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十一在酒店大堂里等乔忘栖,因为太无聊就开了一局游戏,结果被坑很惨,气得他把对方狠狠的喷了一通。

    人是骂爽了,却再没心情玩游戏了。

    就拿着手机看了一会儿游戏直播。

    这个游戏主播曾经是职业电竞选手,退役之后就开始做游戏直播了。

    技术一流口才又棒,很快就火得一塌糊涂。

    乔十一一进直播间就听主播在说,“榜一大哥来啦!欢迎榜一大哥!”

    很快弹幕里一片的欢迎榜一大哥,乔十一心情一高兴,又打赏了十万。

    主播乐坏了,和他唠了起来。

    乔十一问他,“在电竞领域里,你最崇拜的人是谁?”

    主播一听,顿时一脸神往的说道,“那必须是璃神啊!”

    弹幕里很多人都在问,“璃神是谁?”

    “你们都太年轻了,对璃神一无所知,反正我最崇拜的人就是她!”主播很坚持己见。

    也没多说关于这位璃神的事,毕竟他知道的也不多,只有幸见过璃神的神级操作而已。

    对于这个答案,乔十一还挺失望的。

    主播就问他,“榜一大哥你最崇拜的是谁?”

    “苏神。”乔十一斩钉截铁的道。

    “苏神啊,苏神也很厉害的!我有幸和她一队打过比赛,操作非常流畅,技术也很好!重点是还很漂亮!”主播对苏神一顿夸。

    乔十一顿时心情大好,非常肯定的道,“那是自然,苏神在我心里就是最牛逼的存在!”

    当然他还暗自补了一句话,比那什么听都没听说过的璃神牛多了!

    他心情一好,又打赏了十万给主播。

    “来来来大家给榜一大哥扣一波666.”

    席年找到了乔十一,他才收起手机,一脸迫切的问道,“席大哥,我九哥呢?他怎么没来接我啊?”

    “乔爷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让我来接你。”席年主动拿过行李箱,带着他往酒店前台走去。

    乔十一一阵失落,“什么嘛,我们这么久没见了,九哥都不想我的。”

    听到这番抱怨,席年很想说,乔爷不仅不想你,可能早就把你给忘了。

    毕竟乔爷现在满心满眼想的都是夫人啊。

    把乔十一安排好之后,席年还得赶到现场继续准备,谁知乔十一缠着他问乔忘栖到底去了哪儿。

    他实在拗不过,只好说了一些实话,“乔爷在准备人生大事,你就别去参与了,好好在酒店等着好嘛,十一少。”

    乔十一脑瓜子灵活,瞬间就联想到了什么,立马点头,“好啊!那我等九哥好消息。”

    席年这才匆匆离去。

    乔十一转身就发消息给他女神,“女神女神,九哥今天是不是去找你了!”

    苏同恩不解的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席大哥刚刚说九哥在准备人生大事啊,是要跟你求婚吗?”乔十一话语里都是掩饰不住的激动,“你们要重修旧好了吗?”

    苏同恩看到这消息,心里狠狠的咯噔了一下。

    乔忘栖自然是不可能来找自己,可乔十一

    不可能骗她,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找江羡去了。

    而且还给江羡准备了惊喜。

    一个小时前,文允诺才给她打电话哭诉过说她试镜被刷,角色被江羡拿去了。

    所以乔忘栖是借着这个机会跟江羡表白?或者是求婚?!

    苏同恩再也没办法冷静,急忙给乔十一回消息,“你问过你九哥了吗?他怎么说的?”

    “我还没见着九哥呢。”乔十一悻悻地回答。

    事不宜迟,苏同恩急忙给乔忘栖打了个电话,并着急的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着。

    心里一直在祈祷着,快接啊快接啊……

    可乔忘栖没有接她的电话。

    苏同恩咬着手指想了几秒,迅速给文允诺打电话问曹家菲的联系方式。

    文允诺不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把曹家菲的联系方式给了她。

    苏同恩又通过曹家菲拿到江羡的电话,并直接拨了过去。

    ……

    江羡对着镜子看了一会,怎么看怎么满意,就带着秦粤上车直奔乔忘栖给的地址。

    可才刚上车呢,手机就响了。

    秦粤还挤眉弄眼的说道,“你看你看,乔先生都等不及了,羡羡姐你可赶紧接电话吧!”

    江羡被她逗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个陌生号码。

    她没多想,接了起来。

    秦粤好奇的看着她,还一个劲的问,“是乔先生吗?”

    江羡没回答,表情有些微妙。

    偏偏秦粤还故意大声说道,“乔先生,我们马上就到了,你再耐心等一下吧!”

