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观望观望,不敢贸然站队。】

    【根据以往的经验来判断,江羡这是又要反转剧情了,所以我决定站江羡!】

    被江羡这么一叫嚣,文允诺感觉被挑衅了,一怒之下让自己的工作室发布了律师函。

    这让原本就热闹的场面更加热闹了,吃瓜群众恨不得两人直接打起来。

    【反正我站文影后,简直受够江羡了,最近哪哪儿都是她的新闻,烦死了!】

    【江羡明显玩不起,自己没拿到代言就处处为难文影后,太没素质了!娱乐圈毒瘤!】

    【文影后也太刚了直接发了律师函,想知道江羡会用什么招,不会也发律师函吧。】

    很显然,他们猜错了。

    在江羡回击之前,新一轮的大瓜直接成熟。

    贺岁言亲自发微博为江羡辟谣。

    要知道贺岁言是鲜少发微博的人,一年能发个两三次就已经顶了天了。

    这次却为了江羡,亲自发微博,让不少人又开始关注两人之间的神秘关系。

    【贺岁言V:昨天录制密室逃脱的时候,在其中一个游戏环节中江羡被人抓伤,出于对节目的尊重以及伤势不算严重考虑,江羡并没有追究这件事情,还坚持完成了节目的录制并且拿到了本次游戏的胜利,获得了节目组的赞许,因此引来了一些不必要的嫉妒,建议你们吃瓜的时候保持理智,不要被人带节奏,事实是怎么样,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如果非要闹得不可开交的话,完全可以让节目组拿出原片,还原事实的真相,免得人云亦云。另外,我和江羡认识十几年,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都站在她这一边!因为她值得!】

    这番澄清一出,贺粉差点没疯掉。

    【贺大神你是不是被江羡下降头了居然给她澄清?】

    【555贺大神你清醒一点,可千万别看上江羡啊!】

    【完了完了,粉丝滤镜碎了,贺大神居然喜欢江羡这种花瓶!】

    当然也有理智粉表示。

    【儿子年龄到这里了,也应该谈恋爱了,妈妈支持你!非常有担当!不亏是我粉的偶像!】

    【啊啊啊啊我的江山CP是真的!我磕到糖了!】

    【天啦撸,认识了十几年,也就是说……他们是青梅竹马!这是什么神仙爱情故事!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所以,我怀疑那位高材影后在无中生有,暗度陈仓,凭空捏造,凭空想象……】

    还有江铁板在文影后的微博下评论。

    【倒打一耙你最行!】

    就算文影后的地位再高,那能高过贺岁言吗?

    随后没多久,文允诺工作室默默的删掉了律师函,引来了新一波的嘲讽。

    文允诺明显咽不下这口气,然后发了九宫格的日化广告图,就像是一种无形的叫嚣,摆明是在故意刺激江羡,嘲讽她没拿到这个代言。

    江羡亲自翻阅了这些嘲讽,然后笑得东倒西歪,“要是他们知道我拿到了全球代言,会不会被气死?”

    “你刷了一天微博了,眼睛累了,该休息了。”乔忘栖没收了江羡的手机。

    江羡委屈巴巴,“我哪有看一天啊,明明就看了一小会儿,而已。”

    “一小会儿?”

    “……好啦好啦,睡觉!”江羡掀开被子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赶紧来陪我睡觉啊!”

    一张明媚的脸上全是捉弄的笑意,仿佛在说,你的老婆向

    你发起了睡觉邀请。

    “我还有点事要去处理。”乔忘栖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江羡捂着胸口像是受伤了一样,如泣如诉的说道,“狗子你变了,你开始嫌弃我了,你已经不馋我的身体了。”

    原本打算去处理一点公事的乔忘栖听到这话,突然回头开始解开衣服,“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大不了浴血奋战。”

    江羡立马裹紧自己的小被子说道,“你你你……你怎么不配合我的剧情呢!”

    乔忘栖气得敲了一下她的头,“戏瘾过够了没?过够了就赶紧睡觉,生理期不能熬夜,知道吗?”

    “知道啦!那你也要快点来陪我睡觉!没有你我睡得不安稳。”

    “好。”乔忘栖给她盖上被子,又调了灯光的亮度之后,才出了卧室去了书房。

    席年已经将他要的东西传到了邮箱里,是一段视频录像,正是昨天密室逃脱游泳馆的拍摄现场。

    乔忘栖花了一点时间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找到几处视频剪辑出来放了慢动作。

    果然,江羡背后的抓痕是文允诺的杰作。

    包括后来在水底下她故意踩着江羡不让她冒出水面。

    就算他再理智,再冷静,看到这个画面也无法保持理智和冷静了。

    那是江羡!

    是他老婆!

    是他宠着呵护着的妻子!

    自己都舍不得动一根头发丝,居然被别人这样为难!

    叫乔忘栖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他直接给盛景淮打了电话过去,“我记得文允诺有部分合同是签在你公司的。”

    本来还云里雾里的盛景淮一听到文允诺这名字,立马清醒起来,“是因为网上的事,你要对她下手吗?”

