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星,“我可谢谢你哦!”

    “怎么?还觉得不解气啊?还有另外一个办法。”

    洛星总觉得她吐不出象牙来。

    江羡凑到她耳边轻声的道,“再给他戴个绿帽子。”

    “强。”洛星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另一边,乔忘栖跟盛景淮他们也在喝酒。

    盛景淮说起乔家六少要订婚的事,问乔忘栖,“到现在乔家都还不知道江羡的存在呢,你有打算了没?”

    “一直在打算。”。

    从确定是她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在打算着。

    有他这句话,盛景淮心里踏实了不少,“如果需要帮助尽管开口,哥几个都会挺你的。”

    他们之间的情谊自然无需多言,相比起来,乔家那几个兄弟姐妹,才真是……不像一家人。

    许荡不适时宜的问了一句,“所以,乔爷一直留在江海是为了他老婆江羡,那你呢?你为什么一直留在江海?”

    突然被问了问题的盛景淮喝酒的动作都顿了一下,然后复杂的看向许荡,“你最近喝的不是酒,是六个核桃吧?”

    “我才不喝那玩意儿呢,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许荡显然没明白盛景淮是在调戏他。

    盛景淮喝了一口酒之后,才懒洋洋的答道,“当然是这边的美女更有风情啊。”

    这话也就骗一骗其他人了,许荡他们是不相信的。

    但那毕竟是盛景淮不愿提及的伤心事,他们也不好多问,便没再提。

    乔忘栖掐着点起身跟他们道别,许荡一脸惊愕,“才九点你就回去?”

    “嗯,你嫂子管得严,不早些回去她会生气的。”乔忘栖说得那叫一个流畅啊,细听之下还颇为得意。

    完全没有了前几日的颓废,整个人都意气风发了很多。

    被秀一脸的许荡差点捶胸顿足,“你可赶紧走吧!受不了你那一脸痴汉样了。”

    席年按点把车停到了会所门口,乔忘栖就准时出现了。

    他没马上上车,而是在车边给江羡打了个电话。

    江羡一看时间,哎呀,居然九点了,家里门禁是十点,她得赶紧回去才行,毕竟答应了乔忘栖的,就跟洛星说了一声。

    洛星一脸的不耐烦,“去吧去吧,夫管严!”

    “那你少喝点,回头让小周送你回去。”

    小周是这里的经理,有空的话江羡都会吩咐他送洛星回去的。

    等她到了门口,看到那熟悉身影时,惊讶不已,“你怎么来了?”

    “怕你不好找车就来接你了。”乔忘栖给她打开了车门解释道。

    江羡深信不疑,跟着他上了车。

    坐在驾驶位的席年表示,乔爷良心大大地坏!

    明明是跑这里来守着夫人的,像是深怕夫人被谁拐走了一样,还为自己找了个合适的借口。

    是要夸他棒呢,还是夸他棒呢?

    ……

    全球最美面孔榜单在经过四天的投票之后,江羡居然挺进了前十。

    这可是连施秀可都没拿到过的名次,国内媒体都沸腾了,开始争相报道这件事。

    而外媒也对江羡称赞有加,连带着江羡的名字都上了国外的各大热搜榜单。

    不少国外的粉丝慕名而来,江羡人气大涨。

    随后就有娱乐大V把施秀可和江羡拿来做对比,甚至还做了个投票,问她们两人到底谁

    更美一些?

    而施秀可明显处于下风,就被媒体和黑非嘲讽了一番。

    每个艺人或多或少都会有黑粉,更何况是像施秀可这种走美女人设的艺人呢。

    这些黑粉不停的借着她输给江羡的噱头来嘲讽她,惹得施秀可很不满。

    她的经纪人劝慰她不要理会那些无良媒体和黑粉,可她总觉得自己的地位被人动摇了,心里隐隐有着不服。

    江羡的黑粉更是趁机披着江铁板的名头去黑施秀可。

    【天天吹嘘自己盛世美颜,结果连前十都进不了!跟我们江羡根本没的比!】

    【丑死了整容鬼!赶紧消失吧!我们江羡才是世界第一美人!】

    【楼上两个明显黑粉,早就被挂过,大家不要被他们给骗了。】

    江铁板们急速澄清,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只要是混这个圈子的人,都能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包括施秀可的经纪人。

    所以她才劝施秀可不要放在心上。

    可施秀可还是往心里去了,毕竟面子上挂不住。

    她连续四年进入全球最美面孔榜单,可每一次都止步在前十开外。

    江羡只是今年进了榜,却一跃进入前十,多少人借此机会嘲讽她啊,让她怎么忍。

    连参加个访谈节目,都被问起了这件事。

    这个访谈节目的主持人是出了名的犀利,总会问一些对方想要回避的事情。

    节目又是直播,艺人连个重录的机会都没有。

    有很多有名气和正能量的艺人都在这个节目翻了车,所以节目的收视率一直很高。

    当天施秀可参加节目的时候,经纪人就说了可能会问她和江羡的问题,甚至都给她想好了答案。

    可真到采访的时候,她又变卦了。

    主持人问,“网上说江羡比你更美,你是怎么看的?”

