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姐跟着江羡回到化妆间,脸色很不好的说道,“刚刚我看得清清楚楚,这文允诺分明是在针对你,我们跟她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真不知道她搞这些小动作做什么。”

    “没关系,她喜欢玩那就陪她好好玩。”江羡不以为意,还安慰红姐,“咱们又不是第一次遇见她这种小人。”

    红姐有被安慰道,来了底气,“说的也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怕了她不成,咱们也多戴点首饰,把她比下去!”

    江羡伸出食指晃了晃,“不不不,我不戴首饰,你帮我取下来。”

    江羡和化妆师都惊到了。

    红姐好着急的说道,“这期主题是珠光宝气啊,不佩戴珠宝怎么表现珠光宝气啊?”

    “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她没有详细解释,只吩咐红姐和化妆师把首饰都取下来。

    红姐取下来的时候都再三询问她,“羡羡,你确定不戴珠宝?”

    “没有啊,还是要戴一样的。”她拿起那个小巧而精致的盒子,对红姐盈盈一笑,“就带这个。”

    红姐听到她只戴一样差点没晕了。

    盒子里装着一枚粉钻戒指,设计非常用心,戒托可以改变形状,粉钻旁边的碎钻从心形变成菱形。

    “这戒指很贵吧!”红姐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大的粉钻。

    不管是从成色还是从形状上都不难看出这颗粉钻有多稀有。

    江羡也挺意外的,自己玩珠宝这么多年,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的粉钻。

    她问红姐,“你说这些珠宝都是乔忘栖让席年送来的?”

    “是的。”红姐笃定的点头。

    江羡看着戒指若有所思,随后伸出无名指,将戒指套了上去。

    尺寸刚刚好,非常的精准,仿佛为她量身打造的一样。

    江羡挑挑眉,嘴角有掩藏不住的笑意,“我就戴这个。”

    虽然粉钻很稀有,虽然这戒指看上去很值钱,但红姐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毕竟文允诺可是戴了一整个手臂的首饰啊……戒指再大,能大得过那一手臂的首饰么?

    红姐觉得江羡会吃亏,刚想劝说,就听江羡吩咐道,“把其他的这些首饰也带过去。”

    “带过去现场佩戴吗?”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江羡故意卖了个关子。

    等江羡返回现场的时候,文允诺及其助理看到她什么首饰也没戴,颇为意外。

    助理还跟文允诺咬耳朵,“那江羡是自暴自弃了吗?刚才那么横的走了,我还以为她能翻出什么水花呢。”

    文允诺慢慢的补着妆,对着镜子照来照去,语气轻蔑的道,“她可能只借到刚才那套首饰吧。”

    助理轻笑出声,“那还怎么拍?光靠脸么?”

    摄影团队见江羡空空的来,也有些诧异,急忙过来跟她沟通,“江小姐,咱们这期的主题是珠光宝气,还是要佩戴珠宝才出色的,如果你这边实在没有首饰,我们这里也准备了一些,不过被文小姐拿去了很多,还有一些,你要不要看看……”

    “不用那么麻烦,我带了首饰的。”江羡晃了晃自己手上的戒指。

    摄影师眼前一亮,“这个戒指好漂亮!”

    “漂亮吧,我也觉得很漂亮,所以就戴了。”江羡还美滋滋的欣赏了一番。

    摄影师惊艳完,才想起自己来找江羡的用意,“可只是这一个戒指,会不会太少了?”

    他的话才刚刚说完,红姐就过来了,身后还有一群保镖,他们每人都拿着一个首饰盒,整整齐齐的站了一排。

    那架势,让众人好奇的看了过来。

    江羡打了一个响指,他们就把手中的盒子打开,将盒子里的首饰都展现出来。

    每一个盒子里都装着一整套的珠宝,每一套都不一样。

    一些识货的人能立马认出那珠宝的名字和价格,差点惊掉了下下巴。

    偏偏江羡还很随意的说道,“这些够吗?不够我还有。”

    “这……要怎么戴啊?”摄影师好不容易找回了声音问道。

    江羡一副很茫然的样子,“我没说要戴啊,做背景好了,用这些首饰把背景板铺面,拍出来应该好看的,首饰只是相衬,没必要都戴在身上的,人才是主导。”

    哐当一声……

    文允诺的助理弄翻了手中的水杯。

    众人看了过去,文允诺冷了一眼自己的助理,随后又垂下眸继续补妆。

    看似事不关己,可只有她自己知道,用粉扑的时候,她有多用力,甚至恨不得捏碎手中的粉扑。

    摄影师听了江羡的建议眼前一亮,随后马上让人来布景。

    工作人员在布景的时候,都十分的小心翼翼,生怕弄坏了那些价格昂贵的首饰。

    “这个要小心一些,我查过价格,六千多万呢……”

    “这个也贵啊,三千多万。”

    “那也比不上这个,好像七八千万。”

    “要我说啊,这些首饰都比不上江羡手中那颗戒指,你们看到了没,最稀有的粉钻,光泽和成色都非常高,估价应该以亿做单位。”

    “天呐……”

    这会儿他们非常认同江羡之前的说法,碎钻的确不值钱。

    因为那些碎钻跟这些收拾比起来,简直就是毛毛雨。

    江羡还是一如既往的豪啊。

    摄影师已经乐开花了,本来他还在愁这一期要怎么表现珠光宝气这个主题的。

    现在完全不用愁了,这么多珠宝堆在一起,要多珠光宝气就有多珠光宝气!

