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乔忘栖上次已经在这里留宿过了,可那是在江羡不知情的情况下。

    这一次他可是光明正大的留宿江羡的房间,颇有种得以正名的感觉。

    回头一想,不对啊,自己本来就是江羡的老公,合理合法的,为什么还需要正名?!

    可能是最近她绯闻有点多,感到危机了吧。

    因为乔忘栖没带换洗衣服,所以他只能穿酒店的浴袍。

    浴袍之下,风光无限。

    江羡洗完澡护肤的时候,视线总忍不住往他那边跑。

    以前她不觉得美色这种形容词能用在男人身上,但自从见到乔忘栖之后,她觉得这个形容词很合适用在他身上。

    男人有意无意的动作之间,领口处的风光时隐时现。

    江羡都听到自己吞口水的声音了,特别响,也特别尴尬。

    偏偏乔忘栖还问她,“羡羡,你口渴吗?”

    “啊……没有啊。”江羡赶紧否认,眼睛也不敢乱飘了。

    乔忘栖却较真的说道,“那你怎么一直舔嘴唇呢。”

    江羡,“……”

    她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江羡就转移了话题问他,“最近有每天喝我给你点的养生汤吗?”

    “嗯,有。”那可是她的一片心意,乔忘栖怎么可能会辜负呢。

    “那你喝完之后感觉怎么样?”江羡又急忙追问道。

    乔忘栖思忖了几秒后说道,“容易发热,其他的都还好。”

    “这样啊……”江羡在心里想着,看来是有一点效果,但不明显。

    回头她得让老板再加重计量才行!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睡觉吧!”江羡护肤结束之后,就上床了。

    只穿着浴袍的乔忘栖忽然觉得有点热,因为最近都这样,他也没多想。

    等他脱了浴袍上了场抱住江羡的时候,发热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随后鼻子就有些湿湿的,他顿时觉得不对,急忙掀开被子下床去了浴室。

    江羡在外面担心的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乔忘栖看着镜子里自己流鼻血的样子,有些无奈。

    他现在对江羡,已经这么没抵抗力了吗?

    只是抱一抱,都会流鼻血?!

    这事儿可千万不能让江羡知道,免得她笑话自己。

    乔忘栖洗了脸

    ,等鼻血不在流的时候,才再次回到床上。

    江羡回头来抱他,“是不是认床啊?我也有认床的习惯,一开始都会睡不好的,你抱着我应该会好一点。”

    “嗯,好。”他很喜欢这种投怀送抱。

    江羡还在他胸前蹭了蹭,像猫一样慵懒。

    乔忘栖又觉得很热了,没多会儿,鼻子又开始湿湿的了。

    这一次江羡也发现了,她打开了灯,看到了正捂着鼻子的乔忘栖。

    在她错愕的眼神中,乔忘栖开了口,“我睡沙发吧!晚安!”

    江羡,“……”

    早上乔忘栖走得早,江羡穿着睡意送他下楼。

    等他的车子离开后,她才回房间继续睡回笼觉。

    不远处的那辆黑色叫车里,贺岁言看着自己手中的早点,心情十分的沉重。

    他特地早起去买的早餐,又亲自送到了这里,想在江羡面前献殷勤的。

    谁知却看到她穿着睡衣送一个男人离开,虽然贺岁言并没看到那个男人的正脸,但他认出了男人身上穿的,就是沈烨口中所说那款需要提前预约的,私人定制款的西服。

    所以江羡真的有男朋友了?

    他把早餐递给司机,“帮我丢掉!”

    司机虽然不懂,但还是照做了。

    没多会儿黑色轿车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剧组酒店,就像它悄无声息的来一样,没被任何人发现。

    ……

    在明月传快杀青的前夕,红姐给江羡打电话说接到了一个不错的综艺邀约,问她要不要参加。

    江羡一直很信任红姐的眼光,她都说不错的话,那这个综艺是真的不错了。

    她让红姐把综艺合约给她看了一下,发现是密室逃脱类综艺,就同意了。

    等合约签下之后,红姐才知道言衡也签约了这部综艺。

    她急忙把消息告知了江羡,江羡听后轻轻一笑,“主办方这是带头搞事情啊,红姐你紧张什么,不知道我是最喜欢搞事情的吗?你告诉主办方的人,如果不怕我把事情搞大的话,就放马过来!”

    主办方的回答很给力,说让江羡放开了玩。

    红姐觉得这导演应该有一颗铁打的心脏吧,居然同时邀约了江羡和言衡。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两人是对家啊!

    不过这样冒险的行为,引起了很大的热度,综艺已经未播先火了。

    言衡的经纪人丽姐看到江羡也加盟了综艺时,非常的担心,还主动跟主办方沟通,想问问能不能别

    让江羡上。

    可惜节目组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还说,“你们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就别来!”

    丽姐很为难。

    自从言衡被星汇盛典封杀之后,他的事业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已经好久都没接到工作了。

    好不容易接到这么一个不错的综艺,丽姐和言衡一商量就同意了。

    谁知节目组还找了江羡来,这不是摆明给言衡难堪吗?

    可合约已经签了,不去的话还得赔付违约金。

    重点是他们这边宣传物料已经放出去了,如果又不出席的话,反而会被倒打一耙,说言衡又耍大牌。

    丽姐是进退两难,只能硬着头皮跟言衡说这事儿。

    言衡听后也十分恼怒,“怎么哪儿都能碰到江羡?她这是阴魂不散吗!”

    “这可是你这两个月一来唯一的工作了,如果不接的话,就没有曝光,人气还会持续下滑的……”

    “算了,还是去吧。”言衡憋屈的同意了。

    不是他没有骨气,是他没底气。

    这两个月,他从最高点滑落,尝尽了世态炎凉的滋味。

    他不甘心,还想重回巅峰,所以才想接着这部综艺翻身的。

    丽姐还安慰他,“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你看现在综艺的热度就已经上去了,你的艺人指数也上去了,一切都在开始好转,回头在综艺里跟江羡尽量保持距离吧。”

    “我知道。”言衡嘴上答应着,可眼底却有着冷意。

    就在官宣言衡和江羡加入综艺的第二天,节目组又官宣了一位加入综艺的艺人。

    是许久不见的许恩菲!

    网友们看到这名单都沸腾了。

    隔着屏幕都感觉到了节目组有意搞事情的态度了,他们分明是在针对江羡啊!

    有网友说这节目的导演大概是江羡的黑粉吧,所以才这样搞江羡。

    还有人盲猜说,【你说节目组会不会把贺岁言也请来?如果贺岁言也来了,那就热闹了!】

    贺岁言的粉丝立马反驳,【少做梦,我们贺大神从不参加综艺的,别拉贺大神下水!】

    五分钟后密室逃脱官博宣布,贺岁言加入节目。

    贺岁言粉丝,“???”

    贺大神,说好的高岭之花人设呢?

    这是被拉下神坛了吗?

    其他一众路人开始兴奋,就喜欢这种搞大事情的综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