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允诺,你应该不认识吧,我看你平时也不怎么关注娱乐圈的样子。”江羡和他解释了一番。

    乔忘栖果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淡然的点头,“嗯,不认识,整个娱乐圈里唯一认识的人,只你一人。”

    虽然江羡知道这是甜言蜜语,但就是他妈的受用啊!

    她美滋滋的表示,“那必须只认识我啊!我对自己的长相还是非常自信的。”

    也不是她不谦虚,娱乐圈里长得好看的人海了去了,而江羡却是这些海了去了人之中的佼佼者,可见她的美貌有多逆天。

    当初她杀回国不顾家里人反对坚持要进娱乐圈,就是想着证明自己的!

    至于证明什么,她没跟别人说。

    乔忘栖瞧着这女人傲娇的样子,只觉得她怎么那么可爱呢。

    “杂志拍摄是在哪天?”乔忘栖问了一句。

    “后天,如果顺利的话一天就可以拍完。”

    “好的,拍完我请你吃大餐。”

    江羡已经很久没吃大餐了,听到有大餐吃眼睛都亮了,“一言为定!”

    ……

    转眼到了拍摄这天,红姐一大早就跟随司机一起来接江羡去摄影棚。

    江羡化妆的功夫,红姐给珠宝品牌方打电话,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电话被拉黑了。

    职业敏锐让她意识到自己被放了鸽子,可杂志马上就要拍摄了,现在再去借也来不及。

    她心里一横,给沈烨打了电话,“沈烨,我记得贺岁言之前是TSLL珠宝的代言人,能不能麻烦他帮我借点珠宝首饰啊?江羡这边正在拍摄杂志,之前约的那家珠宝品牌临时放了我鸽子,来不及再去商谈其他的品牌了。”

    沈烨深知江羡对于贺岁言的重要性,立马回复,“你先别着急,我给贺岁言打个电话,你先把杂志拍摄的地址发给我。”

    “好的好的。”红姐连连说道。

    挂了红姐电话,沈烨就给贺岁言拨了过去,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接起,沈烨急忙把红姐这边的情况跟他说了。

    “这是江羡的意思?”贺岁言疑惑的问。

    “应该是曲红叶的意思。”

    贺岁言想想也是,毕竟江羡不会差这点珠宝。

    但难得能让江羡欠自己一个人情,贺岁言当即就答应了,还亲自给品牌方打了电话。

    对方非常爽快的同意借珠宝给贺岁言,他让沈烨给红姐答复。

    可红姐的电话却处于占线之中,估计在给谁打电话吧,沈烨就直接去品牌方借珠宝亲自给红姐送到现场去。

    另一边,红姐刚挂完沈烨的电话就接到了乔忘栖的电话。

    她以为乔忘栖是来问江羡拍摄的问题,正要说她还在化妆,却听乔忘栖问道,“上次助理来家里取的珠宝可能不够,我让席年又送了一些珠宝过来,你到门口去接一下,他已经到了。”

    “乔先生送得真及时!我这边刚好遇到点问题呢……”红姐又把珠宝品牌放鸽子的事和乔忘栖说了一遍。

    乔忘栖眸色沉了沉,道,“那你先看看席年带来的够不够,不够我再让人送过来。”

    红姐认为应该是不够的,毕竟席年只是送了一些过来。

    但她想着贺岁言那边可能还会送一部分过来,加起来也差不多了,便没跟乔忘栖说。

    可等她见到席年,见到那些珠宝之后,直接傻眼了。

    所以乔忘栖管这么多珠宝叫……一些珠宝?

    到底是他说法

    有问题还是自己理解有问题?!

    摄影师那边派了人来叫江羡去试光,她跟着去了。

    到了那边才发现这次的拍摄团队,就是上次给她拍杂志的团队。

    那个摄影师见到江羡,还热络的打了个招呼,“江小姐。”

    “原来是你们啊。”江羡也落落大方的跟他们打招呼。

    偶尔有两个新的工作人员问起,就立马有人给他们科普说,“就是她,上次把碎钻当礼物送给我们的那个艺人江羡!”

    江羡试完光,打了招呼后回去继续化妆,那位高材影后随后也来试光。

    跟江羡的亲和比起来,文允诺显得高冷许多。

    很多时候都是她的助理在跟摄影组沟通,等试好之后,她只淡淡的点了个头就回化妆室了。

    到了化妆室里,文允诺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

    上面的回复让她很满意,微微的扬起了嘴角,并给对方回复,“谢谢你,帮了我很大的忙,回头我请你吃饭。”

    助理喂她喝水的时候问道,“文文姐,咱们撬了江羡的珠宝品牌,她知道了会不会翻脸啊?”

    文允诺听了轻笑一声,“谁说是撬的?品牌方主动借给我看重的是我的实力,这个圈子里本来就是凭实力说话,她江羡没那个能力被放了鸽子怪我吗?”

    “是是是,咱们可是影后,是她那种靠流量走红的女明星不一样!”助理立马溜须拍马,哄得文允诺很是高兴,不过她也挺好奇的,“文文姐,既然咱们有实力,为什么还要跟江羡那样的女明星拍双人封面呢?多的是大封让我们选啊。”

    “我自然有我的用意。”她把玩着手机,眼底笑意微深。

    ……

    红姐花了一点时间才清点完席年送来的珠宝,那数目……还真是可观。

    原本席年是要回去的,被红姐给叫住了,“还是麻烦你充当一下保镖吧,这么多珠宝在我手里,我实在没办法安心,多个人多点保障。”

    “那不然我叫点保镖过来?”

