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忘栖是中途赶到酒楼的,那会儿江羡他们都吃得差不多了。

    因为迟到,他主动自发三杯。

    江羡拉着他坐下问他,“你不是说有事来不了吗?怎么又赶过来了?”

    “忙完了就过来了,不放心你一个人。”

    这话听得洛星一阵牙酸,“感情我们都不是人啊?会把她给吃了?”

    江羡笑得东倒西歪,乔忘栖担心她摔着就护着她。

    江羡干脆扎进了她的怀里,刚想要说什么,鼻息间传来一股淡淡的幽香。

    她对气味很敏感,可以清晰的判断出这个味道并不属于乔忘栖,而是他身上沾染的。

    如果只是正常的距离,断不可能沾染上这么浓烈的香味。

    唯一的可能……是两人有近距离的接触。

    江羡突然感觉自己头顶一片大草原……

    她起身捋了一把头发,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继续和朋友聊天。

    晚上回去的时候,乔忘栖喝得有些醉了,上车的时候都是江羡扶的。

    江羡一边给他松开西服扣子好让他能舒适一点一边吐槽,“就不能少喝一点吗?”

    “都是你朋友,我不可以拒绝的,而且我迟到了,本来就应该自罚。”乔忘栖口齿还算清晰的解释。

    和平日里的语速相比,喝醉后的他,语速明显减慢了一些,整个人也变得柔和了很多。

    哪怕坐在车子里,也总是把视线落在她身上,似乎不舍得移开。

    清墨如弘的五官更显俊美,一双眼眸修长,潋滟了无数的漆黑,眼底灼亮,像夜空的点点繁星。

    一向觉得美色误人是个错误成语的江羡,这会儿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这个成语的真正解释了。

    美色……真的会误人。

    ……

    第二天一早江羡就出去拍广告了,走的时候乔忘栖还在沉睡。

    她没有叫醒他,只静静的吻了一下他的眉心就悄悄走了。

    宿醉后醒来的乔忘栖看着空落落的房间,懊恼不已。

    昨晚喝多了,都错过送她去机场了。

    他火速给席年打了电话,让他帮忙更改航线。

    比原计划的时间晚了半天到,不过时间上还是来得及,乔忘栖这才松了口气。

    此时的江羡,已经在飞往冰岛的飞机上了。

    这次是去为FX珠宝拍摄广告的,因为这个系列是以雪花为主题的,所以拍摄场地就选在了常年寒冷的冰岛。

    红姐怕江羡冻着,让秦粤准备了很多东西。

    羽绒服,围巾,帽子……甚至是暖宝宝等,都一应俱全。

    可真到了那里才发现比他们想象的要冷得多!

    秦粤更是冻得直哆嗦,“这么冷的天,还要拍户外广告,也太难了。”

    时间上很赶,拍摄团队也是FX找来的,听说是很有名的拍摄团队,所以时间上很紧,都没什么休息时间,第二天就得赶去拍摄。

    为了保持好的状态,江羡喝了感冒冲剂先预防着。

    第二天一早两人就出发前往拍摄场地,到了那边发现比她们想象的还要寒冷。

    当造型师拿了一条吊带礼服过来的时候,秦粤都傻眼了,“这么冷的天,穿这个拍?”

    “是的,毕竟是拍珠宝首饰,总不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拍吧?”造

    型师的语气有些不好,还催促江羡,“别啰嗦了赶紧换上!大家都在等着你呢!也不是多大的腕,还让我们等那么久!”

    秦粤听到这话很不爽,想争辩两句,被江羡拉住了。

    “羡羡姐你干嘛阻止我啊?你看她刚刚什么态度!”秦粤不服的说道。

    “这种情况你去争辩人家只会骂你耍大牌,圈子里的规则你还不懂。”江羡安抚着她。

    秦粤懊恼的摸了摸鼻子,“憋屈!”

    可她没想到的是,这种憋屈才刚刚开始呢。

    江羡穿上摄制组给的衣服后,又去佩戴首饰。

    那些首饰本来就很复杂,大可以在车子里慢慢佩戴好了再出去的,毕竟外面寒风凛冽的。

    可摄制组的人偏偏要在外面换,所以江羡只能穿着薄薄的吊带裙站在雪地里让造型师给她佩戴首饰。

    她一下子就冻得瑟瑟发抖了,牙齿打架,连说话都说不清楚。

    秦粤看得很是着急,就跟摄制组的人提建议,“要不首饰就到车里戴吧,戴好了再出来拍,这样也少受点罪。”

    总摄影师一听就不高兴了,冷着脸骂道,“那么贵的首饰你拿到车子里戴弄丢了谁负责?我们可是签了担保的,为了安全起见,必须得在安保的监视下换上首饰!”

    “秦粤,没事,你去给我弄点热饮,让我缓一缓。”江羡哆嗦着吩咐秦粤。

    秦粤心疼得紧,赶紧去给江羡弄热水了。

    去接热水的时候,一个摄制组的工作人员在那里跟同事吐槽,“你们一会儿千万不要客气,使劲折腾江羡,不用手下留情。”

    “惠子姐,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江羡啊?她怎么了啊?”同事不太理解的问。

    “原因你们就别问了,总之不用跟她客气的。”

    秦粤听得火冒三丈,直接拉着这个叫惠子的问道,“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针对江羡?”

