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的摄影师正在吩咐江羡拜什么样的动作,“往后站一点,对就这个位置,微微低头,伸出左手,稍高一点,对就这样,要一脸向往的闭上眼睛,假装自己正在被求婚,脸上的表情要更自然一点,对,非常好,保持一下……”

    镜头里的这一幕,唯美得不像话。

    秦粤激动得捂着嘴巴,怕自己口风不紧会尖叫起来。

    下一刻,江羡微微抬着的左手突然被人握住。

    那只手干燥而温暖,温柔的握住了她的手。

    她有些疑惑,可摄影师并没让她睁开眼睛,所以她还得维持原来的状态。

    再下一瞬,一个绵软的吻,轻轻的落在了她的手背上。

    那细腻又温柔的触感,让江羡心里咯噔了一下,再也无法自控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这一幕,让她惊喜到说不出话来。

    是乔忘栖。

    他正半跪在自己面前,像个绅士一样低头吻住她的手背。

    喉咙间瞬间涌上百转千回的情绪,明明是个不爱哭的人,眼眶却不由自主的湿润了。

    男人抬起头,清墨如弘的脸上全都是对她的无限柔情,“江羡,嫁给我。”

    江羡捂住自己的唇,怕自己惊叫起来。

    一旁不知是谁小声提醒道,“快点头啊!”

    江羡这才反应过来,猛点头。

    乔忘栖握着江羡的手,直接改为十指紧扣,人也跟着起身。

    下一秒江羡就直接扑在了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眼前的男人。

    周围也响起一片片掌声,灯光随之也大亮。

    几个摄影师忙前忙后的在拍摄着照片,亲自见证这一刻的美好。

    江羡怎么也没想到,乔忘栖回给自己准备这么大一个惊喜。

    她看着手上的粉钻戒指,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总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很美丽的梦,美到她都不愿意醒来。

    虽然她并不是那种活在童话故事里的小公主,也没有特别的想象过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丈夫和求婚仪式。

    可当乔忘栖真的出现在她面前半跪着跟她求婚的时候,她便觉得这就是她想要的。

    而乔忘栖给了她想要的一切。

    卸妆的时候,她还在不停的跟秦粤求证,“我刚刚真的被求婚了?”

    秦粤都不知道是第几次回答这个问题了,她险些没忍住要翻白眼的冲动,指了指江羡手指上价值连城的粉钻戒指说道,“这么贵的东西都戴在你手上了,你还在怀疑这场求婚仪式的真实性?”

    “对哦。”江羡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吃吃的笑了起来,“我感受到了,很真实!”

    秦粤,“……”

    有钱人的求婚仪式就是这么朴实无华啊!

    她怀疑羡姐的智商被乔忘栖给勾走了。

    品牌方来收珠宝的时候,江羡只以为戒指是自己的,将其他首饰都让秦粤收好放回首饰盒里了。

    谁知工作人员却告知她,“这些都是江小姐的,我们只需要带走刚才没被江小姐看上的首饰就行。”

    “都是……我的?”江羡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看向秦粤,秦粤也是一脸懵逼的样子。

    工作人员笑意盈盈的解释,“是的,这些都是江小姐的,是乔先生赠与江小姐的礼物。”

    江羡,“……”

    秦粤双眼放光,这么多首饰!都是送给羡姐的?!

    这也太大手笔了吧!

    别怪她没见过世面啊!

    江羡忽然意识到,乔忘栖可能不是个普通的卖房子的人。

    所以她在回去的路上问了乔忘栖这个问题,“你其实不是卖房子的吧?”

    乔忘栖顿了顿,打算如实坦白。

    连前排的席年都感悟,夫人终于发现了乔爷的身份了吗?

    结果下一刻江羡就说,“你是开房产公司的吧?”

    乔忘栖,“……差不多。”

    席年,“……”

    乔爷没有良心。

    偏偏江羡还一副你被我看透了的表情,“我就说嘛,单纯的卖房子怎么可能赚这么多钱!”

    ……

    在两人车子进入酒店后不久,一个穿着黑色长风衣的男人进了一旁的黑色商务车里。

    车子里有很多的拍摄仪器,还有两个助理在吃泡面。

    黑风衣男人一进去,两人就放下泡面跟他打招呼,“头儿,有收获吗?”

    “拍到了。”被称为头儿的男人摘下了帽子和围巾,往椅子上一躺,长长的舒了口气,“这次可是证据确凿,我就不信江羡还能给自己洗白。”

    他将相机交给了两人,其中一个急忙链接电脑开始查看里面所拍摄到的照片。

    各式各样的,从江羡出酒店,到拍摄场地,再到她出来之后的一路跟踪,应有尽有。

    三人开始挑选起来,留下有用的,没用的会保存到另外一个盘里,以备不时之需。

    其中有几张,拍到了男人给江羡打开车门的背影。

    “这个背影我记得,当时媒体还猜测说是贺岁言,我对这个背影非常熟悉,因为这衣服特别少见。”其中一个助理急忙说道。

    黑风衣男人点了点头,“就是那个背影,不过并不是贺岁言。”

    他们继续往下翻,可算找到那张正脸照片了。

    “这人……是谁啊?似乎不是娱乐圈的人。”

    “他当然不是娱乐圈的人。”

    “头儿认识?”

