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时间很晚,乔忘栖才会打电话到红姐手机上,是怕吵到了江羡休息。

    红姐听到这个问题,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

    “羡羡出事了?”乔忘栖立马警觉过来询问道。

    还没等红姐回答,他已经起身吩咐席年,“马上准备车子去羡羡拍摄的剧组。”

    席年惊愕的问,“现在?”

    乔忘栖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席年马不停蹄的去准备车子了,丝毫不敢懈怠。

    红姐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跟乔忘栖解释了今晚的情况。

    等她长话短说的说完,车子已经在赶来剧组的路上了。

    男人的声音变得冷峻起来,“我知道了,你先去给她准备外套和热水,对了,感冒冲剂就在她蓝色箱子最右边的口袋里,一次两袋,冲开了喝。”

    “可是羡羡现在还在拍摄,我不能叫停……”红姐担忧的说道。

    “这些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去准备就好。”

    “好的。”红姐莫名的觉得心里踏实。

    明明才见过一次面而已,却下意识的会听从这个男人的吩咐。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领导能力吧,有的人,天生就是指挥者。

    挂了电话后,乔忘栖直接给盛景淮拨了个电话过去。

    盛景淮才搂着新欢亲热呢,突然被电话给吵到,颇有些不满,“这么晚了,谁还给我打电话啊!吵到我了!”

    当他看到名字之后,气焰瞬间就下去了,态度也来了个大转变,特别有绅士的接起电话,“乔爷,这么晚了,你不陪你老婆睡觉,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马上去明月传剧组。”乔忘栖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冷冰冰的响起。

    盛景淮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警觉的意识到是出了什么事,表情迅速认真起来,“发生什么事了?”

    “我太太被你们剧组的人为难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乔忘栖不冷不热的说道。

    明明是很平静的语气,却生生给盛景淮听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来。

    “江羡被为难了?谁这么大胆子啊?”

    “是啊,谁这么大胆子呢?”乔忘栖反问。

    盛景淮摸摸鼻子,“我马上问问。”

    根据之前的几次经验来看,这个夜晚不会再美丽了。

    盛景淮给剧组的负责人打了电话,“陈军呢!让他给我接电话!”

    陈军就是陈导,负责人急忙联系了陈军,毕竟是大boss来电,可不敢耽误。

    陈军才刚接

    起电话,就听盛景淮在骂道,“你立马给我停下所有的拍摄!原地待命!我马上到剧组来!”

    “发生什么事了?”陈军不明所以的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我发生什么事情了?我TM还想问你发生什么事情了!”盛景淮忍不住爆粗,“立马让江羡回酒店,找医生来给她做检查!她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唯你是问!”

    陈军,“……”

    所以……江羡背后的金主,是他们家大BOSS?

    为什么没人告诉他!!!

    陈军心里一凛,不敢再怠慢,赶紧吩咐所有人停下拍摄,并让江羡回去休息。

    其实江羡这会儿也有些体力不支了,不是她身娇肉贵,而是一个单薄的女人,在秋冬的夜里,被洒水车一遍遍的淋湿,还要拖着沉重的戏服不停的跑,就算是运动员,也支撑不住了。

    强度太大了,她觉得双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

    红姐赶紧过来扶着她,江羡礼貌的跟陈导道别,“那陈导我先回去了。”

    “去,去吧。”陈导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结巴。

    江羡一走,场记就过来问陈导,“还有好几车水没洒呢……”

    “洒什么洒!赶紧给我藏起来!”陈导愤怒的骂道。

    场记很无辜,明明是陈导吩咐的,准备八车水,这才洒了三车呀……

    可他不敢多问,怕死。

    江羡回到车子里的时候,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红姐给她吹着头发,房车里的暖气很足。

    她的面前还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感冒冲剂,红姐叮嘱她,“羡羡,赶紧把感冒冲剂喝了,可不能感冒了。”

    “好。”她也不想感冒,怕耽误拍摄。

    红姐的手机响起,是生活制片打来的电话,“红姐,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医生在酒店等着了,请问江小姐什么时候到?”

    红姐挺震惊的,连医生都准备好了?

    不仅陈导突然停下了拍摄,连剧组的工作人员都对江羡特别上心,还叫来了医生呢。

    刚刚江羡拍摄的时候,摔了好多的跤,是需要医生给看看的,红姐便回了生活制片的电话,“还有十分钟就到了,麻烦你们了。”

    生活制片连连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态度之谦卑,还真叫人匪夷所思。

    江羡喝了两口感冒冲剂,眉头都皱了起来,“好苦。”

    她不喜欢吃苦的东西,特别是药,但又不能任性,只能逼自己喝下了。

    等车子到了酒店,江羡的头发已经干得差不多了。

    车门都是生活

    制片给开的,她一脸紧张的问道,“江小姐还好吧?”

    “我没事。”

    话是这么说,可下车的时候,双腿明显踉跄了一下。

    生活制片的心也跟着咯噔了一下,赶紧叫医生,“快,给江小姐做个全面检查!”

    就这样,江羡被两个女医生做了个全面检查。

    身体磕破的地方有十三处,双腿膝盖淤青有些严重,包括肌肉劳损等等。

    好在她没感冒,可即使如此,看着诊断书上的字,生活制片也觉得背脊发凉。

    这让她怎么跟BOSS解释呢……

    要不,连夜买飞机票潜逃?

    当盛景淮收到诊断书照片的时候,也是一阵背脊发凉。

    他也想连夜开私人飞机潜逃!

    可惜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还是得硬着头皮去面对。

    当晚,陈导等剧组人员被盛景淮给狠狠训斥了一遍,还在洒水车的人工降雨里来了个野外拉练。

    而江羡在昨晚检查上了药之后,就有些昏昏欲睡了。

    红姐和她说了什么她也没认真听,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半梦半醒之间,似乎听到了乔忘栖的声音。

    那声音格外温柔,像在她耳边呢喃一样,“羡羡。”

    “嗯。”江羡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转身伸手去摸了摸,摸到了带着温度的身体之后,立马凑过去蹭了蹭脸。

    和以往的那些夜晚一样,她早已习惯睡在他的怀里,已经成为条件反射了,自发的寻找他的体温,并抱着她睡觉。

    看着她这自来熟的模样,乔忘栖还颇为无奈的。

    他不忍心叫醒她,就任由她抱着,自己则轻柔的给她整理了一下头发。

    又试了试额头的温度,没有发烧,才稍稍安心。

    可仅仅是片刻,他的心又悬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江羡胳膊肘上的伤。

    江羡的皮肤特别的白皙柔嫩,即使是轻微的擦伤,都会显得特别严重。

    更何况她的双手手肘处,都有着一大片的绯红,让乔忘栖想不注意都难。

    他不放心,又把她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膝盖上的伤让他的心都揪了起来,眼底闪过冷厉之色。

    这笔账!

    他必须得算!

    此时正在指挥洒水车的盛景淮,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寒颤,“MD,真冷!你们这些人也太狠了!居然让一个女人这样淋雨!”

    难怪乔忘栖回生气,换做是他,也得炸啊!

    ——

    盛景淮:坑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