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第五朵的时候,她还发了个弹幕。

    【江羡最牛逼不解释:快点感谢我啊!别人打赏都有感谢,我也得有。】

    文允诺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难堪来形容了,她急忙叫房管给江羡的账号禁言。

    正在处理文件的乔忘栖随手在电脑上敲下几个代码。

    两分钟后,文允诺直播间响起助理慌乱的声音,“文文姐,房管禁不了言,很奇怪。”

    文允诺气得面部都开始扭曲起来,咬牙切齿的质问,“是江羡对不对?你到底想怎么样?”

    江羡不理,继续打赏金兰。

    文允诺已经气急败坏,“江羡,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是啊,我现在已经落魄得直播带货了,你还要怎么欺负我?我是没有你的好出生,可我今天的位置也是靠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你凭什么处处赢我一头?”

    “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样欺负我,从拍杂志开始,你就想方设法的要超过我,我是没有你有钱,拿不出那么多的首饰来拍杂志,我去争取个BG的代言你也要跟我抢,我去面试个好莱坞大片你也要跟我抢……”

    “还有密室逃脱的综艺,也是你在背后使阴招!你让人做恶意剪辑,还把原片放出来污化我,让你的粉丝网曝我,你是要把我逼死了才作数吗?”

    文允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得好不可怜。

    弹幕上全都是同情,怎么听都觉得是江羡做得太过分。

    一时间挑起了很多维护她的人的同情心,她们纷纷把矛头指向了江羡,并让江羡赶紧滚出直播间。

    论卖惨,江羡只服文允诺。

    乔忘栖不知何时榨了一杯果汁递到了江羡面前并说道,“不要一直抱着平板看,对眼睛不好。”

    “我还没刷够呢。”

    “我给你刷。”

    江羡以为他开玩笑的,没想到他真的拿着平板刷了起来。

    江羡一边喝着果汁一边感叹,“可惜了,要是有白莲花的道具就好了,金兰什么的,她配不上。”

    闻言,乔忘栖顿了顿道,“也不是不可以。”

    “嗯?”江羡疑惑挑眉。

    乔忘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屏幕就变成了一篇黑蓝色。

    他打开键盘,在上面熟练的输入一串串的代码。

    一分钟后,画面再度切入到直播间,等他再次送金兰的时候,屏幕上掉落的道具就变成了一朵朵耀眼的白莲花。

    那会儿文允诺还在哭诉呢,很是伤心的样子,“我是没权没势,只有被欺负的份,要不是我的粉丝还在支持我,我可能都活不下去了。”

    话音都还没落呢,屏幕上就开始不停的掉落绽放的白莲花。

    那一刻,文允诺的表情有些窒息。

    她真的想再演下去的,可看到那些刺目的白莲花,仿佛被戳中了痛处,一下子就跳脚起来。

    脸上的委屈表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恼羞成怒的狰狞,“为什么变成这样?你们赶紧给我屏蔽了啊!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没看到江羡在羞辱我吗?”

    原本还在同情文允诺的粉丝,看到她突然变了个样子,都有点被惊吓到了。

    助理过来帮忙屏蔽,可怎么操作都没办法制止,只能胆战心惊的跟文允

    诺解释,“文文姐,好像关不了,我们手机和电脑都没反应了。”

    “都是一群没用的东西!”文允诺愤怒痛骂,拿起抬手就打翻了面前的镜头。

    直播间的画面一阵天旋地转,随后就倒在了桌子上。

    镜头被挡住了一半,剩下一半对准了桌上的几部手机。

    手机的页面就停留在直播间的页面上,用户ID非常眼熟,叫真善美。

    弹幕突然一片问号。

    【??????】

    【??真善美?刚刚那个刷屏问问题的真善美??】

    【我他妈佛了啊,原来是文允诺的小号在带节奏!!】

    【炒作实锤啊!!】

    【靠,我们都被耍了,亏我这两天还四处为她打抱不平呢!我真是打自己的脸!】

    【不愧是影后,真会演!】

    细心的观众还发现其他几只手机上面的ID都非常眼熟,全是近期在直播间里带节奏的‘粉丝’。

    所以从头到尾,都是文允诺在自导自演?

    直播间里传来文允诺的声音,“赶紧把直播间关了。”

    细听之下,都是压抑的怒气。

    随后有人过来关掉镜头,可奇怪的是,画面只是短暂的黑了一下,便恢复了。

    画面依旧是对准桌上的手机,却能清晰的听到直播间里的声音。

    一众人还没弄清楚状况,直播间里就响起了文允诺的辱骂声,伴随着巴掌声和女人的哭声。

    “什么事情都办不好!你们也想毁了我是不是?”

