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不是没事吗!医生都说了,只是脖子被烧伤了一点。”洛星用手指头比划了一下,还强调了一遍,“就一点点。”

    “你可是女艺人!要是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洛星不以为意,“大不了去做植皮手术呗,前几年那个女艺人不就是做了植皮手术吗?没太大差别的。”

    看到她这么乐观,江羡也算安心了。

    “这部戏才没开拍多久,就弄出这种事情来,要不就推了吧。”江羡给她提着建议。

    但洛星摇头,“不,我还是想拍,而且真的只是小伤。”

    “那是你运气好!别抱这种侥幸心理!”江羡没好气的道。

    洛星就拉着她撒娇,“我都这样了,你还教训我,你于心何忍啊。”

    江羡给了她一个白眼。

    洛星机灵,故意扯开了话题,问了她面试好莱坞大片的事。

    说到兴奋的地方,还会手舞足蹈,结果又因为扯到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的。

    江羡看了是又好气又好笑,“又不是你面试成功,你那么激动做什么?”

    “这可比我面试成功还值得高兴!”洛星无比自豪的道,“你是不知道,我个刚刚恶补了这段时间的新闻,差点没被气死!就那个文允诺在机场接受采访时说的那些话,也太过分了!含沙射影的,真想冲上去撕烂她的嘴脸!”

    江羡都被她逗笑了。

    “对了,你不是说乔忘栖也跟着你去M国了吗?为什么还会被拍到那些照片?”

    “那天发生了一点小插曲,我就出门见了几个朋友,也就是照片上的那几个,谁知道会被拍,还说我夜御数男,我一个都应付不过来还数男呢,这些无良媒体也是够了。”江羡没好气的道。

    洛星噗嗤一笑,“看来你家乔先生很猛啊!”

    江羡,“……”

    她就不该提这茬的,忘了洛星又多H多暴力了。

    这不,洛星好奇的问她,“你结婚也快半年了,和乔忘栖在一起,到底是种什么感觉啊?”

    感觉?

    江羡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说,“也还好,就是腰酸腿软的时候比较多,比工作累多了。”

    洛星,“……”

    妈的,这又H又暴的狗粮,她真是吃够了!

    江羡一直在医院陪洛星到暮云泽抵达,才道别离开。

    看到洛星没什么大事,暮云泽也松了一口气。

    洛星还骂他呢,“我又没什么事你赶回来做什么?赶紧回去好好拍戏,可别因为我耽误了工作!你还得给江羡挣两千万呢!”

    “行了知道了!”暮云泽显得有些不耐烦。

    可这样洛星还是不放心,又当面给他订了机票。

    暮云泽的脸色就更臭了。

    最后很不愉快的离开了,他到医院坐了还不到半小时就被赶走,心情能好吗?

    但好在看到她,自己心里能安心点。

    洛星刚打算休息一会儿,又有人来看她了!

    看到这个人,洛星还挺意外的。

    而且看他那样子,好像是匆忙赶来的。

    洛星冲他招了招手问,“老板这是来给员工送温暖吗?”

    盛景淮脸色有些黑的进去,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左右看了看,“幸好没伤到脸,不然就得退圈了,公司会亏本的。”

    洛星,“……”

    她收回刚刚的感动!!

    老板依旧是个吸血鬼!

    “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受伤?”盛景淮坐在椅子上冷冷的问。

    “道具出了点问题。”洛星才刚开口解释。

    盛景淮听了一句脸就更黑了,

    直接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当着洛星的面把剧组的人狠狠骂了一通。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

    “还好她是轻伤,不然你们一个都别想逃!”

    “少说这些扯淡的保证!如果再有下次,我把你们全都告上法庭!”

    “洛星是我的艺人,你们有把我放在眼里?”

    “我的人交到你们手里,你们就得给我护周全了!”

    洛星别过脸,不想承认自己有被感动到。

    其实盛景淮这个人……也没那么不堪嘛。

    打完电话,盛景淮找来照顾洛星的看护也到了。

    虽然没有事无巨细的交代,但也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还给她请了半个月的假,让她好好休息。

    一切费用全都有公司报销,洛星只管好好休养就行,盛景淮打点妥当之后走了。

    洛星也就心安理得在医院住了下来。

    这阵子江羡抽空就会来陪她,让她不至于那么无聊。

    那之后暮云泽也来过两次,但都会匆匆离开,不能做太多停留。

    艺人本来就比较忙,更何况像暮云泽这种有争议又自带流量的艺人呢。

    到是盛景淮再没出现过,洛星偶尔会想起,却也没有去细想,毕竟是和自己没什么关联的人。

    直至她入院后的第五天深夜,盛景淮又突然出现了。

    洛星刚睡下就被突然闯入的他吵醒,迷迷瞪瞪的叫了一声,“盛少,你怎么来了?”

    盛景淮的脸有些阴鸷,表情森冷,和平日里的他不太一样。

    可洛星清晰的记得自己见过这个状态的盛景淮,心里微微一凉。

    男人的眼底像是淬了墨,幽暗深深,连声音都带着几分凛冽,“你好点了吗?”