    “她动了我的人,你觉得我会放过她?”乔忘栖冷冽的反问。

    盛景淮很了解乔忘栖,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性格。

    思忖几秒后说道,“首先声明,我没有要护着文允诺的意思,但我觉得,你不如就此偿还一个人情。”

    这个提醒,让乔忘栖的眼神更为冷冽。

    静默几秒后,他挂断了电话。

    盛景淮捂着胸口长长的舒了口气,随后给文允诺打电话,“到云端来一趟!立刻,现在!”

    文允诺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听盛景淮语气这么凝重也不敢懈怠,当即就让司机送自己到云端去见盛景淮。

    洛星也准点到了云端,按照盛景淮的提示找到了包间。

    包间里有不少的人,见到她进来时,一个坐在卡座右边位置的男人眼前顿时一亮,“盛少,这就是你要介绍的那个艺人吗?外形条件不错啊。”

    盛景淮冲洛星招招手,“过来。”

    洛星严重觉得他这个举动像是在招什么小宠物一样,偏偏她还得听话的过去。

    盛景淮让她坐在自己的身侧后,才跟刚才说话的男人介绍道,“魏总,她叫洛星,是我公司签约的模特,外形条件你也看到了,非常不错,不过你也知道,模特这一行,吃的是青春饭,走不长久的,所以公司考虑让她转型,所以想魏总在你的片子里给她安插一个配角,试试水。”

    “盛少太客气了,你本来就是这部片子的投资方,你说加就加呀,而且我觉得她的确很不错。”魏总对洛星似乎很满意。

    一旁的洛星大概是明白了盛景淮叫自己来这里的意思,虽然这是她第一次从盛景淮嘴里听到称赞自己的话。

    原来狗嘴里还是能吐出象牙的嘛!

    聊了几句之后,就算是把洛星给订下了。

    魏总便对洛星发起了喝酒的邀请,没办法,国内的酒桌文化就是这样。

    洛星也知道规矩,就主动去倒酒敬酒。

    盛景淮到也没拒绝,只是脸色有些臭,好像是谁惹他生气了一样。

    过了半个小时,文允诺到了,给盛景淮打了电话,他借口出去了一趟。

    盛景淮刚走,魏总等人就开始不规矩起来。

    先发起进攻的是魏总,他直接坐到了洛星身边,拉着她喝酒,“洛小姐,你知道你要在我们片子里演个什么角色吗?”

    “这个……我还没看过剧本,的确不知道。”

    “我们这个片子啊,是个商业片,非常不错的,导演在圈内非常有名的,这次会请很多大咖客串了,你要是表现好,肯定能红的,你会演戏吗?”

    “没系统的学过。”洛星慢慢往后挪动。

    但魏总却不给机会,直接握住了她的腰,不让她往后退,眼底都是猥琐,“没关系啊,我可以教你的,你给个联系方式呗。”

    “谢谢魏总关心,我有演员朋友,可以跟她请教的!”

    “哎呀你不要觉得麻烦,我也很乐意为美女服务啊。”魏总一边说一边Y笑着,握着洛星的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

    洛星忍了又忍,实在是忍受不了那呕吐的冲动,就急忙起身,“那个魏总,我喝多了有些头晕,我去个洗手间,我要吐一下。”

    魏总潜规则过很多艺人,一眼就看穿了洛星的心思,当即就沉着脸提醒她,“虽然有盛少帮你说话,可也不是非你不可的事,我劝你还是学聪明点,别在那里假清高!”

    “魏总,你误会了,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洛星试图解释。

    谁知魏总嘲讽的笑了起来,“盛景淮身边的女人,能有什么好人?”

    这话,到真让洛星无法反驳。

    她进退两难之际,盛景淮突然推门进来,冷艳的脸上带着嘲弄,嘴角邪妄勾起,“魏总,你这话说得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我身边的女人,都不是好人呢?”

    其实魏总也是喝多了,色心不成恼羞成怒才说出那些话的,他也没想到盛景淮会突然回来的。

    被盛景淮这样一反问,他突然一个恶寒,急忙解释道,“盛少,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盛景淮往卡座上一坐,懒洋洋的翘起腿来,那张夺目的脸上多了几分凌厉,“那魏总是什么意思?说来听听,我挺好奇的。”

    魏总知道自己闯了祸,赶紧赔礼道歉,“对不起盛少,是我喝多了喝糊涂了才说出那些话,我跟你道歉,对不起。”

    “跟我道歉?我并没觉得被冒犯到啊。”盛景淮轻笑起来。

    魏总脸上一苦,只得转过身去跟洛星说道,“洛小姐对不起,无意冒犯到你,请你原谅。”

    “其实……”洛星想说其实没什么,反正也没得逞。

    可才说了两个字,就被盛景淮瞪了一眼。

    她喉咙一紧,又立马改口道,“魏总,请你以后对女人尊重一点,并不是所有女人都像你想的那样随便!至少我跟盛少,就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希望你下次不要再这样了。”

    “是是是……”魏总一头冷汗。

    洛星都快紧张死了,虽然她平时觉得自己挺狠的,可实际上她还是挺怂的,要不是盛景淮在,她才不敢那样说话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