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景淮就故意为难的说道,“好啊,那你学狗叫,我就放过你。”

    洛星,“……”

    草!真不是个人!

    她苦兮兮的乞求,“盛少,我真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就放过我吧,我再不出现,节目组还以为我耍大牌呢,我这星途才刚刚开始就断了,你也少挣不少钱啊是不是?没道理跟钱过不去的。”

    盛景淮根本不吃这一套,还非常牛气的回复她,“我钱多,不差你这点。”

    洛星气得想掀桌,有钱了不起啊!

    有钱,是挺了不起的。

    不然她也不会在这里折腰了,洛星咬着唇衡量了一下,然后豁出去的叫道,“汪汪汪。”

    盛景淮,“……”

    见他脸上浮现一脸享受的表情,洛星就恨不得冲过去掐死他。

    可她不能,只能陪着笑问道,“盛少,这样可以了吗?”

    “可以了。”

    洛星一得到自由,就疯狂的逃离这个狗男人!

    在盛景淮看不见的地方,她无声的哔哔了一大串不堪入耳的痛骂。

    为什么是无声?

    因为不敢骂出声啊!

    底气这东西,她就没有过!

    隔着车窗,盛景淮看着她离开后,心情颇好的拿出手机点开刚刚的录音,选关键的地方剪辑下来然后重复播放。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叫得真好听。

    盛景淮多日来的阴郁,总算一扫而空,心情大好的吩咐司机,“走吧,去酒店。”

    许荡都来江海好几天了,他也该去看看这个傻白甜了。

    洛星卡在最后关头出现,一路道着歉过去,心里又狠狠的把盛景淮骂了一通。

    当她看到江羡的时候,惊叫一声,然后冲了过去,“你怎么来了!”

    “我可是这一期的嘉宾。”江羡笑眯眯的道。

    “哇太好了,我要跟你一组!”洛星立马拉帮结派的,“我要跟天选之女一组!”

    因为接近尾声,所以这一期的内容会和往期有许多不同。

    导演正在给嘉宾们讲规则的时候,助理跑来一脸紧张的说,“路导,出了点小意外,之前承认借我们场地的会所突然变卦要加钱才愿意出借,而且坐地起价,要价很高!根本不划算!”

    “那有其他备选吗?”导演立马问道。

    “当时挑选的时候也就这家和X会所合适拍摄,因为X会所的档次比较高,所以才选了这家的,如果现在去找X会所商谈,可能不会很顺利。”

    导演听了也一阵焦头烂额,都马上要开拍了,场地出了意外,还怎么拍摄?

    听到头绪的文允诺突然开口,“那个……导演,我认识X会所的人,可以帮你问问。”

    导演一听立马说道,“文小姐有人脉吗?可以帮这个忙吗?如果能帮上这个忙,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被导演这么一称赞,文允诺找到了存在感,她非常礼貌的道,“那我去打个电话。”

    “麻烦文小姐了。”

    文允诺带着节目组的感激去打电话了。

    其实她压根不认识什么X会所的人,只是为了装逼才那么说的。

    不过她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她可以找盛景淮啊。

    盛景淮经常出入那里,肯定很熟悉,找他准没错。

    文允诺一个电话打到了盛景淮那里,他接了起来,听到对方提出的要求,他有些意外,“X会所?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你就跟我开这个口!”

    文允诺无辜的说道,“盛少,我话都已经说出去了,你就帮一把吧,不然我会没面子的。”

    盛景淮觉得这人真有意思,用别人的关系去冲自己的门面,这脸得有多大啊?

    偏偏一旁的许荡听到是文允诺打来的电话,还劝盛景淮,“好歹小时候一起玩过,就帮个忙呗。”

    盛景淮再一次觉得许荡真他妈是个傻白甜!什么都不知道!

    “这事儿我未必能帮你,你要有心理准备,这个X会所我是经常出入,可我还真不知道他们的老板是谁,只能帮你问问了。”

    听到这个答案,文允诺心里有些发紧,“盛少,你可得帮我一把啊。”

    另一边,洛星得知会所的事情后就问江羡,“他们为什么不找你?你就是老板啊!”

    江羡无辜的道,“文允诺不是说她可以搞定吗?我再出面不太好吧。”

    洛星听了很想笑,“行了行了别演了,你就是想看看文允诺要怎么收场吧!”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文允诺等了一会儿盛景淮的电话,对方给了她答复,“抱歉,没能帮到你。”

    听到这个答案,文允诺很是失望。

    她没想到盛景淮都没办法弄到特权,这个X会所,到底是谁开的?门槛这么高!

    偏偏导演组那边还等着消息了,文允诺趁着江羡跟洛星不在,才走过去跟导演组解释。

    “不好意思啊路导,我刚问过了,X会所那边被人提前预定了,实在没办法调剂,所以……”她愧疚的跟导演道歉,“实在对不起啊,没能帮到你,如果早些说就好了。”

    导演本就知道这事儿强求不来,也不怪别人,就连连挥手,“没事没事,我们再想办法好了。”

    结果贺岁言听到这话就问道,“路导,你说的是X会所吗?”

