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同恩脸色微冷,咬了咬唇说道,“江小姐,我承认你很漂亮,或许现在的你对乔忘栖来说很重要,但我也好心的提醒你一句,他不可能娶你的。”

    江羡笑了。

    精美如瓷的脸多了几分玩世不恭,“正好,我家就我一个独生女,他可以到我家来倒插门,我不嫌弃他。”

    苏同恩一阵窒息。

    她没想到江羡是个如此巧舌如簧的人,也怪自己情敌了,以为她真如传言那样,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

    第一次交锋,她明显处于下风。

    苏同恩脸色不太好的拂袖离开,才走两步就被江羡给叫住了。

    她以为江羡执意要留她下来等乔忘栖,本不打算理会的。

    谁知江羡说道,“苏小姐,咱们连朋友都算不上,这顿咖啡还是AA吧,记得把你那杯咖啡钱付了。”

    苏同恩最后一点傲气都被击溃,脸色阴沉的去了前台结账。

    等出了咖啡厅打算离开的时候,见到了匆匆赶来的乔忘栖。

    不知为何,她忽然觉得鼻子发酸,眼睛也跟着红了起来,站在原地楚楚可怜的看着乔忘栖。

    苏同恩以为他会过来的,甚至满心希冀的看着他。

    可事实上,乔忘栖下车后就直接进了咖啡厅,看都没多看她一眼。

    明明她就站在那里,明明就看到了她,却没有片刻的停留。

    那一刻,苏同恩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是不重要的路人甲。

    江羡慢吞吞的喝了一口咖啡,然后嫌弃的放下,“太苦了一点都不好喝。”

    刚打算叫服务员换一杯咖啡的时候,乔忘栖就到了。

    男人满脸焦急的进来,看到江羡后就匆匆走了过来。

    江羡看了看时间,还挺快的,只花了十分钟。

    感情是飞来的啊?

    “羡羡。”乔忘栖满脸焦急的叫她。

    “你来晚了,苏小姐都出去了,你赶紧追出去兴许能追上的。”江羡指了指门口的方向说道。

    乔忘栖俊脸一黑,直接过去拉住她指着门口的手说,“我是来找你的!”

    求生欲挺强的。

    男人仔细打量着她的脸,想看出什么端倪。

    可江羡始终言笑晏晏的,双眸眯成弯弯的月牙,亮晶晶的是,像闪着光的星星,“那我们回去吧,这里的咖啡一点点都不好喝。”

    乔忘栖心里很忐忑,想要解释什么,可又无从开口。

    回去的路上,他小心的打量着她的情绪,看不出什么不对,可又总觉得哪里不对。

    “对了,你不是说订了餐厅吗?”江羡忽然问道。

    “我看你心情不太好,就不去了吧,叫吃的回房间里吃。”

    江羡也没争辩,无所谓的耸耸肩,“好啊,我没意见。”

    乔忘栖抓紧方向盘,犹豫再三,还是开口,“我跟苏同恩,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别生气。”

    “我什么都没想,也没生气,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江羡笑着安抚,“越多女生喜欢你,说明你越优秀,也就证明我很有眼光,不是吗?”

    乔忘栖蹙着眉,这是什么歪理?

    对话框里,江羡给洛星发着消息。

    “狗男人狗男人狗男人!”

    洛星,“……”

    很好,又开始了。

    她搬着小板凳开始洗耳恭听。

    江羡飞快的打着字,把今天所遇到的情况跟洛星说了。

    “呀,前女友啊?有点意思。”洛星非常感兴趣的回复道。

    江羡翻个白眼,“我都这么生气了,你还在看好戏,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洛星发了笑趴了的表情说,“你有什么好生气的,对自己自信点好吗?除非你男人眼瞎才不选你。”

    “这不是选不选的问题,我就是不舒服。”

    “理解理解,所以答应我,今晚让他睡沙发好吗?”

    江羡美眸一转,“好主意。”

    两人回到酒店,乔忘栖给席年发了消息说取消今晚的安排。

    虽然席年挺费解的,毕竟这些安排乔爷费了不少心思。

    为了这个仪式,他还加了两个通宵的班,就为了腾出时间来跟夫人求婚。

    其实席年挺困惑的,两人都已经结婚了,乔爷还费心费力弄个求婚仪式做什么?

    乔忘栖的回答是,领证是为了早点把江羡订下来,但该给的仪式全都会有,一个都不能少。

    席年当时的感觉是,万年铁树不开花则以,一开花,满世界都是江羡,挡也挡不住。

    ……

    江羡到M国试镜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司乘耳朵里。

    他急忙吩咐人查了江羡下榻的酒店,亲自开车到酒店来找江羡。

    所以乔忘栖和江羡两人才刚刚从酒店大门口进来,司乘就看到了。

    他的出现,江羡似乎并不惊讶,像老朋友一样跟他打了招呼,“我还以为能躲过去呢,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

    司乘细细打量着江羡,一如既往的明艳动人。

    明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可却丝毫没有生疏感。

    乔忘栖内心的占有欲作祟,下意识的将江羡护在了怀里,很主动的向司乘伸出手说,“你好,我是江羡的丈夫乔忘栖。”

