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江羡还想问什么的时候,电话突然被中断了。

    再打过去的时候,就没人接了。

    这边,洛星在发出质疑之后,发现手机还在通话中,吓出一头冷汗,急忙挂了电话。

    她知道江羡性格,所以一并开了飞行模式。

    盛景淮把她的这些行为都看在眼里,微微不悦的蹙起眉头说,“是怕被人发现我的存在?我就那么见不得人?”

    “你找到到底有什么事?”洛星略微有些不耐烦,并且一直堵着门口没让盛景淮进。

    盛景淮突然凑近她的脸,进攻性极强,眼神直勾勾的落在她的唇上。

    洛星以为他要强吻自己,急忙退了一步。

    这一举动直接给了盛景淮空子,他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并提醒道,“你不介意被人围观的话,大可以一直开着门,这酒店的记者可不少。”

    闻言,洛星急忙关上了门。

    开玩笑,自己的事业才刚刚起步,可不能毁在这个渣男的手里!

    圈子里谁不知道他盛景淮有多花心,身边的女人更是一个接一个的。

    其中更是有不少的圈中女星,导致有记者专门跟拍盛景淮,若是一个不注意,恐怕自己也会成为他猎艳名单里的人。

    她可不想跟这男人有任何的牵扯!

    盛景淮进了房间后,四处打量了一下,就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房间里的小沙发上。

    男人身形高大,显得沙发更加迷你了。

    他摸出烟盒叼了一支烟在嘴上,掏打火机的时候,被洛星给制止了。

    她非常忍耐且好意的提醒他,“这家酒店禁烟,麻烦甚少移驾去外面抽,谢谢。”

    盛景淮把打火机放了回去,但薄唇依旧叼着烟,懒洋洋的看向洛星,“可是我烟瘾犯了,而且我不想出去。”

    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无时无刻不在凸显一句话。

    我就是故意找茬。

    要不是力气不允许。

    要不是地位不允许。

    要不是她有上过学,不是九年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

    她真的会把这臭男人给丢出去!

    洛星一边忍一边在心里告诫自己。

    别跟狗计较,不值得。

    这才控制住自己的愤怒,冷冷的回答,“那盛少就暂且忍一忍吧,有什么事可以快点说,说完就可以出去抽烟了。”

    盛景淮非常的不满。

    从他出现到现在,这个女人已经接连出言赶自己走了。

    他这么俊俏一美男子,还从没在女人面前吃过闭门羹。

    唯独眼前这女人,三番四次的在老虎嘴上拔毛。

    是太惯着她了!!

    盛景淮突然抬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微微一用力就将洛星拉扯到了自己的怀里。

    也不是洛星弱不禁风,毕竟那么高个人在那里。

    主要是这男人突然出手,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都来不及反应呢,就被他拉到怀里,坐在他腿上了。

    洛星正要愤怒,盛景淮突然就凑近她的脸,叼着烟一字一顿的说了一句,“犯了烟瘾也不是非要抽烟,有的是办法解决。”

    说完他吐掉嘴里的烟,直接吻上了她的唇。

    直接,又迅猛。

    以前洛星一直觉得盛景淮这人渣归渣,但对女人还算不错。

    这一点从那些和他有过绯闻的无数的前女友口中就不难得出这个结论,因为没有一个人说他的不是。

    甚至还有不少前绯闻女友各种维护他,就差没说他是个绝世好男人了。

    可今天她算是被彻底的改观了。

    强吻民女!

    真的狗!

    洛星当然是奋力挣扎,盛景淮也没强迫,她一挣扎,就松开了。

    洛星迅速起身,嫌弃的对着垃圾桶呸了两口,好像他是个什么危险的病毒一样。

    这些举动看在盛景淮眼里,就觉得很有趣。

    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各种各样的女人都应有尽有。

    可她们对他,都是百依百顺。

    甚至很多时候,他都不需要表现得多直接,就能让对方爱得死去活来的。

    唯独这个洛星,对他是百般嫌弃。

    总是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

    很多时候盛景淮都想打开她脑袋看一看,看看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强扭的瓜不甜,盛景淮到底是没这么做。

    既然被嫌弃,那就别自讨没趣了。

    他索性起身,整了整外套说道,“我就是来提醒你,记得随时随地跟我汇报行踪。”

    “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洛星不敢置信的说道。

    “你想多了,我可没拿闲工夫管你。”盛景淮鄙夷的冷了她一眼,“我是怕有需要的时候,找不到你人。”

    这句话,猛然就扎到了洛星的心里。

    很不舒服。

    非常不舒服。

    可她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毕竟……他们已经签订了契约。

    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

    她是靠卖血上位的!

    见她垂下了眸,盛景淮便知道她已经接受了事实,仿佛觉得自己扳回了一城,这才大步离开。

    连句道别的话都没说。

    好像他就没出现过一样。

    可沙发上掉落的香烟在提醒着她。

    空气里弥漫的淡淡烟草味也在提醒着她。

    还有她胸口处的闷痛也在提醒着她。

    洛星烦躁的泡了个澡,把自己整个人都泡在水里,憋了好一会气才猛然冲出水面,一边喘气一边自言自语的骂道,“神经病啊,这种话还需要特地跑来说吗?打个电话不行啊?”

