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大概就是阅女无数的经验之谈吧,只是一眼就能猜大小!

    洛星羞愤至极,当场转身就走。

    可走到房门外又想起来这是自己的家,凭什么是她走啊!

    所以她又倒了回去,努力保持冷静问道,“请问盛少大驾光临,有什么事要吩咐啊?”

    盛景淮戏谑的看了她一眼,随后才不疾不徐的道,“为什么把我电话和微信拉黑了?”

    “手机是我自己的,就算你是老板也无权过问吧?”

    都过了这么久才发现,说明这阵子都没找过她咯?

    “如果我有工作上的安排给你呢?”他刻意的反问。

    “可以通过经纪人联系我。”她公事公办的回答。

    盛景淮一副很遗憾的样子,“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便多说,本来还想把JD的春夏秀给你呢,看来你不需要了。”

    洛星,“!!!”

    早他妈说啊!

    洛星瞬间变脸,立马讨好起来,“盛少对不起,我这就把您的电话从黑名单里请出来。”

    她当着盛景淮的面把他的电话从黑名单里拉了出来,又去微信把他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一秒后系统提示。

    请添加对方为好友。

    洛星,“……”

    所以他也把自己删了!

    所以这狗男人到底哪里来的底气来质问自己啊!

    她看向盛景淮,晃了晃手机说,“盛少也把我删了呀。”

    “等我心情好或许就通过了。”

    “……”

    她不想跟他聊下去了。

    这会盛景淮也起身准备走了,走的时候还特别叮嘱洛星,“不许再把我电话拉黑?知道吗?!”

    最后三个字,带着很明显的警告。

    等房间只剩下自己一人之后,洛星才反应过来。

    这狗男人特别来她家,就为了警告她不许把电话拉黑?

    算了,不跟狗计较了,还是好好休息吧!

    狗命要紧!

    ……

    红姐一大早给江羡发了个截图,并兴奋的发语音消息说,“羡羡你看到没!你上榜了!”

    江羡点开图看了一下,发现是国外的一个榜单。

    这个榜单还挺权威的,而江羡所在的榜单,是票选全球最美面孔的榜单。

    她目前的位置在第五十三位,以全球排名来看,还挺靠前的。

    外媒跟国内的媒体不一样,他们追求的是自然之美,所以放的照片都是高清原图。

    江羡那张脸,在一众金发碧眼的欧美明星里特别显眼。

    而且那张脸,完全扛住了外媒的‘照妖镜’。

    等国内的娱乐媒体注意到这个榜单的时候,江羡已经从五十三名上升到了十六名。

    上升速度之快叫人咋舌,有营销号给各路网友科普了一下这个榜单的来头。

    榜单每年都会评选一次,最早的时候,国内是没几个艺人能进入这个榜单的。

    近几年才有东方面孔的加入,其中最出名是一位叫施秀可。

    第一年她上榜单的时候,还引起了国内媒体的热议。

    很快她的热度就上来,随后就顶着最美东方面孔出道,接过几部电影和广告,一直在各家杂志和时尚圈活跃着。

    后来她每年都能进入这个榜单,虽然每次都在十名开外,但依旧能得到不少的人气。

    甚至还因为这个,拿到过不少高奢代言。

    咖位算不上顶流,却也能跻身一二线了。

    今年施秀可也在榜单里,但一直处于江羡的排名之后,媒体便更关注江羡这边一些,争相报道着榜单的事。

    红姐之所以兴奋是觉得江羡上榜能为她带来不少的热度和曝光,但江羡热衷的并不是这个,所以并没多在意。

    她看了一下红姐发来的工作安排,推掉了几个采访,留了两个活动一个采访和一个广告。

    来找她的戏约很多,但大多都被红姐过滤掉了,留下一些到江羡手里,她也没看上,便没接。

    红姐看到后特别提醒了一句,“这个采访可是出了名的爱搞事情,主持人特别毒舌,问的问题也很犀利,你确定要接这个采访?”

    “接啊,怕什么?”江羡一如既往的有底气。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红姐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着手去安排了。

    刚放下手机打算去找乔忘栖的时候,暮云泽又打了电话过来。

    江羡还挺意外的,接起还没来得及问话呢,暮云泽就先开口道,“江羡,你帮我劝一下洛星,让她别接那部戏!”

    “什么情况?”江羡一脸莫名。

    “就当是帮我这个忙!只要能劝她放弃这部戏,以后我都听你的!”暮云泽的语气很急切,细听之下还带着急促的喘气声。

    “为什么?”江羡不懂,那个剧本红姐也替洛星看过了,说是个很好的本子,没道理拒绝。

    暮云泽梗着喉咙好久,才压抑的道,“她的父母和姐姐,都是死于火灾,而这部电视剧就是消防题材,我怕她拍这个,会受影响。”

    江羡心里一震,当即就明白了暮云泽的意思,凝重的道,“好我知道了,我一会跟她见个面说说这事,你也别太着急。”

    “……谢谢。”暮云泽似乎松了口气,说了一声感谢的话之后挂了电话。

    他是个挺自傲的人,能让他低头求帮忙,那是真的很没别的办法了。

    江羡直接给洛星打了个电话,约她晚上在X会所见面。

    出门的时候,乔忘栖是想跟着去的,被江羡给拒绝了。

    “我和闺蜜约会你就别去了,放心我不会喝酒的,而且会按时到家!”