    施秀可经纪人在台下简直捏了一把冷汗。

    被采访的施秀可看了看台下,露出了一个很有深意的表情。

    主持人就笑着问,“怎么?很难回答吗?还是你觉得她没有你美?”

    主持人就恨不得把我就是要搞事情几个字写在脸上了,施秀可根本没办法回避,也不想背那些没有意义的答案,就保持着微笑表示,“每个人对美的标准是不一样的,都说自信的女人最美,所以我觉得我不输任何人。”

    “所以你觉得你比江羡美?”

    “这个我不好说,但我认为美不一定指相貌上,更重要的还是内涵,我不喜欢炒作,也没有什么话题性,所以人气没有别人高,名次难免就没那么好了,但我的祖母是出了名的美人,对了,她有四分之一的阿拉伯皇室血统,所以我也是混血儿,八国混血,八分之一的阿拉伯皇室血统,你看我的眼睛,是不是有点淡淡的蓝,这就是我祖母的基因,还有我的鼻子也很像我祖母,我从小就很漂亮,我妈说我小时候像洋娃娃一样,特别可爱。”施秀可长篇大论了一番。

    主持人的表情有些微妙。

    施秀可却非常自信的对着镜头笑了笑,“还有我不喜欢跟人比,请你们不要把我和谁谁相提并论,虽然我是美籍华人,但我也在为国争光。”

    那优越感,都快溢出屏幕了。

    她的经纪人在台下都快疯了,觉得这番言论肯定会招来非议的,赶紧让人发通稿澄清,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好在主持人似乎没什么想说的了,按时按点结束了采访。

    画面一切走,施秀可就愤怒离席,都没跟主持人打一声招呼。

    等她一走,主持人才忍不住跟同事吐槽,“见过自吹自擂的,没见过这么自我膨胀的,那鼻子的假体都快崩了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天然美女,也是服了。”

    “现在还有几个天人美女啊?就当是看看戏吧。”同事安慰她。

    “你没看她刚刚夸自己有阿拉伯皇室血统的样子,弄得我还以为她是要回去继承王位呢,都什么年代了还提血统。”

    同事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还算好的,她自己提美籍华人的事时我就想笑,也不知哪里来的优越感。”

    主持人翻了个白眼,“是啊,真是个奇葩的女艺人。”

    另外一个同事拿着数据来跟主持人讨论,“刚刚的直播引起了不小的争议,江羡的粉丝跟施秀可的粉丝已经在微博上撕起来了,我看了排期,咱们下一个要采访的艺人就是江羡啊!你说巧不巧!”

    主持人和同事听了后两眼放光。

    两人脑子里就一个念头,收视率要爆!

    ……

    在节目播出结束之后,#江羡被DISS#瞬间就上了热搜。

    连带着的还有施秀可的一些话题,什么施秀可美籍华人,施秀可皇室血统等上了热搜。

    这让才刚刚平静了一段时间的江羡又开始出现在风头浪尖上,红姐也是无可奈何。

    她本来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来解决这个争议的。

    没想到施秀可会那么直接在节目里明朝暗讽,把话题直接带了上去,想灭火都没办法。

    她紧急给乔忘栖打了个电话,还没开口,乔忘栖就先一步说道,“你是因为热搜的事给我打的电话的吧?”

    “是的,现在情况有点复杂……江羡就是下一期接受采访的人,我在想要不要避避风头。”

    “不用,让她去吧。”

    红姐不解。

    乔忘栖却道,“她什么脾气你还不知道吗?让她憋着,你觉得可能吗?”

    红姐想想也是,都被人这么公开DISS了,如果不回应,反而显得自己没底气。

    而且施秀可很擅长炒作,如果这次不理会,她一定会咬着这个话题一直给自己增加热度的。

    也就意味着江羡回一直被对方拉下水,这也是蹭热度的一种方式。

    却是最让人恶心的方式。

    参考有的荧幕情侣分手后,始终被对方拿来当话题聊,为的就是能引起争议。

    江羡是最不喜欢这种的,乔忘栖懂她,才没有像红姐那样去劝她。

    果然,红姐把这事儿跟江羡说了之后,她的第一反应也是,“当然去啊,为什么不去?凭什么不去?我江羡是这么怂的人吗?”

    “那你可要想好了,肯定会被问关于施秀可的事情,到时候可别翻脸啊。”

    “怎么会?我脾气好着呢。”

    红姐,“……”

    我信你个鬼!

    为了安全起见,红姐还是熬了好几个晚上的夜,给江羡写了十几篇稿子。

    把主持人可能会问道的问题都写上了,还准备了标准答案。

    送到江羡手里的时候,她看着那厚厚一叠稿子,忽然觉得头疼。

    一点都不想背,完全不想背。

    可红姐吩咐了,让秦粤盯着,不背好不准睡觉!

    秦粤就在御蓝湾认真盯着江羡,江羡有苦说不出啊。

    ——

    好了,三更,晚安

    明天,钮祜禄江羡即将上线,想知道她怎么反杀吗?嘿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