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组,“???”

    道具组,“导演我没有放水!我真的没有放水!相信我!”

    等言衡过去的时候,状况接二连三的出现了,不是被锤,就是被甩一身的奶油。

    等他到终点的时候,已经满身狼狈,没法见人了。

    他一抹脸上的奶油,无辜的对镜头说道,“节目组,能人性化一点吗?”

    道具组,“看到没导演,我们真的没放水!江羡能通过那真的是走了狗屎运了!”

    导演心里一横,“我就不信她下一关还能这么幸运!来,继续搞事情!”

    第三关是文关,回答一些关于围棋的知识。

    江羡第一时间表态,“言衡你别靠我啊,我什么都不懂!你之前拍过围棋的戏,应该知道的。”

    言衡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谁叫他平日里在微博营业的时候,就卖过围棋少年的人设呢。

    一开始言衡还能接招,回答两个问题,可到后面难度系数大了之后,就渐渐顶不住了。

    江羡问节目组,“不是有场外求助吗!我要使用场外求助!”

    导演,“可以。”

    江羡拿到手机,非常熟络的按下一个号码,接通后不等对方开口就火速问道,“我现在正在参加节目,有个问题要问你,你能帮我一下吗?”

    “可以。”对方给了肯定的答复。

    那声音,特别低沉好听,声控患者无法抵挡的那种!

    重点是,是个男人的声音!

    导演组的人立马好奇起来,江羡求助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江羡迅速把问题说了一遍,乔忘栖给了准确答案,“选B。”

    “好的,选B。”江羡毫不犹豫的对节目组说了答案。

    导演组,“回答正确,继续前行!”

    江羡松了一口气,急忙和乔忘栖道别,“那我继续录制节目了。”

    “嗯,注意安全。”男人在电话里叮嘱了两句。

    这句叮嘱,苏炸了!

    所以整个导演组都好奇起来,这个声音好听到炸裂的男人到底是谁?跟江羡是什么关系!

    但江羡绝口不提,而是继续和言衡闯关去了。

    相比起他们这边的顺利,贺岁言那边就有些麻烦了。

    因为许恩菲是真的什么都不会,全都是贺岁言一个人在扛。

    她这一路除了会尖叫,会往贺岁言身后躲之外,什么都不会。

    贺岁言已经在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了,连跟组的导演都觉得尬出天际。

    他真怕贺大神

    罢拍!

    所以让助理暗中提醒一下许恩菲,别那样作,好好发挥。

    到第四关的时候,江羡好像真的不走运了,总是被惩罚。

    还因为触碰到机关,直接打开了密室的水龙头。

    水位越来越高,很快就到了江羡的胸口,她抓着一根钢管对导演组哇哇大叫,“救命啊我不会游泳!”

    导演组无情的宣布,“时间还有五分钟,请尽快完成关卡任务,方能闯关成功!”

    江羡气得骂人了,“你妹的,救命啊……”

    看着她这样狼狈,道具组的人总算扬眉吐气了,“我就说没有放水吧。”

    导演组给了个我相信你的眼神。

    言衡那边看到江羡的困境,想过来帮忙,却被一道铁门给拦住了去路。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羡一点点的沉入水底,咕噜咕噜的冒着水泡。

    导演组的人正在计算时间,如果真的出事必定会第一时间把人救出来,毕竟任何节目都是安全至上的。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场景也是节目效果。

    眼看着导演就要一声令下宣布救人的时候,哐当一声,整个水池的水位迅速下降,江羡重新露了出来。

    她坐在地上,一身狼狈的说道,“原来这个按钮是放水的,早说嘛,我一开始就拔掉了!省得你们放水吓唬我。”

    导演组,“???”

    她甩了甩衣服过去给言衡开门,上面有密码,想要救出言衡必须得找密码。

    但江羡显然没耐心了,拿起一旁的道具就开始砸门。

    别说,还真被她砸开了。

    江羡对导演说,“你看我救出了队友,闯关成功了吧!”

    导演组,“破坏的道具你赔吗?”

    江羡豪气一挥手,“放心,我最不缺的就是钱!”

    导演组,“……”

    大意了。

    到最后一关的时候,导演组才宣布这次的素人是围棋大师明大师。

    江羡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老头是没事做了还是没钱花了居然来参加综艺节目?

    为了不被认出来,江羡愣是给自己抹了一脸的奶油啊,还美其名说是为了节目效果好。

    导演组,“我可谢谢你哦!”

    不知道你的粉丝只想看你的盛世美颜吗?

    明大师可算是国内围棋界的扛把子了,当节目组跟他邀约的时候,心情是十分忐忑的。

    结果明大师居然答应了!这让节目组高兴坏了,当即就把第一期节目安排上了,就怕明大师之后会反悔。

    等到言衡他们进入第五关的时候,他已经在那里布局等着了。

    对着镜头,明大师非常和蔼的抚着胡子说,“因为棋艺有差距,我这次会让很多棋,如果能跟我过二十颗棋,就算你们赢了。”

    言衡颇感压力,回头问满脸奶油的江羡,“我们一起吗?”

    江羡摇头,“不,没有我们,只有你。”

    关键时刻卖队友,江羡可是不假思索的。

    于是言衡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在对方让棋的情况下,言衡也只坚持了四个回合就输了。

    贺岁言他们这会儿出来了,听到了第五关的规则后,问江羡,“你怎么不上?”

    “我不会!”江羡说得理直气壮的。

    贺岁言一脸我信了你的邪,然后过去跟明大师下棋。

    贺岁言还一口一个明叔叔的叫着,看来是认识的。

    但即使如此,明大师也没放水,贺岁言也输了。

    导演组就趁机介绍明大师的身份,说他是目前国内围棋第一人。

    结果明大师拿过话筒纠正了这个说法,“不,我不是第一人,我认识一个人比我还厉害。”

    “怎么没听说呢?是谁啊?”导演组好奇的问道。

    明大师故意卖关子说道,“我不好说,因为她已经退圈很久了,连围棋都不愿意碰了。”

    导演组惋惜得感叹了一会儿,才宣布这次任务失败了。

    勋章被送给了明大师,他拿到勋章后问导演组,“这东西拿给我也没用,我可以送给现场的人吗?”

    导演组猛点头,“当然,你想送给谁就送给谁!”

    所有人都以为他要送给贺岁言的,毕竟他们认识。

    结果他很直接的往满脸奶油的江羡走了过去。

    所以……江羡有开始走狗屎运了?

    “给你,拿着,记得欠我个人情。”明大师把勋章往江羡怀里一塞就迅速说道。

    说完就走,生怕江羡会还给他一样。

    所以导演组宣布今天得到勋章的,是江羡这一组。

    许恩菲委屈得哭了,一直跟一旁的贺岁言道歉,“贺大神对不起,都怪我,是我拖了你后腿。”

    一般男人面对这种道歉,都会说没关系,下次好好努力就行。

    偏偏贺岁言不是正常男人,听到这话后非常赞同的说道,“的确是拖了我后腿,所以下次拜托别选我做队友!我这个人胜负欲很强的,别影响我了。”

    许恩菲,“???”

    她现在是哭还是不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