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曹永骂完曹家菲,挂了电话就给曲红叶打了电话过去。

    红姐看到来电,其实一点都不惊讶。

    自己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清楚得很。

    她故意晾了两通来电后,第三通才接了起来。

    曹永一改往日的目中无人,特别客气的说道,“红叶,大华娱乐的事你听说了吗?你帮你妹妹想个办法吧,那毕竟是你的心血,你也不忍心看着大华娱乐倒闭吧?况且大华娱乐的创始人是你妈妈,你可否看在你妈妈的面子上,出手帮一下她?”

    红姐从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她现在连嘲讽的心情都没有了,只冷冷的问他,“首先,我已经从大华娱乐离开了,其次公司走到这个地步,全都是曹家菲自己咎由自取的,还有,不要再拿我妈来说事,你不配!”

    “你什么态度你?好歹我是你老子!有你这么跟老子说话的吗!”曹永顿时暴跳如雷,撕去了伪善的面具。

    红姐一点都不意外他会这样,因为这才是他的本性啊。

    “有那个力气在这里骂我,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去帮曹家菲吧!她那么年轻就要坐牢,真是可惜了。”

    “你这个贱人!跟你妈妈……”

    嘟嘟嘟。

    红姐直接挂了电话。

    有些东西,当断则断,免得深受其害。

    这是当初江羡将大华娱乐的罪证交到她手里时说的话。

    可惜她现在才明白过来,如果当初母亲能有这样果决的态度,也不会惨死了。

    红姐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一丁点儿难受,把办公室的窗帘拉开,让更多的阳光照耀进来。

    落地窗外,是一大片的城市美景。

    当初装修的时候,江羡就提了一个要求,所有独立办公室都要有足够大的落地窗。

    没别的原因,希望在这里工作的人,打开窗帘就能看到一大片江山的感觉。

    这不,红姐体会到了这种感觉,像是有了足够的力量继续前行。

    助理敲门进来,神色有些微妙的说道,“红姐,又有新的新闻了。”

    红姐一听到是新闻,第一反应就问,“好的还是坏的。”

    “不好不坏,因为不是我们家艺人的新闻。”

    “那就好。”红姐瞬间泰然起来,坐回椅子上才问,“什么新闻?”

    “你看啊,是关于文允诺的,不知道是哪家媒体爆的料,说文允诺也去试镜了杰瑞那部电影,结果她被刷下来了,现在网上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呢,一些有心人士就利用这件事去嘲讽文允诺,故意引起文允诺粉丝和羡姐粉丝的争论。”

    红姐非常迅速的浏览着网页上面的新闻,事态的确是不好不坏。

    按理说文允诺那边不会让这种新闻曝光才对,要么是被拍到了,要么……

    红姐想到了一种可能,随后立马警觉的给江羡发消息。

    “羡羡,最新的新闻你看到了吗?”

    此时M国是晚上九点,江羡还没睡,看到消息就回了红姐,“什么消息?”

    “那你赶紧去看看。”红姐挺意外的,“你最近都不怎么上网的吗?”

    “……啊,有点忙。”

    江羡心虚的回答,毕竟她总不能说自己一直

    被某个人压榨,以至于没有时间去网上冲浪吧。

    过了一分多钟,红姐回了一个大拇指的表情。

    上面有一个螺旋动画,跑出来一个字,强。

    江羡,“……”

    她还能说什么?!

    她满脸通红的跑去网上看了一眼,看完后就给红姐发了一条消息。

    “我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红姐回,“你跟我想到一块去了。”

    既然是阴谋,她现在自然猜不到对方是谁,要做什么,只知道是冲自己来的。

    所以红姐让江羡多停留两天,不用那么着急赶回国内,等看看到底是个什么动静再做打算。

    江羡无异议,回头和乔忘栖说了。

    “好,那我改航班去。”

    “你也不回去吗?”江羡诧异的问。

    “你都在这里,我会一个人回去吗?”乔忘栖反问。

    江羡突然不知如何反驳。

    到是席年接到乔忘栖的通知,让他提前回去处理工作的时候,差点哭了。

    公司到底是谁的啊!

    乔十一也被席年拖着回国,走的时候还在嘟囔呢,“为什么九哥不回去啊?九哥还留这边做什么啊?”

