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这种场面江羡已经司空见惯,并没当回事,反而是红姐着急忙慌的打了电话过来,“羡羡你看微博了吗?”

    “看了。”江羡如实回答道。

    红姐急忙说道,“那你别回应,言衡前段时间被封杀,他的粉丝本来就怨气冲天的,这次他公开撕你,是触底反弹,粉丝疯狂得狠,无脑跟风的黑,所以没必要理会,等风头过去了,我们再出面。”

    虽然江羡觉得既然被公开DISS了,没必要躲着正面钢就对了。

    可她也知道这样一来会给红姐,和工作室的人增加很多工作量。

    连红姐也说了,“羡羡,忍一忍好不好?”

    “好吧,我先不出面,如果你们搞不定,再跟我说。”江羡可算答应了。

    红姐松了口气,急忙说道,“那这段时间你就在家好好的挑剧本,就当是给自己放个假,好好陪陪你老公吧!”

    “这个可以有!”

    江羡愉快的挂了电话,高兴的去找乔忘栖。

    一到书房门口就发现里面正在不断的往外冒水,她急忙推开门,见乔忘栖正拿着工具弄消防栓。

    “怎么回事?”江羡踩着水进去问道。

    乔忘栖回头无比平静的解释,“消防栓坏了,漏了一屋子的水,羡羡你先出去,记得把鞋换了。”

    江羡只好退了出去,换了湿掉的鞋,才在门口张望着。

    没多会儿乔忘栖出来告诉她已经修好了,不过书房也被淹了,得找人收拾一下才行。

    他换个衣服的功夫,维修的人就上门了,看过书房的情况之后说要拆掉地板重新检修一下管道。

    江羡总觉得夸张了,只不过漏了一点水,哪里需要拆掉地板重新检修?

    不过维修人员说得信誓旦旦的,她觉得是自己不懂就没多问。

    晚上乔忘栖早早的催促江羡回房休息,江羡觉得他有什么图谋。

    事实证明他就是有图谋,食髓知味的男人怎么可能只要一晚。

    江羡才洗完澡出来,就被男人按在沙发上一通热吻。

    气喘吁吁间,乔忘栖问了个特别较真的问题,“江小羡,经过昨晚之后,你还觉得我不行吗?”

    江羡猛摇头,“再也不觉得了!所以你可以放过我吗?”

    “我到是想,但它不想。”

    “流氓!”

    “别忘了,是你给我喂了那么久的补汤,这不怪我。”

    “……”

    啊啊啊啊她后悔死了!

    又是一个被折腾的夜晚啊……

    ……

    网上铺天盖地的黑,江羡这边也没任何反应。

    连言衡的粉丝都骂累了,反倒是江铁板们以一敌百疯狂反击,叫言衡的粉丝也没讨到什么好处。

    丽姐看到这情况,就劝言衡,“这件事就算了吧,咱们现在已经寸步难行了,就别给自己找麻烦了。”

    “忍气吞声有什么用?接得到工作吗?好不容易上了个综艺,还被换掉,让我怎么算了?”言衡不服的道。

    “我知道被换掉这件事你很生气,可那是因为你买水军黑江羡啊,你不黑她,会有这后面的一堆事情吗?”丽姐越说越头疼,“我早说过,见好就收见好就手,你偏不信,非要引导你的粉丝去针对江羡,闹成现在这个局面对你有什么好处?”

    “至少我有热度了。”言衡傲慢的道,“这个圈子要的不就是热度吗?”

    丽姐被气到说不出话来。

    她知道言衡一向傲慢无礼,这些年来他得罪了不少

    的人,都是丽姐跟在后面不停的收拾烂摊子,早已经心力交瘁了。

    就这次他公开撕江羡,丽姐也是后面才知道的,根本来不及阻止。

    她现在都不知道要怎么收场,偏偏言衡还觉得这样能给自己带来热度,没有一丁点儿的自知之明。

    见丽姐不说话,言衡还不屑的说了一句,“你别忘了我是怎么走红的,我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给自己增加人气,有了人气,我看那些人还怎么封杀我!”

    他说完拿着包带上口罩和帽子就要出门。

    丽姐急忙拉住他说道,“你去哪里?”

    “当然是去快活,我约了人蹦迪。”言衡一把甩开了丽姐的手就开门出去了。

    丽姐在后面着急的喊道,“你回来!言衡!”

    可惜她根本无力去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

    眼下这情况已经一团糟了,他还有心情去蹦迪,真能把人给活活气死!

    丽姐气得原地跺脚,可也无可奈何,最终回到房间里,深吸一口气之后才把手机开机。

    一连串的未接电话和成堆的信息,她不用看也知道是什么信息。

    解约,赔偿,甚至是责骂……

    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是公司老板打来的,丽姐赶紧接起来,才刚接通,老板便一阵痛骂。

    “言衡到底在搞什么鬼?你怎么没看住他?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影响有多大?赶紧给我解决掉!”

