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她假装没看到。

    过了五分钟,信息又发来了,说他让服务员给她留了夜宵,怕她一会回酒店的时候肚子饿。

    还特别备注,是她爱吃的鲜虾馄饨。

    江羡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零食,忽然间食之无味。

    但她还是没有回乔忘栖信息。

    陈思茶到的时候,乔忘栖发来了今晚的第三条信息,叮嘱她别喝酒。

    别喝酒?

    好啊。

    那我偏喝给你看!

    说完就对司乘说,“给我倒杯酒啊。”

    包间里的三人顿时惊恐的看向她,好像她说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事一样。

    “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我只是想喝一口酒而已,至于那么惊恐吗?”江羡没好气的道,“好吧你们不倒,我自己来。”

    陈思茶突然握住了江羡的手说,“羡姐,还是喝果汁吧。”

    其他两人也猛点头,生怕她真喝酒。

    江羡只好作罢,百无聊赖的道,“那我还是回酒店睡觉吧,今天心情不好,下次再约。”

    连舟刚想说什么,司乘就开口道,“送羡姐回酒店吧,思茶,你开车,我喝了酒。”

    他把钥匙丢给了陈思茶,起身出了包间。

    陈思茶问了酒店地址后就启动车子出发去酒店,不远处的灯光闪了闪。

    江羡盯着手机没注意,到是连舟疑惑的说,“刚刚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因其他几人都没注意到,所以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只有陈思茶说了一句,“可能是车灯吧。”

    “哦。'”连舟也没再多问。

    三人将江羡送到了酒店,江羡坚持不让他们送自己回房间,下车后和他们挥挥手就走了。

    司乘看着她进了酒店的背影微微出神。

    陈思茶启动车子的时候说,“羡姐好像有心事。”

    连舟说,“有吗?我怎么没看出来?”

    陈思茶都不想理连舟的,毕竟他脑瓜子里容不下这些,回头问了司乘一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司乘收回视线,落在不远处的霓虹灯上,久久才说了一句,“羡姐结婚了。”

    吱的一声。

    车子来了个急刹,连舟一时不备装在了前面的车顶上,疼得嗷嗷叫,“陈思茶你怎么开车的!撞到我了!”

    “那个野男人是谁!居然把我羡姐抢走了!不行,我得回去抢回来!”陈思茶突然暴走,一改往日的冷漠寡淡。

    司乘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你怎么抢?把羡姐掰弯吗?”

    陈思茶,“……”

    妈的,现在去做变性手术还来得及吗!

    ……

    江羡才不承认自己提前回来是因为乔忘栖呢,非要找个借口的话,她可以说是那碗鲜虾馄饨勾引她回来的。

    好在乔忘栖没问这个问题,等她一回来,就立马让人把鲜虾馄饨送到了房间里。

    男人右手端碗左手拿着勺子要喂她。

    若是以往,江羡就不客气了。

    可今天她非常生份的接了过去自己吃。

    乔忘栖就起身去给她放洗澡水了。

    江羡才吃了没几口,房门被人敲响,乔忘栖在浴室没听见,她放下碗筷去开门。

    敲门的人是乔十一。

    他被骂之后,气闷了一个晚上,退一步是越想越气,越气就越委屈,遂跑来找乔忘栖诉苦。

    结果开门的人是一美女,他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走错了,赶紧道歉,“抱歉抱歉,敲错门了。”

    说完就转身走了,江羡也没多想,顺手关上了门。

    门外的乔十一又重新回到电梯口看了看,发现自己并没有敲错门时,错愕了一下。

    下一刻立马反应过来,刚刚那个开门的人,不就是勾引走九哥魂的狐狸精吗!

    虽然……是个

    很漂亮的狐狸精!

    好吧他承认,是个非常漂亮的狐狸精!

    他气势汹汹的回来继续敲门,大有要跟狐狸精大打一架的势头。

    这一次乔忘栖听见了,所以是他开的门。

    原本还怒气冲冲的乔十一,一看到自家九哥那张脸,突然卡住,然后露出一个倔强又有些难看的笑容跟乔忘栖打招呼,“嗨,九哥,晚上好啊。”

    乔忘栖,“……”

    乔十一想往房间里看,被乔忘栖结结实实的挡住了,他冷着脸说,“时间不早了,早点睡觉,别到处乱窜,明天就给我回原京去!”

    原本还斗志昂扬的乔十一,瞬间偃旗息鼓。

    志气什么的不存在的,他可不敢得罪九哥,还是保住小命要紧,回头再来跟狐狸精斗智斗勇好了。

    “好的九哥,晚安!”

    说完,乔十一就溜了。

    乔忘栖关上门,江羡已经吃完混沌了去泡澡了。

    他在外面等着,默默在心里数着数。

    一。

    二……

    三。

    下一秒,江羡在浴室里喊道,“老公!洗发水的瓶子打不开,你帮我弄一下啊!”

    “好。”乔忘栖公然的开门进去,给她一个个拧开洗发水,沐浴露的瓶盖。

    顺便还可以观赏观赏属于他的人间美景。

    当然,他是不可能承认,这些洗漱用品的盖子都是他特别拧紧的,为的就是让她跟自己求助!