    江羡做了个安静的动作后,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好啊,约在哪里见?”

    “可以,我半小时后到。”江羡收起手机。

    秦粤不解的看着她问,“不是乔先生打的电话吗?”

    江羡摇摇头,慢条斯理的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说,“是情敌约我见面。”

    车子里安静了好一会儿,秦粤才反应过来,“情敌?”

    她声音都高了好几度,好像她才是要去见情敌的那个,情绪非常激动,“别去!对方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为什么不去?人家战帖都下了。”江羡淡定得像是在看戏。

    秦粤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一会儿,嘴唇憋屈的紧抿起来。

    江羡想安慰她的,但又觉得多余了,就闲闲散散的说,“还好我今天特别打扮了,没有浪费这次的造型费呢。”

    秦粤差点被气笑了,都什么时候了,羡姐还在那儿自恋呢!

    江羡到咖啡厅的时候,苏同恩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看得出来,她也精心装扮过,长得颇有几分姿色。

    当然,跟江羡就没法比了。

    这也是苏同恩第一次见江羡真人,原本以为艺人都是活在美颜和滤镜里。

    可眼前这个女人的美,一颦一笑尽显绝伦,让人心生自卑。

    她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紧张和慌乱,淡然得像是在见很不重要的路人甲。

    苏同恩瞬间就意识到自己就是那个不重要的路人甲,脸色微冷的开口,

    “江小姐你好,我是苏同恩,初次见面,希望没吓到你。”

    “吓到?怎么会?苏小姐长得也没到吓人的地步。”江羡和她握了握手就松开了,美目含笑的挑了挑眉。

    苏同恩感觉被扎了一刀,努力维持着冷静说道,“江小姐,你应该很好奇我为什么会打电话约你见面吧?”

    “实话说,我其实并不好奇。”江羡总是给一些意料之外的答案,让苏同恩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话题。

    “不好意思啊,职业病,演过太多的戏,见多了前任找上门的戏码了。”江羡抱歉的笑道,“让我猜一猜你要跟我说什么吧,你是不是想说你还没忘记乔忘栖,还很爱他,你们之间只是闹了别扭所以分了手,他因为生你的气很不甘心才和我在一起,其实是用我来气你,对吗?”

    苏同恩霎时无语。

    因为……她是真的打算这么跟江羡说的。

    江羡一脸遗憾的摇头,“可惜,剧情老套了点,没什么新意。”

    被说中心事的苏同恩只能通过喝咖啡来演示自己的紧张。

    这会儿乔忘栖的电话也打了过来,江羡拿起手机冲苏同恩晃了晃说道,“乔忘栖打的,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和他说?”

    “这是江小姐的自由。”苏同恩沉声道,放在腿上的手却紧了又紧,出卖了她的紧张。

    江羡就直接接了起来,当着苏同恩的面换了语气,看似温柔,眼睛却带着几分挑衅的看着苏同恩,“怎么了?嗯,我没过去,因为临时接到个邀约,就来赴约了,见谁?是你认识的啊,苏同恩苏小姐,你要过来?好啊,那我把地址发给你,你直接过来就好,我跟苏小姐等着你哦。”

    末了,她还俏皮的来了一句,“么么哒。”

    苏同恩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江小姐,我们之间的事,何必让他也牵扯进来?”

    江羡挺无辜的问,“我们之间的事不就是和他有关吗?他不来怎么说得清楚呢。“

    这话让苏同恩瞬时理亏。

    她原本以为江羡和其他女人一样,会因为吃醋跟乔忘栖闹矛盾。

    毕竟前任是情侣之间最大的情敌。

    可江羡不按常理出牌,还叫了乔忘栖来。

    这让她的立场瞬间就变得尴尬起来,只想找个借口离开。

    “江小姐,我这边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下次有机会再请你吃饭吧。”

    “他都还没来呢,你就走?不见一见的吗?”江羡装着不解的问。

    “不用了。”苏同恩哪敢见啊。

    江羡垂眸一笑,“也是,前天在机场已经见过了。”

    苏同恩微微一诧,惊愕的看向江羡。

    “是不是觉得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江羡微微挑眉,带着轻微的挑衅,“他跟我说的。”

    苏同恩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江羡用双手托着下巴,一脸无害的看着她说,“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什么都要跟我说,包括你离开的原因,他也跟我说起过。”

    “不可能……”苏同恩没有底气的否认,像是被戳到了痛处。

    看来是真有故事啊。

    江羡微微勾起了红唇。

    ——

    我是真的写哭了……

    卡哭的,剧情实在不顺,我得理一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