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恩菲事件持续发酵,到第三天的时候,密室逃脱节目组不得不发布一条声明,宣布不再和劣迹艺人许恩菲合作。

    同时,又有网络大V透露消息称不仅许恩菲被踢出了综艺,江羡也被踢出了综艺。

    大V爆料说自己得到可靠的消息,许恩菲是因为前两天的事件被踢出节目组的,而江羡是被投资方直接换掉的!

    言衡的粉丝们当场就高潮了,不停的嘲笑江羡。

    【不是有干爹吗?找干爹投资呗!被投资方换掉真是笑掉大牙。】

    【可能最近没把干爹照顾好吧。】

    【江狗被踢出节目组了,我GG总算安全了。】

    秦粤看到这些都气炸了,当场开了自己粉丝号去炸场子。

    【江羡牛逼:给你们脸了来这里蹦跶?】

    羡羡是小仙女N号也跟着下场开撕,江铁板们战斗力十足,很快就占据上风。

    言衡的粉头见到这局面,气恼的酸了一句。

    【你们嘴巴再厉害又怎样?江羡还不是被投资方给踢出节目组了!我们GG都还在节目组呢!凭实力和人品说话,江白莲就是一无是处!】

    秦粤气成河豚,回头就去跟江羡哭诉。

    江羡听了安慰她,“这点小事不生气不生气,回头我就去把节目组版权买了,想用谁用谁,想踢谁踢谁,可以吧?”

    “真的?那你现在就去买!”

    江羡,“假的。”

    秦粤,“……”

    谢谢,有被气到。

    不过江羡还是问了一下红姐,“为什么网上说我是被投资方踢掉的?”

    红姐努力想着合适的措辞,“没事咱们手里还有一堆不错的剧本,我正要发给你看呢。”

    “所以我真是被投资方给踢掉的?”江羡不可思议的问道。

    红姐,“……”

    要怎么解释呢?

    反正她得到的消息的确是这样,因为太打击人,所以才没跟江羡说。

    结果网上被曝出来了,估计那些娱乐大V应该是从一些有心人士那里得到的消息吧。

    作为一个金牌经纪人,一眼就能看穿是谁操控这些娱乐大V的。

    用点心翻一翻,就不难看到这些娱乐大V们对言衡的吹捧。

    江羡这摆明是被对家粉给黑了。

    红姐就极力的安慰江羡,“羡羡啊,我手上这个电影剧本是真的不错,一会儿我发到你邮件上你看看啊,你也别被网上的新闻影响到心情,好好养好身体才对。”

    江羡,“谢谢,有被安慰到。”

    她也

    随便翻了翻,便看出这是言衡团队故意在抹黑自己。

    本来她真的可以不计较的,但是……不知道女人都是小心眼吗?

    江羡当即一个电话打出去,“在?帮我买个综艺节目的版权,价钱随他们开,买到手之后就把言衡给我踢了,没什么特别原因,心情不好。”

    所以几天之后,网上新一波爆料,言衡也被投资方给换掉了。

    网友们都被这个节目组给逗笑了,四个固定MC,仅仅拍了一期之后就走掉三个,还剩下一个贺岁言要怎么拍啊?

    剧组人员集体跳大神吗?

    赚得盆满钵满的盛景淮给乔忘栖打电话说,“乔爷您眼光真准!这个项目才拍了一期就卖出去了,对方出的价钱可是市价的三倍啊!所以你那一块钱的投资,也变成了三块钱,扣掉税,还有两块二,我这就发给你啊。”

    乔忘栖,“……”

    盛景淮还真把这钱给发过来了,就两块二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乔忘栖还是收下了。

    盛景淮看到已收款三个字笑得东倒西歪,发消息说,“乔爷还真是商人本质,赚的钱不管多少都会收下呢。”

    乔忘栖不想理会。

    可能是盛景淮今天太闲吧,就继续发消息说,“如果你老婆知道那个换掉她的投资方是你,你猜你会睡书房吗?”

    关于这件事,乔忘栖有话要说,他之所以让节目组换掉江羡,是因为他的自私。

    一来是看到她因为过敏变成那样,他太担心不想让她再继续拍摄,想她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好好休息,好多一些相处的空间。

    二来,他是真的看不顺眼贺岁言!

    很!不!顺!眼!

    从网上有二人的绯闻开始,乔忘栖就有了危机感,所以他无法允许两人有接触的机会!

    而乔忘栖是无法容忍自己有危机感的,所以直接下手把危机感扼杀在了摇篮里,也把贺岁言的私心扼杀在了摇篮里!

    尽管这样做,可能会惹江羡生气。

    盛景淮说他会睡书房,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乔忘栖看了看自己书房,决定做点什么。

    ……

    洛星刚走歪国外的春夏秀,回国就赶上吃瓜末班车。

    吃完之后,兴匆匆的给江羡发消息,“我的妈呀!我就是走了个秀,感觉自己错过了全世界!集美你最近的戏有点多啊!”

    江羡发了翻白眼的表情包。

    洛星回,“所以你把综艺版权给买了?”

    江羡,“三倍买的。”

    洛星,“有钱就是好,想踢谁踢谁!我要是像你这么有钱我就把我老板给踢了!压榨人!”

    江羡,“要不我把你公司买下来?”

    洛星,“……打扰了。”

    洛星,“对了,你和你老公爬山了没有啊!”

    江羡,“???爬山?”

    洛星发了个坏笑的表情说,“巫山云雨的巫山啊。”

    江羡,“不是吧,这破路也能开车?你车技好啊?”

    洛星,“所以是没有了?不是吧集美,这都搞不定?到底是你不行还是你男人不行啊?”

    这个问题,真叫江羡难以回答啊。

    她无奈的回复,“我觉得……可能是他不行吧,最近一直有买壮阳的汤给他喝,也不见他有什么反应啊,可能是我没魅力?”

    洛星都快惊掉下巴了,“集美你对魅力怕不是有什么误解吧?是个男人见到你都腿软怎么可能是你没魅力!肯定是你老公不行!你也太惨了吧,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要怎么过啊?看来我以后找老公得先同居才行。”

    江羡,“……”

    谢谢,有被气到。

    书房里,乔忘栖看着电脑上不断冒出来的聊天记录,突然觉得有点……气。

    这电脑是江羡的,她刚刚来书房里看剧本,顺手就登陆了微信,结果忘记退出了。

    所以她跟洛星的聊天,乔忘栖全看见了。

    本来应该非礼勿视的,但聊天内容涉及到自己,他就多看了一眼。

    这一看……

    很好!

    非常好!

    居然在怀疑他不行?!

    还给他买壮阳汤喝?!

    就说呢,为什么那些汤都有奇奇怪怪的味道。

    什么这段时间自己总是容易燥热上火,还总流鼻血……

    原来都是拜自家夫人所赐啊!

    看来,不给点颜色,这女人是要上天了。

    乔忘栖起身往卧室走,一边走一边解着领带,随手丢在一旁后又开始解西服扣子……

    一路到了房门前,衬衣扣子都只剩下两颗了,他打开了门。

    里面的江羡还在跟洛星聊天呢,丝毫没察觉到危险。

    房间的灯光突然一暗,她回头看向乔忘栖,“怎么了?”

    男人信步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单手解着衬衣剩下的扣子,在抵达她面前时,忽然低下头,一双黑眸紧锁她的双瞳,有着未知的危险性,声音低沉又暗哑的问道,“江小羡,一起爬山吗?”

    ——

    阿璃璃:一起爬山吗小伙伴们!这文明天就上架啦!要爬山的一起啊~~~~晚安么么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