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星之前就说过江羡并不像网上所说的那样,除了美貌,一无是处。

    不了解她的人,以为她就是个空有美貌的花瓶。

    可了解她的人,就知道她是个十级嘴炮选手。

    每次她都能精准点草,怼到对方怀疑人生。

    就比如这一次的回复,直接送走了这位网友。

    当然也有不怕死的黑粉继续黑她。

    【你也就剩嘴硬了!】

    可惜啊,江羡怼完人就收起了手机,准备回包间去继续玩的。

    结果,好巧不巧,碰到了文允诺。

    冤家路窄,大概就是她们现在的情况吧。

    文允诺见到江羡,也有些惊讶,随后却十分淡定的跟她打招呼,“江小姐,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是挺巧的。”江羡微微扬着下巴,不输人也不输阵的保持着敷衍的假笑。

    “江小姐是一个人来的?”文允诺问得有些刻意,那意思很明显,误会江羡没能拿到代言合同,一个人跑这里来喝闷酒的。

    江羡哪能听不懂她的画外音呢,她随手整了整耳边的碎发,不疾不徐的开口,“长着我这张脸还一个人来这里玩,会暴殄天物的。”

    说完她捂嘴笑了笑,还颇为遗憾的补充道,“长得太美其实挺苦恼的。”

    虽然文允诺已经在努力维持形象,没有去计较,可双手还是不由自主的握紧起来。

    江羡显摆完,就肆意的挥挥手,没带走一片云彩的和她道别离开了。

    文允诺嫉妒的瞪着她的背影,眼底闪过几许毒辣。

    江羡回到包间,洛星就起哄说道,“你去哪儿了去这么久?你要是再不出现啊,我估计你老公都要出去广播找人了!”

    秦粤也跟着附议道,“就是就是,羡羡姐你刚走,乔先生就一直往门口看,只差没跟着去了。”

    红姐觉得这两人喝了酒就飘了,居然敢嘲笑乔忘栖。

    如果两人知道了乔忘栖的身份,怕是要吓得瑟瑟发抖的吧。

    红姐也是偶然间知道乔忘栖身份的,震惊之余,对他下意识的有了敬畏。

    乔忘栖看穿了她的心思,和她谈过一次。

    只传达了两个重要信息,关于他的身份,暂时不要告诉江羡,因为他会找合适的时机告诉江羡自己的身份。

    另一个重要信息是关于江羡在事业上的规划以及所遇到的问题,都可以和他说。

    比如要争取什么资源,有什么人为难她,都要第一时间告知他。

    也就是说,乔忘栖要保驾护航,让江羡能站到最高的位置。

    这是他的野心,也是他的目的。

    红姐知道的时候都被惊吓到了……

    ……

    因为洛星和秦粤是江羡的朋友,乔忘栖自然不会去计较那么多。

    洛星还问江羡,“你去哪儿去这么久?”

    “持靓行凶。”江羡言简意赅的说了四个字。

    这四个字用来形容江羡简直太贴切了,她好奇的问道,“是哪个倒霉蛋呢?”

    “说来不巧,我在外面碰到了文允诺。”

    一听到这个名字,秦粤就像是碰到了什么按钮一样开始吐槽,“呵,高材影后啊,她没为难你吧羡羡姐?她要敢为难你,我跟她拼了!”

    说完就要一

    副去打架的架势。

    红姐急忙拉住她,还是洛星镇定,“你可算了吧,没听到羡羡说去持靓行凶啊?那文允诺再厉害,遇到江羡也只有吃亏的份!”

    其他人不了解江羡,她还不了解么。

    扮猪吃老虎最是厉害了。

    担心谁吃亏也不会担心江羡会吃亏,洛星对江羡,可是自信着呢。

    秦粤不服气的道,“可她今天就是抢走了羡羡姐的代言啊!”

    这话一出,现场突然沉默了一秒钟。

    乔忘栖跟江羡低语了一句,就出去了。

    江羡懒懒的往沙发里一靠,似笑非笑的喝着果饮。

    意识到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了,秦粤赶紧闭嘴。

    洛星卖惨的说道,“你们这都不算事儿,我最近才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遇到一个吸血鬼老板!”

    众人好奇的看向她。

    她便讲述起来,“有见过大半夜让你去酒吧接人的老板吗?”

    几人摇头,“没有。

    “我跟你说我遇到个极品老板,动不动就让我洗车,这还不算最过分的,我熬夜工作好不容易能睡一觉,被他一个电话叫醒去给他买咖啡送到家里,不仅如此,家里没水了也叫我送,饿了也找我,最过分的是,连上厕所没纸擦屁股了也找我!你说过不过分!过不过分!”洛星真是想想就来气。

    秦粤和红姐都猛点头,“非常过分!。”

    “是不是禽兽不如?”

    她们有点头,“嗯,禽兽不如!”

