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事后,乔忘栖揉着发酸的手给江羡打电话,语气很温柔,“江小羡,可以探班吗?”

    “可以啊!”江羡回答得很肯定。

    乔忘栖顿时觉得,自己还是最重要的,正高兴呢。

    江羡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得悄悄的过来,别叫人发现了,你认识我车子吧,找机会去我车子里等我,我拍摄好了就过来。”

    乔忘栖,“……”

    他好像……见不得人?

    虽然很郁闷,但乔忘栖还是去剧组探班了。

    因为他现在很想见到她,想亲自把她抱在怀里感受一下,确定她还是属于自己的,才会安心。

    而且就算他不喜欢偷偷的去找江羡,但他还是按照江羡的吩咐去做了,悄悄的上了她的保姆车。

    等了没多会儿,江羡趁着没戏的空档回来了。

    才刚刚上车,招呼都还没来得及打,就被乔忘栖一把抱住了。

    那力道,像是在确认什么异样。

    江羡有点莫名,“怎么啦?”

    “没有。”他断然不会说自己为何会这样,只是说道,“就是想抱抱你。”

    江羡又被这男人给萌到了,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

    因为太可爱了,她忍不住奖励了一个吻给他。

    只是这个吻到最后就变了质,差点被男人按在车里给强取豪夺了。

    是江羡理智的喊了停,“别咬我脖子啊!我一会还得拍戏呢!”

    乔忘栖愤愤的看着她白皙的脖子,眼底一片炙热的问,“那你什么时候不拍戏啊!”

    他已经觊觎她脖子很久了……

    每次都被她给拒绝了,只因为她要去参加活动,要拍广告,要拍戏,不能有吻痕。

    天知道这对乔忘栖来说是多大的折磨,每天都被她脖子给引诱着,恨不得狠狠的啃上几口!

    江羡捂着脖子红着脸说道,“快了快了,这部戏快杀青了。”

    “好。”乔忘栖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等江羡又去拍戏的时候,他给江羡留了言就离开剧组。

    心情不怎么好的他,总算想起自己还有俩兄弟在江海了,所以在兄弟群里发了个消息。

    乔忘栖,“X会所,出来喝酒,我请。”

    许荡最快蹦跶出来,“呀呀呀呀,乔爷你可算活过来了,你要是再不出现,我都打算报人口失踪了!”

    盛景淮,“一会就到。”

    许荡急忙说道,“来接我来接我!”

    半小时后,三人在X会所碰头了。

    许荡一看到乔忘栖就激动的问,“怎么样怎么样?我设计的戒指还可以吧!嫂子喜欢不?”

    “还没给她。”乔忘栖如实说道。

    “不是吧!还没给?那次杂志拍摄她不是佩戴了吗?”许荡非常不能理解的问。

    “但我没跟她说那是我们的婚戒。”

    许荡,“……”

    这效率……和乔爷您不匹配啊!

    盛景淮似笑非笑的道,“让我猜猜,你今天突然想起我们请我们喝酒,是不是因为看到微博的热搜了?江山CP?”

    这话都还没说完,就收到好几个乔忘栖射来的眼刀子!

    盛景淮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既然你这么在意,为什么不公开呢?”许荡好奇的问乔忘栖。

    这话又换来盛景淮一个白眼,还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脸,“许荡你个傻白甜!”

    “我怎么就傻白甜了!”许荡不服气。

    从小打大,他就一直被叫傻白甜,导致他一直想做点什么事来证

    明自己不是傻白甜!

    可是……没X用!

    “乔家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啊,还公开,公开不等于把江羡往火坑里推吗?”盛景淮没好气的解释。

    许荡理解了一下这句话之后说,“哦,所以乔爷是火坑对嘛?”

    盛景淮,“……”

    果然是个傻白甜!

    好好许家把他保护得很好,不然怕是被人骗得连裤衩都不剩了。

    乔忘栖一口一口的喝着闷酒,清晰很不好。

    盛景淮试着安慰他说,“圈子里的绯闻,你听听就好,别当真,而且你也要相信自己,相信江羡啊。”

    “我很相信我自己,我也相信江羡。”乔忘栖笃定的道。

    所以盛景淮不能理解的问,“那你怎么这幅表情?”

    “我只是不相信别的男人!”

    “……”

    盛景淮突然心塞的想起自己那次去御蓝湾拜访时,被乔忘栖赶出门的情形。

    原来他也在别的男人这个范畴里。

    二十多年的兄弟情,原来都是假的!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好好的喝闷酒吧,不管了。

    乔忘栖心情是真不好,喝了不少的酒,没多会儿就醉了。

    盛景淮叫了叫他,没等到回答,才幸灾乐祸的跑到兄弟群里发消息说,“我和许荡今天见证了一件大事!”

    在线的都冒泡了,“什么事?”

    “乔忘栖为情所困喝醉了哈哈哈哈!”

    群里沉默了几秒后,全都开始哈哈哈起来。

    因为这真是一件很好笑的事啊!

    ……

    江羡结束工作之后回到保姆车,乔忘栖已经走了。

    她还挺失落的,以为他会等自己下班呢。

    不过她也能理解,毕竟得枯等好几个小时呢,会很无聊的。

    她给乔忘栖打电话,却无人接听,这让她有些困惑。

    难道是在忙?

