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确定江羡为日化品牌全球代言人之后,秦粤看网络上的嘲讽就像是在看笑话一样。

    她还美滋滋的用小号发了个微博。

    【江羡牛逼:今儿个老百姓啊,真呀么真高兴呀!】

    之前这个小号在微博上那也是几度征战,颇有名气的。

    所以早就被黑粉和对家给盯上了,见她一发微博,立马跑到下面嘲讽。

    【还高兴呢?你家真主的脸都被打烂了吧!】

    【是在庆祝你家真主糊了吗哈哈哈算我一个啊!】

    【看样子你可以改名叫江羡S逼了,毕竟不自量力的去跟文影后争代言呢。】

    如果是以前,秦粤肯定咽不下这口气的。

    可今天她怎么看怎么高兴,内心腹黑的想,回头等官宣的时候,我一定把你们都挂出来祭天!

    光是想想就觉得好爽,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期待那一天的到来了呢。

    江羡忙了两天,把代言所需要的广告拍摄完毕。

    周五的中午,红姐催促江羡发微博宣传密室逃脱综艺开播。

    自从全网嘲笑江羡不自量力去跟文允诺争代言失利之后,她已经消失有一段时间了,难得她上线发微博,虽然发的都是广告,黑粉们还是跟过来嘲讽她。

    【哟,快来看呀,江白莲居然上线了!我以为她已经没脸见人了呢!】

    【江羡还有脸吗?】

    【垃圾江羡,不要脸!你怎么还不滚啊,真是够了,不想看到这贱人的消息!微博能不能屏蔽她啊!】

    神他妈屏蔽,弄得好像谁逼迫他来的一样。

    江铁板们直接控评,很快就把这些不好的评论给刷下去了。

    江羡也没被影响,她现在看这些嘲讽还觉得挺有趣的。

    晚八点,综艺正式上线,虽然是网播的形式,但因为第一期的MC都是热门人物,引起不少人的围观。

    节目才刚刚开始,弹幕就疯狂的刷了起来。

    不过大多是贺岁言的粉丝在刷屏,毕竟这是贺岁言的第一个综艺,粉丝非常的给力。

    其次就是江羡的,至于其他两人……

    因为开播之前这两位MC出了事情,不少网友们都挺担心这个节目过不了审。

    没想到这么快就上线了,不得不说平台方的人脉非常的牛。

    节目是正常播出了,可这两人到底会不会出现,还不得而知。

    一部分人出于好奇观看了这个节目,等片头一过,节目正式开始的时候,观众都笑喷了!

    【这是他妈什么鬼畜后期!马赛克打得这么牛!笑他妈死我了!】

    【哈哈哈不行了笑岔气了。】

    【今日份快乐的源泉啊哈哈哈太好笑了。】

    只见屏幕上,言衡和许恩菲的脸上被打上了马赛克三个字。

    非常的不走心,但又非常的搞笑!

    最好笑的是,他们两人的声音也经过特殊处理,变成了某个出名动画片的声音,特别的喜感。

    从入场开始,弹幕就刷个不停,到分组结束之后,网友们被江羡和贺岁言两人那脸上肉眼可见的嫌弃给乐疯了。

    【江羡当时内心应该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吧哈哈哈!】

    【贺大神原来也会翻白眼,我终于和贺大神有了同款了!白眼白眼。】

    进入密室之后的画面是轮番切换的,到贺岁言那边的时候,他正在认真的破解关卡,而许恩菲全程都在嘤嘤嘤。

    引起很多贺岁言粉丝的抵触,弹幕也在疯狂痛骂许恩菲。

    切到江羡那边的时候,画风突变,因为江羡正优哉游哉

    的像是在逛街一样。

    后期制作还配上了非常悠闲的音乐,剪辑也变成了慢动作,怎么看怎么搞笑。

    粉丝们都乐疯了。

    【哈哈哈哈江爸爸你的偶像包袱呢!赶紧捡起来啊!】

    过了一会儿,弹幕又开始新一轮的哈哈哈了。

    因为江羡像是走了狗屎运一样,总能轻轻松松的破解掉节目组的关卡。

    反到是认真在闯关的言衡,总是出现这样那样的意外,苦不堪言。

    一些黑粉看到这里就开始在弹幕上叫嚣。

    【假的吧!江羡也太恶心了,肯定早就拿到了剧本,演技真烂!】

    节目组的人抱头痛哭,他们对天发誓,真没给什么剧本。

    等见到那位围棋老者的时候,不少网友认出来他就是国内围棋排名第一的明大师,惊叹不已。

    这是什么神仙节目组居然请到这么厉害的人物?!

    有不懂的人问明大师是何方神圣。

    知情人士小心科普。

    【听说过咱们国内的顶级围棋协会么?明大师就是协会会长,进入这个协会的人,可都是权贵。】

    【这么跟你们说吧,想进最高府邸,找围棋协会比你找什么都管用。】

    虽然这解释有些玄乎,但事实远比传言要有深意。

    围棋协会总会就在原京,而明大师正是原京总会会长。

    关于这个协会,很多东西都不敢细说,也只能这么简单的提两句了。

    节目刚刚介绍完明大师的身份,一回头就见江羡给自己糊了一脸的奶油。

    导演用扩音器问她在做什么,她理直气壮的回答,“在做节目效果啊!”

