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这些人来说,乔忘栖的回复和财神爷送财是画上等号的。

    他们迅速关注盛典的直播,等着江羡带货的时候下手。

    出了节目组本身的带货广告之外,每位来参加盛典的艺人也都是带着推广而来的。

    江羡这次主推两个品牌,也就是她所代言的那两个品牌。

    等主持人宣布购买渠道正式开放之后,就可以下单购买产品了。

    本次盛典产品的价格是全年之中最低的一次,折扣力度很大。

    消费者既能买到心仪的产品,又可以支持自己喜欢的偶像,完全是两全其美。

    两边盛典的渠道一开通,立马又营销号直播文允诺和江羡带货的数据。

    渠道一开通,文允诺的数据就开始上涨,很可观。

    可不到五分钟,江羡这边的数据就开始疯长了,只用了三分钟的时间就反超了文允诺。

    这让时刻关注着数据的文允诺很不安。

    苏同恩安抚她,“你先别看数据,好好表演,这次的舞台表现也能为你加不少分,我会在后期追加金额的,数据不只是看前面,重点是最后那十分钟。”

    这个文允诺自然懂,她冷静下来把手机给了助理,专心的等候演出。

    苏同恩那边找了不少的人帮自己盯着数据。

    一开始都还在掌握之中,可一个小时后,数据就已经到了她预想的数据了,而这个时候距离盛典结束还有两个小时。

    这让苏同恩意识到了不妙,赶紧让人追加金额。

    只是这个时候再追赶,明显就很吃力了,而且她资金有限。

    如果是从前,苏家还没破产的时候,她可以放肆的玩这种砸钱游戏。

    可那是以前。

    两小时后,苏同恩所准备的资金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

    即使这样,文允诺的数据也只能勉强跟江羡的持平。

    苏同恩深知这场仗她不能输,所以咬着牙给一些朋友打电话借钱。

    可借到的钱仅仅只支撑了半小时就花完,这会儿的苏同恩已经浑身紧绷脸色阴沉了。

    她气得摔碎了桌子上的水杯。

    她本以为自己的计划不会出任何的错,却没想到才一开始就满盘皆输。

    眼下她是骑虎难下,只能放弃自尊,拨通了一个号码,“是我,你先别挂电话,我有事求您。”

    很快,她收到了一亿的转账。

    苏同恩立马追加资金,想赶在最后关头反超江羡。

    而此时江羡已经登台开始表演,乔忘栖已经在屏幕前等着了。

    今晚的江羡,穿着一袭黑纱长裙,妆容明明偏黑暗系。

    可她微微一笑,连黑色都变得温柔起来。

    摇滚少女的主题曲在会场响起,弹幕也跟着疯狂的刷了起来。

    【啊啊啊啊江爸爸绝美!这是仙女下凡了吧!】

    【心动了心动了,江爸爸我可以!】

    【江爸爸合葬吗?性别这块别卡得太死啊,同性才是真爱!】

    【江爸爸唱歌也好好听啊,耳朵怀孕了怀孕了,江爸爸要负责啊!】

    弹幕上粉丝们疯狂嗷嗷叫,江羡也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中唱完了摇滚少女的主题曲。

    接下来,就是和贺岁言的合唱了。

    虽然之前的路透已经给各位吃瓜群众打了预防针,可真当这一幕发生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一波轰动。

    且不说两人本就是热度居高不下的艺人,有各自的狂热粉丝。

    就拿贺岁言来说,他出道至今

    ,一年一张专辑,每一张都取得了不俗的销量。

    和他的金牌搭档X也拿下过很多音乐类目的风云奖项,尽管到现在为止,都没人知道这位X的真实身份。

    最最关键的是,贺岁言出道至今,都没跟任何一个人合唱过,更没出过一首合唱的歌曲!!

    而他的第一次合唱,就给了江羡!

    难怪外界一直在猜测两人的关系,还有了不少的CP粉。

    身穿白色西服的贺岁言由升降台送到了舞台上,他坐在琴凳上,抬手敲下了第一个音符。

    悦耳的曲调有些许欢快,又有些许甜蜜。

    像夏天的风暖暖吹过每一个人的心间。

    江羡慢慢往他走了过去,一步一步,然后开始唱出这首歌的第一句歌词。

    与刚才唱摇滚少女的歌不同,这次江羡的声音明显轻快,空灵很多。

    甚至还有一丝甜丝丝的味道,甜到了听众的心里。

    【天呐,江羡这嗓子,太他妈羡慕了!她当初要是以歌手身份出道,早就红了好吗!】

    【我太爱这个女人了,可御可甜,可塑性太强了!】

    【女娲娘娘造人的时候,是把所有的美好都给了江羡吧!简直完美!】

    【我就一句话,羡慕,往死了羡慕!】

    【万人联名求江羡出专辑!!】

    在众人的惊叹声中,歌曲到了尾声。

    贺岁言已经起身和江羡站在一起唱最后两句歌词了,他们深情对望。

    “我很确定,我要的只是你。”

    “是你。”

    “是你……”

    贺岁言拉住了江羡的手。

    这在彩排的时候是没有的,但这是直播,她没有说什么,很配合的完成最后一幕表演。

    两位主持人走了过来,“江羡请留步。”

    江羡便规矩的站在原地,等两人过来后,女主持人率先开口说道,“刚刚二位的表演真的太惊艳了,我没想到江羡唱歌会这么好听!我觉得我耳朵都怀孕了,你可要负责啊。”

    男主人就说她,“你都快变成江羡的迷妹了。”

    “我本来就是啊。”女主持人毫不避讳的承认,“网上都说江羡是个宝藏女孩,我觉得这个形容非常贴切呢!这虽然不是二位的第一次合作,却是你们第一次合唱,我相信观众们也很好奇啊,你们两人怎么会想着合唱一首歌呢?而且贺大神好像从来没出过合唱的歌曲,这是贺大神的第一手情歌对唱吧?”

