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忘栖给江羡打电话说自己快到了,可电话却没人接听。

    他以为她在忙,又给她发了信息说马上就到酒店了。

    当然,信息也没人回。

    车子抵达酒店的时候,他给红姐打了电话,问房号。

    红姐亲自下楼来接的他,脸色有些怪异。

    可惜乔忘栖一门心思都放在江羡身上没注意到这一点,跟着红姐到了房门口。

    她把行李往那一放就说道,“乔先生,我还有事就先回房间去忙了,就不打扰你跟羡羡了。”

    这一点,乔忘栖是很赞许红姐的。

    比席年有眼力见多了。

    莫名躺枪的席年狠狠的打了个喷嚏,天真冷啊!

    红姐走之后,乔忘栖继续敲门。

    过了好久,门才打开了。

    江羡并没像以前那样直接投奔到他怀里,开门后就折返回房间里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不冷不淡的问,“你怎么来了?”

    乔忘栖带着行李进了屋刚关上门,听到她这有些冷淡的声音,微微诧异的挑了挑眉,“怎么?不想看到我?”

    “也可以这么说。”江羡有些冰冷睥睨的看着他笑。

    这个回答,可真是伤了男人的心了。

    他脱下外套后走了过去,撑着双臂凑近看着她。

    江羡就回避他的视线,不跟他对视。

    她看了几眼桌子上那杯水,最终还是没下狠手泼乔忘栖,只能自己气自己了。

    看来这小妮子是有心事啊。

    至于是什么心事,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她不会开口,得耐心的等。

    乔忘栖顺势往旁边一坐,摸着肚子说道,“有些饿了,江小羡,你吃饭了没?一起出去吃个饭吧。”

    “我不想出去。”

    主要是没心情。

    “那我点到房间里来吃好不好?”

    江羡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没说不好,也没说好。

    乔忘栖就当她是默认了,拿起电话开始点餐。

    这里有中餐和西餐,乔忘栖按照江羡的喜好点了中餐,选了一下她爱吃的菜。

    等他问江羡还想吃什么的时候,她不冷不淡的开口,“再点个糖醋排骨,不放糖也不要排骨。”

    电话那头的服务员有些懵逼,糖醋排骨不要糖也不要排骨,那不就只剩下醋了吗?

    这位客人可真奇怪呢。

    他不确定的问,“确定要这么点吗?”

    乔忘栖轻笑出声,“嗯,就按照她吩咐的弄。”

    说完挂了电话,噙着笑过去问道,“突然闻到了一股酸味,是谁在吃醋呢?吃什么醋呢?”

    “我吃什么醋,你自己心里没点树?是不是也要我当个园丁在你心里种点B树?”江羡没好气的问。

    那小嘴,噘得老高了。

    乔忘栖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看。

    我老婆真好看!

    生气的时候更好看!

    他过去想哄她,江羡却推开他去一旁跟洛星聊天去了。

    对话框里,江羡一顿吐槽。

    “狗男人狗男人狗男人!”

    洛星,“???”

    这姐妹受什么刺激了?

    江羡不回复,继续发消息,“狗男人狗男人狗男人!”

    洛星顿时明白了,肯定是夫妻两人闹矛盾了。

    细算一下,两人结婚也快半年了,才第一次闹矛盾,看来关系维持得还不错嘛。

    不过作为闺蜜,这个时候不管江羡说什么,都得附议。

    因为闺蜜存在的意义就是这样。

    所以洛星就说,“是的!狗男人永远不会觉得自己狗!”

    “就是!”江羡愤愤不平的道,“我都快被气死了!”

    洛星很不走心的问,“他居然惹你生气?也太过分了吧!”

    “就是啊!我都气得吃不下饭了!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过分的人呢!。”

    “就是就是。”

    反正不管对方说什么,

    她跟着点头就行了。

    江羡又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对,洛星的回答依次如下。

    “对啊,他怎么可以这样!”

    “这也太过分了吧!”

    “对,别理他!”

    “我支持你!”

    “好心疼你哦。”

    另一边,乔忘栖也在兄弟群里发了个消息问,“老婆生气了,怎么办?”

    许荡,“……”

    许荡,“我觉得这个群应该改名为夫妻感情咨询群。”

    乔忘栖,“你的电脑里有个盘,盘里有个……”

    许荡,“!!!”

    许荡,“哄啊!往死里哄就完事儿!”

    盛景淮懒洋洋的回道,“女人就是矫情,生气就让她生气呗,大不了分手,下一个更乖下一个更听话下一个更好看!”

    乔忘栖,“……”

    盛景淮潇潇洒洒的说了一堆后又吐槽,“我跟你说,女人就不能惯着,惯坏了就作,很烦的。”

    乔忘栖冷冷打断了他的话,“天塌下来她也是小可爱!”

    盛景淮,“……”

    是我不配!

    孟沂深冒了个泡说,“我觉得最有用的办法是……”

    孟沂深,“一炮名恩仇!”

    盛景淮,“漂亮!”

    许荡,“漂亮!”

    乔忘栖,“版权我买了。”

    随后,孟沂深收到有很多个零的转账短信。

    他截图发到群里说,“谢谢乔爸爸打赏!”

    ……

    晚上江羡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睡觉,反正打定主意不理乔忘栖的。

    乔忘栖洗了澡出来,上了床就去抱她。

    江羡不给抱往床边滚,可身上裹的被子太厚重了,根本不受控制,眼看着就要滚下床了。

    乔忘栖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避免她以狼狈的姿势摔在地上。

    男人将她按回了床上后,紧紧固定在怀里说,“好了,别闹了。”

    居然说她无理取闹?!

