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秦粤连着被杀两次,她心态都崩了,顾不上这里是医院就开始口吐芬芳起来。

    江羡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悄悄的从乔忘栖怀里钻了出来,打开门查看了一下情况。

    秦粤厮杀得正起劲呢,根本没注意到江羡已经在她身后了。

    她这会儿已经化身为祖安少女,开始各种口吐芬芳。

    在第三次被杀的时候,江羡才出声说道,“秦粤,我想吃水果你去帮我买吧。”

    “啊……好。”秦粤心有不甘的看了看手机,跟对方打了一句,“我有点事要去忙,下次再打!”

    很显然萝莉教头不买账,当即就回复,“孙子你就装吧!是不想认输吗?乖乖叫一声爷爷不好吗?!”

    秦粤,“!!!”

    草,她想骂人!

    江羡招了招手说,“我给你玩吧,你去帮我买水果。”

    “你不是不会吗……”秦粤有些顾虑的道。

    “平日里看你玩过,看上去很简单的样子。”江羡说得轻描淡写。

    秦粤内心抑郁。

    哪有简单……一点都不简单好吗!

    眼看着萝莉教头还在各种刺激她,秦粤心一横,把手机给江羡了。

    她心里已经有底,知道自己会输,所以她决定……

    死不承认!

    反正只是在网上而已,对方又不能奈她何。

    秦粤交代了两句就去买水果了,江羡就懒洋洋的坐在过道的椅子上开始打起游戏来。

    一开始对方那个萝莉教头还在游戏里各种蹦跶各种辱骂。

    “孙子你快点叫声爷爷来听听,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孙子说话啊,是打算躲在塔下生孩子吗?”

    就在说话间,对方角色突然连跳到他面前,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萝莉教头,“偷袭我!够卑鄙!”

    江羡慢悠悠的打出一行字,“不服再来。”

    等萝莉教头复活之后,开始反扑来杀对方。

    他本来信心十足,而且他经济还领先对方。

    一套连招下去,对方必然会死。

    可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对方不仅没死,还精妙的避开了他的连招,并反手来了一套连招,瞬间秒杀了他。

    萝莉教头,“……”

    没事只会躺问,“服吗?”

    萝莉教头显然不服,“再来!”

    随后的十分钟里,萝莉教头开始了他的花式死法。

    蹲对方,他死。

    硬钢对方,他也死。

    偷袭对方,他还是死。

    好像突然之间对方的操作手法就上了好几个层次,让他琢磨不透,各种被反杀。

    死到最后,他看了一眼比例。

    3比20。

    除了最开始他拿的那三个人头之后,他连续送了二十个人头。

    最气的是,对方显然是为了虐他而虐他,根本不推塔不清兵线,就在原地等待。

    只要他一复活,她就能用各种手法将他秒掉。

    哪怕他躲在塔下不出去,也被秒。

    萝莉教头最后不甘心的说,“我选的英雄不对,我们重开一局!”

    没事只会躺,“可以。”

    然后新的一局,他又被各种虐杀。

    这次更惨,直接0比20.

    萝莉教头被虐哭了,惨兮兮的叫了一声,“爷爷,我认输,我投降。”

    江羡截图后退出了游戏,秦粤也正好回来,将水果递给江羡的时候,她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恭喜你,多了个孙子。”

    秦粤不解,“啥意思?”

    “你自己看截图,有人叫你爷爷呢。”江羡把手机递给她之后就拿着手机进病房了。

    秦粤看了一眼截图……

    几秒后,门外爆出一声惊叫,“羡姐牛逼!”

    另一边,乔十一欲哭无泪。

    这应该是他游戏生涯里的一个劫数,居然没想到自己会输得这么彻底。

    所以退出游戏之后,他愤慨的卸载了游戏,决定再也不碰了!

    可半个小时后,他又重新拿起手机下载游戏,然后给他的女神发消息,“女神女神,有时间吗?陪我玩一下游戏。”

    女神回复得很快,“有,上线。”

    乔十一火速上线,直接拉了女神来1V1.

    苏同恩在队伍里打了个问号。

    乔十一回,“女神,我们来SOLO两把吧,指定游戏角色的solo。”

    苏同恩没意见,就按照乔十一的吩咐去做了。

    第一局,他们用的是刚才第一局所选的英雄。

    最开始乔十一送了几个人头,但在发育起来之后,也扳回了一点比分。

    他赶紧在队伍里说道,“女神,不要让着我!尽管杀!不要客气!”

    虽然苏同恩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照做了。

    所以很快比分就拉开了,但跟刚才被屠杀的局面比起来,也还好。

    至少他拿了八个人,最终比分8比16.

    第二局开始,换了角色,他们继续solo。

    这一次比分大一点,却也是5比17。

    跟刚刚的0一20相比,好了太多。

    所以乔十一疑惑的问,“女神,你全力以赴了吗?”

    苏同恩回答,“嗯,你的技术不错,又精进了不少,虽然技术方面还是有点小问题,回头有机会我面对面教你,可以帮你精进不少,而且还能达到职业水平。”

    这就让乔十一十分不解了,于是问道,“女神,就我这个技术,你说有没有可能被一个人0比20的屠杀?”