    真是个狗男人!

    ……

    文允诺接连卖惨,为自己赢得了同情心的同时,也得到了不少的热度。

    这可让她省掉了不少的推广费,吃得一口好红利。

    第三次直播的时候,光是预热,就已经直接冲上直播榜第一的位置了。

    要知道其他主播想要上到这个位置,得花不少的钱。

    苏同恩借势给文允诺接了好几个推广坑位,光是价格就已经为她回了不少的血了。

    而文允诺也意识到原来做直播这么转钱!

    一个晚上就顶得上她一年的片酬了!

    这个时候她也不嫌弃直播带货LOW了,甚至和苏同恩商议,想要做长线。

    事业的转机,清扫了之前困扰着两人的阴霾。

    对第三次直播,文允诺更有信心了。

    弹幕上,同情文允诺的人明显大于骂她的人。

    助理急忙把这好消息告诉她,“文文姐,很多人都在为你打抱不平呢!”

    文允诺扫了一眼,挺满意的,就让助理看了一看网上对江羡的评价。

    江羡那边就比较惨了,不少人都在指责她新歌抄袭,指责她仗势欺人,打压文允诺等。

    这下,文允诺非常满意了。

    还吩咐助理,“回头你也去弄点小号黑江羡,带带节奏。”

    “好的好的。”助理当然会听从她的安排,当即就去注册小号了。

    七点整,直播开始。

    文允诺如期的出现在直播间,先是惯例的打招呼,又感谢不少人送来的礼物。

    主播的收入大多分为三个类型,产品的坑位费,带货的返利以及粉丝的打赏。

    这一次的打赏明显比前两次都要多,意味着她今天的收入也会更高。

    文允诺美滋滋的开始了今天的产品介绍,再时不时的回复弹幕提出的问题。

    【真善美:文文姐你不拍戏来直播带货是因为没戏拍吗?还是有别的原因?】

    期间有一个观众一直问同一个问题,甚至直接在弹幕上刷屏,文允诺想忽视都没办法忽视,只好说道,“这位叫真善美的朋友,你的问题我有看到,你别再刷屏了,直播带货也是我的工作之一,虽然我更爱拍戏,至于我为什么没去拍,大家应该都懂得,我也要生活不是?”

    这个回答非常的内涵,很快就起了一波的节奏。

    不少人在弹幕上发言说,【文文姐接不到戏肯定是因为江羡!只有她才有这么大能耐去封杀文文姐!】

    【江羡太恶心了,处处打压人,见不得人比她优秀!】

    【背靠资本就是牛逼,想封杀谁就封杀谁,社会毒瘤!】

    【有钱人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吗?也太欺负人了!大家跟我一起抵制江羡!】

    【江羡就是个抄袭婊!赶紧让她滚出来给LISEN道歉!】

    【真的心疼文文姐,有才华又是学霸,比那什么抄袭狗优秀多了。】

    文允诺看到这些弹幕,嘴角微不可见的扬了一下,装作若无其事的开始下一个产品的介绍。

    江羡窝在沙发上看着平板上的直播,摇头嘲弄的笑了笑。

    然后开始注册账号,名字非常的响亮。

    江羡最牛逼不解释!

    这是她最近在网上冲浪时灵机一动想到的。

    因为她发现有一支训练有素的江铁板,用的都是这一个系列的网名。

    什么江小羡最美不接受反驳,江小羡最漂亮不接受反驳啦……

    所以她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江羡最牛逼不解释!

    也算是跟那群支持自己的粉丝来了个首尾相印吧。

    注册结束之后,她登入了文允诺的直播间,开始送礼物。

    这个直播软件的礼物粉很多种,其中最值钱的就是一万一个的金色兰花。

    文允诺直播间的榜一,是一位叫深秋的大哥,他连着三天都给文允诺送了金兰。

    每天二十朵,雷打不动,稳居榜一的位置。

    而且送出金兰的时候,直播间会有个很漂亮的特效,一朵朵金色的兰花会从屏幕上方亮闪闪的掉落,让人眼前一亮。

    今晚那位深秋大哥还没到,已经有不少粉丝在线催促了,问榜一大哥何时出现,今晚会不会破例多送之类的。

    所以当第一朵金兰盛开的时候,直播间里都沸腾起来。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金兰走来了!】

    【让我们欢迎榜一大哥!】

    【大家给榜一大哥扣个666啊!】

    文允诺看到金兰盛开,下意识的开始感谢。

    “谢谢金兰礼物,谢谢送出金兰的江羡最……”

    她突然失声,直勾勾的看着那个名字。

    这会儿直播间的粉丝也看到了送出金兰的ID用户名了,纷纷震惊。

    【这……是谁来捣乱的吧?】

    【尴尬得扣除一座迪士尼乐园了。】

    众人议论纷纷,文允诺的脸色也开始不好起来。

    可那位用户名为江羡最牛逼不解释的网友并没有停下他的骚操作,继续送金兰。

    第二朵。

    第三朵。

    第四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