    “我的命可真苦啊……”洛星幽怨的喝下一大杯酒,“再满上。”

    另外一个包间里,盛景淮打了个喷嚏,一旁的佳人立马但心地问道,“盛少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啊?我以前学过护理的,我帮你看看吧。”

    女人说完就娇媚的缠了上去,恨不得整个人都黏在盛景淮身上。

    对于这种送到嘴边的美色,盛景淮一向都是来之不拒的。

    他很戏谑的捏了捏女人的腰,“学护理的啊?我最喜欢了,我有个地方刚好需要好好的护理护理呢,不知道美女有没有兴趣啊?”

    “盛少好坏啊。”佳人娇羞的扑在盛景淮的怀里。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你不就喜欢我的坏吗?”盛景淮轻慢的笑了起来。

    文允诺进来,就看到两人亲亲我我纠缠在一起的画面。

    她有些不自在,便叫那女人,“你先出去吧,我和盛少有事要谈。”

    女人明显不愿意,“你谁啊?盛少都没让我出去呢,你凭什么让我出去啊?”

    以文允诺的身份和地位,是很瞧不起这种卖笑的女人的,所以没给任何好脸色,“你不配知道!”

    这个态度,让盛景淮怀中的家人很不满,刚想要发脾气。

    盛景淮就笑着解释道,“她可是高材影后文允诺,小美人你都不知道的吗?不怎么看电影?”

    谁知对方听了很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就是那个跟江羡拍照被嘲讽成前景的女明星啊?大概是文小姐长得太平凡了我没能认出来呢,不好意思啊。”

    她拐着弯的嘲讽文允诺长得普通。

    文允诺气得抬手就给了对方已巴掌,“你算什么东西!来评价我!”

    被打的女人红着眼跟盛景淮哭诉,“盛少,你看她啊……”

    “好了好了,你先出去吧,乖。”说完,他拍了拍女人的屁

    股,算是安抚了,“我助理就在外面,找他拿钱去看看医生,多少随你说。”

    “哼……”女人这才转身出去了。

    等包间只剩下两人的时候,文允诺才冷着脸说道,“盛少,你的水准能再高一点么?就这种货色也能看上?”

    盛景淮点了一支烟,随便吸了两口,懒懒的吐了一口烟,才说道,“文允诺,五十步笑百步,不好吧?”

    这话,让文允诺迅速没了底气,沉着个脸有些气闷。

    盛景淮给她倒了杯酒递过去安慰道,“好了好了不生气了,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

    “我听说景瑟有个投资一个综艺叫密室逃脱,想做嘉宾去参加一期,刷一刷脸。”文允诺把自己的来意告知了她。

    “这可是我们综艺节目的荣幸啊,毕竟你是影后呢。”

    不管是谁叫她影后,她都觉得是赞扬。

    可影后这两个字从盛景淮口中说出来,她就很不舒服,觉得刺耳,觉得他在嘲讽自己。

    因为盛景淮很清楚她的这个影后桂冠是怎么得来的!

    这两年来她靠着影后的加持,地位直线上升,吃了很多红利。

    称赞的话听得久了,大概已经忘记自己原来的样子了吧。

    盛景淮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只要你有时间,随时都可以去参加,通告费按市场价给你。”

    “谢谢。”文允诺舒了口气,浅浅的喝了一口酒之后,又提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对了,听说乔爷也在江海,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聚一聚。”

    “这个你得问乔爷啊,他可忙着呢。”盛景淮说得意味深长。

    当然,他没有跟文允诺说乔忘栖已经结婚的事情,而且他老婆正是最近跟文允诺有过交集的江羡。

    毕竟这是乔忘栖的事,他也不便多说。

    只是他很玩味的想看看这文允诺到底要演什么戏。

    “我就随便问问。”

    盛景淮轻笑了一声,又懒洋洋的喝起酒来。

    外面,乔忘栖从包间出来之后,就给贺云起打了个电话,“你手下管江海这片的负责人是谁?来集团多久了?”

    虽然贺云起不太懂乔爷为何会问起这个问题,但他还是很认真的回答了他,“江海的负责人是曲景山,是个很有头脑和想法的人,能力也不错,派他去江海之后,业绩一直在提升,品牌形象也越来越好……”

    贺云起的话都还没说完就被乔忘栖给打断了,“你确定?”

    贺云起,“……”

    直觉告诉贺云起,曲景山肯定哪里得罪乔爷了,他急忙说道,“我马上订机票飞江海。”

    乔忘栖挂了电话打算回去,手机的提示音响了一下。

    那是他特别设置的提示音,只要江羡的微博上线发表了什么,手机就会有提示。

    乔忘栖点开手机看了一下,看到了江羡在线怼网友的那条评论。

    看完之后他还挺自豪的。

    我老婆好棒!口才真好!

    看到黑粉叫嚣那句。

    【你也就剩嘴硬了!】

    他嘴角微微一勾,亲自回复这条。

    【用户1519599187回复小凡几:不,很软。】

    这句话说的很肯定!

    因为他最有发言权不是吗?

    ——

    还有一章!我继续去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