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粤听到这话不乐意了,转身就要去争辩。

    江羡拉住了她,“跟小牛犊子一样,好好玩你的游戏。”

    “我就是看不惯她那嚣张劲!”秦粤没好气的道。

    嘴上埋怨着,身体还很诚实的在操控者游戏角色攻击敌人。

    也不知是技术不好还是怎么的,三两下就被对方给按在地上摩擦了。

    她小脸一垮,顿时没心情玩了,很没道德的直接退了游戏,专心陪江羡等面试。

    没多会儿有工作人员来叫人进去面试,看样子今天是真的没有剧本了。

    秦粤有些紧张的问江羡,“羡姐,你有几分把握啊?”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秦粤小脸又垮了,“算了,听天由命吧!”

    江羡咯咯的笑个不停。

    一个穿着影视公司制服的男人突然停在了江羡面前,眼睛漆亮的看着她。

    秦粤下意识的将江羡护在怀里。

    对方意识到自己可能冒犯到美女,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吓到你们了。”

    “你有什么事吗?”秦粤戒备的问。

    对方摇摇头,“没事,就路过。”

    秦粤觉得这人有问题,谁路过会盯着人看啊?

    不过这人回答完之后,就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江羡也觉得有点莫名,可两人不知道的是,接下来还有更多莫名的事情发生。

    一会儿来了个女人,也盯着江羡看。

    或者路过一清洁工,也会偷偷打量一下江羡。

    甚至连保安,都接连过去七八个了。

    那么一小过道,来了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人。

    他们的共同点都是会找各种机会看一看江羡。

    秦粤紧张得吞吞口水问江羡,“羡姐,咱们怕不是进了什么黑心公司吧?总感觉像被人当成动物园里的动物在围观一样。”

    被围观的江羡也很无奈。

    正在两人犯难的时候,那个来通知人面试的工作人员过来叫了江羡。

    “江羡小姐,到你了,里面请。”

    江羡便受邀往会议室走。

    那工作人员走了两步突然顿住,回头对不远处还在张望的人群喊道,“你们够了!就算是来看美女,也要有个限度的吧!都干扰到我们的工作了!小心我投诉你们!”

    那群人作鸟兽散。

    秦粤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感情这些奇奇怪怪的人,刻意从她们面前路过,就为了看江羡一眼啊。

    也真是……怪可爱的。

    秦粤丝毫不觉得自己双标。

    面试出来的文允诺和曹家菲看到这情况,满脸的不悦。

    秦粤骄傲的翘起了自己的小下巴。

    曹家菲就讽刺道,“有什么好得意的!”

    文允诺抿抿唇,突然傲慢的开口,“今天是即兴表演,台词要求是全英文,我看江羡是没希望了。”

    “全英文台词啊!”曹家菲突然幸灾乐祸起来,“就江羡那种花瓶艺人,怕是根本不会说英语吧?还是文文厉害,不仅演技好,还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全英文台词对你来说根本没难度。”

    秦粤背对着她们做了个鬼脸,然后继续翘着小下巴等江羡。

    这次江羡又进去挺久的,出来的第一时间,秦粤就迎了过去,急切的问她,“怎么样怎么样?听说是全英文台词,难不难?”

    “你怎么知道?”

    “曹家菲说的,她还说你不会说英文肯定会被刷。”秦粤立马打小报告。

    江羡笑了,“她说我不会我就不会了吗?”

    秦粤这才心里有了底,开始期待面试结果,甚至还开始祈祷起来,“我从来没求过什么神明之类的,这次求一下,如来观音上帝,求你们包邮羡姐通过面试吧!”

    江羡也是无奈了,“我去趟洗手间。”

    “好。”秦粤一边点头一边在胸前划十字架继续祷告。

    会议室里,结果已经出来了。

    杰瑞拿着结果满意的笑了笑,拿出手机拍了个照之后让助理去告知艺人们最终结果。

    杰瑞助理才走出门口就被人给截胡了,是公司同事。

    对方非常兴奋的说,“今天他们都来看美女了,就我没来,因为我觉得自己脸盲分不清,可他们回去后都在吹嘘说惊为天人,我很不信,所以你把通知结果的机会给我吧!让我也一睹美女风采。”

    被同事弄得很无语的杰瑞助理只好将结果递给他并提醒道,“过了复试的是个东方面孔,最漂亮的那个,你自己去看吧,很容易认出来的。”

    “好勒!”同事兴匆匆的去了。

    到了艺人休息室,他扫了一眼在场的艺人之后,最终往两个东方面孔走了去。

    “我是来通知面试结果的。”

    这话一出,艺人们都期许的看着他。

    他也在打量着眼前的两个东方面孔,他又开始脸盲了。

    在外国人看来,东方面孔长得其实都差不多,再加上他脸盲,就更难分辨了。

    可特助说了,是最漂亮的那个……

    所以应该是那个画着精致妆容的吧,毕竟她穿得也很时尚。

    心里还嘀咕着也没有多惊为天人嘛,为什么同事们都吹上天了?

    到底是自己眼光有问题,还是他们的审美有问题?

    在自我怀疑中,他向文允诺走了过去。

    一旁的秦粤脸色一僵,心里疯狂压抑。

    不是吧……

    真的是文允诺通过了?