    贺岁言坦白的点头,“是啊。”

    “是新写的歌吗?”男主持追问道。

    贺岁言摇了摇头,“不是,这首歌已经写好三年了。”

    “那为什么一直没有收录到专辑里呢?”女主持人不解的问道。

    贺岁言看了看江羡,才开口,“因为一直没遇到适合合唱的人选。”

    这话听上去就很暧昧了,连女主持人都忍不住八卦起来,“贺大神的意思是,江羡是那个合适的人选吗?”

    “当然。”贺岁言毫不避讳的给与了肯定的回答,“而且……”

    他又看向江羡。

    那眼神,让江羡觉得不妙。

    要不是在直播,她肯定转身就走。

    下一刻,贺岁言对全国的观众说道,“而且这首歌是江羡写的,所以由她来唱再合适不过了。”

    这句话一出来,不仅两位主持人疯了,连台下的观众都跟着尖叫起来。

    好不容易找回一点理智的男主持人问江羡,“原来这首歌是江羡写的?所以江羡你会写歌?天呐,太厉害了吧!太有才华了!”

    “我的妈呀我已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了,江羡,你太优秀了!”

    “诶诶诶你冷静点,别吓着我们的嘉宾了。”男主持人无奈的劝着同事。

    江羡没想到贺岁言会当众揭短,她只能硬着头皮点头,“是啊,业余爱好,也没你们说得那么夸张。”

    “你也太谦虚了!”男主持人感叹道,“刚刚那首歌真的很好听啊,我敢肯定,未来几个月这首歌都会在榜单上居高不下的。”

    贺岁言也说,“她真的很优秀,并不像网上说的那样一无是处,希望那些不了解她的人,都闭上嘴!”

    这霸气侧漏的维护,让女主持一阵叫好。

    有那么一刻,江羡有被感动到。

    可一想到自己给他写了这么多年的歌,编了那么多年的曲,他维护一下自己也应该的,也就心安理得了。

    好不容易接受完采访下台去,贺岁言也该开始盛典的最后一场表演了。

    秦粤兴匆匆的接她下了舞台,急忙将最新的销售数据给她看,“羡姐羡姐,你太牛了!你看你看,你的销售数据简直一骑绝尘啊!”

    此时,网上关于两人的争议已经有了结果。

    哪怕盛典还没结束,销售渠道还没关闭,也超过了文允诺很多很多。

    光从数据来看,江羡完全是断层第一。

    所谓断层,是指第二名与第二名相差一倍甚至更多,形成一个断层的数据。

    江羡看到数据的时候,也诧异了一下。

    找秦粤拿了手机给司乘发消息问,“你买了多少?超出部分从你分红里扣啊!”

    司乘,“……”

    司乘,“我没买。”

    江羡,“???”

    那她看到的数据是假的啊?!

    司乘回复,“一开始我是准备下手的,可我看数据很好的样子,就观望了一下,到后来我发现根本不需要我去做,我就是多余的,所以就没买。”

    江羡,“……”

    所以司乘给了个结论,“羡姐,你自信点,你实红。”

    不等江羡回复,司乘又问,“所以羡姐,你打算什么时候归位?你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你可以靠脸吃饭了,我们也愿赌服输了,你是不是也该回来主持大局了?”

    这个提醒让江羡瞬间警觉起来,“不不不,我还不够红,我还没拿奖拿到手软呢,不算不算。”

    司乘算是看透她了。

    压根就不想归位,只想在外面浪!

    “你就不怕我跟师父告状?!”司乘想要威胁一下江羡。

    结果系统提示,消息发送失败。

    醒目的红色感叹号提醒他,他被江羡拉黑了!

    扎心了,老铁。

    ……

    舞台上已经开始倒计时了,一过十二点,所有的数据都会停止。

    主持人会根据最终数据,宣布新的带货王诞生。

    其实这已经不是秘密了,毕竟网上的新闻早已经满天飞了。

    所以,刚刚那个女主持人慷慨激昂的叫出了江羡的名字,并热烈邀请她上台接受品牌方老总送上的奖杯。

    江羡顺手拿起一旁的披肩披在肩上,秦粤有些解,这样上台领奖看上去挺奇怪的。

    可江羡说她冷,坚持要披披肩,秦粤也只好由着她去了。

    到了台上,品牌方老总,也就是江知奕,亲自来给江羡颁奖。

    他的视线落在江羡身上的披肩上,稍稍满意的点了头,然后将奖杯颁发给江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