    布景结束开始拍摄的时候,文允诺的脸色明显黑了。

    不过人家演技好,还是陪着笑配合拍摄,只是那笑容有些不自然罢了。

    她坚持要站在中前的C位,江羡也没跟她争,微微抬手露出侧脸。

    摄影师来了感觉疯狂拍摄,然后看了每一张图,比了个OK的手势,“好了可以拍个人照片了。”

    个人照片是放在内页的,按照原本的脚本是需要介绍一些自己带来的珠宝首饰的。

    江羡带了一整个布景板的首饰过来,所以她就留在那里拍照。

    反而是文允诺,只能去旁边的布景拍照。

    她很不悦,但也不能如何,勉强撑到拍摄结束,就匆匆离开了。

    江羡那边由于带来的首饰太多,她实在没工夫一一介绍,就只拍了戴着戒指的近景。

    摄影师是怎么拍都不够,因为那戒指怎么拍怎么好看。

    ……

    好不容易拍摄结束,江羡已经累得不行了。

    等红姐把全部珠宝交接好之后,才和她一起离开拍摄现场。

    等她上车之后,却发现乔忘栖就坐在车子里。

    一看到他,江羡的疲惫就一扫而光,高兴的问道,“你怎么来啦?”

    “说好拍摄结束一起去吃饭的,你忘了?”乔忘栖等她坐下后,伸手给她揉肩颈。

    力道很舒适,让江羡舒服的眯着眼睛,“是哦,说好有大餐的,我感觉自己现

    在能吃下一头牛。”

    “估计是蜗牛。”他逗她,因为深知她的胃口。

    江羡偏着头命令,“右边,右边也很酸,你的手法很不错啊,学过?”

    “最近才学的,你信吗?”

    “信!以后我可以好好的享受了!”

    乔忘栖捏好了肩颈之后又说道,“我还会捏腿,要试试吗?”

    江羡急忙瞪了高跟鞋把腿放在他腿上,乔忘栖就慢慢的捏了起来。

    捏腿跟捏肩颈的力道是不一样的,但手法依旧让人舒适,很专业,看得出来是真的有认真学过。

    江羡一脸享受的靠在车椅上享受着男人的服务,一边问他珠宝的事,“你从哪儿弄来那么多珠宝的?”

    “管朋友借的。”乔忘栖回答道。

    “那你这个朋友还挺厉害的,那可是十多亿的珠宝首饰。”江羡眉梢眼尾全是淡淡的笑意,看不出太多情绪。

    乔忘栖知道她在试探自己,不轻易的扬扬唇角,“交情比较深。”

    “怎么认识的?也是跟你买房?”

    这次乔忘栖回答得很肯定,“嗯,他在我这里买了不少的房产。”

    这句话他一点都没说谎,就许荡现在住的房子都是跟他买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江羡也没在多问了。

    车子也到了餐厅,乔忘栖亲自为她穿上高跟鞋之后,才打开车门下去,又绕过车尾去给她打开车门,伸手护着她从车子里下来。

    他一直都很绅士,总能将她照顾得无微不至。

    乔忘栖已经订好了位置,服务员亲自带着两人去了包间。

    没多会让菜也一一上来,江羡胃口大开吃了不少。

    当然她的不少看在乔忘栖眼里也只是少许,他还劝她多吃一点。

    江羡摇着头拒绝,“再吃就过量了,回家了还得运动消耗,我可不想跑步。”

    “我陪你运动。”

    “……”

    这话明显就是坑!

    江羡才不接呢!

    乔忘栖见她气鼓鼓的样子,不禁失笑,“好好好,不运动。”

    “这可是你说的啊!”江羡像是抓到护身符一样,立马认证。

    “是,我说的。”乔忘栖回答得肯定,“今天不运动了。”

    江羡又美滋滋起来,高兴的又吃了两块肉。

    晚上回到家,江羡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

    一想到今晚能休息,她就心情大好,还在浴室里哼着歌。

    乔忘栖听到那歌声,忍不住挑眉,墨色的眼底都是笑意。

    这小女人怕是高兴得太早了吧。

    等江羡泡完澡出来弄干头发躺下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她催促乔忘栖快点洗澡睡觉,男人果然速度,赶在十二点前躺下了。

    “晚安,老公!”江羡还亲了他一口。

    乔忘栖抱着她,暮色中嘴角都是笑意。

    过不到两分钟,男人的手开始不规矩了,江羡挣扎着说道,“你说过今晚休息的!”

    “我可没说这话。”

    “你说话不算话!”江羡立马控诉起来。

    乔忘栖低头去咬她的脖子,“我只是说了今天不运动,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是第二天了。”

    江羡,“!!!”

    草率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