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和文允诺的口碑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逆转,是谁也没想到的是。

    一直卖惨求荣的文允诺这下算是翻车了,导致不少和她合作的品牌商口碑也跟着下滑。

    反观江羡这边,FX珠宝的销售喜人,而且股价也在一个星期内飙升了百分之一百二十五,堪称股市奇迹。

    不少人认为这是因为品牌代言人江羡的缘故,把这种现象称之为江羡效应。

    连她之前代言的BG日化,也因为江羡效应,股价水涨船高。

    江羡‘旺夫’的说法也跟着传扬开来,吸引了不少的品牌想找其合作。

    作为经纪人的红姐是乐得合不拢嘴,明明是个才刚刚起步的传媒公司,才成立不到半年,就已经开始收益,而且非常可观。

    一般爆火的艺人都会随之接洽各种商务和活动,增加曝光度。

    江羡却反其道而行,除了偶尔在微博上做个回应之外,再无其他消息。

    江铁板们忍不住调侃说江羡是不拍戏就失踪的明星。

    毕竟人家不缺钱,没必要四处捞金。

    进娱乐圈估计也是玩票性质等等。

    到是文允诺这边,因为口碑翻车的缘故,为自己招惹来了很多的麻烦。

    直播带货肯定没办法做了,所以之前接的那些推广费用都得退回去。

    这也不算什么,毕竟前两次直播她也赚了不少的钱,等直播平台流程走完就可以进账,足够她未来一段时间的开销了。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第二天她就收到了直播平台发来的律师函。

    争议原因是因为她在直播间销售假冒伪劣产品,导致平台形象受损。

    最气的是,直播平台直接把声明和律师函发布在了微博上。

    随后一些被欺骗的消费者也开始维权,打算联名起诉文允诺。

    因为着急捞金,苏同恩和文允诺都没认真审核商品,只看对方出价,谁出价得高谁就能拿到产品坑位。

    算起来,也是自食恶果。

    这意味着未来一段时间里,文允诺将会被官司缠身,且得支付巨额赔偿。

    这还不算什么,最惨的是,TSLL因为她的代言,导致股价下跌,品牌形象受损。

    甚至几度传出要破产的新闻……

    随后没多久,FX官方公布起草收购TSLL的声明。

    品牌并购是商业模式中最常见的一种手段。

    两种同类型的产品本身就是竞争对手,双方为了抢占市场占有率,必然会有各式各样的手段和方案。

    TSLL原本占据南方的一部分市场份额,勉强能跟FX对打。

    可因为这次的商业战,FX选了江羡做代言并且股价一路走高,为其带来了很大的效益。

    而TSLL因为选了文允诺做代言,口碑翻车,导致股价动荡,品牌形象更是一落千丈。

    公司虽然一直在想办法挽回局面,可经不住商业对手的施压。

    说好听点叫收购,说难听点就叫并吞了。

    TSLL的执行总裁徐义这阵子是吃不好睡不好,人也跟着憔悴不堪。

    他知道自己这不过是在做最后的挣扎,可眼下这个情况,除了挣扎,他别无他法。

    能找的人脉和关系都找了,却始终没有任何的结果。

    他眼看着收购计划的步步推进,焦虑得头发一把一把的掉。

    似

    乎从他上任执行总裁一职到现在,公司就一直在走下坡路。

    徐义也是为了挽回品牌的市场,才想着请比较有国民口碑的文允诺来代言。

    谁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呢!

    他现在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一个多年的合作伙伴看他伸出水深火热之中,好心的给了他一个提醒,“眼下这个局面啊,想要翻身真的很难,但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徐义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急切的问道,“宋总,您可要帮帮我啊!”

    “这几年我一直在研究北边的商业圈子,发现北边的商业圈子是以乔家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去展开的,你别看北边有很多的商业大亨,可其实他们的集团或者是公司,都是建立在乔家的架构之上的,等同于乔家掌控着整个北方商业圈的命脉,给了他们商业庇护。”宋总喝点小酒,说话也开始一套一套起来,似乎一副很了解的样子。

    徐义是个聪明人,不然也不会坐到执行总裁这个位置。

    他听出了这里面的玄机,可却满脸为难,“宋总这话说的是,谁不想搭上乔家的大船呢?关键是要有登上这艘大船的船票才行啊!”

    “你说到重点了,我要跟你说的,就是如何获得这张船票!”

    徐义眼睛一亮,急切的看向宋总。

    宋总压低了声音道,“前阵子我去原京,听闻了一件事情,原京乔家那位小九爷就在咱们江海。”

    徐义虽然不怎么了解原京乔家,却也听说过这位小九爷的大名。

    传言说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商业奇才,是乔家老爷子乔元山最喜爱的孙子,才刚成年,就将公司大权交给了他退居二线。

    小九爷在乔家的地位也是比同辈的其他兄弟姐妹要高的多。

    大家族嘛,难免会有内斗的情况发生。

    但不管其他几房怎么争斗,小九爷的地位却始终无人能撼动。

    人送外号,原京财神爷。

    言外之意,只要搭上了这位财神爷的线,财源滚滚就不再是梦想了。

    所以宋总提到财神爷的时候,徐义心间都狠狠的颤了颤,“宋总认识小九爷?”

