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同恩用了一点手段查到了FX内定代言人的信息,还真是江羡。

    她把这个消息告知了文允诺,文允诺心态都崩了,“又是这个贱人!她又抢走了我的代言!姐,你快帮我想个办法吧!再这样被她骑在头上,我就沉了。”

    “我还不能回国,插不上手,只能给你出一点建议了。”

    文允诺也是病急乱投医了,急忙询问她给的建议。

    当她听苏同恩说完之后,有些怯弱的问,“这样真的可以吗?那可是乔忘栖啊……我连根他说话都需要做很久的心理建设。”

    “该说的我都说了,如果你觉得为难可以不去做。”苏同恩语气淡漠的道,“反正被打压的人是你,又不是别人。”

    文允诺被这句话戳中了内心,双眼一沉,心一横,就点头了,“好,我就按照你说的去做。”

    苏同恩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她希望时间能过得快一点,她就能早一点回到乔忘栖身边去。

    ……

    江羡亲自接洛星出院的,她的状态好了不少,虽然后脖颈位置有了一块粉红色的疤痕,但影响不算太大。

    为了庆祝洛星出院,江羡还在盛海大酒楼订了大餐,请了一些两人都认识的朋友来吃饭。

    有红姐秦粤暮云泽,当然也有乔忘栖。

    说起乔忘栖,江羡就想到了盛景淮,想着他是洛星的老板,又是乔忘栖的朋友,请他来吃饭也是可以的,就跟洛星说了这事儿。

    结果洛星态度非常坚决的拒绝了,“我绝不会和他一起吃饭的!”

    “……为什么啊?”江羡不明所以,“他是你老板,搞好关系对你是非常有利的。”

    “不行!”洛星还是不接受这个建议,并且表现得很抵触。

    江羡虽觉得奇怪,但也没多问,还是顺了她的意思没有邀请盛景淮。

    两人提前到了酒楼,随后其他被邀请的朋友也陆陆续续的到了,却独独不见乔忘栖。

    连洛星都问了,“你不是说你家乔先生要过来吗?怎么还没到?要不你打电话问问?”

    “好。”江羡拿着手机去洗手间给乔忘栖打了个电话,想问问他到哪里了。

    乔忘栖到是很快接起了电话,却一起微凉的说,“羡羡,我今天来不了了,帮我跟你的朋友们道个歉,这顿饭算我请,你们吃得开心些。”

    “是有事要去忙吗?”

    “嗯。”

    “那好吧。”江羡也没强人所难,非常理解的道,“那你去忙吧,不用挂记这边,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也不会计较这事的。”

    挂了电话,江羡回到包间说了一下乔忘栖不能来的事,众人都是非常理解的,并没有在意。

    洛星还叫了酒喝,当然,江羡手中永远就只有果汁。

    盛景淮也在这个酒楼请客户吃饭,中途出来抽根烟的功夫,看到了从洗手间出来的洛星。

    两人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医院里,那时候洛星穿着病号服,脖子上裹着厚厚的纱布,纯属有些憨的模样。

    而眼前的洛星,换上了平日里喜欢的衣服,化了精致的妆,看上去明艳又大方。

    两人遇上,皆是一愣。

    随后洛星淡淡的点了个头,甚至都没说一句话,就往自己包间走。

    只是才没走两步,她身后的盛景淮就开口了,“找个时间去把证领了吧,我下个月要出差,可能很久都不来江海。”

    背对着盛景淮,洛星露出一抹嘲讽的笑,“

    好啊,那就明天吧。”

    “明早九点,我去接你。”

    洛星没再回答,穿过过道回到了自己的包间。

    此时的她,又是那个脸上堆满笑容,永远积极向上的洛星。

    ……

    乔忘栖原本在去酒楼的路上了,可突然接到文允诺的电话,才临时改变主意不去酒楼。

    江羡打电话来的时候,席年都为乔忘栖捏了一把冷汗。

    要是夫人知道,乔爷爽了她的约,去见文允诺的话,肯定会生气吧?

    乔爷这完全是在危险边缘疯狂试探啊!

    虽然他也不懂乔爷为何要去见文允诺……可惜他不敢问,怕死。

    车子开到文允诺约见的地方后,乔忘栖便下车进了酒店。

    这是文允诺下榻的酒店,她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乔忘栖了。

    先前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文允诺心里是没底的,她觉得乔忘栖不会答应来见她。

    没想到他真的来了!