    居然是关心?

    洛星有点诧异,还未回答,就听他又问了一句,“可以抽血吗?!”

    洛星,“……”

    是了,就是这个表情这个眼神。

    第一次抽她血的时候,他就是这个表情。

    洛星对这个表情记忆深刻,所以才会觉得熟悉。

    她眼底温度慢慢冷了下去,连周遭的温度都在骤降,唇瓣微微抿了抿才道,“盛少,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觉得适合抽血吗?”

    “不是说小伤吗?”

    洛星突然很想冷笑,却无力。

    她漠然的看向他问道,“所以盛少又来找我抽血了?这次抽多少?”

    盛景淮从她语气里听出了很明显的抵触情绪,湛黑的眼底暗涌沉沉,“只要你答应抽血,随便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好大的口气。

    有钱人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吗?

    盛景淮突然低下身来逼近,两人几乎是面对面。

    洛星都能看到他眼底的深沉,心里微微发憷。

    “你想要什么?大制作?综艺邀约?广告代言?影后?这些都随你提!或者直接给钱都可以!只要你答应抽血,你可以向我提任何条件!”

    洛星胸腔里腾升一股怒意,对他的语气很不爽,心里很不舒服,就讥诮的道,“什么条件都可以?你确定!”

    “只要我能做到的!都可以。”男人又强调了一遍。

    洛星嗤笑一声,“好啊,那你娶我。”

    盛景淮突然沉默,久不开口,一双沉寂如幽潭般的黑眸死死的盯着她。

    这种眼神有些可怖,可洛星却很直接的跟他对视,不肯退让,还略带挑衅的问道,“盛少不是说什么条件都可以吗?怎么?这就无法答应了?”

    他薄唇微微紧抿,像是在做什么重大决定。

    洛星已经没有力气跟他废话了

    ,躺下去转过身背对着他。

    那一刻心里是有些发冷失望的。

    过了好久,身后传来了盛景淮清寒的声音,“好,我答应你。”

    洛星猛然坐直身子看向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男人却一字一顿的重复,“我答应娶你,只要你愿意抽血。”

    ……

    在M国的求婚计划失败之后,乔忘栖就一直在找机会,想策划第二次的求婚计划。

    恰巧许荡在兄弟群里说他最近一直在忙FX新品的事,到是让乔忘栖记起来了,问他,“你们FX的品牌代言人是不是到期了?”

    许荡顿时瑟瑟发抖,“乔爷,您是有九个脑袋吗?自己家那么多公司管着,还能注意到别人公司的事情?”

    “换还是不换?”乔忘栖言简意赅的问了一句。

    许荡弱弱,“你也知道我不管这事儿啊……”

    “嗯?”

    许荡,“换!换江羡!江羡最合适我们品牌了!我就没见过这么合适的代言人!我这就去跟我爹说!”

    乔忘栖满意点头,“等你消息。”

    许荡哭唧唧的去找自家老爹了。

    许老爷子是挺不满意江羡的,因为她现在挺多负,面新闻的,找她代言对品牌形象肯定会有所影响。

    但抵不过许荡的请求啊。

    原京谁不知道许老爷子最宠自己这个小儿子,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似的,哪里舍得拒绝他的请求。

    所以不顾集团董事们的反对,执意要签江羡为FX珠宝的代言人。

    红姐接到合作电话的时候也有点震惊。

    FX珠宝啊!

    国内首屈一指的珠宝品牌,前一个代言人可是国际巨星。

    以江羡现在的咖位,红姐是想都不敢想的。

    偏偏资源就这么送上门了……

    兴奋之后的红姐也开始清醒起来,估摸着这件事肯定跟乔忘栖有关。

    毕竟他是原京的人。

    江羡也挺意外的,还以为自己因为被拍一事,事业要受到一阵影响呢。

    此时的文允诺也接到了FX品牌的答复,说他们已经有了合适的代言人人选。

    也就是说,她被拒绝了!

    这让文允诺十分不好受,就给许荡发消息打听,“许大设计师,你们品牌今年签了谁做代言人啊?”

    “我不管这事的!”许荡保命的回复。

    “我也就随便问问,你别紧张。”文允诺急忙解释。

    “我真不管这事儿。”

    文允诺见打听不到有用的消息也就没多话了,客气的寒暄两句后,就给苏同恩打了电话。

    “原本我是胜券在握的,毕竟我资历摆在那里,包括品牌方的人也对我很满意,却突然改了口说选了别人,这其中肯定又问题!”

    苏同恩安抚她,“你先别着急,我先打听打听情况。”

    文允诺有些担忧的道,“不会是江羡抢走了吧?如果真是她抢走的,那我真的没地儿哭去,三番四次的输给她,我哪里还有面子啊。”

    “我故意放出那些新闻,为的就是毁掉江羡的形象,FX应该顾虑这些的。”

    “万一……”文允诺咬咬唇,“万一乔忘栖出手呢?”

    苏同恩面色一沉,每一寸神情都阴冷到了极致,用极为寒冽的声音说道,“那江羡这个人,就留不得了。”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