    “很难。”苏同恩笃定的道,“就算是我,也很难0比20.”

    看到答案,乔十一的心里突然空落落的……

    难道……刚才撞了邪了?

    他不死心,谢过苏同恩之后,就去看刚刚那两局的视频回顾。

    第一局刚开始的时候,对方明显技术不算太好,所以被他连拿三个人头。

    可后来突然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开始疯狂屠杀,根本没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不管他是防守还是进攻,都能进退自如的取他人头。

    操作技术稳得一匹……

    乔十一越看越觉得奇怪,开始忍不住好奇对方的身份了。

    难不成是职业选手?

    可点开对方的战绩……

    还没自己的好呢!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乔十一怎么都想不通,决定加对方为好友,然后再了解情况。

    于是秦粤就收到了加好友的申请。

    但是……

    她非常利落的拒绝了。

    她赢了,也爽了,还加好友做什么?

    可对方不死心啊,继续申请。

    为了通过好友,甚至还卑微的在加好友里发了个文字请求。

    “爷爷,求加!我是你失散在外的孙子啊!”

    秦粤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通过了好友。

    萝莉教头看到消息提醒,兴奋得不行,立马说道,“我们再来solo一局吧!”

    “你神经病!”秦粤没好气的骂道,“怎么?没死够?”

    “爷爷,求你开一局吧!就一局!”

    “没时间,滚!”

    秦粤骂完就退出游戏了,懒得理会。

    她兴奋的跑去找江羡,想问她刚刚玩游戏的事。

    可江羡正赖在乔忘栖怀里不肯吃药,哼哼唧唧的,“我都好了,真的,活蹦乱跳的,这个药就不吃了吧。”

    乔忘栖把药都放到她面前,又是威胁又是哄的。

    那画面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父亲在哄自己女儿吃药一样。

    看得秦粤一阵忍俊不禁。

    眼看着江羡不愿意妥协,乔忘栖直接拿起药放自己嘴里。

    这骚操作吓了江羡一跳,急忙过去扒拉。

    乔忘栖趁机捏住她的下巴,低头就吻了上去,趁势将药抵到她嘴里。

    江羡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嘴里就是全是苦苦的药了。

    秦粤看得捂住眼睛。

    以前只在小说里看到过这种喂药方式,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能在现实里看到!

    原本会以为很油腻的……

    可因为两人这逆天的颜值,生生的把这一幕看顺眼了,并且觉得很浪漫,心中有了无限向往。

    妈的,好想谈恋爱喔!

    求老天爷赐给她一个男朋友吧!

    阿门!

    ……

    江羡第二天出的院,广告方更换了新的拍摄团队,地点选在了一处城堡。

    乔忘栖亲自陪江羡去现场拍摄。

    到了现场,秦粤连连发出惊呼。

    “我的妈呀!品牌方也太大手笔了吧!居然准备了这么奢华的拍摄场景!我差点以为是哪家土豪的婚礼现场呢!”

    也不怪秦粤没见过世面,因为现场的布置真的可以用美轮美奂来形容。

    不仅有各种昂贵的真花,还有很多水晶装饰。

    江羡一到,就有工作人员热情的邀请她去更换妆发。

    这一次的工作人员与上一次在户外拍摄的工作人员的态度,简直是两个极端。

    他们对江羡的态度十分恭敬,好像她是很尊贵的客人一样。

    随后一套套价值连城的首饰也送到了江羡的面前任由她挑选。

    看到那些首饰,江羡非常的惊讶,不确定的问,“这真的是这次要代言的珠宝?”

    “是的江小姐,您随便挑。”

    江羡本身也很喜欢收藏珠宝,对珠宝的行情和价格也很了解。

    就送到她面前这些首饰,都是很难得的佳品,无法用价格去衡量。

    FX下了这么大血本,还真叫她意外。

    随后她根据自己的服饰挑选了几款首饰佩戴,然后去拍了平面照。

    换了好几套之后,工作人员拿了一个丝绒锦盒过来对江羡说道,“江小姐,可以准备挑选戒指了,我们今天只准备了一枚戒指,您看看。”

    看到那眼熟的盒子,江羡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这不就是那次拍摄杂志的时候所佩戴的那枚,天价粉钻戒指么?

    锦盒打开,里面果然放着那枚熟悉的戒指。

    戒指的尺寸依旧很合适她的手指,江羡戴在手上后看了看,问工作人员,“这次的珠宝,都是FX珍藏的款,以前从没对外公开过,为什么这次会选择对外公开呢?”

    工作人员听了微微一笑,“并没有要公开。”

    江羡不解。

    可工作人员并没要解释的意思,只是催促江羡,“江小姐,摄影师还在等着您呢,请跟我来。”

    江羡只好跟着她去了拍摄现场。

    现场的人明显少了很多,只留了零零散散几个人在那里等着。

    待她走了过去,灯管忽然就暗了下来,只有顶上的一束光照在了她的身上。

    因为光线太过明亮,她看不清光圈之外的情形,也就没留意到那抹慢慢走近她的高大身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