    这个答案,让司乘微微一诧。

    他看向乔忘栖,又看向江羡,似乎在求证什么。

    江羡到是落落大方,“嗯这是我老公。”

    司乘眸色微恙,顿了顿,才道,“我在云鼎开了房,咱们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一起吃个饭聊聊?连舟他们也在。”

    本来嘛,江羡并不想去的。

    但今儿个不是受了点刺激吗,她也想出口闷气的,就答应了。

    乔忘栖揽着她腰的手明显紧了紧,她扭头冲他笑说,“司乘他们都是我的老熟人了,我们的确有一段时间没见了,我去跟他们聚一聚,你也可以去忙别的,晚上我会早点回来的。”

    乔忘栖顿了顿,硬撑着点了头。

    鬼知道他有多想阻止她去跟这些人聚会,可他不能那样没有理智。

    因为那样会显得自己很不明事理。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羡跟那个男人走了,最后一脸落魄的回房。

    乔十一一直在等他呢,得知他回来,兴匆匆的跑来找乔忘栖,“九哥九哥,你跟女神发展得怎么样了?”

    “是你把我的消息透露给苏同恩的?”乔忘栖脸色微冷的问道。

    乔十一有点懵,自己和九哥也有好一段时间没见面了,不说来个兄弟情深的拥抱,但也不至于用这么冷冽的语气跟他说话吧?

    “我也没说什么啊……”乔十一委屈巴巴的为自己辩解,“你来M国,不就是来找女神复合的吗?”

    乔忘栖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浮躁的道,“十一,我说过多少次了,我没有跟苏同恩在一起过,不存在复合这种事!”

    “可大家都觉得你们很般配啊。”乔十一不能理解的道,“再说了,女神那么优秀,你们很般配的!”

    般配?

    就是这个词,造成了这么大的误会。

    “这句话我只说最后一次,我跟苏同恩从前没有任何可能,以后也不会有任何可能!”乔忘栖义正言辞的纠正着乔十一的认知,并强调道,“还有,我已经结婚了。”

    啪的一声。

    乔十一的手机掉落在地。

    他顾不上自己那价值不菲的游戏手机,瞠目结舌的问道,“九哥,你在说什么胡话呢?”

    “这件事你给我口风紧一点,不许告诉任何人,听到了吗?如果走漏了消息,就别怪我翻脸,断了你所有的信用卡。”乔忘栖冷然说完,就把一脸呆滞的乔十一给赶出了房间。

    乔十一站在门口好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刚刚那个冷漠无情的人,真的是九哥?

    从小就疼他宠他的九哥?

    好可怕……

    呜呜呜……

    到底是哪个狐狸精,勾走了九哥的魂,让他变得这么可怕啊!

    九哥只能是女神的!

    乔十一的一颗玻璃心都破碎了,拿着手机回到房间自暴自弃……

    五分钟后。

    他打开了游戏。

    CP粉的玻璃心碎了,还是打游戏吧,游戏使人心情愉悦。

    乔十一正打算开一局游戏呢,就收到了开黑邀约。

    他也没看是谁就点了同意,进去后才发现是白天那个被自己喷了的挂机狗!

    心态瞬间爆炸,当即就准备开骂。

    结果对方比他更快的骂了一句,“小王八羔子你跟谁叫唤呢?我今天心情好不骂人,只骂你!”

    骂完对方就退出了队伍,等乔十一义愤填膺的骂回去时,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他气得想砸手机,“草!”

    游戏也不能使人愉悦了!

    这个万恶的世界!

    ……

    云鼎。

    江羡和司乘到的时候,连舟已经等着了。

    两人一进去,连舟就兴奋的叫道,“羡姐!听说你试镜通过了!牛逼啊!当初你说要去混娱乐圈,我还以为你开玩笑的,没想到你真混出个名堂来了!”

    “我说了要靠脸吃饭的。”江羡拂了一下头发,优雅的坐在了卡座里。

    连舟叽哩哇啦的说了一堆的话,司乘却一直在喝酒,有些反常。

    “司乘你怎么一直喝酒啊?咱们都这么久没见羡姐了,你不是应该很高兴的吗?”连舟不解的问。

    司乘露出一抹假笑,“没有啊,我很高兴。”

    连舟不想理他,又和江羡唠嗑去了。

    可江羡的心情似乎也不怎么好,没多大兴致,只随意的吃着桌子上的零食。

    连舟挠挠头,“你们一个两个都怎么了?气压这么低。”

    回答他的,是一室静默。

    他左看看右看看,随后也跟着保持沉默,拿着手机给陈思茶发消息,“思茶小哥哥赶紧来救场啊我快崩溃了。”

    “路上。”陈思茶言简意赅的回复。

    “那你快点啊啊啊啊我快被压抑死了!”

    “嗯。”

    “……”

    连舟瞬间觉得自己找错了人,毕竟陈思茶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制冰机。

    江羡的手机亮了一下,她瞥了一眼,是乔忘栖发来的。

    _

    这几章人物会有点多,努力辨认啊,别弄混了,因为他们都是很重要的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