    导演苦逼的说了一句,“我可谢谢你哦。”

    观众又被江羡给逗笑了。

    【江爸爸简直在糟蹋她的盛世美颜!长得漂亮的人都这么任性吗哈哈哈!】

    【别挡住我舔屏啊啊啊啊!】

    【天呐撸,奶油也挡不住江爸爸的美!】

    【节目组:不用你做节目效果!你好好的当个美女就行!观众只想看到你的盛世美颜!】

    当节目组宣布让嘉宾去挑战明大师的时候,影后粉趁机嘲讽。

    【江羡肯定不敢上吧!她可没什么脑子!换做是我们文文姐,肯定就上了,毕竟我们文文姐是学霸啊!】

    果然,江羡认怂不上去下棋。

    影后粉就嘲讽得更厉害了。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胸大无脑!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江铁板:就你B话多!】

    等贺岁言也挑战完毕,明大师没有任何意外的获胜,他说了一番话,并提到自己不算是围棋第一人,有人比他更厉害的时候,观众都惊叹了。

    【那得有多厉害啊!】

    【好像见一见这位比明大师还厉害的大师啊!】

    随后明大师把徽章送给了江羡。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观众们都措手不及。

    【我的妈呀,江羡这是……什么神仙运气?简直了!】

    这句话提醒了各位观众,众人也纷纷表示,这一期的江羡简直是太幸运了。

    就好像是开挂了一样,全程顺顺利利就到了终点。

    哪怕她已经放弃了挑战,结果依旧拿到了胜利的徽章。

    【这是锦鲤体质吧!拜一拜锦鲤啊!】

    【不不不,这是天选之女!】

    第一期节目结束,江羡又上了热搜。

    不过这一次

    的热搜话题是,#天选之女#。

    影后粉新一波嘲讽,【就这还天选之女呢哈哈哈,忘记她前两天丢掉代言的事了吗?】

    【明明就是节目组偷偷给的剧本,还有人当真,也真是没脑子!】

    【是你们家影后最厉害最棒,那还来这里找什么存在感!顾好自己家一亩三分地不行吗?】

    【摆明了是蹭热度。】

    不管黑粉怎么嘲笑,江羡的热度依旧是居高不下的,也给节目组带来了很多的热度。

    这让花了三倍价钱买下版权的江羡,又赚得盆满钵满。

    第二天秦粤和司机来接江羡去拍摄新一期的综艺,到了聚集地才发现文允诺也来了。

    秦粤在江羡身后嘀咕了一句,“这是他妈什么冤家路窄,这也能撞上,真服了。”

    一两次的意外,江羡可以真当做意外。

    可次数多了,就显得有些刻意了。

    所以她很确定,文允诺是冲自己来的。

    当然,她的人生信条里并没有怯场两个字,所以她很大方的走了过去。

    文允诺很大方的跟江羡打招呼,“江小姐,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好巧。”江羡笑得很无害。

    另一边,贺岁言来了,看到江羡的时候,眼前顿时一亮,便大步的往她走了过来。

    文允诺看到贺岁言,立马挺直了腰板,面带微笑的跟他点了点头,想等到对方给了回应之后在开口打招呼。

    谁知贺岁言径直从她面前走了过去,直接走到江羡面前,伸手弹了一下江羡的额头说道,“天选之女,早啊。”

    “哎呀,好疼,弄破了!”江羡捂着额头哼哼。

    贺岁言还紧张了一下,“我看看?怎么会弄破了?”

    他的力道也不大啊。

    结果江羡说道,“我的皮肤吹弹可破,你不知道吗?”

    贺岁言,“……”

    他信了!

    江羡咯咯地笑了起来,“逗你的!洛星呢?怎么还没到?”

    贺岁言和洛星已经合作拍过几期综艺了,也算是认识了,所以江羡就跟他打听了一下。

    结果贺岁言说道,“她不是很早就过来了吗?应该已经到了啊。”

    两人看了看现场,却始终没发现洛星的踪影。

    此时,场外的一辆黑色跑车里,洛星抓着车把手,整个人都快贴在车门上了,非常戒备的看着坐在后排座位上,阴沉得有些可怕的男人。

    她没想到自己刚回江海就被抓现形了!

    “那个……盛少,我,我得去参加拍摄了,您有事就,就说。”洛星说完还紧张的吞了口口水。

    盛景淮眯了眯阴沉的眸,舌头下意识的舔了舔唇,多了几分阴冷的味道,“你把你上次骂我的话再说一次。”

    “盛,盛少,你,你这个癖好不太好啊,得治,哪有人找骂的。”洛星磕磕巴巴的劝说着。

    盛景淮冷笑,“所以你也知道那是骂人的话?”

    洛星,“……”

    这男人真他妈小心眼!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他居然还记得!

    早知道她就不回江海了!

    可现在后悔明显已经晚了,洛星只能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开口,“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大人有大量,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我一般见识好不好?”

    “不可能。”盛景淮拒绝得斩钉截铁,摆明是来找茬的。

    “只要你放过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洛星说得很卑微。

    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