    男人微微一笑,并没解开谜底。

    他让助理把这张拍到正脸的照片拷贝到自己手机里,然后给微信好友里一个空白头像的好友发了个消息过去,“我拍到了江羡的新照片,你应该会感兴趣。”

    对方很快回复,“发给我,我看了之后你开价。”

    男人将照片发了过去,对方看到之后,立马说道,“把原件也发给我,价钱随你开。”

    黑风衣男人略感惊讶,思忖几秒后说出一个价格。

    价格不菲,是从前要价的五倍。

    他以为对方会被吓到。

    谁知对方很快就把钱转了过来并说道,“销毁所有原件。”

    “老板这是不打算公布?”男人好奇的问了一句。

    对方显然不满他的反问,冷冷的说了一句,“这不是你该打听的事情,好好做好自己的事。”

    说完就不再回复。

    黑风衣男人也不在意,收了钱对自己的两个助理说道,“再坚持一晚,江羡明天就回国了,我现在就把奖金发给你们,回国之后你们可以轮休一下。”

    “谢谢头儿!”两人又干劲十足起来。

    另一边,苏同恩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心里嫉妒得发狂。

    照片里的乔忘栖,是她从不曾见过的样子!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乔忘栖的人,坚定的认为他就是个性格极其冷淡,跟谁都保持着距离的冷血人。

    因为认识他那么多年,从来没见到他对谁那么体贴,那

    么温柔的笑过。

    可现在在江羡面前的乔忘栖,一切的一切都是她所陌生的样子。

    那个她以为的冷血男人,会亲自为江羡打开车门,会对她露出温柔的笑容,甚至会为了陪她,丢下手上的工作!

    整个原京的人都知道,他乔忘栖是个工作至上的人啊!

    这照片,她不可能会曝光出去。

    并不是因为怕什么,而是不想让江羡这个人,和乔忘栖有任何的关系!

    她没那么傻,当两人之间的助攻。

    以乔忘栖现在对江羡的在意程度,并不适合曝光江羡。

    而苏同恩现在要做的,就是毁掉江羡。

    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杜绝江羡进入乔家的可能。

    届时,就算是乔忘栖,也未必能护她周全!

    苏同恩当即给文允诺打了电话,“你先别消沉,没拿到FX的代言也没关系,你去接TSLL的代言。”

    文允诺特别不能理解的问,“TSLL怎么可能跟FX比!我要是接了TSLL,不就证明我不如江羡吗?”

    “虽然FX的逼格比TSLL高,可它的定价也很昂贵,能买的肯定是少数,而相对平价的TSLL却很适合大众,咱们这次不比品牌的逼格,比销量!咱们占据了先机,到时候用数据说话,不就可以直接打江羡的脸吗?”

    品牌找明星代言,不仅是为了推广品牌的产品,更得看明星的带货能力。

    带货能力决定明星的市场价值,说白了,明星本身就是一种商业产品。

    自身的商业能力决定产品的价值……

    苏同恩让她放弃FX,就是想走这种迂回政策。

    用销售数据来跟江羡打擂,借此来证明文允诺的商业价值。

    文允诺显然被这个说法给说服了,当即就接受了苏同恩的建议,去跟TSLL的人接触。

    TSLL的人本来就挺满意文允诺的,当即就确定了合作意向。

    所以在江羡被官宣为FX珠宝代言人的同一天,TSLL也官宣文允诺为品牌代言人。

    两家都是珠宝品牌,虽然价值不在同一条线上,但产品类型都是一样的。

    让两个原本就有争议的艺人,又开始新一轮的针锋相对了。

    不过这一次江铁板们显然占据上风,毕竟FX是大品牌,不知道碾压TSLL多少倍。

    文粉们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不在这上面做争辩,一口死咬江羡没作品没学历,全靠炒作上位。

    两家粉丝之间明争暗斗着,文允诺和TSLL品牌这边却先放出了宣传物料和照片视频等。

    红姐看到这些物料的时候,差点没被气死,“这摆明是抄袭啊!”

    为什么红姐会这么骂?

    因为TSLL新公布的广告和照片元素跟江羡之前去冰岛所拍的风格元素相同。

    都是以冰天雪地来做背景,力求纯净之美。

    FX品牌方发现之后,第一时间跟红姐沟通了,“很不幸,我们这次的创意被抄袭了,所以广告物料得稍后再上了。”

    “是要重新再拍吗?”红姐担心的问。

    如果需要的话,江羡这边也只能配合,红姐得提前安排出时间才行。

    谁知FX那边却说不用。

    没多会儿乔忘栖那边就收到了许荡的求助信息。

    “乔爷!!江湖救急啊!!!看在我力荐嫂子做我们品牌代言的份上,你可一定要帮我!”

    乔忘栖简短回复,“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