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江羡洗完澡靠在床头玩手机,眼睛总忍不住往洗手间的方向看。

    那里隐隐约约传来乔忘栖洗澡的声音。

    嘴唇上酥酥麻麻的,让她不由自主想起两人在大门口的那个吻。

    江羡感觉自己已经过上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了。

    可总差那么临门一脚,一到关键时候吧,她就怂。

    江小怂这个称号还真不是盖的!

    连洛星都狠狠吐槽她,“你就是暴殄天物,居然不先下手为强,需不需要我助你一臂之力?”

    “你能怎么帮我?”江羡不屑一顾。

    不等洛星回复信息,乔忘栖从浴室出来了。

    依旧是浴巾围在腰间,露出精壮又不失美感的上半身。

    每次江羡看到这靡靡美景,都有些移不开眼。

    可又怕被乔忘栖发现自己在打量他,总是看一下,又移开视线,然后又看,如此反复……

    以前她不懂馋人身子是什么个意思。

    现在却是明明白白的懂了这句话的真谛。

    她真的馋乔忘栖的身子。

    江羡还一度觉得自己已经不纯洁了。

    等乔忘栖上床的时候,就是江羡发挥演技的时候。

    她得装睡啊!

    每晚都是这么熬过来的,让江羡有种自己演技进步了的错觉。

    乔忘栖和往常一样会抱着她睡觉,只需一小会,她就能安稳睡着。

    迷迷糊糊之中,江羡的手机震了一下。

    乔忘栖怕吵到江羡,就把手机往旁边放了一下。

    视线不轻易间瞧见了一条信息,是洛星发的。

    信息内容是一张图片,图片上是一套非常性感的蕾丝睡衣。

    洛星还说,“你穿上这个!保证能拿下你老公,登上人生巅峰!”

    乔忘栖仔细的看了看图片,然后回了一句,“嗯。”

    他也认同这句话。

    看来以后他可以给江羡提个建议,建议她多交一些像洛星这样的朋友。

    有利于维系他们的夫妻感情。

    ……

    大华娱乐总部。

    曹家菲早上一进办公室,就看到了红姐。

    她面露不悦,“这是我的办公室,未经我许可就这样进来,还讲不讲规矩了?”

    “你跟我讲规矩?”红姐轻笑两声,“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来跟你讲规矩的。”

    曹家菲很不喜欢她跟自己说话的口气,便拿出身份来压她,“你要弄清楚,我才是大华娱乐的总经理,而你只是

    个艺人总监而已,有什么资格跟我讲规矩?”

    “你总经理的位置还是我让给你的,你都忘了吗?”红姐丝毫不退让。

    从前她念着姐妹情分,才处处忍让。

    可曹家菲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她的底线,若继续纵容下去,大华的未来堪忧。

    曹家菲和红姐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当初红姐的母亲刚去世不久,父亲就带了小三和跟小三的孩子登堂入室了。

    而这个孩子,就是曹家菲。

    母女二人在曹家作威作福,处处都想压红姐一头。

    好在红姐自己实力过硬,进入公司后一步步稳打稳扎的走到现在,为公司创造了不少的业绩。

    曹家菲眼红她,也吵着闹着要进入公司,硬是从父亲手里抢到了总经理的这个职位。

    红姐顾及颜面没有对与她争辩,反正她对那个位置也不感兴趣,到是很不舍的手里的那些艺人。

    可她没想到曹家菲会趁自己不在国内的时候,对江羡发难。

    江羡什么身份地位,红姐最是清楚。

    当初她把江羡交给何月华带的时候,还特别的叮嘱了一番,尤其告诫何月华,绝对不能让江羡陪酒。

    事情弄到现在这个地步,红姐心里还是明白的。

    曹家菲对江羡下手,是冲着自己来的。

    所以她才要给江羡一个说法。

    “曲红叶,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的位置是你让给我的?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曹家菲哪里忍受得了这种委屈,立马争辩起来。

    红姐并不想与她争论这些没有意义的事,只是将放在身侧的一叠文件推到她面前说道,“这些,都是你任职以来以公谋私的详细账目,还有这些,是你利用公司艺人赚取的不法收入……”

    原本还嚣张跋扈的曹家菲,在看到这些资料后,整个人都傻眼了。

    她不敢置信的翻看了好几本,嘴里还喃喃着,“曲红叶,你别想吓唬我……”

    “你大可以好好翻阅,看看我是不是吓唬你。”

    那些账目都记录得清清楚楚,曹家菲越看脸色越难看,最终一甩账目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来跟你讲规矩的。”红姐冷笑两声,“大华娱乐能有今天的地位,是靠着我外公的支持和我的努力,而你,一点点的蚕食着我们的成功,却丝毫不知收敛和悔改,那就让你认识认识,什么叫真正的规矩。”

    曹家菲顿时慌乱起来,眼见情况不对,急忙给父亲曹永打了个电话,“爸,你快来我办公室一下,曲红叶她要搞我啊!”

    红姐冷艳看着她打的电

    话,唇边一直挂着冷笑。

    这么多年了,曹家菲的性格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过,输不起就会跟曹永告状。

    曹永火速赶来,曹家菲一通哭诉之后,曹永便对曲红叶一顿责骂,“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让菲菲去坐牢吗?你到底有没有良心?你要真这么做了,我就不认你是我女儿了!”

    曹家菲还作势的哭了一通。

    红姐原本以为自己会不痛不痒的,毕竟这种情况她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

    可心里还是会难过啊。

    她用了很大的制止力,才没将情绪表露在脸上,语气冷静又自持的说道,“我可以不举报她,但我有条件,如果你们能满足我提出的条件,我就放弃内部举报。”

    “你还好意思跟我讲条件?!”曹永不敢置信,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红姐冷冷的看了曹家菲一样。

    躲在曹永身后的曹家菲,下意识的缩缩头,咬着唇拉了拉曹永的衣服说道,“爸,我不想坐牢,你就答应她的条件吧。”

    曹永忍了又忍,才勉强开口,“什么条件,你说!”

    红姐把条件和他说了,曹永有点意外。

    包括曹家菲都没明白红姐这样做的目的,总觉得她在算计着什么。

    “答应的话,我马上就把这些证据还给你们,以后我和大华娱乐再无任何关系。”红姐徐徐开口。

    曹家菲急忙说道,“我们答应你!”

    “那签字把。”红姐把早就准备好的合约递到两人面前。

    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红姐从大华娱乐离职,不再担任艺人总监这一职务,并要求无条件解约她手里的几个艺人合约。

    也就是说,她会带着这几个艺人跳槽,或者是单干。

    在曹家菲看来,曲红叶这就是在作死。

    就算她有能力又怎么样?

    她带走的那几个艺人,根本不红,东山再起哪那么容易。

    以大华娱乐现在的地位,想要超越,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曹家菲才会那么爽快的答应了红姐的要求。

    等到两人签字之后,红姐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公司。

    出了公司大门,她给江羡打了个电话,“羡羡,听说你开了个传媒公司,缺打杂的吗?做过艺人总监的那种。”

    江羡在电话里回复,“不缺打杂的,缺个合伙人,你要不要来?”

    “来!”红姐眼睛微微泛红,但唇边却是最真诚的笑容。

    ——

    阿璃璃:卡文卡哭了,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