    红姐猛点头,“这个可以有!”

    不是她虚张声势,是这些首饰真的太贵重了!

    红姐才刚安顿好那些珠宝,沈烨又打电话来说他带着首饰到了。

    红姐一拍脑门,“瞧我这记性,怎么忘记跟沈烨说不用再借珠宝了!”

    可沈烨已经来了,也带了不少的珠宝过来,人家的盛情也不好拒绝,红姐只好谢过对方。

    没多会儿,那些珠宝盒子就堆满了江羡的化妆间。

    刚化完妆的江羡满脸疑惑的看向红姐,“你这是要我躺在珠宝上拍照吗?”

    “失误失误。”红姐一脸汗颜的解释,“之前借的那家珠宝品牌临时放了鸽子,我只能找沈烨和贺岁言救急,谁知道你们家乔先生送了这么多过来,随后贺岁言也让沈烨把首饰送来了,然后……就这么多了。“

    “这么大事你居然不跟我说?去找贺岁言?”江羡无奈的看向红姐。

    红姐都被看得心虚了,“我是怕影响到你工作。”

    江羡觉得自己要被好一番嘲笑了,不过她现在更关心的是乔忘栖从哪儿弄这么多首饰过来。

    那些首饰盒上都印有鎏金的LOGO,是国内最大的珠宝品牌FX珠宝。

    其中有一个小巧的盒子特别显眼,连盒子上都镶嵌了钻石。

    江羡注意到那盒子,就多看了两眼,随后从旁边的盒子里选了一条项链和耳环出来佩戴上。

    对比了一番之后觉得可以,才出发去摄影棚。

    到了那边,文允诺到了,正在试镜。

    对着镜头,她露出了很自信优雅的笑,表现力很好。

    可红姐却被她身上佩戴的珠宝给吸引住了目光,“那不是TSLL珠宝吗?”

    “怎么了?”江羡看向她。

    “就是这个珠宝品牌放了我鸽子。”红姐解释道。

    红姐看了看文允诺,对方也不轻易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又淡然的移开了视线。

    也不是说目中无人,只是有种轻蔑的意思,旁人看不懂,可江羡却捕捉到了她眼底的意思。

    娱乐圈里也是有阶级划分的,十八线明星看不起网红,电视剧演员看不起网剧演员,而电影咖又看不起电视剧演员。

    像文允诺这样有影后桂冠傍身的人,自然会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瞧不起江羡这种流量咖。

    江羡觉得,人设还真是件有意思的事儿!

    她不动声色的过去参与试镜,文允诺的黑色长裙占据了很大一片镜头,相比起来,穿着单肩礼服的江羡明显有些吃亏。

    但她会自己找角度找镜头找光线,这一点合作过的摄影师都懂,所以试了两张发现两人之间有些相得益彰。

    他邀请了两人过去看拍摄的效果,文允诺见自己的气场并没能压倒江羡明显有些不满,“我觉得刚刚的位置不对,我应该在前面的,这样更能显现我的礼服和首饰。”

    “那再试试吧。”摄影师尴尬的道。

    江羡到是很配合,又拍了一次。

    这次文允诺几乎霸占了整个前景,江羡站在后面微微仰着头。

    镜头定格,文允诺率先过来看效果,脸色又不好了,“把我的脸拍得也太大了,靠前的人会比较吃亏。”

    “那还是并肩拍摄?”摄影师小心的问道。

    文允诺冷冷开口,“等我补个妆。”

    说完就带着自己的助理回了化妆间,没多会儿再来的时候,身上又多了几个首饰。

    左边手臂佩戴了一整套的首饰,几乎将她左臂全部包围。

    整个佩戴很心机,能在瞬间就抓住人的目光。

    她有意无意的抬手撩了一下长发说道,“好了,继续拍摄吧。”

    红姐在江羡耳边说了两句,“刚刚我逮住TSLL的人了,逼问之下他才支支吾吾的说是公司总监临时要求把珠宝借给文允诺,不借给我们的,很显然,我们被撬墙角了。”

    类似这种撬人墙角的事,圈子里也时常发生,但那多是有矛盾的艺人才会这么做。

    自己和文允诺素不相识,江羡还真想不出她为何要这样针对自己。

    方才拍摄的时候,她摆明是想要压自己一头的。

    江羡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没事,别气,气坏了我会心疼的。”

    她大大方方的继续去拍摄。

    这次文允诺的事情更多了,一会觉得光线不对,一会儿又说江羡影响到她了等等。

    最后还执意要求自己站主位,摄影师嘀咕着说,“这样的话,江羡这边会吃亏的。”

    文允诺不以为意,“都说吃亏是福,你应该不介意的吧?”

    江羡挑眉,这是正面跟自己刚么?

    不配合一下好像对不起人家影后的演技,于是江羡便为难的道,“既然吃亏是福,那我祝你福如东海啊。”

    说完她很不客气的撩了一下头发说道,“不好意思,我也要补一下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