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散了局,洛星坚持要自己回去,江羡便没强求,她对洛星的酒量还是挺自信的。

    几人道别之后各自回家。

    江羡到家之后发现家门口有一盒快递,应该是她前两天买的日化用品。

    乔忘栖看到后顺势就要拿去丢掉,却被江羡给拦下了,“我还要使用呢,丢了做什么?”

    男人正要开口,江羡就主动解释道,“虽然我没被选上做代言人,也不代表他们的产品不好啊,我试一试,万一好用呢。”

    乔忘栖看得出来,她并不是很在意白天的失利,心态很好,他也能稍稍安心。

    但是……

    这不代表他不追究这件事!

    好不容易能找机会给自家老婆开个直通车,居然还出了岔子!

    他很不爽!

    很!

    不!

    爽!

    晚上等江羡睡下之后,乔忘栖收到了贺云起发来的信息。

    “乔爷,我刚下飞机,关于曲景山的事,我一定会严正处理的!”

    乔忘栖没回,放下手机抱着老婆睡觉去了。

    到是贺云起连夜赶来不顾奔波的劳累,就匆匆去找了曲景山了解情况。

    曲景山刚开完国际会议,见到贺云起亲自来找自己也是挺惊讶的。

    “上面对你在这边的工作能力存在质疑,所以我得来了解一下,最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集团不利的事?”贺云起非常严肃的询问着曲景山。

    他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徒弟,也是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如果真出了事,自己也是逃不掉的,所以贺云起不敢懈怠。

    曲景山被问得一头雾水,“贺总,我的工作能力你是知道的,我对集团也是非常忠诚的,你为何会这么问呢?”

    “实话跟你说了吧,乔爷今天晚上给我打电话了,提了一下你的名字,估计是对你的工作有些不满,所以我才火急火燎的赶过来了解情况,你也知道的,乔爷的手腕有多铁,真出了问题,咱们谁也跑不掉的。”贺云起说完还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像是被什么惊到了一样。

    曲景山是个聪明的人,仔细的想了一下事情的原委,似乎就想出个所以然来了,立即说道,“我大概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贺总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圆满的交代,你大老远的赶来肯定累了吧,先好好休息,别累着身体了。”

    贺云起不太明白他的意思,见他胸有成竹的样子,估计是有对策,便点了头,“行吧,那明天我们亲自去见乔爷,到时候你一定要给个合适的说法,他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

    “我懂得!”曲景山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

    ……

    另一边,洛星在送走红姐跟秦粤之后,正要打车回去,忽然想起自己的手机落在了包间里,就折返回去拿手机。

    过道里的灯光很暗,她又喝了很多酒,脑子昏昏沉沉的,她只能凭着脑子里的记忆往包间走。

    还没到包间呢,黑暗里突然伸出一只手将她拉扯到了一边。

    下一瞬,一张沾满酒味的唇就吻了上来。

    她迷迷瞪瞪的想看清楚眼前人的样子,却怎么也看不清,只能试图挣扎。

    此时脑子里就一个念头,自己被骚扰了!

    男人欺压得很彻底,将她按在了墙上予取予求着。

    那强势的掠夺,让洛星脑子又片刻的失神,好像这一幕曾经发生过。

    只是她还来不及去细想,就被男人的进一步动作给吓到了。

    在掠夺她红唇时,男人的手也没闲着,下意识的去解她的衣服。

    这个动作让洛星瞬间清醒,下一秒直接抬腿踹向男人最脆弱的部位。

    一声熟悉的闷哼响

    起……

    随着男人的松手,得到自由的洛星疯狂逃跑,头也不回的逃跑。

    一边跑一边喊,“救命啊!有色狼!救命!”

    这可是X会所,是非常安全的地方。

    她一喊,立即就有人过来帮忙,“洛小姐,怎么了?”

    “有色狼!就在那边!你赶紧去看看!”洛星指着不远处说道。

    服务员立即过去查看,却什么也没看到,只好回来问洛星,“洛小姐,你是不是搞错了?那边什么都没有啊。”

    “不可能!就有色狼!我刚刚还被骚扰了!”洛星不信,坚持要过去查看情况。

    可她刚才所在的地方,真的什么都没有。

    那一刻洛星的脑子有些空白,怀疑自己可能是喝醉了出现幻觉了。

    可唇上酥麻的感觉正提醒着她,她真的被人强吻了。

    当洛星提出要调监控的时候,服务员有些歉意的道,“洛小姐很抱歉,这个位置……其实是监控死角。”

    “算了。”洛星也不想为难服务员,好在自己并没损失什么,就没有坚持要查这件事,而是在服务员的陪同下取了自己的手机后便离开了会所。

    刚回到家,洛星疲乏的躺在沙发上,连洗澡都不想去,懒得动。

    刚眯上眼睛,手机就惊天动地的响了起来。

    那特别的铃声,差点没把洛星给送走。

    又是吸血鬼打来的电话!