    或者是睡着了?

    江羡赶紧吩咐司机送自己回家,走到半路的时候接到了盛景淮打来的电话。

    “嫂子,乔忘栖喝醉了在X会所呢,你能来接一下吗?”

    喝酒?

    乔忘栖居然去喝酒了?

    和他认识这么久,江羡一直觉得他是个居家型男人,因为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家等自己。

    偶尔出差忙工作除外。

    至于喝酒,还是喝醉,她还真是第一次见。

    江羡急忙吩咐司机送自己到X会所,在盛景淮那里接到了喝醉的乔忘栖。

    其实盛景淮跟许荡也喝得差不多了,不够比乔忘栖好一点,他们帮着江羡把乔忘栖扶上了车。

    然后规矩的站在路边叮嘱,“嫂子回去小心点啊。”

    等车子一走,两人面面相觑几秒后,又开始大笑起来。

    因为太难得看到乔忘栖的糗事啊!

    在司机的帮助之下,乔忘栖总算躺在了床上,等司机离开后,她才去弄了热毛巾来想给他擦一擦,好让他睡得舒适一点。

    可毛巾才刚刚碰到他的脸,乔忘栖就把江羡给扯入怀中,抱得很紧。

    嘴里喃喃的说着一些话,江羡将耳朵凑了上去,才听清他呢喃的那些话。

    他说,“江羡是我的!是我的!”

    男人一直在重复着这句话,明明是无意识的举动,却让江羡一阵触动。

    不知不觉间,他们在彼此的心中就有了很重的分量。

    重到想拥有,想一辈子拥

    有。

    以前的江羡,从没有想过一辈子这种事情。

    哪怕在和乔忘栖拿到结婚证之后,她也没去想过这件事。

    可这这会儿,她安静的看着睡着时还紧紧抱着她的男人,突然间觉得能一辈子跟他在一起是一件很好的事。

    或许……该到人生下一个阶段了。

    深夜,江羡给顾梦渔女士发了个微信说,“妈,我手上这部电影快杀青了,等我杀青了就回家吃饭!”

    顾梦渔女士是第二天中午才回的消息。

    江羡一看,瞬间觉得母女关系骤降。

    因为她老妈回的消息是,“不好意思我没空!在旅行呢!自己玩吧你!”

    看看,看看,这让她怎么维系母女关系啊!

    平日里要不是她在忙,就是她老妈在旅行,更别提她那忙于扩大商业版图的老爸了。

    一家三口一年能见到的次数,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有钱人的世界,就是这么朴实无华啊。

    本来还想着带乔忘栖回去见一见二老呢!

    ……

    临近年底了,乔忘栖的工作也越来越忙了。

    集团总部那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呢,可他却一直留在江海。

    虽然乔家那边的人觉得这样挺好,因为对他们而言,乔忘栖不在原京,让他们少了很多的威胁。

    但乔元山却十分的想乔忘栖,他是最喜欢自己这个孙子的,逢人就夸逢人就夸。

    再加上乔忘栖能力出众,让乔元山在自己那些老朋友面前都能仰着下巴走路,对乔忘栖也就更加喜爱了。

    像乔家这样的家族,非常注重对孩子的培养,并不像别的有钱家庭那样惯着宠着。

    百年家族最看重的就是传承,必须要有能力有魄力能独当一面扛起整个家族的人,才能继承家族产业。

    所以作为大家族的继承人,会被严格对待严格培养。

    他们从出生就被规划好了一切,哪个年龄做哪些事情都被精确计算过。

    自由于他们而言,是非常难得的东西。

    好在乔忘栖不负众望,成为乔家同辈里最优秀的那一个。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被同家族的人所嫉妒。

    拔尖的人,往往会被针对。

    这几年乔忘栖的实力越来越强,被针对的地方就越来越多了。

    不过乔元山对他是很有信心的,知道他能应对自如。

    上一次他来找自己要字画的时候说要去见喜欢的姑娘,乔元山就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呢,结果久久没等到回信,就忍不住给乔忘栖打电话,“乖孙,都年底了,你什么时候带女朋友来给爷爷看看啊?”

    “不是还有两个月才过年吗?不着急的。”

    “你到是不着急,我着急啊!你都去江海小半年了,还没回来,我能不着急吗?”

    乔忘栖还是那些说辞,“这边的市场也很重要,我是来稳定这边市场的。”

    “就算这样,也不用你一直在那边坐镇啊,早点回原京才是真的,你是不知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集团的人都斗成什么样子了,再不回来,就要乱成一锅粥了!”乔元山说得有些愤慨。

    “爷爷,别担心,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乔忘栖安抚他。

    这一单,乔元山还是很相信自己孙子的,就说道,“那你要记得早点回来,把你喜欢的姑娘也带回来给爷爷看看,知道吧?”

    “好。”

    挂了电话,乔元山心情好了不少,下楼去吃饭的时候,有人来看望自己。

    是乔忘栖的母亲,华瑶瑶华女士。

    ——

    江小羡:好吧要开始刷新副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