    至于当晚江羡答应洛星的那个要求,关于让乔忘栖睡沙发的要求……

    没来得及实施。

    ……

    国内关于江羡试镜大片成功的消息已经传得天下皆知了,那些原本还等着看江羡好戏的人,全都失声了。

    只留江铁板们在庆祝在狂欢,连一些路人都觉得江羡这算是冲出国门走向世界了。

    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质疑的声音。

    【该不会是江羡砸钱买的角色吧?】

    【很有这个可能!】

    江铁板们不服辩解,【你当好莱坞是你家小区门口的小卖部呢?角色说买就买?】

    黑粉路过踩一脚,【那就是靠金主呗。】

    【我一路人我都看不过去了,人家江羡为咱们国人争光不是好事吗?为什么一个个的都来酸?你上辈子被柠檬给酸死的吧?】

    红姐浏览了一会网上的反响,满意的合上电脑准备出门去谈商务合作了。

    不巧的是,下楼的时候,在大厦前厅碰到了曹家菲。

    她满脸疲惫,应该是刚下飞机,手里还推着行李箱呢。

    曹家菲见到红姐,下意识的低下了头,想要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路过。

    红姐却出声叫住了她,“躲着我做什么?是因为做了亏心事吗?”

    被红姐这样一嘲讽,曹家菲立马不服的道,“谁躲着你了?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躲着你!”

    “啧啧。”红姐轻笑出声,看曹家菲恼羞成怒的样子觉得特别的解气,“你刚下飞机,可能还不知道今天的娱乐新闻吧?托你的福,我又接到了很多资源,其中还有好几个你争取了一年多的资源。”

    曹家菲知道她是故意要刺激自己的,理智的让自己别生气。

    可一看到红姐那得意的嘴脸,就控制不住自己,“你就是来显摆的吗?显摆够了吗?显摆够了可以滚了!”

    “怎么可以说是显摆呢?我明明是在感谢你啊。”红姐一脸无辜的道,“为了感谢你的帮忙,我也给了你一份回礼,毕竟来而不往非礼也,不用谢我哦,毕竟我们也一起共事过。”

    曹家菲心里一紧,着急问道,“你什么意思?曲红叶!你什么意思!”

    可红姐并不愿意跟她多说,笑盈盈的挥挥手就往外走。

    曹家菲步伐凌乱的跟了出去,“曲红叶!你给我站住!你到底做了什么?”

    红姐已经上车离开,曹家菲气得回到公司。

    才刚坐下,都

    还没喘口气,助理就急匆匆的进来说,“曹总,咱们摊上大事了。”

    “什么意思?”曹家菲脸色一紧的问道。

    “有人像相关部门检举我们大华娱乐偷税漏税签阴阳合同,上面已经派人来调查了,人马上就到……”

    曹家菲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脑瓜子嗡嗡的响。

    红绿灯前,红姐思忖了好几秒之后,还是拿出手机给江羡发了条信息。

    “羡羡,谢谢你。”

    这是她非常诚挚的感谢。

    关于大华娱乐偷税漏税的资料,是江羡给她的。

    红姐并不知道江羡从哪里弄到的,可她没有第一时间对付大华娱乐,是因为自己。

    江羡这个人啊,重义气,红姐是知道的。

    大华娱乐能走到现在,里面少不了红姐的心血。

    江羡把这份资料交给红姐,是出于对她的尊重。

    本来……她是有点不忍的。

    可她知道了一些不好的事,最终还是出手了。

    给江羡发完消息,红姐又给品牌方打了电话说,“不好意思啊商总,我今天临时有事来不了,可以下次再约吗?谢谢谢谢。”

    打完电话她吩咐司机,送自己到南山墓园去。

    红姐在墓园门口买了一束小雏菊,沿着熟悉的小路走到了母亲的墓碑前。

    因为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墓碑四处都长了杂草。

    红姐蹲下身去清理干净杂草,才将小雏菊放在了母亲的墓碑前,“妈,我毁了大华娱乐,你不会怪我吧?”

    X会所,沈烨见完客户,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在路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顿了顿,深知自己并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便打算装作没看到坐车离开的。

    可转身走了两步后,还是折返回去,走到了吐得昏天暗地的红姐面前问,“你还好吗?”

    红姐喝了不少的酒,这会儿胃里正翻江倒海的难受着,非常痛苦。

    哪怕知道有人在关心自己,也没理会,继续难受的干呕着。

    下一刻,一只好看的手递过来一方干净的手帕。

    在剧烈的酒精味中,隐隐有了一缕淡淡的清冽气息。

    她涕泪横流的抬头看去,发现是沈烨。

    那一刻脑子里警铃大作,迅速别开脸说,“不用,谢谢!”

    沈烨颇为困惑的看了看她,不确定的问道,“真的不用吗?我看你很难受的样子。”

    “我说不用!你听不见吗?”红姐有些恼怒,恨不得找个地洞遁走,“我们素不相识,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居心不良了?”

    沈烨,“……”

    素不相识?

    她应该是喝多了吧……

    有的人喝多了,是反差挺大的。

    沈烨想了想还是说道,“我给你叫车吧,你住哪里?”

    红姐心里懊恼得要死,她说话都已经那么难听了,为什么他还在这里呢!

    “不用,谢谢。”红姐急匆匆的说完就开溜了。

    沈烨站在原地怔了怔,最终没有追上去。

    只远远的看到她上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他也折返回去上车回家。

    ……

    大华娱乐被调查的事很快就传到了网上,旗下艺人纷纷受到牵连。

    不少网友感叹还好江羡等人跑得快,不然肯定也会受到影响,口碑下滑。

    跟大华娱乐目前的情况相比,江羡及其旗下的艺人却是顺风顺水,各种资源好到爆。

    特别是江羡,翻身仗打得那叫一漂亮。

    曹家菲应付各种调查和口诛笔伐,心力交瘁,直接病倒住院。

    父亲曹永得知此事后,第一件事并不是关心,而是对她一顿责骂,“好好的公司交到你手里,怎么就弄成这个样子?在曲红叶手里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你要是搞不定,就去把曲红叶给我找回来啊!”

    曹家菲心里哇凉哇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