    “你谁啊你?”惠子不耐烦的甩开了秦粤的手。

    “我是江羡的助理!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秦粤恼怒的质问着。

    惠子一听是江羡的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道,“原来是江白莲的助理啊,我当是谁呢。”

    “我叫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秦粤抓着惠子的手开始用力起来。

    惠子吃痛的挣扎,不小心被抓伤了手臂,也恼羞成怒起来,“有功夫在这里跟我拉拉扯扯的,还不如早点跟着你艺人主子滚蛋!自己什么样子自己心里没数吗?还来拍FX的广告,真不知道用了什么肮脏手段抢到的代言,我呸!”

    秦粤顿时气得红了眼,撸起袖子就要跟惠子争个长短。

    另一个工作人员急急忙忙的跑来喊道,“惠子,唐导叫你呢!你赶紧过去吧,拍摄要开始了!”

    惠子这才愤愤的瞪了一眼秦粤后走了。

    秦粤担心江羡,从满接了热水就去找江羡。

    刚到那边,就听造型师提出要求说,“总觉得差点什么,这样吧,江羡,你把鞋脱了,赤脚走在冰面上试试,效果应该会很好。”

    “你们是疯了吗!这么冷的天,穿着吊带礼服也就算了,还要脱了鞋走在冰面上?你们怎么不脱了鞋去试试?!别欺人太甚了!”秦粤立马护犊子的跟造型师争执起来。

    造型师嘲讽的道,“这就受不了了?不过是脱个鞋在冰面上走一走而已,有那么娇气吗?有的艺人拍戏到冬天的都跳水里,人家也没那么挑剔,就你家艺人事多!”

    江羡看了秦粤一眼,微微的摇了摇头。

    秦粤忍得红了眼,将手中的热水递了过去心疼的说,“羡姐,你喝点热水暖一暖吧。”

    那边等着开拍的唐导接了个电话,瞥了一眼冷得瑟瑟发抖在喝热水的江羡,有些谄媚的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苏神你放心,我绝对会好好‘照顾’江羡的,今天不弄掉她三层皮我就不信唐!”

    苏同恩听了轻笑出声,“也不用那么过分,最多她吃不了这个苦自己离开,这样FX珠宝就可以借机换代言人了。”

    “好的,反正我最中意的人是文允诺,她才是我心中的最佳女主角。”

    “事成之后,我帮你牵个线,你不是一直想拍一部电影吗?到时候就让文允诺做你电影的女主角。”苏同恩给唐导许诺着。

    “那就谢谢苏神了!”

    唐导收起手机沉着脸过来问江羡,“弄好了没有啊?别拖拖拉拉的,赶紧的,整个摄制组都等着你呢。”

    “马上就好。”江羡冷得发抖,但语气却还是坚定。

    唐导见状,又挑刺的道,“我刚刚想到一个新创意,一会儿可以拍一些水下镜头,因为我发现珠宝在水中折射出来的光线很美,咱们第二组镜头就拍跳水的。”

    秦粤差点哭了。

    赤脚走在冰面上还不够,还要跳到水里?!

    真当艺人不是人?!

    就算讲敬业,也不是这么个讲法啊!

    秦粤就拉着江羡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说了惠子刚刚说的那番话。

    江羡似乎并不意外,毕竟从一进组就开始被针对,她心里多少有数了。

    跟江羡说完惠子的事,秦粤又瞪向唐导,“你们别做得太过分!这么冷的天跳水里是会出人命的!出了人命谁负责?你负责吗?”

    被指责的唐导满脸不爽,“你少吓唬我!我拍过多少短片都没出过事,轮到你家艺人就出事啊?有那么娇贵吗?我这也是为了品牌方负责,你要是不想配合那就走人别拍啊……”

    “唐导是拍MV和广告的老导演了,我相信你的实力。”即使被冻得有些发抖,江羡依旧不减傲气,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深眸,沉潋如刃,直直的看向唐导。

    那眼神,让唐导都莫名心虚,却只能硬着头皮对视。

    秦粤听江羡夸唐导,心有不甘,正欲开口,却被江羡给制止了。

    “我虽然只在这个圈子呆了三年,却也是见过不少的肮脏手段,你说我娇贵不敬业,我并不承认,你说这样拍更能体现产品,那就这样拍,因为这是你的专业,我作为艺人应该配合你,不过也请你记得,这仅仅是从专业角度出发的,如果有心人士利用专业来大作文章,那就别怪我江羡脾气爆不好惹了。”

    “想必大家也听过不少关于我的事情,那些惹到我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的,我这可不是在吓唬你们。”

    说完她弯下腰,直接叫脚上的鞋子脱掉,赤着脚走向了冰面准备拍摄。

    秦粤心疼得肝儿都在颤,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对了!

    找红姐!

    红姐肯定有办法,事不宜迟,秦粤赶紧给红姐打了电话。

    得到消息的红姐也吓到了,“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这种事情以后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顾不上秦粤的解释,红姐直接挂了电话给乔忘栖打了过去,“乔先生,江羡那边出了点事情……”

    ——

    乔忘栖:给劳资死!

    江铁板请求出战!

    两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