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粉钻事件没有影响到江羡,可没能拿到日化代言,依旧被黑粉们拿来嘲笑她。

    捧高踩低在圈子里本就很常见,江羡到是没放在心上,作为父亲的江知奕却看不下去了,当即就给江羡打了个电话。

    先是一番父女感情的培养,好生一番嘘寒问暖之后,江知奕才说明了真实来意,“羡羡啊,你是我的掌上明珠,是我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女儿,我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我决定取消跟这个品牌的合作,让这个品牌消失在线上!”

    “爸,你不是说公私要分明吗?你这是公报私仇啊!”

    江知奕说得理直气壮,“可他们欺负你啊!我不能忍!”

    “做人不能太双标,没能拿到代言是我能力不够,不要因此影响到合作才对。”江羡还挺耐心的安抚他。

    江知奕见她心态好,心里才稍稍放心一点,又问,“那我给你送的开业礼物你可还满意啊?”

    “啊,满意满意……”江羡其实完全想不起她爹到底送了啥,只信口回答着。

    “那可是好东西,你好好收着,如果哪天公司缺钱了,还可以卖掉换钱的,一举两得。”

    “好的好的!谢谢爸!”

    江知奕心情又美滋滋起来,“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回家吃个饭啊?你妈都问起过好几次了。”

    “啊……我忙完就回来。”

    虽然答案有点模棱两可,但江知奕是个开朗的父亲,没有过多的逼问和干涉江羡,只说,“好,那你忙完就记得回来。”

    “好。”

    挂断电话,江羡颇有些内疚。

    不仅鲜少回家陪父母吃个饭,连结婚的事情都还没跟他们说。

    看来这件事情迫在眉睫了,她得找个合适的机会和他们说才行。

    下午江羡抽空去了一趟公司,到那边的第一件事不是去开会,而是去找老爸送给自己的开业礼物。

    找来找去,最后在茶水间阳台的一堆纸箱下面发现了她爹送的那块……价值连城的翡翠原石。

    看样子,红姐应该不知道这块石头有多贵吧。

    不过以自己对红姐的了解,若她知道这块石头价值连城,应该会立马搬到自己办公室里供着吧!

    试想一下,一大块石头放在自己办公室里……画风有点诡异。

    所以江羡决定不告诉红姐了,先就这么放着吧。

    开会的时候,红姐把最近公司的几个运作都做了详细解释。

    旗下艺人的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红姐撕资源的能力一向不错,再加上乔忘栖暗中帮扶,公司拿到了很多不错的资源。

    暮云泽从明月传剧组杀青之后,无缝衔接进了一个警匪剧组,正在紧密锣鼓的拍摄着。

    到是贺岁言这边,还在密室逃脱的综艺里当MC。

    说起来也是实惨,第一期拍摄结束之后,其他三个MC都离开了节目组,只留下贺岁言还坚守着阵地,景瑟那边赶紧找了新的艺人顶上。

    其中就有江羡的闺蜜洛星,据说她在里面玩得挺嗨的。

    江羡想起自己答应过洛星要做为嘉宾去参加一期的,就问红姐档期。

    红姐早早就安排好了,“正好有一期拍摄是在江海,你抽个空就能去参加,下周一,而第一期节目也已经剪辑好了,这周五上线,所以会有新一轮的推广和宣传,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你到时候发个微博就行。”

    原来第一期节目就要上线了啊,江羡都好

    奇会带来什么样的效果。

    不过那一期她大多是在混日子,所以应该没什么亮点吧。

    好在江羡也不在意这种事情,开完会便回御蓝湾去了。

    ……

    文允诺白天拍完定妆照之后,晚上就去赴许荡的约。

    许荡约来约去,最终只约到个文允诺。

    他一边在兄弟群里指控乔忘栖和盛景淮有异性没人性,一边跟文允诺聊着天。

    闲聊之间,文允诺才说明了自己的用意,“大设计师,听说你们FX准备开拓南边的市场,有意请艺人代言,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机会争取一下?”

    “这事儿你找错人了啊,我不管这片的,你知道的,我只对设计感兴趣。”许荡坦白的说道。

    虽然他说的文允诺都懂,可听到他这么直白的回答,还是让文允诺有些失落。

    “我还以为……”她话说到这里,又没继续说下去。

    许荡也就随口一问,“以为什么?”

