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多会儿,江羡点的那一堆外卖就到了。

    她喜滋滋的上楼去叫乔忘栖吃饭,男人一看到她那发型,就没胃口了,想说不吃。

    江羡直接拉着他就走,丝毫不给他挣扎的机会。

    到了楼下,看着那一桌子的外卖,男人的俊脸忍不住的抽了抽。

    江羡看他那眼神就知道他要说什么,先发制人的扮无辜说道,“你把我胃口都养刁了,所以我都不知道吃什么好了,就胡乱点了一些。”

    所以问题还在他身上?

    乔忘栖抬手就要去揉她的头发,可以看到那短发,他又垂下了手臂,冷着一张俊脸说道,“我去给你弄点面条,这些就别吃了。”

    “那好浪费啊,不能浪费!”

    “回头我让席年把这些打包带走,拿去给公司的人吃。”

    “……”行吧,你安排。

    虽然她觉得那些外卖看上去也挺好吃的。

    乔忘栖速度很快的煮了两碗面,江羡放醋的时候,不小心多放了一点,吃了一口就蹙着眉头,“好酸啊。”

    “那你吃我的。”乔忘栖对调了两人的面,低头吃了起来。

    江羡看着他低头吃面的样子,心情一阵愉悦,便故意说道,“既然你醋都能吃,那吃我也应该没问题吧?”

    男人猛然抬头眯着眼睛看向她,眼底似燃起一簇簇火焰。

    被她挑起的火焰!

    江羡不怕死的在桌子底下用脚去蹭他的腿,美眸含笑,自有万种风情在眉梢。

    碗里的面顿时就不香了,乔忘栖放下筷子,抽了纸巾慢慢的擦拭着嘴角,看她的眼神却迅速炽热。

    江羡水润莹亮的星眸直视那黑曜石一般的双眸,眼神毫无闪躲,整个人就坦率的表达出一个明显的信息。

    我在勾引你!

    所以你快点上钩!

    乔忘栖喉结一阵涌动,下一刻,他起身越过桌子,微微低头。

    江羡以为他要吻自己,自然而然的闭上了眼睛。

    结果乔忘栖弯下腰去,直接将她整个人扛了起来。

    失重的感觉让她一惊,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人就挂在乔忘栖的肩上了。

    她试图挣扎一下,却被乔忘栖抬手给了一巴掌,直接打在她的臀部。

    力道自然不大,像是挠痒痒一样,却惹得江羡面色赤红。

    乔忘栖一路毫无压力的将她扛到了卧室,随后结结实实的把她压在了床上,出其不意的吻了上去,非常有侵略性的霸占着她。

    唇被封住的那刹那,江羡脑子一片空白,两耳嗡嗡作响,眼前仿佛有一片白光炸了开来,像丢了魂一样的任他宰割。

    他含着她的唇,先是轻轻的吮·吸,引得江羡浑身发麻。

    然后他舌尖撬开了她的贝齿,毫不客气的伸了进去,肆意搅动。

    江羡身子一软,几乎晕厥过去……

    ……

    事实证明,床上打一架,真的能解决夫妻之间的矛盾。

    乔忘栖虽然还是有些气,但木已成舟,他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只是摸了摸她的头发说,“下次如果要剪头发,得提前跟我说。”

    江羡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心里却在想,下次我还敢。

    大不了……

    再在床上打一架!

    反正也没吃亏……

    就是有点累,会肾虚。

    等她哄好这个男人回复洛星的信息时,已经是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了。

    洛星看了看前后间

    隔的时间,非常认可的给江羡点了个赞,“集美,你的腰还好吧?”

    “废了。”江羡坦白从宽。

    洛星,“看来你男人很强!不像我老板,估计就几秒吧。”

    江羡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试过?”

    正在喝水的洛星差点喷了,“我可不喜欢绣花针!”

    “啧啧啧,这得多大仇多大怨啊。”江羡都忍不住好奇起来。

    洛星也不是第一次跟她吐槽自家那吸血鬼老板了,“以前我觉得他是个时间管理非常牛逼的人,感觉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在约会,一开始是一周一个女朋友,最近我发现每天都不重样了,所以他不是时间管理牛逼,而是时间短,所以才换得那么勤,毕竟约过的都说不好,不愿意再约了。”

    江羡,“……”

    神他妈逻辑!

    关键听上去好像还说得通!

    “好了,我要去拍定妆照了!这可是我的第一部戏,虽然我是个女配,但我还是很高兴!”洛星美滋滋的说道。

    “是什么戏啊?”

    “摇滚少女。”

    “……”

    巧不巧?

    就问巧不巧!

    江羡问道,“如果我说,我是这部戏的女主角,你信吗?”

    “真的?”洛星果然被惊到了,“哇!这也太巧了,我还担心第一次进剧组不适应呢,看来不用担心了,有江爸爸罩着我!”

    “那是,你可以在剧组横着走。”

    “阔气!”