    骂人的是文允诺,声音特别的尖锐,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恨意。

    另外一个哽咽着解释,“我没有,文文姐,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是你们搞的鬼?说,是不是江羡花钱买通了你们?”文允诺已经没有什么理智可言了,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没有……我们没有……”

    其他人也在小心的否认。

    找不到真相的文允诺,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工作人员的身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在等着看我好戏吧!你们跟江羡那个婊子一样,都想弄死我!我告诉你们,别得意得太早!我有作品有才华,比江羡那个花瓶优秀一百倍!真不知道那些品牌方跟制片人是怎么想的,选她不选我!全他妈没脑子!眼瞎了!”

    这一刻的文允诺,仿佛找到了一个发泄的缺口,把自己这一阵子在江羡那里受到的委屈,全都一股脑儿的发泄出来,完全口不择言。

    “我真后悔当时在密室逃脱的时候,没有整死她!让她骑到我头上来撒野!小贱人!还挡我的路!”

    那些听到这段直播的文粉,哭惨了。

    【我他妈是粉了个什么玩意儿?哭了!】

    【所以她承认在综艺里对江羡下手是故意的了?这是故意伤害吧!江羡都可以起诉的!】

    【好像从事情发生到现在,江羡一句话也没说过,都是她在蹦跶,一会说别人封杀她,一会又说被欺负了,还用自杀来威胁人,真是个好演员啊!】

    【她还是个孩子,大家不要放过她!】

    【干啥啥不行,卖惨第一名!三观倒了都不服,就服文允诺这种倒打一耙的本领!】

    【好一朵绝世大白莲啊!要我是江羡,我送的可就是白菊花了!】

    等苏同恩那边电话打过来制止文允诺的时候,她在观众面前的形象已经彻底崩塌了。

    电话已接通,苏同恩就气急败坏的骂道,“你给我闭嘴!直播间没有关!刚刚你骂人的话全都被直播出去了!”

    文允诺一声惨叫,急忙去看镜头那边。

    这一看,差点没晕过去。

    “你们,你们是要害死我啊!为什么不关直播,赶紧关了,关了啊!”

    在她夺命般的催促之下,工作人员手忙脚乱的去关直播,却发现怎么也关不了。

    急的冒出了一头冷汗,最后还是助理哭着跑去把电闸给关了,这场闹剧才算结束。

    可换个时候,文允诺已经没救了。

    她都不敢去看网络上的评论,悔得肠子都青了。

    ……

    洛星哈哈哈哈大笑不停,还给江羡发去了各种狂笑的表情包,“妈呀今天真是笑死我了!要不是你提前通知我,我就要错过这场世纪翻车大戏了!太好笑了。”

    “你慢慢笑啊,我这边还没完呢。”江羡回了她一句后,就用手机登入了微博大号。

    文允诺的翻车事件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了,甚至连江羡去送白莲花礼物的账号都上了热搜。

    她可没那个闲心去看文允诺的好戏,而是慢悠悠的发了个博文。

    【江羡V:最近一直在看剧本,没错,就是那部大片的剧本,所以错过了很多的八卦,首先很谢谢大家对《九思一生》的喜欢,其次我还很感谢那位扒出外网音乐小样的网友,这么久远的事情你都能发现说明你是真爱粉啊,另外我觉得发表自己曾经在外网发表过的音乐这种行为并不叫抄袭吧?我知道肯定还是会有人质疑我,所以我放了截图,但是,网络暴力不会因为你的解释而停止,因为‘他们’永远有话说!网络暴力三板斧:断章取义,指鹿为马,人身攻击。作为一个偶像,我呼吁大家停止网络暴力,放下键盘立地成佛,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其实很美。PS:告诉大家一个快乐的小秘诀:关你屁事,关我屁事。】

    【纳尼???外网那个音乐小样是江羡自己发表的?这是什么神仙才华啊!爱了爱了!】

    【又他妈神逆转了!】

    【跟啥B发这么长的博文讲道理?江爸爸辛苦了!】

    【江铁板们,请把保护江爸爸的口号打在公屏上!!】

    【害,黑子们觉得江爸爸已经可以只手遮天了。】

    江羡的这条微博引起无数人围观,大家在惊艳于江羡才华的同时,又为她近期所受到的网络暴力而愤愤不平。

    最秀的是,最大官博直接点赞了江羡的这条微博并转发说。

    【请停止网络暴力,共建和谐社会!】

    粉丝们都炸了。

    【我的妈呀,是官博!官博也!官博转发了江爸爸的微博!大家快来围观啊!】

    一时之间,无数人被江羡的这一波发言吸粉,这么正能量的偶像,谁不爱呢?

    更何况她还长得绝美!

    更何况她还特别有才华!

    更何况她还很有钱!

    更何况她还特别宠粉!

    妥妥的人生赢家,天选之女啊!

    ——

    晚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