    文允诺有一种梦想要成真的兴奋,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穿着有些暴露的睡意,喷了勾人的香水,为的只是让乔忘栖多看自己一眼。

    房门被人敲响,文允诺的心都漏跳了好几拍,急忙过去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果然是乔忘栖。

    她的心开始不受控制的乱跳起来,连背得滚瓜烂熟的开场白都忘得一干二净,只是磕磕巴巴的说道,“乔爷,你,你来啦……”

    她拘谨的理了理自己头发,又挺了挺胸,肆意散发着自己的女性魅力。

    只要是个成熟男人,一般都抵挡不了的。

    可眼前这个男人,和其他那些下半身冲动的男人不一样。

    他非常理智,面部冷然,抿着薄唇,精致的五官显出一丝阴霾。

    “进,进来说吧,这里说不太合适。”文允诺壮着胆子说道。

    乔忘栖冷冽的看了她一眼,才抬腿走了进去。

    文允诺脸上一喜,以为他这是接受了自己的邀约,关上门后,就直接扑过去想抱乔忘栖。

    可手都还没碰到,就被他嫌弃的避开。

    文允诺扑了个空,险些摔倒,回头有些狼狈的看向乔忘栖,眼里含着委屈,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乔爷,其实我一直很爱慕你,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吗?”文允诺鼓足勇气把藏在心中的多年的爱慕之情说了出来。

    她近乎痴迷的看着乔忘栖,恨不得将自己的一颗真心都捧给他看。

    可他却没有一丝反应,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问,“你在电话里说你手里有江羡的把柄,是什么把柄?”

    这句话像是一大桶凉水,生生的将文允诺的一腔热情给浇灭了。

    她一个激灵,清醒了不少,吃吃的冷笑了两声,“看来,你是因为江羡才来见我的,对吧?”

    “不然呢?”他不冷不淡的反问。

    文允诺转过身去,借着倒酒的动作来掩饰自己的心慌意乱。

    她倒了两杯酒,端过去递给乔忘栖,“你想知道答案,就陪我喝一杯酒。”

    乔忘栖看了看她,没有接。

    文允诺就解释道,“我可不敢对你用什么手段,你大可以放心。”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不喝我们就没得谈了。”

    乔忘栖这才接过酒,文允诺抬手去跟他碰杯,男人却看都没看她一眼就把酒喝了下去,徒留她有

    些尴尬的举着酒杯。

    文允诺勉强扯唇笑了笑,也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喝完,这才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单手撑着头似笑非笑的看向乔忘栖问,“乔爷,我很好奇,你到底看上江羡哪一点,居然会因为她答应来见我?”

    “我没时间跟你废话,你可以选择说还是不说。”乔忘栖嗓音低沉的开口,微蹙的剑眉一件暴露了他的不耐烦,“当然,你不说我也有的是办法知道答案,只是那样,你未必会有好下场。”

    是他!

    这才是真正的乔忘栖!

    深沉,可怕,不受任何人的影响和威胁。

    连原京那种波诡云谲的地方,他都能游刃有余。

    所以那个一无是处的江羡,怎么配得上他!

    “乔爷别生气,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跟你讨个机会而已。”文允诺急忙解释道,“我之前一直在争取FX品牌的代言人,原本都要签约了,却突然被告知他们签了江羡做代言人,所以我才会找到乔爷,希望乔爷能帮这个忙。”

    乔忘栖听到这里,心里已然有数。

    以他对文允诺的了解,如果她手里真的有江羡的把柄,断不可能只提出这么点要求。

    摸清了底细,他的耐心也用尽,很不留情的拒绝了文允诺的央求,“我凭什么帮你忙?”

    “那你可以看在我姐姐的面子上,帮我这个忙吗?好歹她和你曾经也……”

    乔忘栖很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极尽嘲讽的问她,“你觉得你配吗?或者,你觉得她配吗?”

    文允诺脸色一白,被怼得说不出话来。

    “帮我转告苏同恩一声,打什么主意都别打到江羡身上,别动她,那后果你们付不起,不信你们可以试试。”男人神色阴冷,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般。

    周身阴沉的气息,衬得他眉骨尤其深邃,整个面部轮廓显出清冷凌冽的质感,叫人不寒而栗。

    文允诺被吓得久久说不出话来,直至男人离开好久之后,她才捂着胸口喘了一口气。

    双手到现在都还在发抖……

    又赶紧喝了一杯酒后,才勉强给苏同恩打了电话,“他果然出现了,不过留了几句话让我转达你。”

    当文允诺把乔忘栖的话一字不改的转达给苏同恩后,电话那头的苏同恩的脸色也很难看。

    “他真的这么说?”

    “你觉得我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你吗?”

    “我知道了。”苏同恩语气阴沉的开口。

    文允诺心有怯怯的问道,“要不……我们放弃计划吧。”

    “不行!”苏同恩断然拒绝,并且语气有些凌冽,“你这就怕了?”

    “他可是乔忘栖啊!我们的罪不起的……如果他真的要对付我,简直易如反掌的,要不还是算了吧。”

    苏同恩气恼的骂了起来,“你就这点能耐?好啊,你贪生怕死那就不要参与了,继续回去做你那个处处都被江羡压一头的十八线影后吧!到时候可别哭着来求我!”

    骂完她就愤怒的挂了电话,文允诺进退两难,最终还是给苏同恩打去了求和的电话,“好好好,我都听你的,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苏同恩勉强原谅了她,“那就继续维持原计划。”

    “好。”文允诺豁出去的点了头。

    苏同恩收起手机,眼里迸射,出阴沉的怒意。

    因为她发现江羡在乔忘栖心中有了分量!

    这是很不好的苗头,她必须得先下手为强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