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义没想到自己派出去的人居然会失手,对方告诉他说江羡并不是个弱女子,实力很强。

    这让徐义觉得自己这条路又走到尽头了,十分的浮躁。

    眼下似乎明的暗的都不行,那只能铤而走险,答应红姐的邀约了。

    红姐接到徐义的电话并不意外,她把跟李总约定的时间也一并告知了徐义,徐义便开始自己的第三次计划了。

    回头红姐就把徐义又打电话来的事情告知了江羡,“鱼儿都上钩了。”

    “看来今天在停车场的事,是徐义做的。”

    红姐还不知道停车场发生的事,急忙问道,“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都被我解决了。”

    可红姐不放心,细问了一遍,才知道两个黑衣人的事。

    她被惊出了一身冷汗,急忙说道,“羡羡,以后你出行得带保镖了,我得保证你的安全。”

    江羡一听到保镖两个字就犯晕,“红姐,你给我安排保镖就是折磨我,你知不知道?”

    红姐当然不懂。

    江羡就跟她解释了原因,“我从出生开始,身边就一直有保镖跟着,像看犯人似的,很不自由,后来我为了摆脱这种日子,特别去学了散打和跆拳道,足够保护我自己了。”

    以江家的地位和财力,难免会被有心人士盯上,江知奕自然是全方位的保护自己的女儿。

    但红姐对江羡的话却是半信半疑,“所以你爸就放心你一个人了?”

    “当然没有。”

    红姐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想劝说她出行的时候都携带保镖的。

    结果江羡补充道,“后来我把我爸给我找来的保镖都给PK掉了之后,他才放弃了给我安排保镖的念头。”

    红姐,“……”

    以江知奕护女心切的心思和财力,请的保镖自然能力最好的。

    所以江羡的实力,是超过那些保镖了?

    真没看出来啊……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当然红姐并不知道江羡的说辞很委婉,实际上她是把所有的保镖都打怕了,导致那些保镖看到她就躲,还跟江知奕请辞说令千金根本不需要保镖保护,谁要对她下手那就是职业生涯的滑铁卢等等。

    ……

    红姐跟徐义和李总约的时间在周五晚八点,X会所。

    这个时间是江羡定的,因为她知道那天乔忘栖也有事。

    这阵子席年跑御蓝湾跑得特别的勤,乔忘栖也特别的忙碌,好多时候都会哄江羡睡下了又跑去书房加班加点。

    毕竟年终了嘛,忙一点才正常。

    周五那天是乔忘栖先走,叮嘱江羡要乖乖在家。

    江羡表面上答应得很干脆,等乔忘栖一走,她后脚就开车去找红姐了。

    晚八点,江羡如约出现在了X会所的包间,见到了徐义和李总二人。

    这两人虽然早已在网上见过江羡的花容月貌了,可江羡真人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时候,还是着实被惊艳了。

    真人比镜头前还要美好几分。

    徐义暗自在心里想,难怪那位原京财神爷过不了这个美人关。

    几番寒暄之后,江羡就借着接电话的借口出去接电话了。

    实际却是到了另外一个包间等着看好戏。

    江羡走之后,徐义也借口出了包间去隐秘的地方打了个电话。

    “且过去,我想听听他在给谁打电话。”江羡吩咐身侧的工作人员。

    很快镜头就切了过去,画面虽然有些暗,但声音却很清晰,哪怕徐义刻意压低了声音。

    “我这边很快就搞定了,你那边有消息了没?”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徐义的表情明显兴奋起来,声音都高了几分,“当真?你确定是乔忘栖本人吗?”

    “确定了就没问题!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把房卡送到乔先生的手上,事成之后我必重谢!”

    江羡完全没想到,剧情会发生新的变化,连她家那柔弱不能自理的老公乔忘栖都被牵扯进来了。

    徐义那话,只需要稍稍分辨一下就能明白他的计划是什么。

    给乔忘栖送房卡?塞女人?

    真当她这个合法妻子是摆设啊!

    虽然她现在就可以杜绝这一切的发生,可江羡转念一想,又改变了注意。

    从小到大,顾梦渔女士就给江羡传输了不少御夫的学术。

    比如女人该糊涂时就得糊涂,别学那些自作聪明的女人,去考验自己的丈夫,免得得不偿失。

    可江羡还是这么做了。

    没别的原因,就是想看看她看中的男人,到底是何种属性。

    她下令更改计划。

    红姐知道她的心思后都傻眼了,“你疯了?你这是以身试险!就不怕出问题吗?”

    “别紧张,就这两个小虾米,不够我玩的。”

    可红姐还是忧心忡忡,“我到是不担心他们会伤害到你,我是觉得你这样做,万一伤害到你们之间的感情就得不偿失了。”

    江羡还是信心十足,“怎么会?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

    “这不是信心的事,一般女人这样做,都会显得很作,男人都不喜欢作的女人。”

    谁知江羡闻言却是顽皮一笑,“不,我不一样,我长得漂亮,漂亮是女人的最佳武器。”

    红姐,“……”

    说得好有道理,她居然无法反驳。

    所以任性不是女人的权利,任性只是长得漂亮的女人的特有权利。

    计划更改之后,江羡又回到了包间,假意寒暄一番后,喝下了徐义准备的那杯酒。

    很快江羡就被迷晕不省人事,被徐义带出了X会所。

    会所外,已经有车子在等着了,徐义将江羡塞到车里,自己也跟着车子去往帝国酒店。

    路上的时候,徐义还打电话再三确认了那边的情况,“我这边已经搞定了,人马上就送到帝国酒店,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房卡送到乔先生手上了吗?”