    “好吧。”乔忘栖只能作罢,“那你注意安全。”

    等江羡一走,他就给群里的兄弟发消息,“出来喝酒?”

    盛景淮跳出来问,“不是吧乔爷,还没搞定你的小娇妻呢?”

    “我们很性福,谢谢关心。”乔忘栖不疾不徐的打出这行字。

    被甩一脸狗粮的盛景淮愤怒闭群。

    许荡就不一样了,反正他很无聊,巴不得有人找他玩呢。

    到是远在原京的孟沂深看到几人这么活跃忍不住抱怨,“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回原京?怎么全都跑江海去了?难道江海那边的女人更漂亮一些不成?”

    乔忘栖回,“是的。”

    盛景淮想了想也回,“的确。”

    许荡,“……对啊!”

    孟沂深,“???”

    他就不信了!

    看来得找机会给自己放个假,跑到江海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绝色美女能让他们全都叛变了。

    再说了,女人不都那样吗?又没多个器官少个器官的,又不特别。

    作为资深妇科男医生的孟沂深,见多了女人的身体,只想要个有趣的灵魂。

    ……

    X会所包间里。

    洛星一进来就满脸笑容

    的问江羡,“乔忘栖居然舍得放人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自打你杀青之后,人就跟消失了一样,估计都没下得了床吧?”

    “行了行了,你一开车我就晕车。”江羡根本招架不住洛星,只好求饶。

    洛星就一阵嘲笑。

    等小吃上来,江羡才言归正传的和她说了新戏的事。

    虽然她们认识挺久了,可江羡是真不知道她经历过那么黑暗的事。

    平时的洛星,总是一副很乐观的样子,哪里会让人想到她也有这样悲惨的经历呢。

    上次她说暮云泽是她弟弟的时候,江羡也怀疑呢。

    不过两人的关系,江羡至今都没弄懂。

    但看得出来,暮云泽很护着洛星,甚至可以为她不顾形象的大打出手。

    洛星一听她提新戏的事,立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暮云泽这家伙就是爱多管闲事!”

    “他也是关心你。”

    “他因为我得罪了很多人,我不想他在因为我影响前途了。”洛星有点难受,喝了口酒后才说道,“就他之前被曝的那些新闻,根本不是真相,但他又是个什么都不屑的人,不屑跟人解释,任由别人误会,所以才让他变得声名狼藉,而我,是害他变得声名狼藉的罪人。”

    “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你别自己往肩上揽。”江羡赶紧劝道,怕她多想。

    其实洛星一直是这么想的,就比如暮云泽为她打人,为她得罪老板。

    甚至为了她被抹黑……

    明明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却因为她而深陷舆论,她怎么能不自责呢?

    “我知道他不想让我姐这部剧,可我想试一试。”洛星微微垂下了眸,看着杯子中的酒发怔。

    包间里安静了很久,江羡才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想试一试,那就去试一试吧,不过你要记得,我永远站在你这一边。”

    “嗯,我知道你最好了。”洛星扑过去狠狠的在江羡脸上吧唧两口。

    江羡赶紧捂着脸,“还好我老公没来,不然肯定会吃醋的。”

    “得得得,已婚女人惹不起。”洛星咯咯地笑着。

    放在桌上的手机闪了一下,洛星拿起来看了一眼,随后不屑的嗤了一声。

    江羡好奇的问,“怎么了?”

    “就我那吸血鬼老板,之前微信被我拉黑了,他一气之下也把我给删除了,结果前两天他又逼着我加回去,我加了他又不同意了,你说他是不是有病?!”

    一说起盛景淮,洛星觉得自己能吐槽个七天七夜,都不带喘口气的!

    “你老板?就是景瑟的老板吗?”

    “是啊!就是他!”

    “盛景淮啊。”江羡想起来了,就乔忘栖的朋友嘛。

    “对!”洛星一听到这名字就恨得牙痒痒,然后问江羡,“你说,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报复我的老板,好好给自己出一口恶气呢?”

    江羡歪着脑袋想了想,“我有个想法,你可以试一试。”

    洛星急忙追问,“说来听听!”

    江羡噙着笑给出建议,“报复他很简单啊,坐他的车,睡他的床,穿他的衣服,花他的钱,再把他气得半死,让他知道什么是社会险恶,人生不易!”

    洛星,“……”

    神他妈建议!

    她居然还认真听了!

    洛星一口回绝,“不不不,我想多活几年,我怕我先被气死。”

    江羡一副我很无奈的样子,“这是我能想到的最解气的报仇办法了。”

    ——

    洛星:我谢谢你哦,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