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要出席盛典,肯定得有才艺表演。

    红姐的意思是美美的唱首歌就好,秦粤却说这样不够吸引人。

    “这两天我一直在网上冲浪打探消息,据我得到的小道消息说文允诺要表演钢琴弹唱,文粉已经开始吹她钢琴十级的事迹了,咱们也得拿点才华出来才行。”

    红姐就问江羡,“你会弹钢琴吗?要不也来个钢琴弹唱?”

    “不会。”

    “其他乐器呢?”

    “拉二胡算吗?”

    “……”

    看红姐和秦粤都一脸为难的样子,江羡无奈的笑了笑道,“要不,我去表演个胸口碎大石?肯定吸引人!至少比文允诺的钢琴弹唱要吸引人。”

    红姐差点没翻白眼,“我还铁锅炖自己呢!亏你想得出来!”

    在红姐最犯难的时候,沈烨打了个电话过来。

    贺岁言现在已经签约给江羡传媒了,红姐跟沈烨就是同事了。

    虽然总共没碰上几次面,可一看到上面的号码,红姐的心就漏跳了好几拍,脸都不由自主的红了。

    秦粤不懂事就问她,“红姐,你脸怎么红了,是不舒服吗?”

    “没有。”红姐急忙否认,赶紧接起了沈烨的电话,“怎么了?”

    电话里的沈烨不知道说了什么,红姐有些顾虑的道,“可我们家江羡没什么其他才艺,万一影响到贺大神就不好了。”

    另一边的沈烨把话转达给了贺岁言,贺岁言差点没被水呛死,“江羡说她没才艺?”

    “是这个意思。”

    “我们去一趟公司吧。”贺岁言放下手中的事情起身说道。

    虽然沈烨觉得大可不必亲自去一趟公司,但他知道只要跟江羡有关的事情,贺岁言就特别的执着。

    所以他陪同贺岁言亲自去了一趟江羡传媒,去之前还给红姐知会过,让她把江羡留住。

    江羡得知贺岁言要来,第一想法就是赶紧走。

    可红姐愣是把她留在了办公室没放她走。

    这让江羡不禁感叹,“沈烨的魅力果然大,看把我红姐都蛊惑的,叛变了都。”

    红姐脸红反驳,“什么跟什么啊!你别乱说,我只是觉得有必要好好商议一下合作的事,你要知道,圈子里有多少艺人想跟贺大神合作都没这个机会呢!你要珍惜啊!”

    “巧了,我就是那个例外。”

    调侃间,贺岁言到了江羡传媒。

    算起来他跟江羡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拍完密室逃脱的综艺之后,他就一直在闭关录新歌。

    毕竟答应了沈烨的事得做到!

    年终的这些盛典邀约,贺岁言几乎都能收到。

    沈烨会酌情考量之后,选一个适合贺岁言的盛典参加。

    就比如这次的双十一购物盛典,当贺岁言得知江羡今年也要参加盛典的时候,就让沈烨给红姐打电话提出合唱一首歌的事。

    他人一到,红姐就被沈烨叫走了。

    贺岁言关上了门对江羡说道,“我手里那首合唱的歌,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一起唱,难得这次你也要参加盛典,所以想和你一起合作把这首珍藏了很久的歌用了。”

    “你的粉丝会把我灭口的。”江羡满脸的拒绝。

    “你不答应也可以,我就把你是X的身份公布。”

    简直是赤果果的威胁!!

    最后江羡妥协了,答应和贺岁言一起合唱那首歌。

    按照咖位安排,贺岁言是最后一个压轴出场的艺人。

    所以江

    羡会被安排在倒数第二个上台表演,有一首独唱和一首跟贺岁言的合唱。

    独唱的曲目是摇滚少女的主题曲,也算是为摇滚少女做一个宣传吧。

    ……

    接下来的几天,江羡都一直在录歌,为盛典的表演做一系列的准备工作。

    网上关于她的消息一直没有消停过,虽然她本人并没出现,都是被其他人带起的节奏。

    不管文粉怎么四处黑江羡,文允诺始终没有阻止过自己的粉丝,时不时的在网上分享一下自己的动态。

    什么弹钢琴的照片啦,明明是拍她弹钢琴的样子,却巧合的把钢琴上面的钢琴十级证书给一同拍进去。

    这种变相的炫耀,聪明的人一看就懂。

    可抵不住脑残粉的吹捧,到处夸文允诺是个才女。

    夸完还要嘲一波江羡是花瓶,也是够够的了。

    到是从前颇为高调的江羡,已经消失在大众视野里很久了。

    连微博都好久没更新了,除了那条广告转发之外,再没更新过。

    粉丝们天天去工作室催更,好跑到江羡微博下留言说,“从前有个仙女好久不更新微博,然后号就没了。”

    贺岁言点赞了这条评论,瞬间就引起了围观。

    江山CP高举旗帜异口同声喊口号,江山CPSZD!