    “我当然没这个机会。”宋总摇头叹气。

    徐义的眼睛顿时就暗了下去,“那宋总这是何意?”

    “我前两天听闻了一件事情,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机会,所以才跟你说的嘛,你那么着急做什么。”

    徐义赶紧赔笑,“没有没有,我这个状况宋总你也是知道的,热锅上的蚂蚁,能不着急吗?”

    宋总到是理解的点头,“也对,能理解能理解。”

    “宋总你到是赶紧跟我说说,要怎么拿到船票的事啊!”

    “是这不正要说吗?我的一个朋友的朋友,与这位原京财神爷有那么一点关系,听闻前不就,财神爷发了个朋友圈,让人在购物盛典的时候,支持江羡,当时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呢,敏锐的人察觉到这内幕消息,立马跟风买了FX的股票和产品,全都赚得盆满钵满的,我知道得太晚了,都没赶上好时机,错过了挣大钱的机会啊!”

    “那我这个时候也赶不上了啊。”徐义懊恼的道。

    宋总拍了他一下,“你看你,就这点脑子!我的重点肯定不是这过时的发财树啊,我要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徐义赶紧专心听了起来。

    “这位小九爷,极少甚至没人见过他发朋友圈的,第一条发朋友圈,就是让支持江羡,你说这代表着什么?”

    徐义也认真去想这件事情。

    一抹灵光在脑子里一闪而过,让他瞪大眼睛看向宋总。

    宋总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问道,“想到了吧?”

    “你的意思是……”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咱们要是靠正当手段肯定没机会搭上财神爷,得走点旁门左道才行,那江羡啊,是真的美,小九爷估计是看上了,才这样捧着江羡的吧,不过原京那边没一点消息,而小九爷又长时间留在江海,这是为谁而留也就不言而喻了,咱们不如投其所好,给小九爷制造个机会,这样一来,不就搭上线了吗?拿到船票也是迟早的事不是?”

    “你想想看,如果这位财神爷出手,别说是你现在的危机了,你要把TSLL做大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不是?你的问题出就出在,当初选了文允诺。”

    回去的路上,徐义一直在想宋总的这番话。

    的确是从得罪江羡开始,公司走下坡路的速度就越来越快了,反观FX,因为签了江羡做代言人,一下子就暴了。

    可问题是,他要怎么去做这件事。

    ……

    红姐这边接连接到TSLL执行总裁徐义的邀约,一开始她还会礼貌的拒绝。

    可次数多了,就难免有些不满了。

    “都说了我们不考虑,谢谢。”红姐挂了电话,烦躁的吐了口气。

    看了看时间,快赶不上去见商务合作伙伴了。

    她赶紧停好车,急匆匆的进了云中会所。

    服务员亲自带她到了包间。

    不到两分钟,徐义也进了云中会所。

    他托了关系才利用合作的机会约到了江羡的经纪人。

    “李总是吧?我是曲红叶,你好。”红姐进了包间后,非常客气的跟对方握手。

    被称为李总的人也跟她握了手,“没想到曲总这么漂亮,还这么年轻呢。”

    这话听上去像是夸奖的话,可那眼神却看得直勾勾的,让红姐隐隐有些不舒服。

    她可以避开一个位置坐下。

    可那位李总又靠了过来,“曲总这么生疏做什么?是因为不认识而拘谨吗?没事没事,咱们先喝杯酒,喝了酒自然就熟了。”

    “不好意思李总,我开车来的,不能喝酒。”红姐委婉的拒绝对方。

    可对方是个不识趣的人,偏要为难红姐,“谈合作当然是要用谈的,可谈也不能干谈啊,肯定要喝点酒的嘛,酒桌文化这点事曲总肯定懂得。”

    “不好意思……”红姐还是拒绝,并提出建议,“这样吧,我找人来陪李总喝两杯,免得扫了李总的兴致。”

    李总顿时就翻脸了,“曲总这是看不起我?”

    “没有,李总别误会。”

    李总却当面重重放下杯子并说道,“女人在职场上的作用不就是如此吗?何必端着架子装清高?我玩过的明星多了去了,别人也没像你这样拿乔啊?”

    “看来我们没有合作的必要了。”红姐冷着脸起身,不打算跟这种人废话。

    李总还没发话,包间的们打开来,徐义走了进来。

    他见到曲红叶,立马跟她打招呼,“曲总你好,我是徐义,TSLL的徐义,你还记得把?刚才跟你打过电话的。”

    红姐蹙着眉,面露不悦,“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你们随意。”

    “别走啊。”徐义直接伸手拉住了红姐。

    红姐才刚打开门,就被扯了会去。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有种很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