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还等着看热闹的许恩菲,见网上的舆论开始一边倒,气得跳脚。

    小助理也愤愤不平,“一个新开的公司而已,能有什么资源啊,哪有我们大华好,这些人都是自毁前程!”

    许恩菲也这么觉得。

    可一小时后,她被打脸了。

    她一直在争取的那个饮品代言,突然宣布新的代言人为青春偶像今溪。

    “这不可能!今溪哪有我红啊!”

    但事实就摆在眼前,她不承认也不行。

    小助理看了也气,“这肯定是江羡搞的鬼!”

    在这个圈子里,被截胡资源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可对方是江羡,许恩菲就不能忍了。

    凭什么啊?

    她努力了那么久都没得到,江羡就这样轻轻松松给了今溪。

    许恩菲气得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小助理还在那儿冲浪,接二连三的看到了各种官宣。

    比如莫生和楚悠双双拿到了大IP剧男女主角色,岳成渝将出演著名导演的文艺片女主,直奔影后奖杯去的。

    就连一向很低调的沈雁南,都接了一个爆火的旅行类综艺。

    “这资源,逆天了啊,江羡这是砸了多少钱啊?”小助理看得瞠目结舌。

    这会儿许恩菲不只是气,还酸,酸成了柠檬精。

    早知道她也跟着红姐去江羡的公司了!

    许恩菲不死心的给红姐打了电话,态度非常谦卑,“红姐,您怎么离开大华娱乐了啊,我前阵子一直在剧组都不知道,你带上我啊,我早就不想在大华娱乐了。”

    红姐回应,“不好意思,我们只是个小公司,目前只能签约这么多艺人。”

    许恩菲就更气了。

    摆明是不想要她!

    何月华来找许恩菲的时候,她正气得在房间里摔东西骂人呢,“她江羡算个什么东西!居然看不起我?”

    何月华敲了敲化妆间的门,这才让许恩菲收敛了一点。

    她气呼呼的坐在一椅子上,眼睛红红的。

    何月华递过去纸巾说道,“别哭了。”

    “月华姐,我也不想的,可我实在是气不过,你也知道那个饮料代言我争取了多久,江羡说截胡就截胡了,也太欺负人了!”许恩菲一顿控诉。

    何月华安慰的拍拍她,“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公司就是怕你委屈,才叫我来的。”

    她把准备好的文件递给许恩菲看。

    上面是一

    份详细的造星计划书,目标是捧红许恩菲。

    “月华姐,这是真的吗?”许恩菲几乎不敢置信。

    “我都亲自来找你了,还能是假的不成?”何月华微微一笑,“不过,你得听我的安排,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好!”许恩菲答应得非常爽快,公司要用心栽培她了,她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从许恩菲家出来,何月华给一个好友打了电话,“素素啊,你6月的杂志封面给我吧,我想推手中的艺人。”

    “我知道江羡传媒在争取这个封面,她们只是一个小公司,能跟我们大华比吗?”

    “凭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你还信不过我吗?”

    “你别忘了当初不是我拉你一把,你们杂志可能就倒闭了,就当是还我这个人情吧。”

    “江羡那边你随便找个理由淘汰不就好了嘛。”

    ……

    红姐接到杂志社的电话,第一时间给江羡汇报了,“王素突然就改口,肯定是大华娱乐在背后搞鬼。”

    “没事,我来谈。”江羡答道。

    红姐想了想,拒绝了。

    因为她刚见识过江羡跟人谈合作的样子。

    那几个刚刚官宣的资源,全是江羡谈下来的。

    说出去可能都没人信,但红姐是亲眼目睹了全过程的,所以才拒绝她去谈。

    因为江羡跟人谈合作就一个方式,砸钱。

    “你这部戏的投资是多少?男女主给我公司的人,我全投。”

    “你们广告代言给我的话,宣发费我出。”

    “这个综艺的冠名商我承包了。”

    哦,有一个不是砸钱的,比如岳成渝的那部电影。

    只不过是拼爹来的。

    江羡的父亲和这位导演是很好的朋友,江羡一个电话过去,一口一个许叔叔,没一会儿就把角色哄过来给岳成渝了。

    假设让江羡去谈这个杂志封面的话,她很有可能会直接买了人家杂志社。

    很有可能!

    所以红姐还是决定亲自出马去找王素谈。

    暮云泽敢在十二点之前给江羡回了电话,“我签,不过公司这边得你自己去谈。”

    江羡想着红姐在忙杂志封面的事,就决定自己去找暮云泽所在的新光娱乐谈解约的事宜。

    晚上睡觉前,乔忘栖和江羡说了一件事,“我明天要出差,至少要两天,这两天你在家要乖一点,知道吗?”

    “出差?”江羡愣住,意识到这是他们结婚之

    后的第一次分开,不舍的情绪顿时涌上心头。

    乔忘栖摸摸她的头,“就两天,我争取后天就赶回来。”

    因为是很重要的合作,他必须得去,推脱不了。

    毕竟不舍的不只是江羡,他也很舍不得。

    “好吧。”江羡靠在他怀里,闷闷的不想说话。

    乔忘栖哄了好一会儿,她才好了一点。

    晚上睡觉的时候,江羡都一直抱着他不撒手。

    她到是高兴了,乔忘栖就备受煎熬着。

    喜欢的人睡在自己身边,能抱抱亲亲却不能举高高,对男人来说本来就是一件很煎熬的事。

    无奈他得忍啊。

    但看到她现在这么依赖自己,对乔忘栖来说也是一个好的苗头吧。

    或许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夫妻了。

    他盼望着那一天早点到来,到时候他一定把所有的煎熬都变现讨要回来!

    第二天乔忘栖起得很早,江羡还没醒。

    他不忍叫醒江羡,临走的时候在她唇上吻了吻。

    平日里都要睡到自然醒的江羡,今天却醒得特别早。

    没别的原因,乔忘栖不在,她不习惯了。

    主卧突然就变得空荡荡的,她叹了口气,起床化妆出门,给自己找点事做。

    早上十点,江羡单枪匹马的到了新光娱乐。

    整个新光的人都有点懵,不明白江羡这个话题女王为什么会到公司来。

    这个困惑没一会儿就被解开了,江羡一对十,和新光娱乐的人谈上了。

    她靠在椅子里,懒懒散散的开口,“我是来给暮云泽解约的,你们要怎么才肯给他自由?”

    “不好意思江小姐,暮云泽是我们公司花费很多人力物力财力才培养起来的艺人,我们是不会轻易解约的。”暮云泽的经纪人公事公办的道。

    “说吧,解约费多少?”

    新光娱乐的法务回答,“江小姐,这不是钱的事。”

    “五百万。”

    新光娱乐艺人总监劝道,“江小姐,这真不是钱的事。”

    “一千万?”

    “……”

    “两千万。”

    “!”

    二十分钟后,暮云泽接到江羡电话,“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给我好好挣钱,知道吗?”

    毕竟花了两千万呢!

    ——

    江羡:够不够豪横?不够我还能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