    对方可能还没完成交代的人物,让徐义有些不满,“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我现在马上过来,你们替我挽留一下乔先生。”

    徐义中途就下了车,急急忙忙的赶了过去。

    乔忘栖今晚是来见几个原京过来的合作方,这些都是和乔家有着密切合作的对象,所以乔忘栖特别会见了这几位。

    他们见到乔忘栖之后,先是把这阵子原京发生的种种与乔忘栖诉苦,实际目的却是希望乔忘栖赶紧回去主持大局,别让乔家那些人继续为虎作伥。

    没多久盛景淮也到了,得知乔忘栖在这边,所以特别来打了招呼。

    好不容易打发走原京来的人,盛景淮又要留他喝酒。

    “自打你结婚之后,就没好好跟我们一起喝过酒了,许荡也回原京了,我找不到人喝酒,你怎么样也得陪和喝两杯。”盛

    景淮声情并茂的挽留。

    可乔忘栖态度很坚定,“我还得回家陪老婆。”

    “有老婆了不起啊!”盛景淮心态都崩了。

    乔忘栖想了想,非常认真的回答他这个问题,“是的,有老婆了不起。”

    盛景淮,“……”

    他也有老婆啊!

    可他不觉得有老婆有什么了不起的。

    看在兄弟情谊上,乔忘栖跟他喝了一杯,就一杯,一口不多,然后就起身要走。

    这时有人敲门进来,非常恭敬的跟两人打招呼,“乔先生好,我是TSLL徐总的秘书,徐总想认识认识乔先生,希望给个机会。”

    乔忘栖根本没打算理会,起身就要走。

    那人急忙拦在了他面前,“乔先生,徐总说了,他有份礼物想送给您,还说乔先生肯定会喜欢的。”

    盛景淮听到这话不禁大笑起来,调侃的道,“你们徐总挺自信啊,为什么那么肯定乔先生会喜欢呢?”

    秘书战战兢兢的将礼物拿了出来,双手奉上,“这是我们徐总送的礼物。”

    盛景淮作为花花公子,最熟悉这玩意儿了。

    他看到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起身过来拍着乔忘栖的肩膀表示,“这位徐总,还真是个小机灵鬼儿呢,把男人那点劣根性拿捏得死死的,没想到你在这江海,还有这等福利呢?”

    这事儿要是落在原京,这人怕是早被移到黑名单了。

    乔忘栖的神色已经阴沉下来,仿佛下一刻就能用眼神杀死眼前这个没眼力见的人。

    是盛景淮揽着乔忘栖的肩膀,半开玩笑的拯救了对方,“回去告诉你们家徐总,少弄点这种歪门邪道的,咱们乔爷可不吃这一套。”

    对方一阵汗颜,说话都磕磕巴巴了,“徐总,徐总说,乔先生肯定会喜欢他送的礼物。”

    盛景淮诧异挑眉,这家伙,是哪里来的勇气呢?

    都给他台阶下了,还不下,自讨苦吃了。

    “我一定会喜欢?”乔忘栖复述了一遍对方的话。

    “是,是的。”

    乔忘栖冷笑起来,每一寸神情都冷到了极致,“看来你们徐总是觉得眼前的日子还不够窒息,才有时间去想这些旁门左道,回去告诉他,TSLL,没了。”

    秘书差点是哭着出去的。

    盛景淮看到他浑身戾气,赶紧安抚,“行了行了,这边的人又不知道你的脾气,没必要计较,还是早点回去陪你的娇妻吧。”

    一想到江羡,他脸上的棱角分明都和了几分,拿着外套就起身往外走。

    盛景淮一个人喝酒也觉得没意思了,也拿起了外套和他一起出了包间。

    两人结了账,正在门口等着席年的车呢,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大门前,徐义急匆匆的打开车门下来。

    一看到乔忘栖,立马变得谄媚起来,弓着腰过来跟乔忘栖打招呼,“乔先生您好,我是徐义,TSLL的徐义。”

    盛景淮无声的叹息,又撞枪口上了,这徐义,是觉得自己活腻了吗?

    天色已晚,路灯有些昏黄,衬得男人的眉骨尤为深邃,整个面部轮廓显出清冷凌厉的质感。

    尽管没有开口,只是冷冽的站在那里,就足够给人一种压迫的窒息感。

    徐义额头冒出点点冷汗,紧张的擦了擦之后,又鼓足勇气说道,“乔先生,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给您准备了一点小惊喜,乔先生一定会喜欢的。”

    ——

    江小羡: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嘿嘿。