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年机智的提前离开御蓝湾,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江羡到家的时候,乔忘栖已经在餐桌前等着了。

    他的面前放着一碗刚刚煮好的鲜虾馄饨。

    男人的脸色如常,可态度上多了几分清冷,没有像平时那样过去抱一抱或者帮她拿外套包包之类的动作。

    隔着老远江羡就清楚的感觉到了,看来洛星猜测得没错,这男人是真吃醋了。

    不过吃醋的方式……怎么这么可爱呢?!

    江羡放下外套笑盈盈的走过去跟乔忘栖打招呼,“怎么只煮了一份?你不吃吗?”

    “我不饿,给你煮的。”乔忘栖面色平静的回答。

    “可是我想你陪我一起吃。”江羡跟他撒娇。

    乔忘栖的神色顿了顿,似乎在坚持什么。

    可当他的视线接触到她眸底几分漾动的风情时,瞬间倒下,语气无奈的说道,“那你先去洗个手,我再弄一碗。”

    “好的!”江羡乖乖听话。

    乔忘栖又重新开始煮馄饨,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准备着。

    等江羡洗好手回到厨房,看到他低着头煮馄饨的样子,心里微微一动。

    她轻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男人的腰,将脸贴在了他的背上。

    男人没有动,任由她抱着。

    好像无需再多的言语,只是这么一个拥抱,就足够表达各自的情感。

    乔忘栖将煮好的馄饨盛了出来,重新端到桌子上,当着江羡的面,调换了她面前的那一碗馄饨。

    江羡不解的问,“为什么换了?”

    乔忘栖面不改色的回答,“有些凉了,口感不好,你吃刚煮的,这个留给我吃。”

    她为他贴心的举动而感动。

    却不知男人这是自食恶果了。

    加了两分醋的馄饨……有些难入口。

    可他却吃得很平静,没表露出半分不适来。

    而且还在心里庆幸,没有将这碗加了双倍醋的馄饨给她吃。

    江羡尝了一口新煮的馄饨后,柳眉微微蹙了一下问,“今天的馄饨好像跟以前的不太一样。”

    面对质疑,乔忘栖依旧是波澜不惊,“之前那家的肉馅卖完了,就换了一家买的,所以口感上有差异。”

    “原来是这样。”江羡也没多想,甚至还很崇拜的称赞他,“老公你也太厉害了,连这个都知道!我还以为所有的肉都是一个口味呢!”

    乔忘栖,“……”

    晚上乔忘栖洗澡的时候,洛星给江羡发消息问,“怎么样怎么样?哄好了吗?”

    “还在哄。”

    洛星一脸鄙视,“不是吧集美,哄这么久?行不行啊?”

    江羡一脸黑线,“不是时间越久越厉害吗?”

    洛星,“……”

    原来也是老司机啊!

    乔忘栖出来正好看到她满脸通红的窃笑,长眉微微一挑,停下正在擦拭头发的行为,信步往那张大床走了过去。

    江羡刚关掉手机,一抬眼眸就对上了男人带着炙热温度的眼神。

    双颊止不住的一阵发热,下意识的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说道,“你要做什么?你不要过来!”

    乔忘栖怎么可能不过去!

    他还很配合的说,“别怕,我会好好疼你的。”

    “……”

    过了好久好久,房间里响起了江羡抗议的声音。

    虽然听上去有气无力,还带着几分娇嗔,“你骗人!”

    她都快累死了好吗!?

    御蓝湾大门的不远处,一辆出租车停靠

    在路边。

    贺岁言看了看眼前的房子和周边的环境出神。

    司机出声问他,“还要继续等吗?”

    “走吧,回去了。”贺岁言收回游走的神情对司机说道。

    司机这才重新启动车子离开,并跟他唠了两句说,“这里的房子可不得了,是江海最贵的房子了!你朋友是住在这里的吗?那他应该很有钱吧!”

    “嗯。”

    这一点,贺岁言十分认可。

    毕竟他知道江羡的出生和背景。

    “能买下这里房子的人,可不是一般的有钱!”司机感叹着。

    换做是他,几十辈子都换不来这里的一栋房子呢。

    贫富差距太大了。

    贺岁言已经没怎么理会司机的唠叨了,脑子里总想着一些有的没的。

    ……

    原本第二天江羡还要去录音室的,可因为昨晚太累,她早上睡过头了。

    急急忙忙的起床打算出门去录音室的时候,发现家里来了陌生面孔。

    乔忘栖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那个陌生的男人坐在他的对面,正在询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他问,“最近睡眠可好?”

    “还行,偶尔失眠。”乔忘栖的声音有些寡淡。

    “食欲呢?”男人一边问一边在做笔记。

    “不怎么好,没什么胃口。”

    “心情怎么样?愉悦的时候多还是沉默的时候多?”

    乔忘栖顿了顿,才道,“沉默的时候多。”

    对方做了记录之后,语气颇为凝重的道,“乔先生,你这个情况不是很乐观,作为你的心理医生,我建议你的家人多陪陪你,尽量减少一个人独处的时间,这对你的病情恢复很有帮助。”

    咚的一声,江羡手中的包掉在了地上。

    心理医生?