    至于这个问题,无人回答,他只能郁闷的回去了。

    ……

    国内新闻满天飞,关于文允诺不如江羡的评论也是越来越多。

    两家粉丝也因此而争论不休。

    再加上有心人士的引战,纷争更是久久难以平息。

    文粉吐槽江羡,【真是笑死我了,居然是江羡面试成功了!我到是好奇,她靠什么去征服国外导演和制片的啊?】

    【还能是什么?你以为是才华吗?当然是靠睡的啊!听说外国男人很喜欢她这款的,毕竟新鲜嘛。】

    【你嘴巴这么毒生活一定很苦吧!】

    【没面试上不在自己身上找问题,居然甩锅别人,咋地?拉不出大便怪地心没引力啊?!】

    在这场争论中,没有谁输谁赢。

    但也确确实实给两人带来了很大的热度。

    文允诺看到这新闻的时候也懵了,以为是曹家菲放出去的,打电话去质问。

    曹家菲矢口否认,并解释说自己现在在住院,根本没心力去做这些事。

    而且她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这番解释是有一些道理的,文允诺就急匆匆的去找苏同恩了。

    到她家的时候,眼泪汪汪的,“现在国内的媒体和网友都在嘲笑我不如江羡,我该怎么办啊?好歹我也是拿过影后的人,居然比不过一个花瓶江羡,我以后如何在娱乐圈立足?”

    苏同恩给她倒了杯水,也没说话。

    文允诺有些愤慨的骂道,“别让我查到是谁把这消息放出去的!我跟他没完!”

    “不用查了。”苏同恩懒洋洋的坐下,翘着腿看向有点茫然的文允诺说道,“消息是我放出去的。”

    文允诺被刺激得腾的一下站起身来,“什么意思?”

    “你面试失败的消息是我放出去的。”苏同恩再次重复道。

    文允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苏同恩又拉着她坐下,才慢慢解释,“我这样做是有我的用意,国内人都知道她江羡就是个花瓶,肯定会对这次面试的公正性心存质疑的,所以我们何不借此机会好好利用利用,搏一把同情,顺便还能好好黑一把江羡,两全其美的事。”

    经过苏同恩的这一番点化,文允诺才算反应过来,“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还是姐姐想得周到!那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苏同恩拿起桌子上的机票递给她说道,“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你回国的时候,我会把消息放出去,机场肯定会有记者和媒体去等着的,到时候你不走VIP通道,直接接受采访,你按照我跟你说的去回答就好。”

    “好!”

    文允诺兴奋的接过机票,问苏同恩,“那你要回去吗?”

    “还不到时间。”

    文允诺也知道她在顾虑什么,便没有劝说,拿着机票离开了。

    当天夜里,文允诺抵达江海机场,果然被记者围得个水泄不通。

    无数的话筒和镜头怼了过来,她又是一个人回国,险些没招架得住,只好说,“我可以接受你们采访,但你们别挡着出口影响其他乘客离开,谢谢。”

    在众人看来,她这是非常有素质有礼貌的表现,都对她有了好感。

    在她的授意下,围堵的记者跟着她到了外面的地方采访。

    众人问的问题大多都是那几个,为什么江羡面试成功,她被刷下来了。

    文允诺微不可见的扬了扬唇,并没马上回答,而是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镜头后,才字正腔圆的道,“面试这种事情,靠的是各凭本事,没面试成功只能说我技不如人,没什么好回应的。”

    这番话,听上去是非常有文化和内涵的。

    但媒体和网友最喜欢做的就是过度解读。

    所以弦外之音就是,江羡靠着不能见光的本事拿到了角色,自己没有背景又不愿意接受不正当的规则,所以没拿到角色,甘愿认输。

    媒体将第一手消息曝出去之后,文允诺接受采访时的那一声不屑冷笑,让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坚定的认为,江羡就是靠不正当手段拿到的角色。

    文粉们也趁机大肆黑江羡,说得很是难听。

    反而是面试失败的文允诺得到了很多人的同情,甚至还有人说,希望国内的导演擦亮眼睛,要选就选有演技有作品的文允诺,别选那些没实力的花瓶演员。

    红姐等了半宿,看到这一波黑,立马让工作室开始营销控评一条龙。

    好在这些都是在她预料范围内的,场面不大,能控制。

    可她没想到的是,一切才刚刚开始……

    工作室奋战了一晚上,加上江铁板们给力,很快就把文允诺带起的节奏给压了下去。

    红姐松了口气打算眯一会儿的,结果才眯了不到半小时,助理就急匆匆的闯入办公室,“红姐红姐,出大事了!”

    红姐被咋咋呼呼的助理吓了一跳。

    一般情况助理都会很有礼貌的先敲门再进来汇报工作的,这一次却是直接闯进来。

    看那表情,好像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

    哪怕是见多了大场面的红姐,也是一个激灵,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

    又因为装修的事跑了好几天,道歉的话都不好意思说了

    直接用加更证明吧。

    一般正常更新是两更,我尽量每天三更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