    “没什么。”文允诺又淡淡的笑了笑,“如果我们家当年没破产,如果我没离开那个圈子,可能就不一样了。”

    “所以啊,世事难料。”许荡安慰的冲她笑了笑。

    也不知是不是喝了点酒,文允诺看上去挺失落的,她靠在沙发上,声音低低沉沉的,“我经常会梦见小时候和大家一起玩的画面,有你,有乔爷,还有盛少他们,每次醒来都觉得空空的,像是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没事,我们不都还在吗?你回原京的话,也可以去我们的局。”

    如果盛景淮现在在这里的话,肯定会觉得许荡很白痴。

    怎么说呢,许荡这个人吧,没什么心机,也看不穿人心。

    好在他醉心于设计,且家人对他有着很好的保护,不用在外面应付这世界上最复杂的动物,也就是人。

    文允诺那点小伎俩,在盛景淮那里是行不通的。

    但在许荡这里还勉强可以,所以她趁机说道,“那回头去原京了,你们有局的话记得叫上我。”

    “好啊。”许荡心思单纯的答应了。

    第二天一早,日化公司的官博放出了文允诺代言人的定妆照,正式官宣她为其品牌亚太区的代言人身份。

    文允诺的后援会立马有纪律有组织的开始购买产品,然后在网上晒单自己买了多少多少产品来支持文允诺。

    【哈哈哈我想知道江白莲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快气死了!】

    【这几天都没出来蹦跶,怕是已经气死了吧!】

    【也怪自己不自量力,居然敢去跟文影后争代言,谁给的脸啊真是!】

    秦粤咽不下这口气,正拿着手机跟这群黑粉们撕逼呢,一个熟悉的人突然出现在了公司门口。

    她愣了一下问道,“你是那个……那个……的负责人?”

    曲景山很大方的做了个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曲景山,你是江小姐的助理吧,我记得你的。”

    “你有事吗?”秦粤有点不太喜欢这人,因为她到现在都还觉得这人没眼光选了文允诺,没选江羡。

    “是的,我来找江小姐的经纪人曲红叶,有点合作想跟她谈谈,不知道她在不在?”曲景山客客气气的问道。

    秦粤联想到这阵子因为日化代言的事,江羡受到的攻击,心里很不服气,就不太满意的说道,“她不在!你请回吧!”

    “那请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呢?”

    “不知道。”

    曲景山大概也感觉出秦粤的敌意了,就说道,“这样吧,我在这里等一下她,你帮我联系一下红姐把,因为是很重要的合作,还麻烦你帮个忙。”

    秦粤有点别扭的问,“你们公司不是已经选了文允诺做代言吗?还能有什么合作跟我们谈?”

    “文小姐拿到的是公司亚太区的代言人身份,而我找江小姐谈的是我们品牌的全球代言人。”

    哐当一声,秦粤的手机掉地上了。

    前两天贺云起急急忙忙的从原京赶来江海,只因为乔爷的震怒。

    曲景山说有办法平息乔爷的怒意,就是这件事。

    他的解释,也让乔忘栖很满意。

    当初面试的时候,江羡的表现让曲景山记忆深刻。

    尽管在面试之前,乔忘栖找过曲景山。

    见过江羡之后,曲景山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江羡太合适了!

    品牌方其实一直在找合适的全球代言人,只不过一直没遇到合适的。

    像其他类似的品牌,一般都会找国际巨星作为全球代言人。

    他们品牌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但在见过江羡只好,曲景山就有了这个疯狂的念头。

    没有第一时间宣布是因为他还需要一点时间去说服品牌方的高层,所以他把江羡试镜的视频亲自送到了国外给品牌方高层过目。

    再加上他的力荐,最终高层破例答应了这个提议。

    一拿到许可,曲景山就赶回国,来找江羡的经纪人谈合作事宜。

    红姐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非常的震惊。

    激动着心颤抖着手的跟曲景山谈完合约内容后,才给江羡打了电话。

    此时的江羡正在敷面膜呢,懒洋洋接起电话乍一听到这个消息,面膜都惊掉了,“这是愚人节吗?一点都不好笑!”

    “谁有那闲工夫跟你开玩笑!”

    所以是真的?

    下一刻江羡直接冲向刚从楼上下来的乔忘栖。

    乔忘栖下意识的伸手接住她,江羡整个人挂在了乔忘栖的身上后,勾着他的脸就一顿猛亲。

    乔忘栖到是很享受这种送上来的艳福,哪怕被黏了一脸的口水和面膜液体也没有嫌弃。

    等她浪完,才似笑非笑的问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红姐刚刚通知我说,我被选为日化品牌的全球代言人了!”江羡非常兴奋的说道。

    原来是这件事啊,居然能让她高兴成这样,也是值得了。

    “的确是个好消息。”乔忘栖抱着她往沙发走去。

    江羡全程挂在他身上,精致的脸上是掩藏不住的兴奋,“我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反转!感觉自己都扬眉吐气了!好期待那些黑粉看到这个官宣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乔忘栖看着她眉飞色舞的样子,心情也大好起来,眼角眉梢都是温柔之色,声音缓缓浅浅,带着几分蛊惑的问道,“有这么好的事情发生,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当然!我请客!”江羡非常好爽的道。

    “好啊,你请客。”他接受得非常坦然。

    一个多小时后,江羡才知道男人口中的庆祝和自己所说的庆祝根本是两码事!

    她累得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

    ——

    今天巨卡,只写了两更,难受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