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允诺回到更衣室换衣服,秦粤找着机会跟了过去。

    结果就听到她在更衣室里辱骂江羡。

    “江羡这个贱人!怎么所有人都护着她啊?她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她那点比得上我了?”文允诺丝毫不顾及形象在痛骂着,好想她才是受了很大委屈的那个人一样。

    “明明我都要抢到线索了!都是她抢走了!贱人贱人!怎么不去死啊贱人!”

    秦粤听不下去,直接推门进去,“把嘴给我闭上!”

    话音刚落,秦粤的目光突然顿住了。

    她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画面,有些不敢置信。

    反应过来的文允诺尖叫着躲躲到了开着的衣柜门后面,愤怒的喊道,“你干什么!你滚出去!”

    秦粤大概也没想到会撞见这么尴尬的画面吧,想了想还是退了出去。

    关上门的时候都还在想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太匪夷所思了。

    网络上和圈子里关于文允诺的传言只有两种,一种是她非常聪明,凭自己的能力考上了国外的名牌大学。

    另一种是她凭借自己出色的表演拿到了影后桂冠,成为名副其实的高材影后。

    这两种人设大多是偏向正面的,说她有多积极向上,多励志,多清高等等。

    可秦粤分明看到她后背一片的烫伤,有新的也有旧的,大大小小遍布整个背部。

    从伤痕来看,是烟疤,用滚烫的烟头一个个烫出来的疤痕。

    听说有的人对烟疤有瘾,特别享受那种被烟头灼烧时的疼痛感。

    秦粤不知道她是不是这种,总觉得和传言中的文允诺截然相反。

    她满腹疑惑的回到江羡身边,江羡和洛星已经换好衣服打算回去了,见秦粤过来还问她去哪里了。

    秦粤正要解释,文允诺突然气势汹汹的走过来,抓住秦粤就是一个耳光重重的打了上去。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众人都没反应过来。

    秦粤被打得晕头转向的,鼻子也跟着热热的开始流鼻血了。

    江羡看到这一幕,突然怒气上头,直接扑过来要打文允诺,“你凭什么打我的人!”

    要不是文允诺躲得快,江羡那一巴掌就打到了。

    洛星急忙拉住江羡劝她,“羡羡,你冷静一点。”

    “我冷静不了!她都动手了还让我冷静呢?”江羡气得不轻,力道也是非常大。

    文允诺大概被吓到了,瑟缩了一下,急忙拉着助理跑了。

    要不是洛星拉着,江羡还要追上去呢!

    等她稍稍冷静点,秦粤鼻子的流血已经止住了。

    她懵懵的解释,“我刚刚听到她在更衣室里骂羡羡姐,气不过就闯了进去,谁知道看到了她的秘密,她应该是气恼这件事,才过来打我的吧。”

    “什么秘密?”洛星好奇的问了一句。

    秦粤小声的说了出来,洛星非常惊讶,“难怪她要穿长袖长裤的泳衣呢,原来是因为这个,没看出来啊,在外她一直维持着自己冰清玉洁的形象,私底下却是这种人。”

    “圈子里的人设你也就看看,别当真。”江羡到是看得很透彻。

    但洛星却说,“不,你超级富二代的人设我一直很当真。”

    两人话都还没说两句,红姐就急匆匆的赶来了。

    江羡都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她怎么来了,红姐一脸紧张的开口问道,“羡羡,听说你受伤了?伤到哪里了?严不严重?”

    “没有啊。”江羡一头雾水的看着红姐,不明白她为何会这么问。

    “可我接到电话说你受伤了啊。”红姐也有点茫然。

    江羡这才拉了拉自己的衣服露出一小节后背问,“你说的是这个?没事,小问题。”

    红姐面色有些难堪,“这个……你还是去跟乔先生解释吧。”

    江羡一愣,随机追问道,“他来了?”

    红姐点了点头,并给她指明了方向,“乔先生就在外面等着,你赶紧出去吧,他很担心你。”

    虽然江羡不知道自己受伤的消息是怎么传到红姐和乔忘栖那里的,不过他的出现,就扫光了她所有的郁闷,飞快往门外跑去。

    估计乔忘栖是怕影响到江羡才没有直接出现,江羡飞奔过去上了车,才刚打算跟乔忘栖解释自己没受伤呢。

    男人就立马抓着她来了个全身检查。

    这个全身检查……还真是全身检查!

    就差没把她衣服裤子给扒掉了!

    江羡做着最后的挣扎没让他得逞,“我真没受伤,就是背后被抓了一下,小问题。”

    乔忘栖死死地盯着那条刺眼的红痕,深吸一口气之后才压抑着怒气说道,“这还是小问题?”

    “是啊……”江羡被他看得居然开始心虚起来。

    “江小羡,以后再给我弄出这些伤试试!”男人突然变得凶残起来,开始威胁她。

    江羡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生气呢,显然有点惊讶,“你是在威胁我吗?”

    “我表现得还不够直接吗?”男人气笑了反问,泼墨般的黑眸里多了几分危险的气息,“我没跟你开玩笑,如果你再把自己弄伤,就给我退出娱乐圈!”