    这他妈能把人气死吧!

    一会曹家菲肯定要狠狠嘲笑自己,光是想想就很不爽了。

    曹家菲也一脸欣喜,激动的抓住文允诺的手,“你通过了!你通过了!

    文允诺也很惊喜,她努力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怕自己太激动会失态。

    她主动伸手跟对方握手。

    “恭喜你。”男神绅士的送上祝福。

    “谢谢。”文允诺微微一笑,颇为得意的看了一眼秦粤。

    秦粤气成河豚,转身就去找江羡。

    江羡在洗手间接到了乔忘栖的电话,耽误了一会儿,出来就见秦粤哭丧着脸,正要问什么情况的时候。

    那个送来最终结果的男人在跟文允诺握完手之后,打开了手中的通知函,说道,“江羡小姐,恭喜你通过了最终复试,成功拿到角色,恭喜!”

    文允诺的脸倏然一僵。

    曹家菲嘴上的笑容都来不及收敛,也跟着一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秦粤很不给面子的一阵狂笑。

    妈的这是今年最好笑的事情了!

    她怀疑这个男人是羡姐的粉丝,所以才这样为难文允诺。

    曹家菲反应过来后狠狠的瞪了一眼还在笑个不停的秦粤。

    江羡信步走了过来,冲着那位还拿着面试通知,却没人接手的男人说道,“哈喽,我在这里,我是江羡。”

    男人扭头看向江羡,只是一眼,就满脸涨红,“对,对不起,我弄错了。”

    他急忙收回通知,转身郑重的递给江羡,“恭喜你,江羡小姐。”

    “谢谢。”江羡大方接过,盈盈笑意挂在脸上。

    一双眼睛生得明亮,瞳孔像刚洗水的黑珍珠,妖而不媚,形象气质绝佳。

    男人看得有些痴了,都忘了要做什么了。

    文允诺和曹家菲灰败的匆匆离开。

    秦粤在两人身后,那叫一个扬眉吐气啊,顺手就给红姐打了电话,“红姐!成了!”

    红姐得到这个答案,总算舒了一口气。

    这两天她都压力大到有些失眠,生怕江羡被刷,无法压下国内的局面。

    还好一切都尘埃落定,江羡也成功的拿下了那个角色,不然还真没办法收场。

    此时,那位目睹了江羡容颜的男人,好半晌才回神,挠着头满脸通红的说道,“真抱歉我刚才弄错了,你很漂亮!”

    “谢谢。”

    又一次遭受美颜暴击的男人,突然觉得自己的脸盲症都被治好了。

    原来他和大家的审美也是一样的嘛!

    身后的秦粤正在感谢她刚刚祈祷过的各路神仙,“德玛西亚万岁!”

    “你刚求的不是如来观音和上帝吗?”江羡无奈的问。

    秦粤嘿嘿一笑,“一样的一样的,这大好的消息,羡羡姐你还不赶紧给乔先生分享?”

    “暂时不了。”江羡将面试结果放在衣服口袋里。

    秦粤会意过来后,挤眉弄眼的道,“我懂,你准备给乔先生一个惊喜嘛!”

    “所以你别乱说啊,嘴巴严实点。”

    “好勒!保证不乱说话。”秦粤还行了个童子军军礼。

    殊不知杰瑞早就将结果发给了乔忘栖,并说道,“刚开始我拒绝你投资是怕你干涉我的选角,不过现在你可以放肆投资了。”

    “你错过机会了。”乔忘栖端起了架子。

    让你当初爱理不理,现在就让你高攀不起!

    杰瑞看到回答也不急,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没事,多大点事,回头我让编剧多加点亲密戏进去好了,我觉得江小姐很敬业,肯定会配合的。”

    “账号发我。”乔忘栖火速回复。

    杰瑞美滋滋的收起手机,不回复。

    让你干着急去。

    跟我傲娇!

    ……

    刚才乔忘栖打电话来说晚上订了个包间请她吃饭,庆祝她试镜成功。

    江羡那会儿还开玩笑说万一没成功呢。

    乔忘栖不以为意,“不会有万一。”

    他有的是办法让杰瑞点头。

    没有提前干涉是想让江羡自证一下实力而已。

    江羡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乔忘栖是打算一会儿吃饭的时候,给他来个大惊喜的。

    为了美美的去赴约,她让司机送自己到形象工作室去精心打扮一下。

    因为需要一点时间,秦粤就掏出手机玩游戏。

    一进去就发现自己被人追着骂啊。

    【挂机狗!】

    【遇到你真是倒八辈子血霉了草!】

    【我***你大爷的!】

    【菜成这样谁给你的勇气玩ADC呢?梁静茹吗?】

    【以后见你一次骂你一次挂机狗!】

    秦粤,“???”

    自己这是被喷了?

    刚才她是有点过分挂机了,也不至于被人这样追着骂吧?

    秦粤点开对方的头像看了看,什么东西都隐藏起来了,根本找不到有用的信息。

    她气得回了一句,【嘴巴这么毒,前女友有尿毒症吧!】

    系统提示,对方屏蔽了你。

    秦粤气得骂了一句,“草。”

    ——

    非常非常非常卡……

    时速五百字的那种,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