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我想起来有个电话没打,我先去打电话,你们拆吧。”江羡找了个借口就溜了。

    红姐和秦粤的注意力都在沈烨送来的文件上,根本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

    两人迫切的拆开文件,下一瞬齐声尖叫出来,“合约!”

    江羡听到这尖叫,急忙戳着电梯按钮,“你到是快点啊!”

    等红姐和秦粤追出来的时候,江羡已经溜了。

    红姐气得直跺脚,“跑得到挺快的!到是给我解释解释这是什么个情况啊!”

    “贺大神真的要签约江羡传媒吗!这个消息也太让人震惊了!”秦粤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不行,我得去喝口水冷静冷静。”

    红姐,“一起啊。”

    她也需要一大杯冰水冷静冷静。

    江羡上了席年的车回御蓝湾,路上给贺岁言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一接起,她劈头盖脸的骂道,“你是不是有病?寄这种东西过来!你知不知道我经纪人快疯了?!”

    “只是快疯了?看来我的魅力还远远不够啊。”贺岁言轻笑着回答,语气十分愉悦。

    “得亏我跑得快,不然你就死定了!”江羡愤愤的道。

    贺岁言听着这久违的语调,心情突然大好,“江羡,我没有跟你开玩笑的意思,合约我已经送来了,价格栏都是空白的,随你填,你好好考虑一下。”

    “不考虑!我这个小庙可容不下你这尊大神!”江羡依旧拒绝的干干脆脆,“还有啊贺岁言,你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的成绩,要更加慎重的选择新公司,别胡闹了。”

    贺岁言想说,我没有胡闹,我很认真。

    正在开车的席年出声打断了二人的对话,他问,“夫人,乔爷问你什么时候回家,我要怎么回答?”

    “先别跟他说,我要给他个惊喜!”江羡急忙提醒席年。

    “好的!”席年十分配合的点头。

    江羡这才准备继续‘教育’贺岁言,却发现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嘿,臭小子还有脾气了,说两句就不高兴,都敢挂她电话了!

    让他好好反思一下也行,江羡收起手机,开始满心期待见到乔忘栖了。

    她是直接从剧组去公司参加开业活动的,原本要晚上才能回御蓝湾,现在提前溜了,当然是要回家陪乔忘栖呀。

    另一边,贺岁言捏着手机坐了很久很久。

    脑子里一直在回想刚才听到的对话。

    特别是男人的那句称呼,夫人?

    是在叫江羡吗?

    不可能的,肯定是自己弄错了,没准叫的并不是江羡。

    贺岁

    言想了很久,还是打了一个电话回家里,“妈,你最近这段时间有见过顾阿姨吗?”

    “没什么事,就问问,顾阿姨有没有跟你说起过江羡?她是不是谈恋爱了?”

    得到了答案,贺岁言心里踏实了一点,看来真的是自己弄错了。

    不过这也给贺岁言提了个醒,有的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得赶紧落实了才行。

    想到这里,他约沈烨见了一面,意思很明确,“你帮我把这个合约搞定,我一年给你出两张专辑。”

    沈烨激动得站了起来,“当真?”

    “当真!”

    沈烨立马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这事儿包在我身上!我一定帮你搞定!”

    贺岁言自然是相信沈烨的能力,两人合作了十年,对彼此都十分了解。

    “对了你之前说有个什么访谈节目找我,帮我接一下吧。”贺岁言又说了一件事。

    沈烨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再三确认的问道,“你当真要上访谈节目?没跟我开玩笑吧?”

    “没有。”

    “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啊?”沈烨立马警觉的问。

    贺岁言起身闲适的拿上衣服,眉目维扬的道,“嗯,人生大计。”

    不等沈烨追问,他便上楼去了录音室,专注录歌去了。

    ……

    江羡到御蓝湾之后,蹑手蹑脚的去找乔忘栖。

    男人正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餐,空气中飘散着食物的香气。

    岛台上已经有几样做好的菜,都是江羡喜欢吃的。

    她悄悄伸出手,想抓一个春卷吃。

    手指还没碰到春卷,乔忘栖的声音就在头顶响起,“不能用手,先洗手才能吃。”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啊!”江羡缩回了手,有点疑惑。

    “感觉。”他回答得有点高深。

    江羡觉得他在故弄玄虚,“肯定是席年透露给你的!”

    “原来他知道你会早回来啊。”乔忘栖一副恍然的样子。

    “不不不,他不知道。”江羡急忙否认。

    但显然,已经晚了。

    “我去洗手!饿死了!”江羡赶紧找了个借口溜了。

    乔忘栖把剩下的两个菜提前下了锅,等江羡洗完手回来,其中一个就已经出锅了。

    他一边炒菜一边吩咐江羡,“先拿碗筷装饭,我马上就好。”

    “好的!”

    最后一个菜也上了桌,江羡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享用美食了。

    吃了这么久的剧组盒饭,再吃到乔忘栖做的饭菜,简直能让人感动到

    哭。

    乔忘栖一边给她夹菜一边无奈的劝道,“你慢点,没人跟你抢。”

    “没办法太好吃了。”江羡用行动来赞许他的厨艺。

    酒足饭饱,乔忘栖让她先去卸妆,自己收拾厨房。

    江羡卸完妆,打算洗香香后好好陪陪乔忘栖。

    她又鬼使神差的把洛星送给她的情趣内衣拿了出来,这段时间她每天都给乔忘栖点了补汤。

    他也都喝了,江羡觉得应该已经起作用了,所以这东西,应该能派上用场了吧!

    江羡摸摸发烫的耳朵,努力保持冷静后,才往浴室走去。

    可还没出衣帽间,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电话是红姐打来的,应该是有什么事,江羡接了起来。

    红姐在电话那头说道,“羡羡,刚刚陈导打电话给我说有几场戏需要补拍一下,因为布景已经做了,如果不拍的话有些浪费,让我问问你愿不愿意帮这个忙。”

    “我是演员,本来就应该配合的,你跟陈导说我一会就去。”江羡给了红姐答复。

    挂了电话后,她无奈的看了看手上的衣服,悠悠的叹了口气,“只能委屈你再忍一忍了。”

    江羡重新穿上衣服下楼来跟乔忘栖说要赶回剧组去,男人怔了一下,随后淡然的点了头,“好,我送你去。”

    “不用了,红姐已经安排车子来接我了,你就别跑这一趟了,怪累的。”江羡体恤的道。

    乔忘栖顿了顿,没再说话,只是折返回去取了冰箱里给江羡准备的零嘴取了出来递给了她。

    “是一些好吃又不会长胖的零食,你嘴馋的时候就吃一点。”乔忘栖解释道。

    “好,谢谢老公!”江羡抱了抱他,“对不起啊,我太忙了。”

    “永远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乔忘栖摸摸她的头,眼底有着化不开的柔情。

    惹得江羡忍不住在他唇上亲了一下,这才挥手道别.

    乔忘栖就站在原地,看着她匆匆离开。

    其实也是失落的,不过他总不能强行把她留在家里吧。

    深夜,席年接到乔忘栖的电话,吓了一个激灵,“现在?”

    “嗯,现在,把工作文件都送到御蓝湾来。”

    席年,“……”

    乔爷今晚不是和夫人有约吗?

    因为这个,他还得到了小半天的假,正打算补眠呢,结果……

    计划还是赶不上变化啊,席年匆匆赶到了御蓝湾,见到的是脸色不怎么好的乔爷。

    看样子……乔爷又成留守儿童了!

    ——

    乔忘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