    病情?

    不乐观?!

    几个简短的形容词,就足以让江羡紧张了。

    她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你醒了?饿了吗?早饭我给你温着的,你先填饱肚子再去工作。”乔忘栖一如既往的体贴入微。

    可这会儿江羡哪里顾得上吃早饭啊,她心急如焚的问乔忘栖,“到底怎么回事?你生病了吗?”

    “没事,你别担心。”

    江羡怎么可能不担心!

    既然乔忘栖不说,那她就去问心理医生好了。

    “你说说,怎么回事?”江羡表情严冷的看向心理医生。

    对方为难的看了看乔忘栖。

    江羡很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视线说道,“你别看他,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不要有任何的隐瞒!”

    心理医生这才如实汇报,把情况和江羡简单的说了一下。

    “这种情况虽然不算严重,可不重视的话,还是会很危险的,所以我建议你多多陪陪他,有利于他的恢复。”

    “好,我知道了,谢谢医生。”江羡谢过。

    心理医生也起身告辞,“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有什么事再给我打电话。”

    “我送他出去,你先去吃早饭。”乔忘栖起身的时候也不忘叮嘱江羡。

    江羡下意识的握了握他的手,他给了个安定的眼神就送医生出去了。

    大门外,确定江羡看不到之后,那位心理医生才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说道,“乔爷,以后这种差事,您还是找别人吧!我做不来的!我宁愿外派!”

    “行啊,下次外派。”

    “……”哭了。

    乔爷你良心不会痛吗!!

    乔忘栖回到房子,见江羡还原地一脸担忧的等着他。

    他忽然又有些愧疚了……

    刚刚不应该把事情说得那么严重,害她担心成这个样子。

    “我今天不去录音了,我在家陪你好不好?”江羡主动过来拉着他的手关切的问道。

    “……好。”这是他本来的目的。

    江羡说到做到,当即就给贺岁言发了个信息,“我今天不来录音了,你把之前录好的挑选一下发给我就行,其他的等彩排的时候再说。”

    贺岁言微微有些失落,但还是依言将录好的音频小样给她发了去。

    这一整天江羡都在家陪着乔忘栖,几乎是寸步不离。

    而且对乔忘栖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除非必要,视线就没离开过他人。

    一开始乔忘栖还会愧疚,觉得自己不应该骗她的。

    可被她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又开始享受起来,愧疚也就消失不见了。

    愧疚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放了贺岁言鸽子在家陪自己!

    虽然他很信任江羡,可他不信任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个男人!

    更别提那个别有用心的贺岁言了!

    该宣誓主权的时候,还是要宣誓的!

    哪怕他跟江羡的关系还没正式公开,也不能叫别的男人觊觎了。

    江羡是他的!

    ……

    彩排那天,洛星正好有空,就嚷嚷着要去现场看看。

    江羡让司机去接了洛星,彩排现场已经是众星云集了。

    洛星到这里俨然是来追星的,趁着机会去见了自己一直很崇拜的全能偶像,某知名唱跳女艺人。

    拿到签名后的洛星,飞奔着去找江羡,还跟她炫耀,“看到没看到没!这是我偶像的签名!”

    “就这点出息。”

    工作人员通知江羡上台去彩排了,她跟贺岁言一同出现在了舞台上。

    虽然是彩排,现场的工作人员里也有不少贺岁言的粉丝。

    音乐声响起,贺岁言坐在白色的钢琴前弹奏着前奏。

    江羡会从先前的舞台慢慢走向钢琴所在的位置,然后靠着钢琴开始唱歌。

    她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听到的人都惊叹了一下。

    原来江羡唱歌这么好听的!!!

    等她到了钢琴前,就轮到了贺岁言开口了。

    两人一唱一和,非常的搭!

    没多会儿两人彩排的片段就被发到了网上,有官方拍的,也有工作人员拍的路透,还有记者拿长焦镜头拍得有些模糊的照片。

    【我的妈呀!江羡和贺岁言会在盛典合唱一首歌!】

    【贺大神这是在作死啊,不知道江羡是什么人吗?居然跟她合唱!心碎了心碎了!】

    【什么锅配什么盖,贺岁言也不过如此!是粉丝把他捧得太高了!】

    【楼上给我闭嘴!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贺大神的不是?丢人现眼!】

    【我觉得是江羡蹭贺岁言流量吧?自打贺岁言签约了江羡传媒之后,他们之间的绯闻就没停止过,我觉得这都是江羡传媒的营销手段,你们认真就输了!】

    【江山CPSZD!】

    【我觉得江羡唱歌挺好的啊,各位何必那么酸呢?】

    【我江爸爸需要蹭流量?你们可长点心吧!】

    【江爸爸最美不解释!】

    虽然网上的评价有好有坏,却也给盛典带来了不少的热度。

    相比起来,文允诺参加的那个盛典就显得安静得多。

    也不是他们不营销,主要是对手的热度太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