    黑粉酸,【我看江羡就是躲起来不敢见人了吧!】

    【就是就是,夜御数男的新闻被爆之后,她就变低调了,肯定是做贼心虚了!】

    全程一张嘴,逮谁咬谁。

    不过这团火很快就被扑灭了。

    速度之快,叫人惊讶。

    进来黑粉们纷纷发现,一旦发布了对江羡不好的言论,这个号就等于作废。

    这给他们带来了不少的困扰,投诉举报反馈,都没有用。

    诡异得叫人匪夷所思。

    另一边正在录歌的贺岁言拍了个自拍发到微博,照片里,他微微斜着头,用食指指着身后露出半张脸的江羡。

    配文。

    【贺岁言X:你们的偶像在我手上,拿钱来赎。】

    这下……微博炸锅了!

    江山CP差点感动到哭。

    【我的妈呀,这算官宣吗?啊啊啊啊啊!】

    【神仙组合,太养眼了!】

    【所以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吗???】

    江羡没上网并不知道情况,到是还没到回家的点,乔忘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这在以前从没发生过,所以看到来电的时候,江羡还挺惊讶的,便接了起来。

    “怎么这个点给我打电话来了?是有什么事吗?”江羡有些疑惑的问道。

    电话那头的乔忘栖顿了顿道,“没什么事,就是想告诉你,今晚我做了你爱吃的鲜虾馄饨。”

    “呀!”江羡好久没迟到了,可馋了,“我现在就回来!”

    “好,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到家前十分钟给我说一声,我好把混沌下锅给你煮着,你到家洗洗手就能吃。”

    “好的!”江羡满心愉悦的挂了电话,回头就跟贺岁言说,“今天就录到这里吧!我先回家了!”

    贺岁言挺意外的,“是有什么事着急回家吗?”

    “嗯,很着急的事。”

    “……好吧,要我送你吗?”

    “不用了!我有司机!”江羡潇洒的挥挥手就出了录音室离开了。

    江羡一走,贺岁言也没什么心思录音了,收拾了一下也下楼了。

    他下去的时候,江羡的车子刚刚离开。

    贺岁言犹豫了一下,叫了一辆出租车吩咐司机跟上前面的车。

    虽然这种行为不好,可他很好奇,江羡身边的男人到底是谁?

    江羡把这个男人藏得太好了,他愣是没发现到底是谁。

    虽然他可以找人查,可贺岁言心里清楚,若自己真这么做了,江羡肯定会跟她绝交。

    但始终抵不过好奇心啊,所以他还是跟了上去。

    贺岁言在心里告诉自己,他只是去看一看,只是怕江羡被人骗,怕她遇人不淑。

    以江羡的身家背景,很容易被有心人士盯上。

    骗钱也就算了,万一骗了感情,那就不好了。

    ……

    在车上的时候,秦粤发了贺岁言的微博截图过来,江羡才知道网上的事。

    江山CP的话题都被顶了上去,而且又压不住的趋势。

    贺岁言这个搅屎棍!

    江羡愤愤的骂了一句,才登陆微博大号,转发了贺岁言刚刚的那条微博。

    【江羡V:兄弟,你这样会挡住我桃花的,我谢谢您喔。】

    就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把所有的疑惑和绯闻都给澄清得干干紧紧。

    江山CP更是反应不及,直接被拍死在了沙滩上。

    洛星吃瓜看到这条,忍不住在下面评论。

    【洛星V: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桃花还需要挡吗?你自己就特别会掐啊哈哈哈!】

    江铁板们都忍不住笑她,【江爸爸这是凭实力单身啊!】

    贺岁言也看到了这条微博,无奈的叹了口气。

    江羡才退出微博洛星就发了消息过来问,“你特别澄清是不是因为你家乔先生吃醋了?”

    “没有啊,他怎么会吃醋?”

    “不可能吧!以我对乔忘栖的了解,他绝壁是个醋王!”

    江羡不解,“你们总共也没见过几次面,你对他有个毛线了解啊?”

    洛星,“看星座啊!他不是天蝎吗?天蝎吃起醋来很可怕的!”

    江羡,“……我差点信了!”

    “我就不信他没什么反常的,你好好想想看。”洛星不死心的问。

    江羡挺认真的想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跟洛星说了一下他在自己工作的时候,提前打电话来说有鲜虾馄饨这件事。

    洛星听了差点没笑死,“我的妈呀!乔忘栖真是个人才!吃醋的方式都这么特别!你赶紧回家安抚你老公吧哈哈哈!”

    “怎么安抚啊……”

    没经验的说。

    洛星翻白眼,“夫妻之间的事,能在床上解决就绝不在其他地方解决,能躺着解决就绝不站着解决!”

    江羡,“开门放我下去,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到家前十分钟,江羡给乔忘栖发了信息说自己快到了,乔忘栖把买来的鲜虾馄饨放到了锅里。

    席年正擦着额头的汗水问乔忘栖,“乔爷,这买来的馄饨,口感肯定不一样,夫人会察觉的。”

    乔忘栖不以为意,在碗里放调料的时候,多当了两勺醋,放下醋瓶的时候说,“这样就不会察觉了。”

    席年,“……”

    这是高手。

    吃醋的方式都这么特别!

    贺岁言发的那条微博,让乔忘栖意识到自家屋顶着火了。

    为了灭火,他第一时间吩咐席年去买鲜虾馄饨,然后给江羡打了那个电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