    江羡,“……”

    这么霸道的吗?

    可是怎么办!

    她好喜欢啊!

    江羡突然扑进男人怀里,像个撒娇的猫咪一样在他下巴蹭了蹭,“老公,你霸道的样子真帅!”

    乔忘栖,“……”

    哪怕有天大的怒气,这会儿也没了。

    见到她,就气不起来。

    你说气不气!

    乔忘栖算是发现了,自己拿这女人没半点办法!

    他本来和盛景淮在聚会,突然接到红姐电话说江羡受伤了,急得他丢下两人就走了。

    好在是小伤,可他还是很紧张。

    他估计江羡也不会跟他说到底是怎么伤到的,所以他打算自己查。

    ……

    洛星录制了一天的节目,累坏了,回到家里打算好好的躺尸一番。

    结果一打开灯,差点被沙发上坐着的男人给吓个半死。

    “你,你怎么在我房间里!”洛星惊魂未定的问道。

    盛景淮不疾不徐的挑眉反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公司安排给你的宿舍吧?整个公司都是我的,这房子也是我的,怎么就成了我进你房间了?”

    洛星,“……”

    就没见过这么狗的男人!

    强词夺理说得那么理直气壮!

    见过不要脸的!

    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洛星强行把怒气憋了回去问道,“所以盛少大驾光临,是有何吩咐?”

    “没什么,今天心情不好,想听你学狗叫。”

    “……”

    草!

    狗男人!

    洛星决定不再屈服,“盛少,虽然我是你公司的艺人,带我还是有自尊的,请你不要践踏我的自尊,谢谢。”

    “哦。”狗男人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句,“本来嘛,想给你介绍一部电影的,看样子你是不需要了。”

    洛星,“……”

    妈的可以收回刚才的狠话吗?

    显然不能。

    洛星咬了咬唇,一秒变脸陪笑的问道,“盛少,我这边综

    艺就要拍完了,不知道有什么新的工作介绍给我啊?拍电影的话我也是可以的,我对我的演技很有信心的。”

    “你刚刚说我践踏了你的自尊?”

    “不不不,您听错了,我才没说过这种话呢!”洛星急忙否认。

    “哦,那学一声狗叫来听听?”

    “……”

    “汪……”

    “……”

    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好在盛景淮没有强求,丢下一句,“明晚七点,到云端会所来,我介绍导演给你认识。”

    “谢谢盛少!”这次洛星说得非常大声。

    盛景淮满意的离去,洛星关上门之后,立马狠狠的踹了一脚他刚刚坐过的沙发。

    什么嘛!

    不擦车改学狗叫了?

    和都他妈的什么癖好!

    狗男人!

    ……

    文允诺打秦粤的事情,江羡原本被安抚了一点,谁知文允诺恶人先告状,直接发了微博诉苦。

    【文允诺V:从业三年,我从没遇到这样的羞辱,有些人也太过分了!】

    随后又发了第二条。

    【文允诺V: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完成每一个工作,没必要这样针对我。】

    文粉立马但心的问。

    【姐姐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

    【肯定是江白莲!她才是仗势欺人!谁惹上她都没好果子吃!】

    【江狗自己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了,就仗着家境来欺负人,笑死他妈个人!】

    文允诺一哭诉,引起了很多人的同情心,开始纷纷针对江羡。

    骂得那叫一个难听!

    江铁板们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了,纷纷开始反击。

    吃瓜群众原本以为这次的撕逼,江羡应该不会回应的,毕竟之前跟文允诺的几次交锋之中,江羡都选择了沉默。

    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江羡非常迅速的给了反应。

    她也没法微博,只做了一件事,点赞。

    不,应该是疯狂点赞。

    好家伙,在文允诺发布微博五分钟后,江羡上线,就开始不停的点赞。

    所以她的页面不停的有提示她最近点过赞的微博内容。

    【天天碰瓷天天碰瓷!合着你上辈子就是个瓷器呗!要给你颁个碰瓷奖吗?!】

    【一直标榜自己是实力派,说来说去也就一部电影,也不看看那一届的奖项有多水!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拿到个代言就了不起啊天天在那儿显摆!我江爸爸都没理你还跟那儿叫唤!烦死了都。】

    【好好草你的学霸人设不好吗?非要来碰瓷!有病!】

    【大概是没手没脚不能独立行走非得依靠我江爸爸的人气而活吧!】

    【……】

    诸如此类的微博,江羡点了将近二十条。

    这件事很快就引起了热议。

    就在众人云里雾里的时候,江羡才慢悠悠的发了个微博。

    【江羡V:不好意思,手滑了。】

    【噗哈哈哈哈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太解气了!江爸爸V5。】

    【江爸爸还是那个江爸爸!刚得一匹!爱了爱了。】

    【就是,这才是霸道女总裁的真实性格吧!人家有钱又有颜值,凭什么让着你?】

    【比起某某影后的阴阳怪气,我觉得江羡的做法更直接坦率,有点被圈粉了!】

    【被圈粉+1!】

    ——

    江小羡:谁不会手滑似的!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