    洛星不想接不想接不想接……

    但那夺命的电话却一直响一直响一直响……

    最后洛星不堪魔音震耳,只好挣扎着接起了电话。

    电话里,她那刻薄的老板,吸人血的老板发话了,“来X会所接我。”

    如果是以往,江羡顶多在心里狠狠的骂对方一通然后认命的去接。

    可今天她借着酒劲非常凶残的骂道,“你是自己没长腿还是没长手啊要人接?还是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了要人接?我看你所有的行动力都用在搞女人了吧?每次去接你女人都不重样你可能耐了你!估计都变绣花针了吧!”

    “你说什么?”

    嘚,耳朵还不好使!

    洛星非常有底气的重复了一遍,“我说,你是没张腿还是没长手啊要人接?还是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了要人接?我看你所有的行动力都用在搞女人了吧?每次去接你女人都不重样你可真能耐了你!估计都变绣花针了吧?!”

    “洛星?”

    “你爷爷在此!”

    “……”

    ……

    第二天醒来的洛星迷迷瞪瞪的发现自己睡在沙发上,因为睡姿不好浑身都疼。

    她揉着酸疼的部位嘀咕着,“我这是又醉酒了啊。”

    她是千杯不倒没错,可不代表不会醉。

    还是有个度的,一般和其他人喝酒她都会控制在这个度之类。

    但昨晚是和江羡,自己最好的姐妹儿,所以放肆了一些,喝多了。

    导致回家了就在沙发上睡了一宿……

    可怜自己那将近一米八的个,窝在这沙发上睡也真是够憋屈的,浑身不疼都说不过去了。

    洗漱了一下之后,洛星清醒了不少,然后去找手机,找了半天在沙发底下找到了。

    手机已经没电了,她又找来了充电器充电,等手机开机的时候,一条短信就跳了出来。

    发件人,吸血鬼。

    内容,你死定了!

    洛星突然感到背后发麻,自己干嘛了?

    昨晚干嘛了?

    为什么吸血鬼会这么说?!

    她的手止不住的抖了起来,点开了通话记录,这一看,差点哭出声来。

    昨晚和吸血鬼的通话长达两小时三十八分钟……

    她现在非常恐慌,坐立难安。

    可不管怎么绞尽脑汁,也实在想不出自己在这两个小时三十八分钟里到底说了什么……

    反正……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所以她现在买飞机票逃跑还来得及吗?

    应该还来得及吧!

    洛星跳了起来,飞快的点开订票软件购买机票,行李都顾不上休息,草草的带了一些东西就出发去机场了。

    这一路上她的不敢开机,就怕一开机吸血鬼的电话就打进来。

    直到飞机快要起飞的前一分钟,她打开了手机,电话一阵震动。

    吸血鬼三个大字正在屏幕上闪烁着!

    洛星手忙脚乱的关机,然后捂着胸口喘大气。

    吓死爸爸了吓死爸爸了吓死爸爸了……

    另一边,当盛景淮的电话再一次打过去的时候,那边就提示已关机。

    他眯起黑眸,眉宇间具是阴郁。

    这个女人……死定了!

    洛星猛打了好几个哈欠,一旁的男乘客关心的问,“小姐,你很冷吗?要不要毯子。”

    “不用了谢谢。”洛星礼貌的谢过对方。

    对方却盯着她看了好几眼之后,非常小心的问道,“那个……请问你是洛星吗?那个模特。”

    哎呀……被认出来了吗!

    洛星控制住内心的窃喜,非常自然的点了点头,“我是,没想到居然被你认出来了,别人都说我化妆跟没化妆是两个样子呢。”

    男乘客很是欣喜,“怎么会!你非常漂亮!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洛星打死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开始有粉丝了,这说明自己真的红了啊!

    哈哈哈回头她一定要跟江羡显摆,自己也有粉丝了超开心!

    快乐来得太快,俨然让洛星忘记自己是在逃命的。

    ……

    网上对江羡的嘲讽持久不衰,文允诺趁着热度又更新了一条微博,营业有些过于频繁了。

    【文允诺V:拍摄完杂志啦,难得有个空档,正在跟工艺老匠人学习自己做首饰呢,下图就是成品,还不错吧,老师傅在这一行做了好多年了,曾经做过一套高达千万美元的珠宝首饰呢,就是图二啦,一套非常漂亮的粉钻首饰,说那是他从业几十年来见过的最好的粉钻了。】

    她的粉丝在下面不停的夸奖她。

    【小姐姐好棒啊!不仅是学霸影后,还心灵手巧会做首饰!简直太完美了!】

    【文文姐怎么不放自拍呢!好想·舔屏啊啊!】

    【让我蹭个热门,宣传一下文文姐即将要代言的日化品牌,大家都赶紧加入购物车,等官宣的时候买呀!】

    【文文姐最棒不解释!】

    【我们文文姐是有内涵的美女,不像有的人,也就一张脸能看了。】

    这趴显然是江羡的黑粉,很快这条就被顶上热评第一了。

    文允诺还点了个赞,随后又取消了。

    但还是被眼疾手快的粉丝和营销号截图了,直接拿着这件事去说事。

    江铁板们气得要死。

    偏偏文允诺在热度最高的时候,轻描淡写的发了个微博解释说。

    【文允诺V:不好意思啊手滑了。】

    这句话直译过来就是。

    我就是在搞!事!情!

    ——

    江小羡:我最喜欢搞事情了,来啊,快活啊!

    阿璃璃:总算三更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