    剧组开机那天,江羡和洛星两师会晤了。

    拍摄周期是一个半月,因为是商业片,所以拍起来会更容易一些,而且百分之八十的取景都在江海,江羡每天都能按时上下班。

    洛星没有自己的保姆车,江羡就让她跟自己共用一辆。

    一开始洛星不太懂,很多事情都要问江羡或者现场的工作人员,NG的也比较多。

    但后来就自然多了,而且她在戏里演的是江羡的闺蜜,现实中她们本来就是闺蜜,演起来就容易多了。

    洛星现场看过江羡演戏之后,非常气愤的道,“以前那些说你演技不好的人真的是瞎了!你演技没任何问题好吗!有好几场戏我都被你感动了!还有今天那场哭戏,我本来是哭不出来的,结果被你的演技代入进去,哭得稀里哗啦的,太感人了。”

    “嗐,我总共才拍了三部电视剧,第一部还是打酱油的,那个导演根本就不认真随便糊弄的,哪里能表现演技,第二部和第三部的剧本都被改的面目全非,观众生起气来谁都骂,怎么可能看得到演技这东西。”江羡分析得头头是道的。

    而且那时候她在大华娱乐,那个公司只知道利用艺人的商业价值去捞金,根本没有认真接戏。

    作为经纪人的何月华还各种炒作,利用江羡去炒CP啊,蹭热度啊。

    江羡那时候都快万人嫌了,负·面新闻太多,怎么可能会有人关注到她的演技,全都一杆子打死了。

    话糙理不糙,这个道理洛星还是明白的,她给了江羡一个拥抱就当是无声的支持了。

    “对了,我刚听导演说,明天剧组会来个客串的超级大腕!不知道是谁,居然有点期待呢。”洛星翻着剧本说道。

    摇滚少女讲的是一个小县城里喜欢摇滚的少女,在家人和朋友的反对声中坚持要组建自己的乐队,排除万难带着自己的乐队去参加比赛,最终获得比赛冠军,让全国的人都知道摇滚不死的精神。

    而明天拍的戏,是这部片子的最后一场戏,摇滚少女乐队终于举办了属于自己的演唱会,这场演唱会,来了一个女主最最崇拜,也是她摇滚音乐启蒙者,她的超级偶像,来到演唱会现场做她们乐队的嘉宾。

    拍戏的顺序并不是按照

    剧情的顺序去拍的,像这种来客串的超级大腕,都是对方有时间的时候拍摄。

    剧方的口风很紧,到现在都还没透露那位来客串的超级大腕是谁。

    江羡到没有洛星那么好奇,只是认真的读者自己的剧本。

    洛星要背的台词不多,比江羡要轻松很多,就窝在沙发上玩手机。

    少了江羡的微博,变得清冷了很多,没什么瓜可以吃。

    她又打开游戏开了局游戏,才刚刚进入游戏界面,就收到了吸血鬼老板的信息。

    1秒吸血鬼,“出来,我在外面等你。”

    洛星手速很快的退出游戏回了个问号。

    再次切回游戏界面开始操作有些角色玩游戏。

    结果1秒吸血鬼又发来了信息,“给你五分钟,不来,后果自负。”

    洛星气得骂了句国骂。

    “怎么了?”江羡疑惑的问道。

    “矮短细找我,我先去一下。”

    “矮短细又是谁?”

    “我老板。”

    “……”

    江羡不得不佩服洛星给人取外号的能力,总是那么有精髓!

    洛星冒着被队友喷的危险去找盛景淮,他的车子就停在剧组拍摄场地外的公路边。

    她一路小跑着过去后伸手敲了敲车窗,车窗落下,露出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看都不带看她一眼的说道,“上车。”

    “我还在拍戏呢。”洛星急忙说道。

    “已经请假了。”

    “……”

    行吧,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洛星只好打开后面的车门准备上车,还没坐进去呢,就听盛景淮那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当我是司机呢坐后面?”

    这也能挑刺?!

    洛星真想提醒他,这样说话容易挨打!

    不过她还是认命的上了前面的位置,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去哪里啊?”

    “医院。”

    洛星下意识的问道,“你受伤了?”

    男人并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踩下油门迅速的离开现场。

    他几乎是一路飙车到了医院,吓得洛星死死地抓着把手没敢松开过。

    到了医院后,他停下车,直接拉着洛星就往医院里面走。

    男人的步子很大,走得很急。

    洛星今天拍戏穿了高跟鞋,被他这么拖着走明显有些吃力,但他根本顾不上这个,直接攥着走。

    她的手腕都被抓疼了,有点莫名其妙,不明白他到底要做什么。

    等他到了一处私人病房之后,那里已经有医生和好几个护士在等着了。

    两人一进去,洛星才刚刚站稳,就听盛景淮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抽她的血,她的血符合。”

    洛星,“???”

    什么玩意儿?!

    什么要抽她的血?!

    说他是吸血鬼,他还真吸血了不成?

    护士围了过来,也不管洛星愿不愿意,直接往病床上按啊。

    洛星挣扎着问道,“你们做什么!抽我的血干什么!”

    盛景淮突然过来按着挣扎的她说道,“你别动,先让他们抽。”

    “凭什么啊!”洛星不能理解的反驳,“虽然你是我老板,但也没道理逼我卖血吧!”

    “需要你的血去救命,你懂吗?如果你不抽血,她就死了!她会死的!”盛景淮双眼血红的嘶吼起来,脖颈间的青筋都凸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