    很好!

    江羡的小宇宙彻底爆发了,张口就咬住了男人的耳朵。

    我咬死你!

    其实她也没敢真用力咬,就是吓唬吓唬这男人而已。

    殊不知这种行为在男人看来,就是一种变相的挑逗。

    身体很本能的有了反应……

    当江羡感觉到他的反应时,眼睛瞬间瞪大,一脸的不敢置信。

    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在想那种事!

    果然是狗男人!

    乔忘栖有些无奈的解释,“这不怪我,怪你魅力太大,我根本抵抗不了。”

    “是抵抗不了我,?还是抵抗不了别的女人?”江羡愤愤不平的质问道,小嘴撅老高了。

    乔忘栖挑了挑眉,似乎发现点端倪,“什么别的女人?”

    江羡就瞪他。

    本来就生气,他还跟自己装!

    乔忘栖这会儿算是反应过来,突然很认真的看着她,似乎在想什么。

    江羡被他看得很不自在,忍不住问,“在想怎么跟我解释?”

    “不是。”乔忘栖否认,“我在想我要不要跪着说话。”

    江羡,“……”

    看来还是有自觉的嘛。

    在乔忘栖的追问之下,江羡才不情不愿的说出了事情的起因经过。

    乔忘栖是真没想到会这么巧,不过他还是认真的解释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是旧识,已经好几年没见过了,我也没想到刚到M国,就遇见了她。”

    旧识?

    分明是前任嘛!

    搞得她不懂一样!

    江羡不爽的冷哼了一声,“好了我困了不想听你废话了睡了!”

    乔忘栖从后面抱着她,这会儿她没挣扎了,但还是保持着距离。

    一开始男人还算规矩的,过了一会儿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

    江

    羡一阵气恼,“你笑什么笑?”

    还好意思笑!

    “我不是笑,我是高兴。”

    江羡严格怀疑他说错话了,打算在给他一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就听乔忘栖说道,“因为你为了我吃醋啊,说明你很在意我。”

    男人奇怪的脑回路真是没救了。

    江羡在他怀里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他是她老公,她怎么可能不在意?

    虽然她觉得吃醋这种行为很丢人,很不愿意承认的。

    但在意这件事,她一直都很认真。

    乔忘栖满心愉悦,突然贴着她耳朵说了一句,“江羡,我爱你。”

    这个突然的告白……

    让江羡心里憋了一下午的闷气突然就烟消云散了。

    很奇怪,也很微妙。

    虽然她觉得自己有点好哄,可就是很受用啊。

    难怪说女人都抵抗不了男人的甜言蜜语。

    不争气,也认了。

    江羡又一次狠狠地咬住了乔忘栖的脖颈,借此来发泄自己的情绪。

    乔忘栖就让她咬啊,反正她高兴就好。

    只是没多会儿江羡又发现乔忘栖有反应了,她一脸无语的问,“到底哪里不是你的敏感地带?”

    怎么碰哪儿,他都能有反应呢!

    乔忘栖一脸无辜,“别说咬我了,你就是看我一眼,我可能都……”

    “……”

    啊流氓!

    ……

    第二天一早,洛星出门拍戏前给江羡发了个信息说,“集美还好吗?”

    江羡回了一句,“我们和好了。”

    洛星,“……”

    是我当真了。

    面试的结果还要过一天才出来,江羡有一天的假期。

    乔忘栖问她想去哪里。

    在江海的时候,她嫌少能随意走动,因为一出门就会被狗仔偷拍,还容易被人当街认出来。

    做艺人就会失去自由,特别是热度高的艺人。

    可在这里,认识她的人就少了,也就意味着她能肆意的出门游玩,也不担心被狗仔拍了,更不担心被粉丝认出来。

    所以江羡决定拉着乔忘栖出门去吃喝玩乐,还是没电灯泡的那种。

    有乔忘栖陪着江羡,秦粤很安心的在酒店里玩游戏,这种美差要是能多一点就好了!

    国内关于江羡去试镜好莱坞大片的新闻已经传得铺天盖地了,红姐一回到国内就忙碌的应付起来。

    江羡拉着乔忘栖去了小吃街,小吃街的隔壁就是M国最顶级的学府。

    也就是文允诺在读的学校,被国人吹上神坛的名牌大学。

    江羡熟门熟路的在小吃街里找到她想吃的几个小吃,跟乔忘栖一起分享她觉得很好吃的美食。

    虽然价钱比不上高档餐厅的大餐,但味道却不输半分。

    江羡将小吃喂到乔忘栖嘴里后,非常希冀的看着他,“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吗?”

    “还不错。”乔忘栖也是第一次吃这种路边摊。

    虽然他觉得可能不太卫生,可见她很高兴,他便可以忍受了。

    江羡眼睛笑得像一轮弯月,“我以前最喜欢来这里吃了,每次都要点双份的!”

    “你以前经常来这里?”

    其实乔忘栖也就随口一问……

    江羡愣了一下说,“我以前在这边留学的,所以时常来这里。”

    “是旁边的大学?”

    “……不是。”江羡否认了。

    乔忘栖也没多想,继续陪着她逛街,还帮她拿没吃完的零食。

    不远处,一直跟着过来的文允诺看到这一幕,嫉妒得要发狂。

    那可是乔忘栖啊!

    那么尊贵的一个人,却因为江羡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仅吃路边摊,还被江羡当成佣人在使唤……

    她怎么可以!

    她怎么可以啊!

    ——

    今天就这里吧,没状态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