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好机票的席年心灰意冷的问乔忘栖,“要通知夫人吗?”

    “不用。”乔忘栖淡淡回答。

    这次席年学聪明了,没有问为什么,怕自找心塞。

    -

    节目组一行人抵达了目的地之后,还要乘坐大巴赶往拍摄地点。

    车上的时候,编导过来跟艺人了解情况,“我们这次的主题是中药,也是为了宣传我们的中药文化,因为涉及到药类,所以特别来跟你们了解了解,有没有对什么药物过敏的,我们好规避一下。”

    这是节目组处于安全隐患考虑,所以提前做了解,很人性化。

    其他人都没有,但问道江羡这里的时候,她挺无奈的表示,“我还真对一种药过敏。”

    编导立马认真的问道,“什么药?”

    “板蓝根。”

    众人,“……”

    像板蓝根这种最近几年差点被捧上神坛的药草,她居然会过敏也是绝了。

    “那回头我去跟节目组沟通一下,让他们注意避开这类药草。”编导认真的交代之后,才继续询问其他的人。

    这本来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正在跟人聊天的许恩菲把这事儿记在了心里,屏幕上,何月华正在给她发信息。

    “我好不容易把你弄进这个综艺,你一定要争取,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出圈!知道吗?”

    许恩菲急忙回复,“我知道了月华姐,我已经在想办法了,可贺岁言这个人,太硬了我啃不动!”

    “那就想办法找其他的人,最好是热度高的。”何月华建议道。

    “不然……还是找江羡?”许恩菲征询的问道。

    何月华想了想,给了肯定的回答,“可以!”

    许恩菲当下心里就有数了,收起了手机带上眼罩睡觉。

    车子摇摇晃晃开了一路,总算到了拍摄的地点,是一个药草基地。

    所有的项目都在这个药草基地的大棚内完成,而拍摄的时间是明天,他们就住在药材基地旁边的酒店。

    许恩菲故意说自己房间不干净,让酒店安排了服务员去给她打扫。

    她借机跟服务员拉近关系,并给了一笔钱让她帮自己去做一件事。

    “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一笔钱,但前提是你不能把我供出来,知道吗?”许恩菲提醒着服务员。

    因为给的数目很可观,见钱眼开的服务员当即就答应了,毕竟这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晚上江羡和秦粤一起吃的饭,吃完饭后她准备敷个面膜就睡觉的,结果脖子跟脸上都开始起风团,且奇痒无比。

    她第一反应是自己过敏了,急忙叫秦粤去帮自己找医生。

    秦粤看到她的情况也吓到了,因为江羡的脸都肿了,有些手忙脚乱的去节目组找人联系医生,并第一时间跟红姐汇报情况。

    红姐听到后心里咯噔了一下,赶紧给乔忘栖打电话。

    “乔先生,羡羡那边出了点情况……”

    刚刚下飞机的乔忘栖听到这消息,脸色一沉,吩咐司机火速赶往江羡入住的酒店。

    席年一边庆幸还好提前来了。

    如果这会儿在江海的话,还是得连夜赶来的。

    节目组找的医生很快就到了,并给江羡打了针。

    那会儿江羡不只是脸肿了,手也没法看了,第二天的拍摄也没办法进行,导演组的人都愁坏了。

    “之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过敏了?”秦粤非常不能理解。

    编导过来跟导演耳语了两句,导演的脸色一变,看向江羡的表情有些紧张。

    “怎么了?”江羡警觉的问道。

    “我让人问了酒店的人,他们说许恩菲入住酒店之后,让服务员去买了板蓝根冲剂……”

    导演的话都还没说完,秦粤就一口咬定道,“肯定是她做的!她跟羡姐的恩怨大家都知道的!”

    “秦粤,不要乱说话。”江羡喝止。

    秦粤有些委屈,“我又没说错,今天在车上的时候大家都听到了,你对板蓝根过敏,结果一到酒店她就让人买了板蓝根,你又过敏了,不是她做的,是谁做的?”

    因为情况比较严重,导演也让人去请了许恩菲来了解情况。

    许恩菲睡眼惺忪的过来,看到江羡肿成那样子,表现得非常惊讶,“天呐,羡羡姐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别假惺惺的了!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吗?你就是想害羡姐!说,是不是你做的!?”秦粤红着眼质问许恩菲,她是真的被气到了。

    许恩菲却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我怎么可能想看到羡羡姐变成这样?我又做了什么?”

    见众人都在看着自己,许恩菲顿时有些委屈,“难道你们是在怀疑我吗?可我什么都没做啊,我知道羡羡姐不喜欢我,从进组之后我就一直在回避着,根本没有跟她单独相处过,我又能做什么?”

    这一点她也没说谎,所以她越说越委屈,还抹起了眼泪,“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我,如果你们非要怪我的话,我可以道歉,反正我说什么也没用。”

    在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许恩菲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江羡面前。

    江羡这会儿不只是身体不舒服了,头也疼了。

    本来就因为过敏难受得要死,许恩菲还要跟自己演这么一处。

    还真当她是病猫了啊!

    江羡顺手就把右手边的玻璃杯砸在了地上,发出的声音足够让所有人回神,也足够震慑许恩

    菲。

    因为那杯子就碎在了她的面前,就差那么一点,就砸到她的人了。

    她惊愕的看向江羡,颤颤巍巍的,好像被吓到了。

    “别吵了!弄不清楚的还以为这是哪个片场呢!”她已经尽量在保持风度了,“你也给我起来,动不动就下跪谁教你的毛病?拍戏的时候要有这演技早拿影后了!还有,她今天是没跟我单独接触过,不能因为我们有矛盾就怪人家,秦粤,你跟她道歉!”

    “我不!”秦粤嘴硬的反驳。

    “道歉。”

    秦粤看了看江羡,顿了顿,然后不情不愿的跟许恩菲道歉,“对不起!”

    听上去就没什么诚意,但至少人家也说了。

    江羡这才对导演组的人说道,“今天这事的确是劳烦各位了,只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没办法继续拍摄了,希望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应该的应该的,身体重要。”导演赶紧点头。

    其他人都不敢啃声,都被江羡的气势给震到了。

    “好了都散了吧。”江羡大手一挥吩咐道。

    秦粤着急的问,“那今天这事就算了吗?”

    “该查的我自然会查,急什么?如果真的是人为,我自然不会放过始作俑者。”江羡明明说得很轻描淡写,却给人一股迫人的压力。

    不知为何,许恩菲心里紧了紧。

    秦粤这才送众人出去,他们离开的时候都关心的让江羡好好休息。

    出去之后,众人交换一个眼神,传递着一个信息。

    就江羡刚才那样子……哪里像个花瓶?

    那小嘴,叭叭的,没几个人招架得住吧。

    谁说她是花瓶跟谁急!

    秦粤送走了众人刚回到房间,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她以为是谁又折返回来,皱着眉去赶人,结果打开门发现是一个非常俊美的男人!

    这……是节目组请来的男艺人?

    作为一个资深追星族,她不可能对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没印象啊。

    秦粤刚想问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就被男人推开了,他大步的走了进去。

    “诶,诶诶诶,你谁啊……”

    “老公你怎么来了?”江羡看到来人惊讶不已。

    砰……

    秦粤平地摔了一跤。

    什么玩意儿?

    ——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追,因为没看到评论,可能没人喜欢吧,这几天断更了,没别的原因,一直在修改,怎么写都不满意,勉强写出这个版本,已经好久没这么卡过了,每次开新书,都能把自己折磨掉一层皮,一点都不夸张,精神压力贼大……

    希望多多支持吧,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