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姐急忙翻看网页,这一看,差点晕过去。

    这哪里是大事件啊,这简直是超级大事件啊!

    标题劲爆,新闻里的照片更劲爆!

    【玩咖江羡夜御数男,猛女实锤。】

    照片把江羡的脸拍得特别清楚,而且在一众外国人里,她的身形和脸就更显眼了。

    而照片里有好几个男人的面孔,他们一同上了车,还一同去了酒店。

    至于进酒店做了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需要细说都会往那方面想。

    一时之间,各种负·面评价像车轱辘一样压了过来,压得红姐都快喘不过气了。

    她只扫了一眼,都觉得血压飙升,捂着胸口难受的说,“给我来两颗速效救心丸!”

    助理急急忙忙去给她拿了药,红姐生吞下去,才感觉舒服了一点。

    【简直刷新我的三观!这私生活得多混乱啊,居然跟那么多男人一起玩……】

    【江羡可以去评选一个多人运动专家了!太牛了!】

    【以前在国内也被拍过,不过都是一两个的那种,去了国外以为没记者拍,就本性暴露了。】

    【贵圈是真的乱!】

    【所以她的角色就是靠这样睡来的吧,毕竟开放,玩得开!】

    【你们是亲眼看到人家上床了还是怎么的?而且照片上也没什么亲密动作,朋友之间的聚会都不行吗?女艺人就不配拥有异性朋友了?真是服了这些媒体,瞎编乱造的!】

    【男女之间不可能有纯友谊,还异性朋友呢,这分明是炮友!就江羡这种私生活混乱的人是不会交固定男友的,不是正当炮友,就是非正当炮友,不然就是预配炮友,总之不会太纯洁!】

    【只有我投来羡慕的眼光吗?我要是能有这么多个男朋友,我做梦都会笑醒的……】

    【你看你看,三观都被带歪了!像这种艺人就应该被封杀!教坏小朋友!】

    红姐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逆流了,啪的一声合上电脑后,拿出手机准备给乔忘栖打电话。

    没想到乔忘栖先打过来了,语气凝重的说道,“新闻我已经看到了,正在撤热搜,你们工作室暂时什么都不要回应,等我吩咐。”

    “好。”

    有乔忘栖的吩咐,红姐心里踏实了不少。

    刚挂电话,就听助理在说,“红姐,新闻的热度正在降低,而且掉得很快,怎么回事啊?”

    “在撤热搜。”红姐重新打开电脑看了一下,江羡夜会数男的话题已经下去了。

    助理听了有点咋舌,就这种新闻,花钱去撤热搜,堪比烧钱……

    够狠!

    红姐寻思着也不能坐以待毙,就给岳成渝打了个电话。

    还没开口,岳成渝就直接说,“直接曝我怀孕的消息吧,只要能把这波新闻压下去就行。”

    “谢谢。”红姐十分感激。

    挂电话不到一分钟,楚悠又打了进来说,“红姐,我刚刚放了消息出去说我在片场耍大牌,这个新闻应该可以吸引一点注意力。”

    “……好。”

    随后今溪也打电话来说,“红姐,我爆点什么好?抽烟可以吗?”

    毕竟今溪一直是青春偶像,曝抽烟的话,确实是人设崩塌的一种,容易引起争议。

    “你还小,大可不必这样……”

    “我就想帮羡姐一把,她平时都那么照顾我们。”今溪哽咽着道。

    这一点,红姐也很清楚。

    当初今溪能出道,多亏了江羡暗中帮忙,不然她早就沦为大华娱乐的弃子,根本没机会进入这个圈子。

    随之,沈雁南也被爆隐婚多年,惊吓了一众粉丝。

    莫生就更直接了,直接在网上自黑自己穿增高鞋垫。

    要知道他可是文艺男神啊!

    这波自黑就真的……太狠了。

    可不知为何,看着这些,红姐眼眶有些发酸。

    于是当天的热搜不停的被刷新。

    #今溪抽烟#,#岳成渝怀孕#,#楚悠耍大牌#,#沈雁南隐婚#,#莫生身高#等相继上了热搜,分流了不少人的注意。

    可因为他们是同一家公司的,很快就被黑粉反击,说他们是为了掩盖耳目,遮掩江羡的丑闻。

    虽然道理是这个道理,但也的确起到了作用。

    可跟江羡的新闻比起来,还差很远。

    就在这时,一位一线顶流女星突然自爆离婚。

    这位女星和江羡一样,也是属于话题女王的那种,因长得漂亮,一直被称为花瓶女星。

    不过她起点比江羡高一点,所以名气也比江羡大。

    江羡的人脉关系大多在南方,而这位女星则是京圈的,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交集。

    她叫宁可。

    宁可才二十四,正当红且热度高,却自爆离婚,结结实实让人震惊了。

    连红姐都很意外,觉得这完全是老天爷在帮江羡。

    殊不知宁可自爆离婚,是乔忘栖的意思。

    宁可把离婚声明发出去之后,就给乔忘栖回了消息说,“我可不是帮你,我是帮江羡。”

    虽然接到乔忘栖电话的时候,宁可也很惊讶。

    脑子里的第一想法就是,这两人怎么搞上了?

