没想到你们会这么骂我,如果你们觉得我做错了,那我跟羡羡姐道歉就是了,希望你们能停止网络暴力,别伤害我的家人和朋友。】

    简直是又当又立的典范了。

    当然,江羡没空理会她,因为她忙着陪新婚老公呢。

    今天是江羡励志做贤妻良母的一天,所以她起了个大早,准备给乔忘栖做一顿完美的早餐。

    说来惭愧,合法同居这段时间以来,都是乔忘栖做饭给她吃。

    可到了

    厨房之后,她看着各式各样的锅碗瓢盆,有些为难了。

    思忖几秒后,江羡上楼去找乔忘栖了,“老公我饿了!”

    “好,我去给你弄早餐。”

    “谢谢老公!”江羡说得又大声又清脆。

    完全忘记起床时,那股子斗志昂扬要做贤妻良母的劲头了。

    算了,今天的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当个江小怂吧。

    明天,明天再重新做贤妻良母好了。

    没一会儿,江羡吃着乔忘栖为她做的可口早餐,愈发觉得自己的安排是正确的。

    吃饱喝足的江羡,眯着眼看着自家极度养眼的老公,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所谓人生无憾,说的就是此情此景吧。

    今天也是被她家老公迷倒的一天呢。

    如果不是洛星打电话过来的话,她可能还会持续沉迷下去。

    “红姐回来了,想见你一面。”洛星在电话里说道。

    “这么快的吗?”江羡想了想,还是决定跟红姐见一面。

    她和乔忘栖打了招呼说要出去见个朋友,乔忘栖原本要送她去的,被江羡婉拒了,并表示,“都是女人,你去不太合适。”

    顿了顿,江羡又解释了一句,“我可不想她们都围着你转!”

    好在乔忘栖能理解她的脑回路,才点了头,“那你注意安全,十点之前得到家,我等你回来。”

    江羡施施然的离开了家,脑子里想的都是出门时,他吻完自己后贴在耳边说的那句话。

    我等你回来。

    突然被这句话给甜炸了是怎么一回事!

    江羡晚了半小时才到了会所,洛星一见到她就吐槽,“狗子你变了,有了男人就开始迟到了。”

    “你到是想迟到,可你做不到啊。”江羡反怼她。

    洛星,“打扰了。”

    谈恋爱的女人惹不起。

    比起两人的轻松,红姐就显得有些情绪低迷了,“羡羡,最近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很抱歉给你造成了困扰。”

    “红姐,你别太紧张,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人性本来就很复杂,谁也不会料到会发生这些事。”江羡还反过来安慰红姐。

    当初江羡进入娱乐圈,就是红姐牵的线,所以她才进入了大华娱乐。

    只是后来红姐被架空了权利,曹家菲又是个利益至上的人,才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但红姐依旧觉得很惭愧,并表示,“我会给你一个说法的。”

    “别太为难自己。”江羡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

    红姐闷闷不乐的喝了不少的酒,洛星也陪她喝。

    江羡看着那酒,有些蠢蠢欲动。

    洛星就警告她,“江海一杯倒的人,还好意思喝酒?省省吧,我可不想送醉鬼回家,再被塞一嘴狗粮。”

    江羡微笑,“我喝醉了有老公接,你们有吗?”

    “……”妈的现在就吃上狗粮了?

    江羡你做个人吧!

    洛星喝下一大杯酒并表示,“我喝不醉!”

    江羡最终也没能喝上酒,到是和洛星一起把喝醉的红姐送回家了。

    回去的路上,洛星靠在副驾驶里和江羡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洛星问她,“你那江羡传媒都这么久了,还一点动静都没有?皮包公司?”

    “我在想要签谁呢,最好是长得好看的,还有才华的,当然重点是人品要好。”

    “我给你推荐一人吧。”洛星趁机说道。

    江羡瞥她一眼,“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被你看穿了。”洛星丝毫不觉得尴尬,笑眯眯的说道,“这人可是个好苗子,只要用心栽培,绝对能红透半边天的!”

    “男的女的?”

    “男的。”

    “你老相好?”

    “就一弟弟!”洛星否认了。

    江羡一副我懂的样子。

    洛星懒得解释了,直接把那人的名字和她说了,“暮云泽。”

    江羡猛然踩了刹车,然后一脸奇怪的看向洛星,“就那个声名狼藉的暮云泽?姐妹你没毛病吧?”

    “他不是网上说的那种人,你相信我。”洛星试着说服江羡,还举了例子,“网上的那些传言,都是假的,你是过来人,你最清楚的。”

    “行吧,回头碰个面。”

    江羡掐着门禁的点赶回了家,乔忘栖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抱着电脑在忙着什么。

    听到她进门的声音,抬起眸来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墙上的时钟。

    十点零一分。

    男人放下电脑起身,往她走过来的时候,提醒道,“你回来晚了。”

    “就一分钟!”江羡显然不觉得这算晚了。

    “一分钟就是六十秒,对于我这个度秒如年的人来说,就是六十年了。”乔忘栖结果她的包并解释道。

    江羡一脑门问号,什么度秒如年,怎么又六十年了?

    乔忘栖直接低头吻住她的唇。

    ——

    江小怂:今天也是被征服的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