    “是啊,怎么了?你有人脉?”路导又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追问道。

    贺岁言有些茫然,“这事儿你直接找江羡不就好了?”

    “找江羡?”路导有点懵。

    连文允诺都不太明白贺岁言这句话的意思。

    结果就听贺岁言解释道,“江羡就是X会所的老板啊,你找她比找谁都强吧,也就她一句话的事。”

    路导恍然过来,急忙小跑着去找江羡了。

    文允诺听到这答案,心里突然像吃了狗屎一样难受。

    因为她怎么也没想到,江羡居然会是X会所的老板!

    怕的不是装逼翻车,怕的是在本尊面前装逼翻车。

    她突然后悔来参加这个节目了!

    导演找到江羡的时候,她一口就答应了,还解释自己一开始没有主动帮忙的原因,“我看文小姐说她有关系能帮到你们,我就不好意思开口说了。”

    路导也知道最近网络上两人的明争暗斗,对江羡这句话也心知肚明着呢。

    到了场地之后,节目开始拍摄。

    这次节目组学聪明了,没有将文允诺和江羡放在同一组,而是让江羡,洛星和贺岁言组了一组。

    他们先在会所里找到节目组放置的各种线索,有的藏在垃圾桶里,有的藏在冰箱里,还有的藏在装满蚕的箱子里。

    贺岁言把手伸进去摸到肉蚕的时候,吓得哇哇大叫,直接扑到了江羡的怀里,“羡羡救我!有虫!”

    江羡,“……”

    都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怕虫子,也是服了。

    江羡把他安慰好,才过去往箱子里一抓,顺利拿到了线索。

    另一边,洛星也突然鬼哭狼嚎的冲过来一头扑进了江羡的怀里,“羡羡救我!有蛇!”

    江羡就这么一左一右的拖着两个拖油瓶去哪个蛇箱子里拿线索,那画面要多搞笑就有多搞笑。

    摄影组拍得格外起劲,这个素材,肯定会爆的!

    果然,江羡一出现,综艺效果完全不愁。

    反而是文允诺和另外两个男嘉宾那边没拿到多少线索。

    第二场拍摄是在一个游泳馆里,按照要求,他们两组人员得在这个泳池里抢线索。

    艺人们都已经换好了泳衣一一出现,不过都是比较保守的泳衣。

    江羡和洛星出现的时候,贺岁言明显给了个赞许的眼神。

    但文允诺出现的时候,众人都有些惊讶。

    因为她穿了……长袖长裤的泳衣,像潜水服一样,有点格格不入。

    不过人家要求就这样,也不好强求,等到导演宣布拍摄开始之后,几人都跳进泳池里开始找线索。

    一开始大家都中规中矩的,非常礼貌。

    到后来就开始争抢起来了,争抢之中,江羡忽然觉得背后一阵刺痛。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背部已经被挠了一片血痕了。

    因为节目还在拍摄中,她也不好说什么,就没当回事,继续潜入水里抢线索。

    当她拿到线索时,文允诺突然叫道,“线索在江羡那里!”

    这一喊,几个人都围了过来,保护的保护,争抢的争抢,反正规则就是这样。

    江羡突然被扑,都没反应过来就直接被扑到了水底。

    下一刻一只穿着长泳裤的脚狠狠的踩在她的头上,踹得她有些头晕。

    还好洛星反应过来迅速潜到水底将她拉了起来,江羡被呛了水咳嗽了半天。

    洛星给她拍背的时候,发现她后背的红痕,眼里一冷就喊道,“导演!停一下!江羡受伤了!”

    艺人受伤那可是大事,节目组哪敢怠慢,赶紧叫停了拍摄。

    洛星和贺岁言将江羡从泳池里拉了起来,立马查看伤口。

    由于江羡的皮肤太过白皙,真有些吹弹可破,所以这一片抓痕看上去非常的严重。

    洛星看得直蹙眉,有些不满的道,“玩游戏就玩游戏,怎么还带下手的啊?到底是谁这么过分?”

    文允诺那一组的两个男嘉宾立马解释说,“我没有指甲,应该不会伤到江羡的。”

    所以嫌疑就落在了文允诺的身上,文允诺无辜的说道,“我不知道啊,当时太混乱了,我也被抓了的。”

    江羡觉得不算什么大事,而且这么一叫停,为难的肯定是节目组,便拉了拉洛星说道,“我没事,继续拍摄吧。”

    导演很感激江羡这样的通情达理,悄悄松了口气之后继续拍摄。

    一边的秦粤看到这情况心里很不爽,她反正是咽不下这口气,打算拍摄结束后找文允诺好好理论理论。

    后来的拍摄,贺岁言和洛星就一直护在江羡身边,没有再给文允诺机会。

    好不容易拍摄结束,江羡这一组获胜,文允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甚至不等导演宣布结束,就直接丢下毛巾走了,只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洛星吐槽了一句,“不是吧?这么输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