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悄悄在心里松了口气,因为她真怕她老爹会当着全国观众的面问她一句,“你穿秋裤没!”

    盛典结束,江羡准备回家的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走了过来。

    也没开口,就只是走到她面前微微颔首。

    江羡只好吩咐秦粤,“你先去车子里等我。”

    秦粤但心的看了看那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

    “没事。”

    秦粤这才回车子里等江羡,只是为了安全起见,她拿手机偷偷拍了拍了几张照片。

    江羡跟着黑衣人上了一辆车,这辆车是江知奕的,那个保镖就是江知奕的保镖。

    不过江知奕叮嘱过,在公开场合不能称江羡为大小姐,所以保镖什么也没说,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

    江羡上车,江知奕就在车子里瞪着她的,等她一上来就说道,“羡羡你今天表现很不错啊,我都没想到你居然拿到带货王称号。”

    结果江羡开口就问,“别不是你花钱买的吧?”

    “怎么可能!”江知奕当即否认。

    江羡一脸怀疑的看着他,“要不然就是你做了暗箱操作?”

    “才没有!”江知奕表示很受伤,“你别冤枉我啊!”

    “好吧好吧,我就问问,看把你吓得。”

    江知奕,“……”

    到底谁是爹啊?

    他弱小无助的问江羡,“你妈下个月就回来了,你到时回家吃个饭吧。”

    “好。”本来之前她就准备回去的,那不是因为老妈不在家,所以才耽误了么。

    既然老妈回来了,把乔忘栖带回家的日程也得提上了。

    “行,那我一会跟你妈说。”

    “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啊,你晚上还有庆功宴我就不陪你了。”江羡已经打开车门往外走了。

    江知奕虽然不舍得,却也只能目送她离开。

    等江羡一走,他就拿出手机给顾梦渔打电话,“老婆,女儿欺负我。”

    顾梦渔回复,“自己惯的,自己扛。”

    江知奕,“……”

    玻璃心碎了一地……

    御蓝湾,乔忘栖在江羡拿奖之前宣布收盘。

    FX股价大涨了一百多倍。

    股价的上涨,让其品牌旗下的产品也跟着上涨不少。

    有眼光的投资者会立马跟进购买,这也是销售额暴涨的原因之一。

    当然更重要的是乔忘栖在朋友圈发的那条动态。

    原京财神爷的一言一行,可都是投资者们的最想听到的风声。

    那条朋友圈都直接点名了,这些人哪里还坐得住呢?

    肯定是买买买啊!

    买来哄女友哄老婆不香吗?

    还有升值空间,不香吗?

    这不,才刚下单的一套首饰,到股市收盘的时候,直接涨了百分之二十五,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所以,买了不少的孟沂深当机立断的给了他老爸回复,“我不回来!我就要做妇科医生!你尽管断掉我的资金好了,我不CARE。”

    孟父,“???”

    这小兔崽子是找谁借的熊心豹子胆?!

    ……

    文允诺败得一塌糊涂,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她打电话给苏同恩,却被她拒接。

    文允诺都快气哭了,眼睁睁的看着网上各种对她的嘲讽。

    【你江爸爸永远是你江爸爸,早认输不就完事了吗?非要出来秀!】

    【好好回去维持你的高材影后人设,可别再出来丢人现眼了!】

    她关了评论,也无法阻止这些恶评。

    刺激得文允诺把自己关在酒店的房间里喝闷酒,不愿见任何人,哪怕是她的助理也被关在了门外。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同恩的电话打了过来。

    电话里,苏同恩的声音透着些许苍凉,“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消沉也没有用,不如打起精神来好好面对。”

    文允诺瞬间崩溃,“你让我怎么面对?我还有脸去面对吗?”

    “面子值几个钱?”

    文允诺被这句话赌得说不出话来。

    “我这次也砸进去不少钱,损失大的是我,不是你。”

    残忍的事实就摆在眼前,文允诺不接受也得接受。

    她哽了哽问,“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我先放一些消息模糊你这边输给江羡的焦点,刚才也跟品牌方沟通过,你这次的数据很好,虽然比江羡少,却也比其他艺人要多很多,还是会有很多品牌方愿意合作的,所以我打算给你安排几场线上直播。”

    苏同恩的脑子永远比文允诺要冷静,所以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到解决的办法。

    可文允诺听后却反对,“线上带货?那是网红干的事!我是影后!我不要去做这么LOW的事情!”