    相较于丽姐的焦头烂额,言衡这边却是无比的潇洒。

    一到酒吧就跟一众朋友显摆了一番,“今晚我请客啊,大家不醉不归。”

    “衡哥大气。”狐朋狗友们都开始恭维着。

    言衡的身边坐着个白皙秀气的男生,他低着头有些闷闷不乐。

    “怎么了?见到我还不开心啊?”言衡揽着他肩膀问道。

    “怎么会?我只是觉得你最近风头太盛,不是什么好事。”

    言衡嗤笑一声,“哥哥的事哥哥自己会解决,你担心什么?好好陪我就好。”

    晚上言衡喝得烂醉被送回住所,丽姐还等着他,见到他烂醉如泥的回来,更觉得头痛了。

    “我去给你倒杯水。”丽姐还有公事要和言衡谈,想让他喝点水清醒清醒。

    结果倒完水回来见言衡和他的情人亲得热火朝天。

    言衡是GAY这件事,只有丽姐知道。

    可以前多少会收敛一点,不会像今天这样直接,让丽姐有些无法直视,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到是言衡的情人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推开了言衡,虽然惹得言衡挺不满,“她知道的,担心什么?”

    丽姐硬着头皮递过去水说道,“先喝口水,我有事要和你谈。”

    “烦死了。”言衡不满的骂了一句。

    “你以为我不烦吗?你知不知道事情闹得有多大?还好江羡那边没有跟你撕。”

    “她那是不敢吧!”言衡没好奇的骂道,“我被换掉的事,就是她干的!我不闹大一点,谁知道我受了多大委屈?她不就仗着有几个金主才这样嚣张吗?我偏要撕破脸让她知道我是他得罪不起的人!”

    丽姐更头疼了。

    言衡还在那放狠话,“真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的那些粉丝有多能撕你也是知道的,我就没怕过谁!”

    丽姐见他油盐不进,也无话可说,冷着脸走了。

    到是言衡越想越生气,就在视频平台开了个直播。

    他的粉丝一收到提醒就立马涌入直播间,纷纷发弹幕安慰他。

    【GG别

    担心,我们永远站在你这边!绝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还有不少土豪粉丝送飞机火箭,言衡先是真诚的感谢粉丝对自己的厚爱,后面又重提了和江羡的冲突。

    “所有人都在劝我不要撕破脸,可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太欺负人了,我只是个小公司,也没有什么背景,要不是走投无路,我也不会这样公开撕逼的。”

    言衡把自己说得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又引起一大票的同情。

    粉丝们纷纷愤怒的去继续黑江羡了。

    看到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言衡关掉直播,和自己的情人逍遥去了。

    这段直播被营销号们纷纷发到网上,掀起了新一轮的口水战。

    早起的乔忘栖去超话签到,在广场上又发现了碍眼的人在蹦跶,顺手黑了几个叫嚣得最厉害的账号后,给席年发信息让幸福部下场开撕。

    说起这幸福部,那是相当的幸福。

    公司HR当初招了一个多月才招到二十个职员,明明工资很高,福利很好,却偏偏没多少人来应聘,因为都以为是骗子。

    毕竟哪有世界百强企业招喷子的……

    在给这个部门取名的时候,席年纠结了很久,最后才定下幸福部这个名字。

    至于原因,自己去想。

    幸福部的人接到通知,马上归位开撕。

    这些人可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手速和语言表达能力都十分的惊人。

    关键是骂人不带脏字,一般人还真招架不住。

    没多会儿言衡的广场就被屠了,要知道言衡的粉丝在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战斗力惊人,毒粉这个名字也是从他的粉圈诞生的。

    但跟职业键盘侠一比,还真不是对手。

    言衡起床看到这个局面就更气了,继续发微博叫嚣。

    【言衡V:有本事冲我来啊,欺负我粉丝算什么本事?】

    乔忘栖正巧看到了这条微博,眼底冷光一闪。

    冲你来是吧?

    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希望你能承受得住。

    他打电话给席年,冷声吩咐,“限你两天内把言衡所有的底细都给我查清楚。”

    “收到。”席年早想到会有这个安排,心理已经有数了。

    江羡赖床赖到快中午了,还是乔忘栖担心她饿着把她叫醒的。

    经过这两晚她清楚的理解了纵欲过度这个成语。

    吃饭的时候她习惯性的拿起手机刷微博,被乔忘栖给阻止了,“好好吃饭。”

    好吧她只能先好好吃饭,吃完饭再刷微博,等她上线的时候,微博已经开始新一轮的热闹了。

    言衡直播的时候诉苦,又接连在微博上发内涵的言论,引导他粉丝下场撕江羡。

    【原来江狗是缩头乌龟啊!到现在都还不出来给个解释!有脸欺负我们哥哥没脸出来面对是吗?】

    【怕是在哪个金主床上没空理会我们吧!】

    【江白莲滚出来解释清楚!】

    【江狗给我们GG道歉!还得是视频磕头认错才行!】

    事情并没有如红姐所想的那样,反而持续走高,因为言衡那边还在不停挑衅。

    江羡觉得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就给红姐打了个预防针,“看来这事儿还得我来处理,对付这种蛮横不讲理的人,我最有办法了,你们那一套先礼后兵不管用的。”

    红姐也觉得……或许江羡出面更好,便同意了。

    几分钟后江羡发布一条微博亲自艾特了言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