    行啊江小羡居然瞒着自己!!

    回头再跟她算账,先放爆料再说!

    不管怎么样,乔忘栖还是跟她说了谢谢。

    刚挂电话,宁可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看到上面的名字,她脸都绿了,可还是接了起来,语气有些娇蛮的道,“干嘛!”

    “你还好意思问我干嘛?你发的那是什么鬼声明?你给劳资好好解释解释!”电话那头的程砚安一阵暴怒。

    早料到他会怒吼的宁可早早的把手机拿远了一些,等他吼完了才重新靠近说道,“见字如面!不懂的话问你语文老师去!再见!”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并迅速关机。

    不仅如此,她还把酒店的所有电话线都扒了,确定他打不进来才松了口气。

    臭男人消失两年了,还好意思来质问她!

    谁给的脸啊真是!

    可还没悠哉几秒呢,房门被人敲响了。

    宁可的头皮一阵发麻,“不是吧,这么快就赶来了?不可能吧!”

    他不是在执行任务吗?应该不是他吧……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可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往门口走了去,垫着脚尖往可视门铃上看了一眼。

    是服务员。

    她松了一口气。

    可同时又有些失落。

    原来不是他呢。

    她打开门,服务员非常客气的说道,“宁小姐,我们接到投诉电话说您房间的电话坏了,我来检查看看。”

    宁可,“……”

    狗男人!

    之前那些嘲讽江羡传媒故意转移新闻的粉丝,在宁可自爆离婚之后,这会儿也没什么话可说了。

    因为新瓜太大,那些原本还在关注江羡八卦的人都转移了阵地,渐渐也就淡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连找都找不

    到了,删除得干干净净,好像根本就没发生过一样。

    这种效率,红姐也是第一次见。

    一方面庆幸着,一方面又惊叹乔忘栖的手段过人。

    自己在娱乐圈打拼了数十载,遇上这种棘手的突发事件也难以应付。

    而乔忘栖只用了半天时间就做到了……

    红姐才意识到,自己对资本的力量一无所知。

    而江羡知道这些消息的时候,网上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

    她不过睡了一个午觉,醒来居然发生这么多的事。

    “红姐肯定愁坏了,怎么没跟我打电话说呢。”江羡一边看新闻一边念叨。

    她给红姐打了电话,却得知事情已经解决了,江羡也着实惊讶了一下,“看来我低估了你的潜力啊!这么棘手的事情你都能解决!”

    红姐一阵汗颜……

    她又不能说,不说的话又会居功,她太难了啊。

    “这事儿……还真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主要是咱们运气好,遇上了宁可那边的大新闻。”红姐心虚的解释。

    “宁可那又是什么大新闻?”

    “她自爆离婚。”

    江羡,“……”

    这姐妹,一如既往的狠!

    江羡给宁可发消息说,“你这也太狠了,为了我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宁可回,“也不算全是为了你,主要是狗男人消失得太久了,我得吓唬吓唬他,免得他忘记自己还有个合法妻子这件事。”

    话虽然这么说,可江羡心里懂,所以她发了个抱拳的感谢表情,“大恩不言谢!”

    “别啊,感谢肯定要的,回头你陪我两局呗,就当是报恩了。”

    “我卖身不卖艺,谢谢。”

    宁可,“……”

    ……

    宁可离婚新闻持续挂了好几天,江羡也和乔忘栖回国了。

    虽然江羡的新闻淡了下去,但红姐还是让她多避避风头。

    刚好这段时间她可以安心在家选剧本。

    江羡到是没意见,不过她寻思着一直在家的话……可能会比较累。

    可这两天洛星又一直被关在组里拍戏,根本没时间陪她玩,连个出门溜达的借口都找不到。

    正发愁呢,暮云泽突然打电话来说洛星受伤了,自己还在大山的剧组里,不能第一时间赶去医院,拜托江羡去看看。

    听到这消息,江羡心里狠狠咯噔了一下,急忙问清楚在哪个医院之后,就火速赶了过去。

    据暮云泽说,洛星是在拍摄爆破戏份的时候受的伤,具体严不严重还不知道。

    联想到前几年一个剧组因为爆拍摄爆破戏份,导致男女主演双双受伤毁容事件,江羡心里就担心得紧。

    赶到医院后问清楚情况才找到了洛星的病房。

    看到她,江羡心里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严重。

    不过后脖颈受伤了,医生给她包扎好了,整个脖子一圈被纱布围住,导致她现在的状态看上去有些滑稽,而且动作很不方便。

    她一脸苦逼的躺在那里,看到江羡出现,情绪一激动,扯到伤口,又嗷嗷的叫了起来。

    江羡担心得不行问她,“你别乱动了!赶紧躺着!”

    “我看到你来太激动了嘛。”洛星无辜的解释,“前阵子一直在剧组闭关拍戏,都不知道你的事,正想问问你呢,你就来了,你还好吧?”

    “你自己都躺在病床上了,还问我好不好?”江羡无奈的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