    “这是趋势,而且你不带货,怎么把我投进去的钱挣回来?”苏同恩不满的反问。

    一涉及到钱的事,文允诺就说不上话了,只能沉默的接受苏同恩的安排。

    “我会找人来教你怎么直播带货的,你这两天就在酒店好好学习吧,有什么事再联系。”苏同恩说完就挂了电话。

    文允诺都没来得及问她到底要放什么样的消息,来模糊自己这边的焦点。

    但没过一会儿她就知道了。

    网上出现了一则新的爆料,江羡连续两晚跟不同的男人在约会。

    一个是贺岁言,还有一个是江知奕。

    不管是贺岁言还是江知奕,都是知名度很高的人,随便一个人就能引起不小的反应,更何况是接连两人呢。

    而且爆料特别强调了连续两晚,连时间地点都标记得清清楚楚,照片也非常的清晰。

    这下网上炸锅了。

    连贺岁言的粉丝都不淡定了。

    毕竟像江羡这样的艺人,上了一个顶级大佬的车,结果是什么完全无需多说了。

    不少媒体还去挖了从前的坟贴,挖到了江知奕为江羡开公司的消息。

    有人说江羡是江知奕的女儿。

    也有的人说,江知奕是江羡的金主。

    秉着见不得人好的网络喷子们都更趋向于后者,再加上营销号下场带节奏,舆论很快就一边倒了。

    【江狗永远都是这么狗,一边哄着干爹一边吊着男神,操作666.】

    【你们忘了她在国外夜御数男的事了吗?都说了她私生活混乱你粉丝还在那不承认!】

    【这种艺人不配当偶像,建议直接封杀!】

    【我们去抵制她的代言和作品啊!拉个群,不然一会就被封号了。】

    【靠抱干爹大腿赢了文允诺,算什么本事?白莲花,卑鄙下流无耻!】

    仿佛突然之间,就冒出来无数江羡的黑粉,像野草一样烧不尽。

    贺岁言看不下去直接在网上发声明。

    【贺岁言V:说了多少遍了,我和江羡是认识很多年的朋友!如果再有人混淆视听,绝不姑息!】

    正在片场等戏的洛星看到这个回应,忍不住转发了贺岁言的澄清问广大网友。

    【洛星V

    :是我不配拥有姓名对吗?我也在那辆车上,记者怎么就不公布出来呢?你们这样真的好吗?】

    虽然两人极力帮江羡澄清了,可脑残黑粉们依旧不承认这个事实。

    毕竟没有人能叫醒装睡的人!

    红姐那边焦头烂额着,连开了好几个小时的会议,却始终没有得到最好的解决方案。

    秦粤送还礼服回到公司,见大家为新闻的事愁眉苦脸的样子,忍不住说道,“红姐,你可以找羡姐啊,这件事她肯定能解决的。”

    “她这两天已经够累了,我刚给她放了假,你就让她回来合适吗?”红姐是个特别有责任心的经纪人,发生大事情都是能扛则扛,不能扛想办法扛。

    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让艺人出来回应的,毕竟经纪人做的就是这些事情。

    秦粤挠挠头,有些无辜的道,“可我觉得这件事羡姐出面解决的话会很容易。”

    “为什么她出面会容易?”有人不解的问。

    “因为……江知奕是羡姐的爹啊,亲的。”

    虽然……

    有传言是这么说的。

    可是真这么听到的时候,众人还是震惊了。

    所以……江羡真是超级富二代?!

    于是几分钟后,江羡接到了红姐的电话。

    网上的事,江羡还真不知道。

    昨晚她回到家已经一点多了,卸妆洗澡躺下已经三点多了,困得不行不行的。

    乔忘栖一直等她睡下之后,才安心的睡下。

    两人这一睡,就快到下午了。

    江羡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听到红姐在电话里说新闻的事。

    看来自己又被拍了,这可能就是当艺人的烦恼吧。

    她给江知奕打了个电话,言简意赅的说了一句,“爸,网上的消息都传得沸沸扬扬了,你公关部的人是吃素的?”

    “要澄清吗?我现在就让人澄清呀。”

    江羡分明从自己老爸的语气里听出了几分迫不及待。

    这会儿她清醒过来了,明白自己被老父亲给阴了。

    睡眠不足什么的,真的会影响智商啊。

    “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要睡觉,我希望醒来再没有乱七八糟的新闻,谢谢您喔。”

    挂了电话,江羡一秒变生气脸。

    老狐狸早就在等着这一茬了吧,所以才故意在那种地方叫她上车去,就为了问她回不回家吃饭!

    早该想到的!

    新闻被爆之后,江知奕没有让公关部的人去处理这事,为的就是让江羡跟自己开口。

    江知奕美滋滋的让公关部发布声明。

    【郑重声明:江羡小姐是江知奕先生的女儿,亲生的!请不要谣传,如若再犯,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的落款是江知奕的亲笔签名!

    原本等着看好戏的广大网友们,被这个新鲜的大瓜……

    不,是新鲜的金瓜,给砸得眼冒金星啊!

    天选之女始终是天选之女。

    江羡上辈子到底是做了多少好事,拯救了多少个银河系,才换来了这辈子开挂的人生啊?

    那可是江知奕的女儿啊啊啊!

    顶级电商大王江知奕,身价几千个亿……

    【妈呀原来是江爸爸的女儿,啊不对,原来是江爷爷的女儿!震惊了!咦,辈分突然被降是怎么回事?】

    【原来我还欠着江羡的钱……我佛了啊……】

    【嫉妒使我面目全非啊啊啊!】

    ——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